《横剑狂歌》

第07章 神龙蛇蝎会

作者:云中岳

秋华一面发箭,一面大喝道:“逃命可以,带粮便不行,坐骑也不许带走。”

打手们死伤近半,辛三爷更是心胆俱寒,驱坐骑向镇中途命。

秋华绕侧驰来,喝声“下马!”

“嗤”一声响,马儿一声长嘶,向前冲倒。

辛三爷骑术极佳,先一步飞落鞍桥,没命地撒腿狂奔,向宜禄镇方向逃命。

牧奴们很乖巧,乖乖地丢掉驮马的缰绳,远远地离开,袖手旁观。

秋华不迫辛三爷,他兜转马头驱散打手,下马拔剑将一匹驮马的粮袋割开,在马臀上击了一掌,驮马负痛狂奔,落荒而走,麦粒沿途抛洒。

八部大车的粮袋,有七部被割开,砍掉后护墙,然后赶牲口狂奔,越野乱走,奔驰中,粮食从车后不断漏出,有些连袋一起抛散。

他将最后一辆车的粮袋用绳索绑住,抛在车后,骑着自己的马走在前面,带着驮马驰向宜禄镇。

距宜禄镇不足两里,到了北街口,车后拖着的粮袋,已是半粒不剩了。

镇中大乱,镇民惊惶地走避。

蹄声狂乱,车声隆隆。秋华一骑前冲,后面的大车在两匹驮马的拖曳下,声如雷鸣地冲过大街,直至十字街心。

“哟喝……”秋华呐喊着丢掉拉缰,发出一声震天狂笑,驱马驰出南街,在镇民的呐喊声中,冲至南街的翔雁牲口店前下马。

翔雁牲口店大门闭得紧紧地,鬼形俱无,店伙计皆躲在屋内,打手们早就溜之大吉了。

他拔剑猛砍大门楼的门柱,将断时方行停手,用一根绳索捆住楼架,飞身上马,将绳萦绕在鞍前的判官头上,一声吆喝,一鞭抽在马臀上,双腿一夹。

马儿发疯似的冲出,轰隆隆连声大震,门楼轰然倒塌,烟尘滚滚。

他弃了绳索,在狂笑声中驰出南街的街口栅门,出镇向南绝尘而去。

西海怪客在辛大爷的庄外奔驰了三匝射倒了四名打手,最后立马在庄门外一箭之遥,仰天狂笑,笑完说:“辛大爷,今晚三更再见。”

声落,兜转马头,向西南角绝尘而去。

二更天,翔雁牧场有人入侵,击伤了五名打手,重伤了四名保镖师父,放火烧了两栋房屋。来人是谁?连被击伤的人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同一期间,浅水牧场也遭了殃,重伤了八个人,烧了一间屋,既没看清来人是谁,也不知来了多少人。

五更天,三十里外的盘谷牧场也鸡飞狗走,闹得更凶,来了两个蒙面人,共伤了十四名保镖和打手。

次日午牌正,秋华单人独骑,安坐雕鞍小驰入镇,带了三分醉态,马鞭轻摇,从镇东徐徐驰入十字街,意气飞扬地朗声吟道:“利慾驱人万火牛,江湖浪迹一沙鸥,日长似岁闲方觉,事大如天醉亦休……”

镇西驰来三匹健马,一前二后,蹄声急骤,双方在十字街口相遇,第一名骑士突然勒住坐骑,马儿一声长嘶,人立而起,打断了秋华的朗吟声。

街道两侧有不少看热闹的人,注视着秋华的背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秋华勒住了坐骑,微笑着向来人注视,心说:“看穿章相貌,可能是近些年来崛起江湖的小白龙任家宏来了。五虎三龙中,以小白龙最狂最放荡不羁。难道说,柴八竟然能请得动他的大驾?”

这位骑士身材雄伟,相貌英俊,一双大眼晶亮如钻,放射着精明、聪敏、机警、目空一切的光芒,五官清秀,脸部泛现着健康的色彩。如不是他那双眼睛与众不同,很难令人相信他是练武的人,倒像是养尊处优,手无缚鸡之力的细皮白肉书生。

人俊,衣着也不俗。羔皮风帽,羔皮短褂,内着白缎子夹劲装,白快靴,浑身白,腰悬白鞘长剑,挂着白色的百宝革囊。

鞍后带了马包,像是经过长途跋涉的旅客。

白衣骑士先举手招呼,爽朗地笑道:“老兄,打断你的吟咏,抱歉。”

秋华也挥手相答,和气地答道:“没关系。不成调,怕有污老兄的清耳,不敢献丑啦!”

