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二十章 化敌为友

作者:云中岳

“啪!”

指劲击中从破墙口飞入的一块方砖,砖炸裂成碎块。

“哈哈哈哈……”狂笑声传到。

“花子纳命!”

外面有人大喝,罡风呼啸声随风传入,有人发招攻击了。

“接这一记庄家打狗!哈哈哈……”

“哎……”

随着厉叫声,两个青衣人倒飞而入,声势浑雄无比,手舞足蹈砸落人丛。

八表潜龙反应甚快,闪过砸入的同伴,疾窜而出。

情势大乱,变生不测。

郑夫子真力损耗过巨,无以为继,百忙中斜闪,躲避砸入的人影。

“哈哈哈……”狂笑声震耳慾聋。

人魔与鬼母悄然穿破墙口而出,乘乱脱身全力逃命,顾不了创口的痛楚,逃命要紧。外面负责堵截的人,决不是庸手,当然不能硬冲,必须从狂笑声传出的地方逃,那位发狂笑的人必定已将堵截的人解决了。

果然所料不差,看到一位花子,刚好一棍将第三个拦截的人敲倒,出路已扫清。

两老魔飞奔而过,鬼母居然有了人情味,冲越时向花子冲口叫:“谢谢,容图后报。”

花子是怡平,洒出一把树技,阻击追出的八表潜龙,每一段小树枝皆具有强劲的力道,比暗器差不了多少,把八表潜龙打得伏地躲避。

“东面去不得,往南逃!”怡平急叫。

两老魔分别受伤,争于逃命,怎肯听他的?

同时,南面林木空隙中,一个手执金背刀的人正急掠而至,东面却不见有人,其他方向把守的人,正从左右抄来。

慌不择路,两者魔不理会怡平的警告,从没有人截击的东面脱身,窜入草木森森的僻野处。

身后,花子的狂笑声震耳慾聋,正在引走众走狗,阻止走狗追赶。

人魔受伤甚重,尤其是左肋那穿云指击中的创口,损及内腑,有内出血的严重现象,奔跑时剧痛几乎可令全身崩溃,逃的速度自然有限。

远出百十步,人魔已呈现不支,脚下踉跄,几乎难以举步了。

鬼母左臂已失去活动能力,右手又舍不得丢掉鬼头杖,无法空出手来相扶,在一旁一面逃一面焦灼地叫:“支撑下来!不能停,不能停……”

他们嗅到了草木气息以外的淡淡香味,但已无暇去想为何有这种与往常不同的气息。

“老太婆,我……我不行了……”

人魔踉跄挣扎而行:“你……你快逃……不……不要顾我,死……死一双不如死……死一个……”

“不,要走一起走。”鬼母坚决地说。

“我……我服老了,老太婆……”

“快走……”

前面竹丛枝叶沙沙而动,钻出一位美如天仙的白衣女人。当然不是天仙,天仙手中不会有杀人的寒森森宝剑,只有花,女人都喜欢花。

“谁也走不了。”

白衣女人娇笑,长剑徐伸:“这里有我云裳仙史布下的销魂香阵,倒也!”

人魔往地下一栽,这一栽,便梦入昔年青春路,梦寐以求的青年二十三四岁,时光倒流青春复返。

鬼母扔杖便倒,立即人事不省。当然,销魂香也给予老太婆回到少女十五二十似水年华时。

云裳仙史收了剑,欣然接近嘲弄地说:“古井生波,死亦风流……咦!”

侧方三丈外,一株大树后闪出一位花子爷,发出一阵她熟悉而十分刺耳,令她心惊胆跳的怪笑。

“好啊!这次在下可放你不过了。”

花子爷说:“你就是生得贱。”

“孤魂野鬼庄怡平!”

云裳仙史惊怖地尖叫,扭头撒腿便跑,往竹丛中一钻,老鼠似的窜走,一面逃命一面尖声求救:“九绝神君,快发出信号给天都羽士……”

也许九绝神君真在附近埋伏,但一听孤魂野鬼庄怡平来了,不躲得远远的才是怪事。

两老魔是同时醒来的,被冷水泼在脸上,惊醒了返老还童的绮梦。

人魔猛然醒来,痛楚突然光临,不由自主发出一阵瘫苦的呻吟。

“你鬼叫什么?”

