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二十一章 明火执仗

作者:云中岳

摘星换斗叫他出来,他的信心又恢复了,不但证明他仍然受到重视,也证明大敌当前,他仍是主子委以重任的心腹人物。

看对方的阵势,公孙云长显然是主脑人物。

因此,他对这些扮鬼怪的人,毫不放在心上。

他本来就没把公孙云长放在心上。

可是,他看清了快活妖刀。

他心中大骇,但已无法退回了。

摘星换斗也看出快活妖刀,骇然惊咦了一声!

周夫子眼神一动,神色不再从容。

在火把闪动的光芒映照下,妖刀上的七颗血红色怪星,闪烁着令人心寒的红芒,像七只妖魔的眼睛,眨动着勾魂慑魄的妖异光芒。传闻中的种种震撼人心的可怕传说,像瘟疫似的震慑着人心。

人的名,树的影,武林中的利器神刃,同样有各种震撼人心的声威。有些兵刃因人而名传,有些则是本身具有神奇的威力。

快活刀就是后一种,使用它的人,反而不为人所知。

剑无情受到极大的震撼,已握住剑把的手开始发抖,似乎已无力将剑拔出。

“你上!你,送死来了。”

鬼怪用狂妄已极的口吻向剑无情叫:“看你能接下太爷多少刀。”

剑无情吓了一跳,只感到丹田下寒流上升。

“在下剑无情罗光钦。”

剑无情硬着头皮说:“阁下,亮名号。”

“快活刀。”

“贵姓……”

“快活刀。”

“阁下……”

一声狂笑,刀光似电,千百颗红光闪烁的星芒流动,挟着彻骨奇寒的罡风,狂野地飞腾而至。

剑无情斗志迅速地沉落,斜窜丈外。

“接刀!”

吼声与刀光一闪即至。

场地广阔,足以让心怯的人采游斗术周旋。

剑无情如果身法快一些,或者恐惧心不那么强烈,闪避也可以灵活些。可是,他不但被恐惧影响了身法的灵活,更糟的是他的身法不够快。

快活刀比他快得多,如影附形逃无可逃。

大骇之下,他本能地拔剑挥出阻击封架。

临头的刀光连闪两下,刀气进发有如殷雷传自天外,血红的星芒似向四面八方飞射。

没发出兵刃接触声,刀光化虹而退。

“当!”

剑无情的剑掷出三丈外堕地。

“叫有些份量的高手名宿出来。”

鬼怪退回原位大声说,收刀入鞘扭头便走。

剑无情踉跄站稳,双手掩往左胸,想张口叫却发不出声音,鲜血染红了胸腹,接着身形一晃,跌入抢出相救的同伴手中。

身材稍矮的另一名鬼怪大跨步而出,一声刀啸,妖刀出鞘。

又是一把。快活刀,一模一样妖气冲天。

“下一个。”

鬼怪沉声叫

周夫子冷哼一声,向身侧的人挥手示意。

这人点头会意,举步徐徐上前向鬼怪迎去。

妖刀向前一引,双方渐渐接近。

后面已经没有人的黑暗门楼上,突然传出震耳的怪嗓门喝叫声“小心火器!火星君杜毅……”

身材矮的鬼怪身形一闪,便不可思议地出现在右前方三丈左右

这瞬间,刺目的青白色强光乍现,令人目眩神移,接着爆炸声与喝叫声相应和,热浪迫人。

共有七颗霸道的白磷冥光弹,在先前稍矮鬼怪所立处附近几乎同时爆炸,三丈圆径内成了火海,火焰再飞溅出火海外方两丈以上。

稍矮的鬼怪一闪三丈余,再一闪更远出五丈外去了,像是鬼魅幻形。假使稍慢一刹那,该已变成烤猪了。即使身法如此快捷,也几乎被飞溅的火焰追及。

接着,走狗们迅速分散,叫喝声此起被伏。

“不要挡住本姑娘的烛骨毒香的飘向!”是绿魅蔡凤的叫声!

