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十二章 中 毒

作者:云中岳

三更初,月黑风高,整座客店黑沉沉,店伙皆歇息了。

怡平的房中漆黑,他晚上是不点灯入寝的。

三更初的更鼓声隐隐传来,更夫叫大家小心火烛的悠长吆喝声,夜静更阑听起来倍感凄切。

他像一个幽灵,出房掩上房门,毫无声息发出。走廊上的照明灯幽暗,有如鬼火,他就像无形质的幽灵。

他瞥了邻房的房门一眼,两位姑娘大概已梦入华胥。

东院的走廊下没有灯,整个院子黑沉沉。他闪在过道旁贴壁下伏,片刻,灵猫似的贴地窜入栽有花木的院子。

对面,就是公孙云长与高嫣兰所住的两间上房。外面有走廊,进入院子很方便。

廊柱上本来该有灯笼,显然是被有心人弄熄的。

嫣兰的房门悄然而开,门边大概已经过油或水的润滑。开合皆无声息发出。

嫣兰剑系在背上,背了小包裹,消然闪出向下一伏,蛇似的滑过走廊进入院子。只要向上一纵,就可上屋远走高飞了。

接着闪出的是公孙云长,跟上闪入一丛花树下。

“珍重,再见。”

嫣兰不胜依依地附耳低声道别。

“嫣兰,祝福你。”公孙云长低语,突然激情地在她的粉颊亲了一吻。

“云长……”嫣兰颤声低叫。

两丈外的幽暗墙脚下,鬼魅似的升起一个黑影,熟悉的语音传到:“算算你们也该出来了,要走了吗?”

嫣兰骇然一震,惊然低呼:“魔手无常……”

后面另一处花村中,徐徐站起另一个黑影,接口说:“还有我黑牡丹程翠,特地前来接驾。”

走不了啦!嫣兰银牙一咬,一声剑吟,挺身站起时剑已出鞘。

公孙云长也接着站起,伸手拔剑。

瓦面上突传出一声刺耳的阴笑,黑影飞降,狼嗥似的语音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竟然有想讨野火的人,该死!”

飞跃而下的不只一个人,两个。两黑影飘落处,正是魔手无常与黑牡丹潜伏的地方。

接触无可避免,四个人几乎同时出手,啪砰啪数声音爆传出,罡风大作,枝叶纷飞。

“叭啦!”

魔手无常摔倒出丈外。

“哎……”

是黑牡丹的惊叫声,向侧飞跃,向对面飞逃,急如丧家之犬。

魔手无常奋身急滚,爬起来就跑,如同漏网之鱼。显然,两人皆被打得落荒而逃。

赶走两人的黑影大概也未能占绝对上风,身形一顿,嫣兰乘机一鹤冲天扶摇直上,要上屋脱身。

糟了,数片屋瓦呼啸而至,瓦面上还有人潜伏。

她临危不乱,吸气收腹缩成一团,居然半空中转身,而且停止上升。

啪一声响,她护住顶门的左小臂挨了一瓦片,瓦片碎裂,她也向下飘落,其他数块则着地而碎。

“联手合壁!”下面的公孙云长急叫。

但也晚了一步,她双脚仍未沾地,赶走黑牡丹的黑影已经到了,猛扑公孙云长。

公孙云长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心中早寒,但千紧万紧,保命要紧,本能地一剑挥出,用上了乾坤剑术的绝招“云行雨施”,要拼个两败俱伤。

人的名,树的影。年轻初出道的小伙子,碰上高手名宿通常有两种普通的反应。一是自命不凡,认为对方没有什么了不起,有击败对方取而代之的自信,一是心中生惊,被对方的名头镇住。前者必定勇气百倍,很可能如愿,后者必将手颤脚软,斗志全失递不出招式。

公孙云长虽说横下心拼命,但他曾经是对方的手下败将,心中虽想行致命一击自救,无如心中早寒,影响了手脚的灵活与灵智的迟钝,这一招的威力大打折扣。

扑来的黑影身形一晃,大袖神乎其神地卷住了长剑,另一手已乘机探入,噗一声闷响,一劈掌重重地劈在公孙云长的左颈根要害部位。

公孙云长一声未出,浑身一软,一照面使躺下来了,快得令人目眩。

嫣兰刚脚下落实,也落入一双可怕的大手中,手扣住了她的右肩,大拇指扣闭了右肩并,她浑身一软,眼睁睁等死。

擒住她的人,是腰间插了人骨短杖的人魔蔡瑞。

公孙云长像头死狗,僵卧在离魂鬼母脚下。

瓦面上,共有三个黑影。

离魂鬼母拔出横插在腰带上的鬼头杖,向上低叫:“你们把人先带走,老身与蔡老到里面去捉那姓庄的小畜生……”