白衣骑士策马上前,问道:“看你老兄的打扮,像是在这儿游荡的人哩!贵地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怎么啦?”

“有何不对?”秋华反问。

“死气沉沉,所有的人似乎全有点阴阳怪气。偌大的宜禄镇,却没有市,家家闭户,形色惶惶,像是大祸光临似的,怪事。近

午时分,也该打尖了,请问附近可有酒楼么?”

秋华用大拇指向身后一指,笑道:“在下遥指停口镇,到那儿就可买到酒食。”

白衣骑士脸色一沉,不悦地问:“老兄,你开玩笑吧?”

“咦!在下并未开玩笑,你老兄……”

“这条路在下曾经走过,停口镇距此四十里,你叫在下到那儿打尖,岂不是开玩笑么?”

秋华呵呵一笑,说:“不瞒你说,附近二十里之内,你如果找得到吃食店买酒食,我替你会钞,算我请客。”

“那……你已有三分醉意,酒从何来?”

“我有醉意?开玩笑!我的酒食是抢来的。”

“抢来的?你只怕是醉了。”

“信不信由你。”

两人在马上胡扯,彼此以老兄相称,谁都没有通名的打算。

在白衣骑士后面入镇的两名骑士,早已在西街的中段下了马,向两名镇民打听消息,不时用手向十字街指指点点。

西街是盘谷牧场的势力范围,整条街的人,都是盘谷牧场的爪牙。

两骑士问了片刻,然后飞跃上马,加上一鞭,马儿向十字街急冲。

白衣骑士被急骤的蹄声所吸引,扭头回望。

两匹健马冲到,在秋华的右首勒住了。两骑士一个生就一张三角险,长了一双胡狼眼。另一位长相也不见佳,三角眼吊客眉,扁平的脸阴沉死寂。两人年纪均在四十上下,都带了剑,鞍后也带着马包。

两人扫了白衣骑士一眼,略现惊容,但却不屑地撇撇嘴。三角眼骑士的目光,落在秋华脸上,狞笑着问:“好小子,你就是四海游神姓吴的小辈?”

秋华眯着醉眼向而人打量,裂嘴怪笑道:“好家伙!你两位怎么认识吴某?好眼力,可是,在下对两位却陌生得紧,岂不遗憾之至。”

“先别问名号。我问你,是你把宜禄镇搞了个鸡犬不宁,迫镇民罢市的?”

人与人之间,第一次见面最关紧要,如果印象不佳,以后便很难发生好感。这两位仁兄的相貌,本来就显得阴险凶暴,说话的态度又那么乖戾,秋华久走江湖,十年来不知见过多少古古怪怪的人,所以倒不会生气,一旁的白衣骑士却剑眉一挑,便待发作。

秋华呵呵一笑,手按判官头,歪着脑袋,身躯向外倾,装出一派无赖相,说:“老兄,你认为区区一个江湖人,便可以吓倒宜禄镇的大爷们罢市么?未免太把宜禄镇三大牧场的人看扁啦!在外闯荡的人,必须多用心,多用眼,少用耳朵听流言,更忌用嘴胡说八道,以免祸从口出。你说对不对?嗯!”

三角脸骑士勃然大怒,一跃下马,招手叫:“小辈,你敢教训我么?下来,太爷要教你学些规矩。”

白衣骑士也跃下马背,冷笑道:“阁下,区区不懂规矩,你教教我好不?”

吊客眉骑士慢腾腾地溜下雕鞍,阴森森地说:“小白龙,你是不是想出风头?”

小白龙哈哈狂笑,傲然地说:“在你们南五台双豪面前,我小白龙算得了什么人物?你老兄未免太抬举任某,任某岂敢在两位面前出风头?”

南五台双豪,是西安府的两名土霸,在江湖中颇有名望。也是武林中的名武师,算起来还是白道的知名人物,只是行为不

检,性情粗暴而阴险,一言不合,他们便会动手伤人,是以人见人怕。

“仅是他们两个人,还不至于令江湖人头痛。南五台距终南山不远,终南山住了一位武林中大大有名,凶名昭著的老怪物,那就是终南木客司徒林,也是南五台双豪的师叔。终南木客年登古稀,与武林五老齐名,不但相貌凶猛狞恶得像山魈木客,性情也刚愎残忍,任何人稍有拂逆他老人家之处,他仍不免便会毫不容情地置人于死地。因此,武林朋友中的高手们,艺业虽比双豪高明,却对终南木客有所顾忌,不愿也不敢和双豪计较。