“让开!在下用招魂香擒人……”招魂使者詹宏的叫声特别刺耳。

“大家用暗器招呼……”

“给他们一把化血针……”

同时,火星君的一连串白磷冥光弹,向公孙云长四个人连续飞射。

火把几乎在同一瞬间熄灭。

周夫子果然具有超人的才干,应变的准备十分周全,无视于二十名箭手以火箭焚屋的威胁,断然发动攻击,决心与毅力皆超人一等。

同时,由宅院两侧绕出外面围截的人,也发出呐喊声,行将截断箭手的退路。

勇敢果决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二十名箭手并不敢真的火焚往院,那将是天人共愤的罪行,宅院中有不少老弱妇孺,即使是丧尽天良的强盗,也不会做出这种人性已失的罪行。

箭手的箭,改射四散的群雄。

爆炸声与火光此起彼伏,惨叫声动魄惊心,好一场混乱的黑夜混战。

公孙云长与四鬼怪向院门飞撤,箭手也退出山墙外。

周、郑两夫子愤怒如狂,率领众走狗发疯似的衔尾穷追。

那位稍矮的鬼怪,由于须绕过白磷冥光弹可怖的火场,因此落后了很多,接近洞开的大院门楼,身后追兵已到,从侧方截出的一个灰衣人,已到了左方两丈左右。

“你走不了!”

灰衣人怪叫,打狗棍拦腰便劈。

鬼怪身形一震,嗯了一声,脚下虚浮。

打狗棍即将及体。

妖刀总算及时斜挥,当一声架住了打狗棍。

门楼上方黑沉沉,传出一声惊叫!

鬼怪显然先一刹那受了伤,并非伤在打狗棍上。因此,虽则反应甚快,无如劲力全失,刀架住了棍,自己也被震得仰面便倒。

灰衣人是鬼丐廖独,江湖六怪之一,与灵怪齐名的江湖名人,上次与剑无情曾经出现在韦家。

这家伙阴险机警,很少与人真正拼命,专捡小便宜,爱用诡计暗算人,谁惹了他,保证没有好日子过,他会像附身的冤鬼般伺伏在附近,使用阴谋诡计,施放明枪暗箭,不达目的决不甘休。口碑之坏,无以复加,江湖上的高手名宿,对他深怀戒心,恨之切骨,却又无奈他何。

“哈哈!手到擒来。”

鬼丐兴奋地大叫,扑上伸手急抓倒地的鬼怪。

这瞬间,顶门上空黑影无声无息下落。

“滚!”

飘落的黑影怪叫,一脚蹬在鬼丐的右肩胛骨上,力道凶猛,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脚上,当然够沉重。

俯身抓人的鬼丐骤不及防,噗一声重重地爬伏如龟。

黑影把鬼怪抱起,如飞而逝。

前面正在混战,箭手正一面退,一面用刀阻挡从庄侧抄出截退路的人,掩护公孙云长与三鬼怪撤退。

黑影抱着人向侧窜,去势如电射星飞。

“还不把刀丢了?你的刀威胁我的腿。”黑影一面飞掠一面说。

“不能丢,是宝……宝刀。”鬼怪用微弱的语音拒绝。

“伪造的,宝个屁!”

“你知道是假造的?”

“当然知道。”

“你是谁?”他肯定地说。

“孤魂野鬼庄怡平。你是公孙云长的人?哼!你们总算赶来了但令人失望得很。”

“你……”

“全是些冒失鬼!奇怪!”

“奇怪什么?”

“公孙云长这狂妄的白痴,怎会请得动你们来做帮手?看来,他真的神通广大。喂!白莲花是你的什么人?今晚她来了吗?”

“她来了,负责掩护策应。”

“我想,你们是与公孙云长不打不成相识,被他说服了,甘愿替他火中取栗。公孙云长在这方面是很有才华的。”

“你胡说!”

“决非胡说,我有事实根据。我会过你们的白莲花、快活刀。会见之前,快活刀已经和公孙云长交过手。”

“你不懂。”

“我是有点不懂。哦!高嫣兰姑娘来了吗?”

“那位佩剑的人就是她。”

怡平默然。

高嫣兰的安全,已用不着他耽心了,公孙云长四个人已经脱险,夜中追赶的人有所顾忌,逃的人是很容易脱身的。

“你住在什么地方?还在船上?”

