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十九章 死里逃生

作者:云中岳

但是,在这位初入江湖,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眼中,摘星换斗的一切气势都不存在了。

在两丈外止步,她冷然肃立。

“你是南衡的女儿韦纯纯。”摘星换斗气焰万丈地说:“你大概是来找令弟的。令弟不在此地,老夫……本总管可以带你去见他。”

“我要见毒僧百了。”她用坚决的语气说。

“哦!原来你是替庄怡平和江南妖姬讨解葯的。”

“不错。”

“本总管可以带你去找百了大师。”

“我现在就要见他。”她固执地要求。

“办不到,百了大师不在此地。”

“那么,你必须告诉我他在何处。”

“什么?你……”

“你必须告诉我他的下落!”

“可恶!”

摘星换斗几乎气得要跳起来:“你好大的胆子,胆敢在本总管面前,说出这种狂妄无礼的话……”

“不是狂妄无礼的话,而是要求。”

她不为对方的暴怒所动,庄严地表示意见。

“不要认为大总管下令要活的,你就不顾死活向本总管的权威挑战,恼得本总管火起,活劈了你……”

“我不介意你的想法,我只知道我的要求是什么”她抢着说:“把毒僧的下落告诉我,我不能多耽搁了。”

“这不知死活的蠢女人!”摘星换斗咬牙说:“就算你老爹站在此地,也不敢在本总管面前……”

“我爹的事我管不着。”

她仍然抢着说话:“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不愿说吗?”

摘星换斗激怒得快要疯了,举步逼近。

“罗老,何必和一个黄毛丫头计较?”双绝秀士伸手虚拦,俊脸上笑容可亲:“待小侄与她说明利害。”

摘星换斗态度急变,对双绝秀士似甚谦恭,闻声止步,退回位笑笑说:“贤侄请便。”

双绝秀士迈进两步,注视着纯纯不住点头,目光浑身上下转,似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纯纯庄严地卓立,冷静得像个石人。

“仙露明珠,人间绝色。”

双绝秀士流里流气地说,大概所谓秀士,说话就是这付德行:“南衡竟然有一位如此出色的女儿,异数异数。”

“我不会听你任何一件利害,你走开。”纯纯冷冷地说。

“韦姑娘,请听我说。姓庄的与沙妖姬是死定了,在我那位女伴被你们杀死时就注定了。大总管对你十分推崇,他希望你与今弟会面之后,一同返乡劝令尊重出江湖,与咱们共享富贵……”

“你无耻!”纯纯冷冷地吐出三个字。

“你……”

“你是一条狗!”

“气死我也……”

“你怎么不死?”纯纯语利如刀。

摘星换斗嘿嘿怪笑,大声说:“贤侄,不要自取其辱了。湖下随时都可能有消息传来,赶快把这不知死活的小女人拿下,以免误事。”

水妖关五不知死活,猛地扑向后面的江南妖姬,一面高兴地叫:“我来擒这个快死的妖姬……嗯……”

砰一声大震,似乎地面摇摇,水妖重重地冲倒,再向前急滑,直滑至江南妖姬的脚前,方止住滑势,然后扭曲着身躯挣扎、抽搐、呻吟……

这家伙的胸部,共中了五枚百毒飞针。

江面妖姬也不好受,发射轻巧的飞针,必须用内劲,这一来,对时丹封经的毒效发作,一声惨叫,痛得冷汗直流,跌倒在地哀吟挣扎。

怡平是男人,忍受痛苦的意志要坚强些,江南妖姬怎受得了?片刻间似乎只剩下半条命。

铮一声剑吟,纯纯拔剑出鞘。

江南妖姬痛苦的呻吟声,撼动不了她。大敌当前,身外的一切皆被她的潜意识完全摒弃,心意神完全凝聚在剑上。她就是剑,剑就是她,她与剑己凝成一体。

这才是身剑合一的神奥境界。

这才是静剑的神髓。精神与意志凝聚时,引发的潜力是极为惊人的。

有些人练剑练了一生一世,也到达不了这种境界。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奇迹似的达到这种不可能的境界了。