话未完,院中心不知何时出现了怡平高大的身影。他脚下躺着一个黑影,手中有一把剑,显然剑是从黑影处夺获的,他身上从不带剑。

他横剑而立,冷冷地说:“在下已经久候多时,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呢,抑或是人魔鬼母一起上?瓦面那几位岳州的好朋友,你们最好脱身事外,不要助纣为虐,不然将大祸临头。”

比起隐身潜修一二十年的名宿来,公孙云长与嫣兰这些内功修为未到家,整天在江湖上鬼混的年轻人,功力相去不啻霄壤,一照面便躺下了并非反常的事。

公孙云长并未昏厥,只是浑身骨筋似乎崩散了,知觉仍在,却失去活动能力。

嫣兰却是被制了穴道,并未吃了苦头。

瓦面上几个黑影,大概心中有数,不敢往下跳。

人魔丢下嫣兰,取下人骨短杖。

鬼母居然不再暴躁,一脚将公孙云长拨开,举鬼头杖向仗剑而立的怡平慢慢接近。

怡平俯身拍拍脚下的人,平静地说:“你走吧,下次不要向在下递剑,知道吗?在下要借你的剑一用,得罪得罪。”

黑影挣扎着爬起,战栗着向外退。

人魔已到了丈外,用刺耳的嗓音说:“梁老鬼呢?他是个孤魂野鬼,必定无法赶来助你,你认命吧!老夫要与鬼母埋葬了你,你不能侮辱了老夫,救走了老夫的俘虏而不被惩罚。”

怡平轻晃手中剑,向上一拂,向下一沉,最后直立胸前,锋尖斜举,与传统的剑势完全不同,平静地说:“蔡老前辈,在下救走了你的俘虏,无意中替你消洱了一场灾祸,你该感谢在下才是。你盛怒之下,胁迫岳州的几位知名人士替你卖命,他们该已将岳州近来的情势告诉你了。

那摘星换斗乃是拔山举鼎手下的得力帮凶,你想,拔山举鼎会放过你吗?目下他们的杰出高手云集岳州,他们之所以不理会你,是因为你与鬼母对他们并未构成威胁。如果那天你伤了摘星换斗,结果如何?

今晚这两个人,皆是拔山举鼎要得而甘心的人,你们如果要把他们重新掳走,后果将极为严重。

如果你要怀疑在下的好意,你就瞧着办吧,在下既然管了这档子闲事,就必须有始有终。你们两人联手,占不了便宜的,不如放手走吧。”

这番话软硬兼施,情至义尽颇有道理。

可惜人魔不吃这一套,厉声说:“老夫与鬼母正打算出山重振声威,被你小子一闹,老夫怎能甘心?不是你就是我。”

鬼母取得夹攻地位,咬牙说:“梁老鬼不在这里,事不宜迟,迟则生变,赶快毙了这可恶的小畜生,上!”

说上就上,鬼头杖一伸,风雷骤发,闪电似的点向怡平的左肋。上次鬼母几乎吃了大亏,这次攻左面空隙,让人魔攻右方接怡平的剑,可知鬼母真有些心虚。

人魔的人骨短杖,也狂野地抢攻,浑厚的如山的劲道御杖进击,非同小可。

怡平不敢大意。黑夜中交手,对方两个人皆是功臻化境的老名宿,凶险的程度可想而知,可能一接触生死立判,稍一大意便得送命。

他一拉马步,默运神功力贯剑尖。这瞬间,他感到气机出现异象。

已没有时间思索原因,剑一动气势磅礴,剑气汹涌,但见人剑闪烁如虚似幻,每一吞吐有如电火流光。

没有兵刃交击声传出,只可看到两面杖山一涌,倏然而合,风雷声刺耳。

而电火流光似的剑影,就在杖山将合未合问,以令人目眩的奇速连连闪烁,然后两面分张,最后幻化一道长虹,逸出乍合的杖山,远射两丈外倏然静止。

怡平站在两丈外,身形一晃。

鬼母斜冲出丈外,头顶的发鬃已不异而飞,剩下的短白发披散着。直像个厉鬼。

人魔也远出丈外,右小臂裂了一条缝,鲜血泉涌,伤得不轻。

怡平右手的剑突然发出一阵异鸣,剑尖下降,以尚算稳定的嗓音说:“第二次手下留情,没有第三次。”

人魔大概伤透了心,举杖的手鲜血仍在流,以骇人的嗓门惨厉地叫:“老夫有何面目重出江湖?这条命给你拼了。”

侧方屋顶上,突然八音齐鸣,神箫客洪钟似的语音及时传到。

“原来你两个老魔真来了。好吧,我老不死是很大方的,多收你们两条命的礼,阎主爷决不会责怪我多管闲事侵夺他掌握的生死大权,来啦!”

