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十三章 寻踪觅迹

作者:云中岳

“沙姐姐,你的意思……”

“敌明我暗,可立于有利地位。如果我们出去,便变成我明敌暗,情势相反了。耐心等待吧!不要贸然出去,那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来的两个人是怡平与九绝神君,两人有说有笑边走边谈,似乎是好朋友而非死对头。

到了寺门外,九绝神君伸手去推虚掩的寺门,却被怡平伸手拉住了。

“且慢!余老兄,你知道我这人疑心狠重,而且做事是十分小心的。”怡平似笑非笑地说。

“你这话有何用意?”九绝神君惑然问。

“他们躲在寺内,又有何用意?这表示他们另有用心,不敢公然与在下公平地谈判,是不是?”

“废话!他们……”

“余老兄,你心中明白,不点自明,这样吧!此地四下无人,在下就在门外与他们见面。如果在下呈匹夫之勇,进去可能就出不来啦!”恰平说完,徐徐后退。

九绝神君哼了一声,推开寺门,向里面广阔的院子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殿殿门紧闭,看不见任何人影。

“怎么?人都撤走了?”九绝神君自言自语。

“你怎么啦?”后面已退出十余步外的怡平问。

“怪事!好像人都离开了。”九绝神君惑然说。

“周夫子真的落脚在此地?”

“是呀!昨晚他带了一些首脑人物在此地落脚,所以我把你带来……”

“你最好先进去看看,老兄。”怡平挥手说。

九绝神君硬着头皮往里走,距殿门还有二十余步,仍未听到任何声息,难免有点心虚,止步大叫:“里面有人吗?”

殿右的客室廊口,闪出一个青衣中年人,沉下脸说:“余化龙,你在这里叫什么?好没规矩!你说,谁叫你来的?。”

九绝神君自从被天都羽士折辱,被迫替妖道卖命,一直就不得意。迄今为止,他还没有正式成为狗腿子们的所谓自己人,地位暖昧不明,身份也成谜。

妖道告诉他,要等见到大总管拔山举鼎之后,方能正式委任他为班头。而目下正是用人之际,他与云裳仙史几个人,暂且分派一些琐事供奔走。

因此,所有的狗腿子皆把他们看成不内不外的人,他不但在狗腿子们面前低了一级,还得看狗腿子们的脸色,可说受尽了窝囊气,一肚子愤火怨气憋得真是难受,却又不敢发作。

这位仁兄的话,可把他的愤火引爆了,抽出背领上的竹折扇,脸一沉,杀机怒涌,厉声说:“追魂拿月金城,你何时变得这么神气了?你这狗东西也不撤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玩意,吃了豹子胆居然在余某面前作威作福,你以为余某不能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做夜壶?”

声落,恶狠狠地向追魂拿月走去。

追魂拿月哼了一声,狞笑着说:“姓余的,金某不信你敢撒野。再怎么说,金某也是正式的班头身份,除非你不要命,不然你就不敢在金某面前无礼。”

九绝神君脚下渐快,进入廊道,嘿嘿阴笑说:“任何人也可以自称是班头,你也不例外。抱歉的是,余某就不知你是不是冒充的班头,因此……”

他突然急掠而进,一闪即至,折扇来势如电,无畏地当胸便点,来势汹汹。

追魂拿月的地位,与剑无情相等。

这是说,两人的功力相去不远,比起九绝神君,毕竟要差上一截,这就是九绝神君冒失的原因所在。

追魂拿月吃了一惊,向后急退,情急大叫:“莫兄快来,余化龙要行凶。”

另一处角落抢出毒剑奚永德,还有一个更高明的招魂使者詹宏。

“住手!”招魂使者沉叱,飞掠而至。

九绝神君上次在祝融峰,被招魂使者奚落了一番,余恨未消,追势更急,一声怪叫,折扇攻向让过追魂拿月拦住去路的招魂使者。

招魂使者果然了得,三节棍已撤在右手中,信手一挥,棍脱手反击,第一节挥向对方的右筋,中节硬架折扇,同时大喝:“住手!姓余的,你要造反?”

九绝神君半途撤招,冲势倏止,三节根一击落空,第一节几乎被他抓住,可惜抓晚了一刹那,棍已先一刹那撤回了。双方皆有所顾虑,招式皆不敢使老。

寺门口,站着背手而立的怡平,远远地叫:“佛门清静地,你们在这里拼老命,简直就不像话。余化龙,在下要走了。”

说走便走,一闪不见。

招魂使者一怔,讶然问:“姓余的,你怎么把外人带来?”