她觉得好静,好空灵,觉得自己的躯体已不复存在,她自己的形体已经变成了剑:一把无坚不摧、无孔不入、跃然发威荡宇宙决河岳的剑。

剑向前一引,强大无匹的气势,立将双绝秀士笼罩在威力圈内。

双绝秀士是人才绝、剑术绝。即使算不上剑术宗师,也该可称剑术大行家,竟然看不出危机。

一声龙吟,双绝秀士长剑出鞘。

名家高手讲求以静制动。话是不错,有道理。问题是:必须有静的本钱。不能动,焉能静?对方进攻,只躲闪不还手,不能称静;必须让对方不能攻,没有机会攻,才是静的极致。总之,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动才是获得胜利的保证。

双绝秀士是重视主动的人,剑一起,旺盛的斗志勃然涌发,必胜的信念极为坚定,一声冷叱,剑涌排空浊浪,吐出电火雷露,豪勇地直贯中枢,无涛的剑气有如骤发的风雷,好一记雷霆万钩的狂野绝招“迅雷疾风”!

纯纯的身影和光耀耀的长剑,似乎在双绝秀士发起攻击的同时,在强劲的压力下缩小,最后……

一声异啸,同时电芒一闪、再闪,人影乍合,接着传出一声可怕的刺耳尖厉怪响,电光再闪。

人影斜飞,电芒飞腾,破风的历啸令人闻之毛发森立,心血下沉,然后似乎万籁俱寂。

“当……”

异响打破了沉寂,一支长剑在三丈外坠地。

纯纯前进了一步,剑向右前方斜伸,马步半沉,又亮又黑异彩闪烁的凤目,凝视着自己的剑尖,整个人丝纹不动,像一座极为传神的雕像,全身的线条虽然十分柔和,但神韵与气魄,却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摘星换斗目瞪口呆,神情明显地涌现惊骇、怀疑。与困惑种种错综复杂表情。

双绝秀士侧飘丈外,右胸襟裂了一条近尺长直缝,有血迹沁出,脸色苍白失色,原本英俊的面孔像僵尸,似乎惊魂无法返体,眼中涌现强烈的恐惧神情。

躺在地上蜷曲着忍受痛楚的江南妖姬,似乎忘了痛楚.星目睁得大大地,呼吸像是停顿了。

久久,没有人作声。

双绝秀士一言不发,突然撒腿狂奔下山去了。

脚步声消失,摘星换斗向呆立的唯一同伴,以仍然难以置信的口吻说:“尤老弟,你相信南衡的小女儿,rǔ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一招击败了双绝秀士吗?”

“好像是的,外总管。”尤老弟傻呼呼地说。

“一招不但丢剑,而且受伤。”

“确是如此。”尤老弟确认啦!

摘星换斗神情仍然有些木呆。

“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

“可能吗?”

“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

尤老弟这次的回答,不但不傻呼呼,甚至充满智慧与哲理了。

“看来,不劳师动众是不行的了。”

“大概是的。”

尤老弟的话又不稳定了。

摘星换斗举手一挥,剑芒四射。

“这一剑神乎其神。”

尤老弟仍在说话,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我练了一辈子剑,从来没有这样得心应手过,我永远达不到这种境界。也许,我这一辈子是没有希望了,唉!”

最后一声长叹,充满了失败者的深沉悲哀。

院门内,潮水似的涌出一大批人:剑无情、招魂使者、毒剑……全是摘星换斗直接指挥的爪牙。

“上……”

摘星换斗沉喝,剑向前一挥。

大名鼎鼎的高手名宿,向一个小姑娘下令群殴了。

八个高手一拥而上,四面合围。

“缠死她!”摘星换斗一面冲进一面叫。

缠,是要耗掉她的精力。这一着够辛辣,击中要害的厉害而极为有效的手段。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怕人多。纯纯以全神对付双绝秀士,意志集中力量集中,举手投足如获神助。但人一多,而且全是经验丰富的高手,她不得不被迫分心,大事去矣!毕竟她欠缺真正交手搏杀的经验,内功修为的火候有限,怎能应付众多高手的缠斗?

“铮铮!”她化解了摘星换斗锐不可当的两剑。

后面,剑无情的剑已长躯直入,逼她转身接招。

左面有剑吐出,与剑无情策应。

右面……

十余次盘旋,她的精力已耗掉了一半。

“铮铮……铮……”

她像困兽,在牢笼中左冲右突,作无望的奋斗。如果她想突围,必定有双剑联手阻击,甚至三剑齐封把她逼退。一比一,对方一沾即退,由另一人接手进击,一个接一个绵绵不绝,不许她有刹那的喘息机会。

如果对方要杀死她,她决难支持片刻,八剑齐下,她毫无机会。论真才实学,恐怕任何一人也比她高明,只不过一比一她神意集中。可操胜算而已。

不久,她身陷绝境,大汗淋体,脚下迟滞,剑上的劲道愈来愈弱,大事去矣!