坐在一旁的怡平说:“你不是不服老吗?你看到我受到周夫子的折磨,痛苦比你沉重十倍,你反而比我叫得更厉害更凄惨。”

“是你!”人魔停止叫苦。

“我就知道你怕痛,怕你鸡猫狗叫,所以先替你裹了伤,上了金创葯,才把你弄醒。那个什么郑夫子,天罡穿云指的确可怕,你这把老骨头怎禁受得起?”

“老夫不领你的情。”人魔乖戾地说。

“哟!你少臭美,你有的是什么情呀?肉麻!”

“你……”

“算了算了,你若大年纪,生那么大的气会中风的。你们能照顾自己了,我可要走啦!”

怡平说完,站起伸伸懒腰。

“你为何要救我们?”离魂鬼母挺身坐起问。

“不为什么,也许他们是在下的死对头,看不顺眼手就发痒,手痒就揍他们,如此而已。在下救你们并不是因为你们可怜,顺便而已。”

“尽管彼此是仇敌,老身仍然感激。”

鬼母由衷地说,女人毕竟心肠不够狠。

“那倒不必。”

怡平举步便走:“走狗们恐怕会派人穷搜,你们最好赶快找地方躲起来。他们何时离开岳州,谁也不敢预料,未定之前处处有危险,时时得提防,除非你们向他们投靠,不然……好,不说了,再见。”

“站住!”

人魔又怪叫了一声。

“怎么,你想怎样?”

怡平扭头撇撇嘴:“别急,等你把伤养好,再来找我孤魂野鬼算账好了。我年纪比你小两三倍,不会比你早死的,你来找我好了。”

“你小子的确比我强。”人魔语气一变。

“好说好说。”

“你忍受痛苦的毅力,很了不起。我人魔号称魔鬼,从不称赞人的。”

“在下深感荣幸。”

“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异数异数。”

怡平半真半假地说:“老人魔,你莫不是痛糊涂了吧?我不信你人魔牙龇必报的的性格,会因此而有所改变,我仍然时时提防着你。”

“人早晚会变的,老夫真的变了。”

人魔居然有软弱的时候:“隐修二十年,到头来,才发觉江山代有才人出,世上新人换旧人;年青俊彦一个比一个强,武林技击日新月异,老的人真不应该以筋骨与卖老为能了。唉!”

“话不是这样说,老前辈。”

怡平诚恳地说:“武技如果用来杀人,就不值得参研了。老前辈苦修二十年,二十年来一定少造许多杀孽,未曾不是武林之福。武技是否有进境并不重要,要活到老前辈这种年纪,太难太难了,希望老前辈珍惜余生,不要利用有限的余生造孽,武林幸甚,江湖幸甚……再见了。”

“且慢!”

“老前辈有事?”

“你有人落在他们手中了?”

“是的。

“我也想利用这件事,把你引出来结算,已经有了眉目。”

人魔挺身坐起说:“我收服的几个地老鼠是很能干的,他们办事的能力,比起那些名人老江湖只强不弱;尤其是钻缝隙挖老根的事最为拿手。加上老太婆的离魂绝技,取口供极为真实可靠。得到确讯,怎么通知你?”、

“小可不打算迁出碧湘老店。”怡平大喜过望:“那就一切拜托两位老前辈了。”

“希望不负所托。你走吧!彼此小心。”

人魔大概真是性情有所改变了,大概是死里逃生,天良发现吧!说话有了人昧。

“彼此珍重,再见。”怡平欣然告辞。

“很难得的年轻人。”

鬼婆冲他远去的背影喃喃地说:“走狗们无奈他何,他具有成功的人应有的一切条件,成功不是偶然的。”

一念之慈,获得两老魔的友谊,化敌为友,怡平感到十分欣慰,在各处查访一些消息,午间返回客店。

神箫客也回来了,带回可靠的消息:走狗们武昌来的船,明天到达。

周夫子一群高手,仍落脚在枫桥杨家。

长沙王府派来一队人马,住进城东的岳州卫,以军方名义,追查打伤并抢劫王府护卫的事。

有人向军方告密:四盐运司总理鄢大人的属吏,在岳州为非作歹,打伤护卫的,就是这些人。

军方会同知府衙门的巡检、班头、捕快,在城内外搜寻疑犯。

走狗们销声匿迹,稍有名望的人不敢入城。

如非绝对必要,白天决不暴露形迹,一切活动皆改在夜间进行,像是见不得天日的野鬼,过街的老鼠。

白天是军方和巡捕们的天下,晚间是走狗的活动时间;岳州就是在这种情形下保持平静保持均衡局面。

午膳仍然送到怡平的房内,四人一面进食,一面交谈。

房门是敞开的,以便看到外面的情景。

客店午间旅客甚少,走动的皆是来岳州办事的旅客。过往的旅客来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天没亮就结账动身了。

