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17章 快活刀白莲花

作者:云中岳

说话间,快活刀已接近至丈内,到达刀势所及的有效控制范围,七星快活刀再次发出慑魄震魂的刀气。

“何必呢?咱们彼此无冤元仇,确是没有拼命的必要。再说,你是江湖上的名人,在下只是一个无聊的江湖浪汉,今天的事如果传出江湖,岂不有损阁下的声誉名望?”

“今天的事绝不会传由江湖。”快活刀狞恶地说。

“阁下……”

一声怪叫,快活刀挥刀直上,刀光漫天澈地涌到。

人影一闪即没,刀光所经处,数株海碗大的树纷纷折断,枝叶摇摇,声势骇人。

怡平出现在左方三丈外的一株大树上,平静地说:“阁下,你无法对付一个不与你拼命的人。”

快活刀仍不死心,抢到树下向上凶狠地说:“你不想拼命,但也跑不了,对不对?”

“那是你一厢情愿的看法。”

“你以为树上能躲得住?”

“在下并不想躲,而是不想与你计较。我也不会跑,因为阁下还没将那两位男女的下落告诉我呢……哎呀……”

他站立的横枝距地仅两丈左右,横枝突然折断,骤不及防,人随横枝向下栽,在枝叶纷飞中,头下脚上向下飞坠,大事不妙。

下面的快活刀更是毫无防备,整条横枝向下砸,笼罩了三丈方圆的空间,坠势甚快,想脱身已来不及了,刚退出丈余,枝叶已凌空盖下,灰头土脸。

枝叶砸伤不了快活刀这种内家高手,但也闹了个手忙脚乱,愤怒地刀劈掌挥,清理没头没脑益下来的枝芽。

急怒忙乱中,一颗小石穿越凌乱的枝叶缝隙,扑一声轻响,奇准地击中快活刀的脊心穴,力道惊人。

快活刀向前一栽,伏倒在残技败叶中发僵。

j怡平分枝踏叶而来,呵呵一笑,一手抬起宝刀,一手扶起被制了穴道的快活刀,到空敞处将人放下。

他说:“抱歉,假如击中鼻梁骨,那滋味是很难受的,所以休怪在下改变主意,击中你的脊心穴,恕罪恕罪。”

快活刀浑身发僵,咬牙切齿地说:“小辈,你这算什么玩意?”

“呵呵!这叫做阴沟里翻船。”

“小辈……”

“你不要不服气,你必须承认你被我击倒的事实。”

“在下英雄一世……”

“你真的不服输?”

“诡计!你……”

怡平举手一挥,宝刀呼啸着远飞五六丈外,嗤一声贯入三丈高的一株树杆上。接着拍活了快活刀的穴道,退至一旁拍拍手轻松地说:“现在,谁也没有兵刃,咱们凭真才实学,来一次公平决斗。来吧,在下等着你呢?”

快活刀早就知道徒手相搏讨不了好。一个成名人物,如果拔兵刀对付赤手空拳的人,那一定是心中有数,不然绝不会自贬身份贻人笑柄。

情势已经不允许快活刀权衡利害,一方面也是急怒攻心浑忘一切。

“该死的小辈——”

快活刀怒骂,逼进来一记“现龙掌”,运足功力掌发似奔雷,要以浑雄的内家掌力挽回颜面,志在必得。

怡平这次不再示弱,也用同一招式回敬,掌力吐出,身形无畏地逼进。

啪一声暴响,双掌接实。

快活刀大叫一声,连退五六步,仰面坐倒站不起来了,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右手不住发抖,双目睁得大大地,似乎看到了鬼,恐惧的神色流露无遗。

“你练的是摧枯掌。”

怡平的右手抓握了数次:“沾体便力震心脉,气功不到家的人,沾上了不死也得残废。阁下,是你先下的毒手,我要好好治你。”

他沉下脸,一步步向快活刀走去,右手五指不住伸缩,敷了葯的脸膛显得十分可怖狞恶又奇特之至。

快活刀吃力地、慌乱地站起,如见鬼魅般向后退。

“我要废了你的手。”怡平凶狠地说:“免得你再造杀孽。江湖道上,你所造的杀孽已经够多了。

快活刀退了五六步,突然眼神一变,不退了。

“呸!”怡平沉叱,倏然转身一掌切出。

身后不知何时,到了一个紫衣中年美妇,无声无息宛若鬼魅幻形。

一声音暴,罡风呼啸,劲气四荡。

怡平挫退两步,讶然叫:“我知道你们是谁了。”