九绝神君气消了一半,三比一,他总算清醒了,收了折扇说:“他不是外人,是来找周夫子谈判的。”

“那他是……”

“孤魂野鬼庄怡平。周夫子传下话,在下从天都羽士处接到指示,碰上姓庄的,可以引他来谈判。周夫子大概已经走了,留下你们这些得志小人干什么?”

“周夫子已走了半个时辰,咱们是在此等公孙云长的。罗总管在寺内主持大局,你把姓庄的带来,可能误了大事,在下须进去禀报。”

怡平走上了返城的水径,有点意气消沉。显然首脑人物不在白鹤寺,他得另行设法打听了。

远出百十步,看到半里外的山坡下小径中,两个人影在树隙中乍现乍隐,正向白鹤寺急步而来。

“咦!他们不远走高飞,来白鹤寺送死是何用意?”他惑然自语,立即闪在路右的树林内隐起身形。

来人是公孙云长和高嫣兰,沿小径急走。已可看清山上的白鹤寺了。

“云长,韦小弟真被囚禁在白鹤寺?”高嫣兰一面走一面问。

“是的,我的消息极为可靠。”公孙云长语气十分肯定:“等救了韦小弟,我一定不分昼夜送你返家,愈早离开愈好。”

“昨晚走不了,白天里更不易脱身。”高嫣兰神色不安,不胜忧虑地说:“等救了韦小弟,我们乘机往南走,到五湖钓叟的村子找渔舟驶入湖,应该可以脱身的。”

“对,他们即使用船来追,也不易追上我们。”公孙云长欣然地说。

正走间,前面路左的村林中,踱出神态安详的怡平,拦住去路相候。

公孙云长一怔,脚下一慢。

高嫣兰总算不是不知感恩的人,脸上一红,走近讪讪地说:“昨晚多蒙庄兄临危援手,小妹感激不尽。”

“不用客气。两位像是要到白鹤寺,那儿埋伏了众多高手,两位有把握与他们决战吗?”怡平泰然地问。

“胡说八道。”公孙云长冷冷地说:“几个小爪牙,看守着韦小弟,在下与高姑娘双剑合壁,何所惧哉?”

“哦!你们是要去救韦小弟?”怡平也冷冷地说。

“你想咱们去做什么?”公孙云长盛气凌人反问。

“去送死!”怡平不客气地说。

“你……”

“在下看到了四个人在寺内,九绝神君、招魂使者、毒剑、追魂拿月。没露面的人,还不知有多少。老兄,谁告诉你韦小弟在白鹤寺?”

“你管的事大多了,阁下。”公孙云长不悦地说。

怡平冷笑一声,向高嫣兰诚恳地说:“高姑娘,赶快回头,还来得及,请不要怀疑在下的诚意。”

“庄兄,谢谢你的好意,寺中真的布了埋伏?”

高嫣兰问,第一次对他生出好感,但最后一句话,仍然表示对他不能无疑。

“姓庄的,除非你是他们的人,不然怎知道寺中有埋伏?”公孙云长乖戾地抢着说:“要不,就是你危言耸听,故意阻止在下前往救人,谁知道你存的是什么鬼心眼,你在玩弄什么诡计?”

“云长,你怎么说这种话?”高嫣兰第一次向公孙云长表示不满:“我觉得,你真的有点太过份了。”

“谁知道他安的是什么鬼心眼?”公孙云长口气仍然强硬:“每件事情都有他一份,我不信这是巧合,他一定是拔山举鼎的爪牙,我无法相信他。”

“庄兄,即使你是他们的人,我也不怪你。”高嫣兰终于说出心中的话:“不管怎样,昨晚援手之德,妾身铭感在哀,不敢或忘。韦小弟失陷的事,妾身也有责任,因此希望把他救出魔掌,以减除心中之内疚。公孙兄的消息来源相当可靠,韦小弟确是被囚在白鹤寺。庄兄却说寺内有埋伏,也难免令人生疑。”

“他故意说寺内有埋伏,以便吓阻我们前往救人,因为他知道看守韦小弟的人没有几个,怕我们救人成功,他无法向主子们交代。”

公孙云长说得理直气壮:“阁下,你不会如意的。”

怡平真是哭笑不得,摇头苦笑道:“天下间竟然有你这种愚蠢的人,怪的是你凭什么居然能与拔山举鼎周旋多年?我问你,如果在下要阻止你救人,你能通得过在下这一关吗?”