“这……”鬼怪慾言又止。

“在船上就麻烦了,你中了鬼丐的三棱燕尾钻,必须赶快找地方起出暗器,这里到湖边远得很呢,拖不得。”

怡平从林野中钻入,到了一条小径旁,说:“暗器显然击中重要的地方,不然你不至于禁不起一击。鬼丐那几手鬼划符,不登大雅之堂,虽则他列名江湖六怪,滥竽充数而已,他只是比任何人都阴险恶毒。

“在……在右肋下……”

“哎呀!天老爷保佑,可不要钻到内腑去了。唔!我得找地方替你裹伤。”

他奔入岔路的树林,在一条小溪流旁的柔软草地把人放下。

“你是一位姑娘。”

他用硬梆梆的嗓子说:“事急从权,不管你是否反对,我要救你。”

鬼怪没做声,痛得不住颤抖。

“除非你的住处就在附近。”

他断续说:“这里是小罗溪。东北三里是岳阳桥;西北三里是枫桥;西南三里是府城,你该知道身在何处了。”

“船在……在南……南津港……”鬼怪用虚弱的嗓音说,在和痛楚挣扎。

“老天,远得很呢!不能再拖了。”

天太黑,只能凭感觉摸索。运气不错,燕尾钻横穿在肋下,尖锋透背,穿在肉上,似乎末穿透腹膜,好险!

他的怀中防水小革囊有各种法宝,包括救急的青丹九散。上了葯,撕衣快裹好伤,替女鬼怪穿回衣衫,将三棱燕尾钻塞入女鬼怪手中。

“留着做纪念。”

他用玩世的口吻说:“说不定可当作传家之宝。至少,可以卖几文钱。鬼丐打造这种精巧霸道的玩意,每枚要三十五两银子呢。”

“你……你没踢死他吧?”女鬼怪挺身坐起问。

“废话!偷袭置人于死,算什么?”

“如果你踢死了他,我会恨你。”

“阿弥陀佛!幸好我没踢死他。”

“你住在……”

“噤声!”怡平低叫,向下一挫,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北面的树林内。

女鬼怪也向下一伏,抓起身侧搁放着的妖刀。

西北角传来奔掠的急速脚步声,渐来渐近。听声响,速度甚快,而且人数不少。

“方向没有追错吧?”有人问。

“错不了。夜间奔逃,一定找容易奔跑的地方,以便快速脱离,所以一定往这一带逃走的。进林子里去,分开搜,小心了。”

穿枝拨草声甚急,近了。

“是猎狗吗?搜什么?哈哈哈……”

怡平的叫声,从北面传出:“你们打扰太爷的睡眠,混帐!”

女鬼怪暗暗佩服,原来怡平往北走是有用意的,这才可以将追来的人引走。如果往西北来人的方向迎去,挡得住固然没话说,挡不住,对方必定一涌而至,岂不糟了?将人引走真需要经验和技巧的。

狂笑声、吆喝声、奔跑声、咒骂声、枝叶折断声……乱得一塌糊涂,喧闹声从东北方向逐渐远去,最后终至消失,大概追与逃的人去向是岳阳桥。

女鬼怪等了很久,最后悄然走了。

一早,走狗们掩埋了十具尸体,损失惨重,受伤的人更多了一倍,皆是被箭射伤的。

格杀令传出了:全力搏杀公孙云长。

碧湘老店中,怡平四人照往例在房中用早膳。

怡平将早些日子,追踪公孙云长,与快活刀白莲花遭遇的事—一说了。

他最后说:“显然,公孙云长已获得快活刀白莲花的帮助,昨晚大举袭击枫桥杨家。梁老,可知道快活刀白莲花这些人的底细吗?”

“这……这怎么可能呢?”

神箫客老眉深锁,像是自言自语。

“什么不可能?”

“快活刀是威震江湖的杀星,白莲花是天下闻名的无影巨盗,与侠义道人士势同水火,绝对不可能帮助公孙云长与走狗拼命。”

“可是,梁老,这可是小可亲自目击的。”

“所以这就怪了,天下问知道快活刀白莲花底细的人,恐怕找不出三两个,老朽也毫无所知。昨晚你救的人确是白莲花?”

“不是,是一位小姑娘。”

“你没问她的底细?”

“我将追的人引走之后,回去时她已经走了。”

“你说她们的妖刀是假的?”

“错不了。世间只有一把妖刀,而那些扮成鬼怪的人,人手一把,型式全同。”

“那天你遭遇的那把是真的?”

“不错,是真的,那七颗红星的光芒强烈刺目,闪烁如电。而昨晚那些人的妖刀红星,只是质料平平的红宝石而已。”

“公孙云长以后麻烦大了。”

神箫客摇头苦笑:“这白痴,真是荒谬绝伦。”

“梁老的意思……”

“他把凶星和巨盗请来联手,侠义道英雄怎么说呢?那些英雄们,有时固执得令人肃然起敬的,宁可丢掉性命,也不愿与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明火执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