中年美妇向斜后方飞返丈外,美丽的脸蛋呈现一片惊奇的异样神情,一双明亮的明眸,不转瞬地凝视着神色庄严的怡平。

“你知道什么?”中年美妇沉声问。

“璞玉功诛心掌,与你鬓角那朵白莲花。”

“哦!你倒是有心人。”

“天下间无人其知底蕴的巨盗白莲花。难怪,快活刀也是你的党羽。”

“你知道老身的底蕴?”

“不知道。在下所知的传闻,并不比任何江湖人多。”“今天你看到了老身的庐山真面目,很抱歉,老身不能让你活着胡说八道。”

白莲花冷冷地说。她的高贵风华中,流露出浓重的杀机。美丽的女人发起威来,那情景是相当恐怖的。

怡平也感到毛骨悚然,摇摇头苦笑:“老大爷!祸从口出,今后我真的要闭上嘴了。”

“你已经没有今后。”

“不要吓唬我,白莲花。”

怡平神色泰然地说:“其实,你用不着装得那么神秘,你白莲花在江湖道上,誉多于毁,至少前年夜窃袁州天下第一大姦严嵩国贼的府第,无声无息窃走大批金珠的事,就博得黑白道无数朋友的喝采,大快人心。今天让在下有幸得见你的庐山真面目,并无损你的声誉威望对不对?”

“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哦…你的易容术是不是太过拙劣了?”

“易容术?你还没看出我脸上的浮肿还没消退?”

“你受了伤?”

“不仅是受伤而已。”

“你能胜得了快活刀,天下间能伤你的人,屈指可数。能接下老身的诛心掌而略占上风,武林四杰也无奈你何。听你的口音,年岁似乎不大,怪的是老身竟然从未听说过你这号人物。说说你的根底来历,也许老身会放过你。”

白莲花温和地说,但眼中的杀机并未消退。

“在下没有什么可说的,姓庄,名怡平,一个没没无闻的江湖浪人,说出来并不怎么光彩。”

白莲花眼神一变,眼中的杀机消退得好快。

“哦!原来你是大闹岳州,把狗腿子们闹得鸡飞狗走的庄怡平。”白莲花欣然说。

“你的消息灵通得很呢?”

“干我这一行的人,消息如果不灵通,只有喝西北风啦!你走吧,不要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知道吗?”

“在下那两位朋友,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怡平硬着头皮替高嫣兰和公孙云长说情。

“抱歉,他们的事,老身管不着。”白莲花断然拒绝。

“按遗留的痕迹看来,他们定然是落在你们的人手中了。”

“不错,但不是落在我们岸上这些人手中的,老身在这附近,布了不少宇内第一等的高手,那位年青人是天下第一堡的子弟……”

“他是威麟堡主公孙宙的儿子公孙云长。”

“哦!原来是他。唔!其中有古怪。”白莲花秀眉深锁,陷入沉思中。

“有何古怪?”

“如果他是公孙少堡主,不客气地说,他还不配与快活刀交手。即使他老爹亲来,也没有必胜快活刀的把握。而事实上,他的功力并不下于快活刀,原因何在?他在岳州处处丢人现眼,狼狈万分,被天香正教教主那些人,追得上天无路,却在这里大展他的才华,胆识和剑术皆超人一等,功力并不比快活刀差,岂不古怪?”

“哦!他真的与快活刀交过手?”怡平讶然问。

如果他所料不差,估计正确,公孙云长决难在快活刀手下支持十招八招,那是根据这几天来,公孙云长的表现而估计的。

“在下如想胜他诚非易事,百招之内恐怕败的将是我。”

快活刀毫不脸红地说:“老夫毕竟老了。”

怡平心中一震,眼神在变。

“这小子隐藏自己的真才实学,有何用意?”他喃喃自语,对公孙云长的戒心又增加了几分。

“你说什么?”白莲花问。

“没什么。”他掩饰地答,神色恢复正常。

“你与他是朋友?”白莲花追问。

“不能算是朋友。”

“那你……”

“在下对万花山庄的高庄主颇为尊敬,因此对高庄主的千金希望能尽一分心力。”

“哦!我明白了。”白莲花盯着他微笑。

“前辈明白什么?”