场外躺在地上的江南妖姬绝望地叹息一声,闭上了双目。痛楚要半个时辰方能消失,经脉才能复原,想出手相助已无能为力。

“庄兄,替我告……告诉乔远,我……”江南妖姬酸楚地低唤,泪下如雨。

蓦地,她听到了些什么:从山下传来的脚步声,急促的脚步声,不属于斗场诸人的脚步声。

她是侧贴在地上的,耳贴地所以听得到。

睁开泪眼,她看到了抢上的两个人影。

“谢谢天!”她在心中狂叫。

“老大爷,莫不是我老不死神箫客眼花了?”

神箫客的怪叫声震耳慾袭:“一二三四……八,九个,九个宇内大名鼎鼎的高手,围攻一个十六岁的黄毛丫头。不!不!绝对不是真的,这是幻影,要不就是一群枉死的鬼魂在迷幻活人。我的老天爷!你们的师门长辈,是这样教养你们的?哪一位老兄告诉我好不好?”

江南妖姬所看到的景象,由于变化太快,她来不及看到全景,也没看到事情发生的经过,当她睁开泪眼时,泪眼模糊中,她只看到两个人影电射而入,看到落在后面的神箫客模糊的身影,如此而已。

来人是怡平和神箫客,在紧要关头赶到了。

怡平人化流光,出其不意赤手空拳贯围而入,在众高手尚未看清人影的刹那间,挽住了纯纯的纤腰,一脚踢飞光临纯纯左肩那支属于剑为情的剑,贯围而出,眨眼间便远出三丈外去了。

这时,神箫客站在外围讽刺怒骂,话还未说完呢!事实上恶斗已经结束了。

纯纯已浑身脱力,突然丢掉剑,扑入怡平怀中,泪下如雨心酸地颤声叫:“庄哥哥……庄……哥哥……”

她哭得好伤心,好酸楚。

“纯纯,别哭,别哭……”

怡平紧抱住她,温柔地安慰她:“苦了你了,我……来晚了,我好难过……”

九个人脸色大变,惶恐地往摘星换斗身边靠。他们不怕怡平,怕神箫客,这个老怪物功臻化境,不是几个人所能够联手围攻得了的。

“摘星换斗。”神箫客开始指名骂人了:“你这个卑鄙无耻、狗都比你高三级、比粪蛆还要臭的混帐东西!你还有脸站在我老人家面前挺胸瞪眼?”

怡平挽着纯纯奔近江南妖姬,取出一口大肚子小瓷瓶,倒出三颗褐色丹丸,扶起江南妖姬说:“快吞下去,片刻经脉复原,痛苦全消。”

江南妖姬顺从地吞下丹九,满怀希冀低问:“是解葯吗?你找到……”

“以后再说。总之,不久你就不怕用劲后经脉收缩全身崩溃了。纯纯,照顾沙姑娘。”

他接过纯纯的剑,向前举步。

“老前辈,你算是白骂了。”

他向神箫客说:“这些狗东西为了几个玷辱祖宗的臭钱,已经忘了自己是人,至少人性已经失去了,你老人家能骂出他们的天良来吗?如果狗官把他们的卖命钱提高一倍,叫他们去挖他们自己的祖坟,他们也会毫不迟疑,抗起锄头铁铲去挖的,武林道义规矩,又算得了什么?”

挖苦得入骨,骂得刻毒,痛快淋漓。摘星换斗恼羞成怒,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声厉叫,挺剑发疯似的火杂杂地冲来,咬牙切齿行致命的冲刺,招发飞星逐月,含忿出手,锐不可当势如雷霆。

电光一闪,怡平的剑竟然一无阻滞地,从对方的剑山中锲入,然后电芒再张。

“铮!”暴响后一刹那传出。

“饶你一命!”怡平的喝声随后入耳。

摘星换斗的剑飞走了,人也斜窜两文外,站稳时左颊血如泉涌,裂了一条血缝,狂叫一声,手掩住创口向院门飞逃。

怡平垂剑屹立,神态安详。他脸上虽涂着葯膏,但红肿已消,脸上虽然难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死里逃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