以致造成双豪夜郎自大,自命不凡,日渐嚣张的乖戾性格。

双豪的老大赤炼蛇展亮,他的三角脸令人望之心寒。老二天蝎周耀,他的三角眼更是令人生悸,不知他的阴厉目光下,隐藏了多少害人的歹毒主意。

小白龙任家宏,是近些年来江湖上的后起之秀,名列这一代年轻高手之一,为三龙中的第二龙,傲视江湖行侠仗义,名号响亮。他的缺点是放荡不羁,狂傲自负,在江湖女英雌丛中,素有花花公子的尊号,其实他并不是好色之徒,只是有点风流自赏逢场作戏的毛病而已。

小白龙本人艺业了得,剑术几臻炉火纯青之境,几年来闯荡江湖行道期间,声誉鹊起,固然是他本人修为精纯所致,但也沾了师门的光彩而致出人头地。他的恩师酒狂庞芳,是老一辈的名宿中大名鼎鼎的人物,曾经在四十年前,太行山正邪大决斗中大显神威,单人独剑搏杀当时横行闽浙的邪道高手三毒两魅,名震江湖。提起酒狂庞芳的名号,天下群雄无不耳熟能详。

南五台双豪虽然极为自负,对小白龙却不无顾忌,可是如今小白龙不买帐公然出头找麻烦,他们也无法忍受,为了维护名号的自尊,不由他们不接受挑战。

小白龙的话,从字眼上听自然够客气,可是神情和态度,却充满了相反的表情,表现出无比的轻蔑,狂傲,双豪怎受得了?

天蝎周耀三角眼中凶光大炽,点手叫:“你老兄话中带刺,自命不凡,来吧,太爷先教训教训你,免得你还不知夭高地厚,捧着三龙的招牌招摇撞骗吓唬人,拔剑!”

秋华一跃下马,大笑道:“吴某的事,何必劳驾任兄动剑?

光天化日大街之上,拔剑逞强算不了英雄好汉,你两位敢不敢和吴某在拳脚上分个高下?两位如果不敢单打独斗,一起上吴某也不嫌多,照样奉陪,怎样?”

赤炼蛇展亮的三角脸因激怒而扭曲着,一步步欺进说:“你阁下初出江湖混出些小名头,便自以为了不起了么!我姓展的在江湖成名时,你小子还在穿开裆裤呢!别臭美啦,妄想咱们南五台双豪成全你?太爷一个人便足以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秋华不敢大意,微笑着迎上,叫道:“姓展的,你这位成名人物可丢不起颜面,话说得太满,栽了可就无地自客啦!必须掏出压箱的本领才行,我这玩命的小人物可不在乎,不必用大话唬人了。”

赤炼蛇怒不可遏,疾冲而上,立掌如刀,走中宫抢入劈胸就是一掌。

秋华右掌斜切,扭身出左掌抢攻对方的右胁,宛若电光一闪,抢得了偏门。

赤炼蛇相当高明,撤招变招变劈为削,左腿斜进扭身欺入,左手伸指回敬,点向秋华的右胁,他的指头尖端平厚,指节粗壮,一看便知指上曾经下过苦功,指上至少有上百斤力道,点穴轻而易举。

双方都不敢大意,一沾即走,换了一次照面,谁也没占优

势。

赤炼蛇一声沉叱,手脚开始加快,反掌拨出,扭身便是一拳疾攻胸肋。不等秋华拆招,横拳迫进,左手下沉,“叶底偷桃”闪电似的抓向秋华的下阴,下毒手了。

两照面中,他用上了掌指拳爪,攻势十分凶猛凌厉,锐不可当。

秋华心中冷笑,这家伙要先声夺人,卖弄炫耀自己的艺业渊博哩!有道是半瓶晃荡满瓶不响,这种半吊子的人物,如果能避开先期的凶猛袭击,后劲便会不继,何足惧哉?

他急退两步,在千钧一发的危机中,避开下阴的致命一击,笑道:“你这家伙下流!”

赤炼蛇不愧称江湖成名人物,如影附形迫进,连攻八招之多,把秋华逼得绕避了三匝,拳掌指爪齐施,攻势空前猛烈,宛若狂风暴雨。

秋华感到所受的压力甚重,接了八招,只抓住回敬三招的机会,注意力全放在留心对方的招路式势上,默默地寻找行雷霆一击的机会。

天蝎周耀在两人交手时便留了神,不再理会小白龙,在一旁替赤炼蛇掠阵,相机援手。他看到秋华守得紧密,急而不乱,有惊无险地接下了八招,不由有点儿心惊。双豪的艺业彼此相差悬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神龙蛇蝎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横剑狂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