公孙云长哼了一声,手按剑靶傲然地说:“阁下,你不见得能接得下在下与高姑娘联手合击,信不信立可分晓。”

怡平不介意地笑笑,向高嫣兰问:“高姑娘,你要与这个白痴联手对付我吗?”

高嫣兰脸色不住在变,迟疑地说:“庄兄,恕我,我不得不如此。”

“你认为你们的胜算有多少?“怡平问。

“可能有千分之一。”高嫣兰不假思索地答。

“千分之一的胜算,你也愿冒险?”

“我已别无抉择,即使毫无胜算。”

怡平长叹一声,神色落漠。他明白,公孙云长在高嫣兰的心目中,份量之重已超过一切,他算是彻底失败了,何苦自作多情?

另一个令他绝望的原因,是他能否度得过今晚的死亡劫数,仍是未定之天。度得过,他仍有希望;度不过,他将离开人间,人死如何灭,一切都化为乌有,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他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呢?他必须争取时效,为自己的生命奋斗,如不能在今后的五个时辰内找到解葯,他将失去自己的生命,所以必须分秒必争,怎可为了他们而浪费自己的有限光阴?

他抬头看看日色,红日将升上东山头,已经是辰牌初了,他最多还有六个时辰可活。

他的目光,回到眼前的两个人身上。

公孙云长仇视他的目光,是足以令人心悸的,眼神错综复杂,但主要的仇视表示却是最强烈的。

他心中明白,公孙云长之所以仇视他,肇因是高嫣兰,如果他不对高嫣兰表示情有所钟,也许不致产生这种强烈的嫉恨吧?

“这个刚愎愚蠢的白痴!”他心中暗骂。

他仔细地打量高嫣兰,只感到心潮汹涌,情难自己。

高嫣兰在回避他灼热的目光,站在他面前,虽不断受到沉重的打击,受到仆死婢亡的惨痛挫折,但依然保持着高贵的风华,明艳动人的神彩。

“但愿我能阻止你前往送死。”他喃喃地说。

“谢谢你的好意。”高嫣兰垂下螓首低声说。

“如果我阻止你,便会反目成仇。”

“是的。”高嫣兰坚定地说。

“你不考虑我的忠告?”

“我心领了。”

他一声低唱,拖动着沉重的双腿,让开去路,挫折感令他意志消沉,豪气全消。

公孙云长得意地举步,脸上有胜利的神情,料定有高嫣兰在,怡平决不会采取暴烈的行动,就凭这一点,怡平毫不足虑,高嫣兰就是最好的护身符。

高嫣兰用低得几乎难以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声“抱歉”,跟着公孙云长走了。

对面的密林中,踱出神色忧虑的神箫客。

两人默默相对,良久,良久。

“老前辈,能不能助他们一臂之力?”最后仍是怡平开始说话。

“抱歉,我不能为这种自不量力的白痴,浪费我半分举手之力。”神箫客神色肃穆地断然拒绝。

“为了……”

“为了那糊涂的,为情而不顾一切的小女人?”

“这……”

“也不行。”

“老前辈……”

“你是怕天马行空会受到胁迫,而投入鄢姦手下助纣为虐?”

“这……是的”

“天马行空如果为了一个女儿,而甘愿自毁一世英名屈身事贼,那是他的事,你操的什么心?”

神箫客神色凛然,语音铿锵有力:“江湖六怪中,令师可算是独一无二的高风亮节人物,其他五怪除了疯婆杨婆之外,山精刘向与地异方回,投靠了天下四大恶的首恶严嵩父子。鬼丐廖独与游僧法元,投靠了第三恶鄢姦。只有令师不受任何人威迫利诱,得保令名。我问你,假使你找不到解葯,你会向他们屈膝乞命吗?”

“我宁可死。”他大声说,不容对方误解。

“令师会因你而向他们屈服吗?”

“他老人家宁可让我粉身碎骨。”

“那不就很明白了吗?大丈夫富贵不能婬,威武不能屈,这是一个男子汉必须具有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寻踪觅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