他称白莲花为前辈不是没有道理的,白莲花一直就在自称老身。巨盗白莲花在江湖出没将近二十年,来无影去无迹,专向那些贪官污吏、为富不仁的大户、无行的武林枭雄等等下手。被光顾的人,除了金银珍宝失踪,与及留作信记的一朵白绫制的白莲花之外、连出入的痕迹也找不出来。作案从不伤人,因为被光顾的人根本看不见有人入侵,至于白莲花到底是男是女,江湖传闻最少也有一百种说法,似乎从没有人查出什么消息来。

就以白莲花横行江湖二十年的时间来说,他也该尊称她一声前辈。

“你与高庄主有交情?”白莲花问。

“没有。”他坦然地说。

“与高姑娘呢?”

“这个……”他脸红了。

“这还不够明白?”白莲花笑了。

“这……”

“高姑娘对你有意思吗?”白莲花穷追猛问。

“我们不谈这些。”他却无可奈何地退却。

“你好可怜!小心,单思病是没有葯医治的,你的武功也许比公孙少堡主高明,但才貌却差远了。唔!也许我看错了,去,洗净脸上的污垢,让我看看你的本来面目。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苦咦!”

怡平感到脸上火辣辣地,扭头就走。

“你要走?”白莲花高声问。

“再不走就无地自容啦!”他苦笑着说,继续举步。

“你不救他们了?”

“听前辈的口气,似乎对他们并无恶意,在下何必替他们白耽心?”

“你错了,他们目下可能正在生死关头。”

“前辈之意……”他回身急问。

“他们在船上受话罪。”王莲花向船上一指:“你去也许还来得及。”

“船是前辈的?”

“你去猜好了,敢上去吗?”

“假如他们真在受活罪……”

“半点不假。”

“在下只好冒险去走一趟了。”他不假思索地说。

“你不怕死?船上凶险重重,上去有死无生。”

“这个……”他犹豫了。

“为情为爱,你愿赴汤蹈火?”

“就算是吧。”

他答得干脆,向下面急步而走。

白莲花向快活刀摇摇头,意思是说:这小子好可怜!

他到了湖滨,停下脚步扭头回望。草木萧萧,林空寂寂,白莲花不见了,快活刀也失去踪迹。

他深信自莲花的话不会假,船上必定凶险重重,为了一点单方面的爱念,值得冒不测之险上去吗?

他的心开始感到混乱,感到无依和仿惶。

“我不能想得太多太远。”他心中暗叫。

当然他为了爱高嫣兰,是可以赴汤蹈火的。

他的目光回到船上,仔细察看片刻。在一个精明的江湖人来说,片刻的察看已足够估计情势的好坏利弊了。

船到江心,马行狭道,今天,他必须掏出真才实学来应付危难了。

自从光临岳州亮了名号之后,他一直隐藏自己的真才实学,正如公孙云长一样,即使是生死关头,也不肯暴露自己的底细。

他仰天吸入一口气,猛一长身,一鹤冲雷扶摇直上。

这瞬间,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岸上的树林中,传出惊讶的叫声。

四丈余空间,按理,人的跳跃不可能到达这种极限。而先上去的公孙云长达到了,而且似乎并不怎么困难。看来,人的体能极限,仍可以更远、更高、更快,甚至可能达到无限境界。

他是从原地起跳的,而公孙云长却需三丈余地面助跑起势,比较之下,优劣至为明显。

他本来准备掏出真才实学,以便取得震慑对方的心理优势的,但身形一起,他改变了主意。

落势略偏,他未能登上舱面,而从舱右的舷板外侧五寸左右直插而下,突然消失了。

船长三丈余,船首斜对着湖岸,岸上的人,只能清楚地看到船左的景象。

他未能正确地纵落舱面,落到外侧去了。

但落点比公孙云长要远五尺左右,可惜不够准确。

奇怪,落水应有声息,应该有水花溅起,丢一颗小石子,也会引起响声和涟满,何况一两百斤的沉重人体,掉下去岂能无声无息?

船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快活刀白莲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