不等神箫客飘落,人魔已撒腿便跑。

鬼母也不慢,溜之大吉,与瓦面上的人同时撤走。

怡平不等神箫客走近,沉静地说:“老前辈,打发他们走,魔手无常那些人,可能召集高手去而复来。”

神箭客一怔,一跃而至急问:“小兄弟,你的声音不对,怎么啦?”

廊口抢出纯纯和江南姬妖,纯纯焦急地抢出院子叫:“庄哥哥,这里出了什么事?”

怡平呼出一口长气,向神箫容低声说:“小可中了暗算,请不要声张。”

一声响,他将剑丢了,身形一晃。

神箫客伸手要扶他,他又说:“我不要紧,请老前辈费心在此地善后。”他举步便走,纯纯到了。

他稳定地说:“回房去吧,这里的事已经结束了。公孙云长与高嫣兰皆被人制住,梁老伯在善后。”

江南妖姬走近,讶然问:“谁制住了他们?狗腿子们吗?”

他举步便走,心情沉重地说:“不要管了。沙姑娘,回房再说,我要证实一件事。”

点上灯,两位姑娘皆吃了一惊,纯纯骇然叫:“庄哥哥,伤……你的脸色好……好难看……”

江南妖姬也倒抽一口凉气,惊疑地问:“庄兄,你……你怎么?”

怡平脸色苍白,还在冒冷汗,他深深吸入一口气,镇定地说:“你两人用推手比内劲,功运七至八成,试试看。”

“庄哥哥,你……”纯纯惶然问。

“不要问,准备。”怡平神色肃穆喝止。

江南妖姬己知有点不对,说:“韦小妹,不用问了,准备吧,他的神色,已经告诉我们将有可虑的事发生了。”

两女不再多说,拉开马步,双手一抬,四只手掌有力地吸住了。

劲发片刻,江南妖姬突然浑身一震。

“纯纯,快收劲!”怡平急叫。

要不是他及时叫出,江南妖姬可能被带出撞向墙壁。纯纯劲一收,江南妖姬便被,怡平扶住了。

“哎呀……”纯纯惊叫。

江南妖姬脸色发青。冷汗直冒,一双手在发抖,骇然惊呼:“老天!我……我怎么了……”

怡平将右手伸出,手仍在发抖,叹口气说:“你看,我和你一样,大概在半个时辰内方可复原。你却不需那么久,不久便可复原,因为你发劲为期甚暂,复原得快些。”

江南妖姬打了一冷战,悚然问:“你是说,我……我们……”

怡平在桌旁落坐,说:“我喝了两杯酒,你只喝了一杯,所以你比我好一点,但结果是相同的。”

江南妖姬用战栗的手,慌急地抓住他的手臂,骇然道:“你……你是说,我……我们真的中了毒?”

怡平的手不住伸张、抓握,沉静地说:“真气逆转,经脉收缩,眼前发晕,气血上冲不受控制,心与胃如绞。按症状,很像传闻中的封经对时丹。”

江南妖姬倒抽一口凉气,打一冷战说:“不是传闻,那是毒僧百了的独门奇毒。这是他专用来勒索大户的法宝,对方如不大量施舍金银,必将毒发身死,除了他之外,别无解葯。完了,真是封经对时丹?”

怡平沉静地点头,语气肯定:“大概错不了,你我还可活九个半时辰。”

江南妖姬脱力地坐倒,战栗着说:“那怎么可能?那毒僧……”

怡平哼了一声,咬牙说:“他是鄢姦两僧一道三护法之一。另一僧是江湖六怪之一,不守清规的游增法元。早些天曾经有人使用过他的追魂五芒珠,这时有人使用他的对时丹就不足为奇了。”

纯纯坐在桌对面,脸色在变,颊肉抽搐,秀目瞪得大大地,像是失魂。

怡平一怔,大声问:“纯纯,你怎么了?”

纯纯如中雷殛,啊了一声,双睛向上一翻,见白不见黑,仰面便倒。

江南妖姬手急眼快,一把揪住了她,急急地说:“她急昏了,被你所说只能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中 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