“我看到追魂一令姜永胜。”

神箫客老眉深锁:“万家生佛吴仕明的知交好友。奇怪,他来做什么?”

“公孙云长。”

怡平说:“那狂妄白痴的伙伴,终于赶来了。”

“不对。”

神箫客摇头:“万家生佛屡败屡战,目下已成了强弩之末。乾坤一剑却屡战屡胜,声誉如日中天,已取代了万家生佛的武林侠义道领导地位,曾经要求与万家生佛合作,万家生佛断然拒绝了。所以,我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证实迫魂一令是来帮助公孙云长的人。”

“那可不一定哦……”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万家生佛事先知道拔山举鼎前来完州,因此急急赶来结算。那么,万家生佛怎知道拔山举鼎要来岳州?谁告诉他的?公孙云长是从湘南来的,他怎能算定拔山举鼎或者万家生佛的行动?”

“这个……”

“糊涂了是不是?”

神箫客苦笑道:“我老人家也糊涂了,似乎,这不是不期而会的偶发事件,而是早有预谋同样策划的计划行动,你我才是适逢其会,鬼使神差撞迸这窝子浑水的人。小怪,今后行动,必须更加谨慎了。

“小可理会得。”

“咱们睁大眼睛,拉长耳朵,躲在暗处冷眼旁观,看看他们到底搞出些什么把戏来。唔,有客人来了。”

五个老道出现在走廊口,由店伙领着向这里走。

“天都羽士。”

怡平颇感惊讶:“和他的四大大香正教护法元、亨、利、贞;他们来做什么?”

“哈哈!来吃你我的肉呀!”

神箫客的大嗓门真大:“人家来报仇,五比四。”

“他们也是走狗?”

纯纯讶然问:“很像有道全真,仙风道骨……”

“什么有道全真?他们天师道,驱神撵鬼哄骗愚夫愚妇,无恶不作。”

江南妖姬说:“小妹妹,你千万要离开这些妖道远一点,他们的妖术,决不是你这种对世事一无所知的小姑娘,所能对付得了的。”

五老道在门外一站,店伙匆匆退走。

五双冷厉的怪眼,死盯着房内谈笑自若的四个人。

“贫道可以进来吗?”

天都羽士终于发话了。双方僵持不下,总得有人打开僵局,而打开僵局的人,往往是有所求的一方。

“哈哈哈!我老不死以为你们要打进来呢。”

神箫客笑得像只刚下蛋的得意老母鸡:“要卖迷魂葯蒙汗葯者……进来吧,可以讨价还价吧?”

五老道眼露凶光,但并未发作。

“没地方坐。”

怡平笑笑:“梁老前辈一代奇侠,位高辈尊,即使这里有凳子,你们也不配与老前辈平起平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谅你们也不敢再动剑,你心里明白,咱们上次只是逗你们玩玩,真要……”

“真要打。”

神箫客做鬼脸:“你们早就兵解归天,或者下十八层地狱啦!”

“总有一天,贫道会讨回公道。”

天都羽士阴森地说:“贫道此来,是奉命与诸位诚恳商谈的。”

“道长奉周夫子之命?”怡平问。

“是的,上次周夫子曾经派人传话,与施主……”

“对,不但派了人传话要与在下商谈,而且相当客气。可惜他并没有丝毫诚意,一听在下中了毒僧的封经对时丹,不但取消了会谈,理会露出狰狞面目,领了一群宇内一等一的高手把在下整得死去活来,几乎把在下钉死在竹刀阵中。老道,你以为在下还敢相信你们的诚意吗?”

“庄施主,彼一时,此一时。”

天都羽士厚着脸皮说:“时势造英雄,情势比人强;施主目下的声誉身价,与彼一时相去天壤。”

“老道,你的话具有强烈的枭雄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化敌为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