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二十四章 洞 庭 王

作者:云中岳

中年文士仍未练至金刚不坏法体,对来势如电的竹钉不无顾忌,又无法接近行致命的一击,人魔闪避身法之快,委实惊人,追逐片刻,知道不可徒然浪费精力,发出一声低啸,不再追逐,钉牢了人魔,采以静制动手段,以双袖打击竹钉,一步步将人魔逼向厅前的石阶。

人影纷纷从各处抢出,片刻便完成大包围。

鬼母一声怒啸,开始攻击四周的人。她首先扑向屋右的一名黑影,鬼头杖风雷骤发,含忿出手,威力石破天惊,当一声大震,击飞了黑影的沉重鬼头刀,现杖尾贴身挑出,无情地攒人对方的左肋。

“啊……”惨号声震耳,黑影被挑飞丈外。

“鬼婆该死!”一旁沉喝震耳,黑影一间即至,护手钩递到鬼婆的左肋。

“铮!”鬼头杖封住了钩。

糟了,钩不但没被震飞,反而钩住了杖。

护手钩本来就是重兵刃,敢于硬接更沉重的鬼头杖,当然必有所恃。果然,钩勾住了鬼头杖。

侧方黑影来势如电,金背刀有如狂飚,猛攻鬼母的下盘,要削断鬼母的一双脚。

两面夹攻,配合得恰到好处,鬼母已无力应付,眼看要断腿送命。

暗影中飞去一块拳大青石,噗一声击中使刀黑影的右耳,如击败革。

“砰!”黑影连人带刀向下一沉,扑地便倒,刀锋距鬼母的左脚不足五寸,向下一沉便失去准头。

鬼母一怔之下,发觉双腿仍在,大喝一声,杖全力向怀内一带,神力倏生,硬将使钩人拉近了尺余,起左足闪电似的挑出,正中对方的下档。

一声怪叫,鬼母杖上的钩飞出三丈外,飞向第三名冲来的黑影。

“铮!”黑影反应超人,百忙中一剑崩飞了劈面飞来的护手钩,却嗯了一声,上身一挺,原来人魔射击中年文士的一枚竹钉落了空,无巧不巧地贯人第三名黑影的背心。

鬼母一掠而过,大喝一声,来一记枯树盘根,夹攻中年文士的下盘。

中年文士怒火焚心,眼看同伴接二连三毙命,愤怒得像一头疯虎,一声怒啸,佩剑出鞘,比任何武林人撤佩剑的速度都快,双腿上缩,人成了一团,剑却化虹射出,身剑合一凌空猛扑鬼母,剑光骤发,绝学驭剑无可克当,行致命的雷霆一击。

不远处的人魔大吃一惊,脱口惊呼,已来不及救应,知道鬼母完了。

“拍!”异响传出,鬼母抬杖急封,杖一触剑光,在尺外便发出异响,杖上所发的劲道自消,杖向外荡,鬼母完全失去自制,连闪避的力量也消失了。

剑长驱直人,光临鬼母的顶际,四周的黑影四面内聚,来势如潮。

黑色的物体一闪即至,啪一声在剑尖前爆裂成粉末,火星飞溅。

是一块拳大的青石,剑势一顿。

蜷缩成团随剑凌空飞扑的中年文士,无坚不摧的剑光爆碎了青石,但居然被震得身形斜飘,剑尖离开了鬼母的顶门。

鬼母感到顶门发麻,被剑气震得头上的布包头散裂而飞,短发髻亦随而散,断了不少短白发,只惊得毛骨悚然,心胆俱寒。

这瞬间,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刚才那位砍她双腿的黑影,就是这样送命的:被人在暗中暗算了。

有人在暗中保护她,一定是怡平。

惊骇中,她勇气倏生,大喝一声,向侧飘的中年文士一杖劈去。

“噗!”杖击中侧飘的中年文士腰脊,杖反弹而出。

鬼母惊叫一声,虎口一震,几乎握不住杖,身形被杖带得踉跄斜冲,几乎丢杖摔倒。

“厉害!”她骇然叫,奋勇再次冲进。

中年文士挨得起沉重鬼头杖的重击,却禁受不起另一块青石的劲道,噗一声响,右肘挨了一石,身形尚未落地,这一击劲道骇人听闻,护体神功竞抗不住石块广面积的打击,只感到右臂如中电殛,右半身也震得发麻发僵,手握不住剑,剑失手抛出丈外。

“砰”一声响,人也摔落地面。

鬼母狂风般的冲到,杖下如崩山,这一仗下去,保证可把中年文士劈成两段。

一个黑影从斜刺里截出,救了中年文士,虎尾棍斜托探出,咚一声架住了鬼头杖。

中年文士侧滚丈外,吃力地站起大叫:“老魔还有同伴,退守望湖楼……”

人魔一声怪叫,疾冲而上。

中年文士已失去自保的力量,在两名黑影拼死掩护下,奔如楼下的大厅。

“杀!”穷追得人魔怒吼,大袖一挥,把另一名迎面挥刀拦截的黑影拍飞,黑影贯在廊柱下,头破胸扁,死状可怖.老魔的大袖可怕极了。

两老魔无法分身追赶中年文士,被众多的黑影缠住,脱身不得,两人把在曾家潜伏的高手全部吸引住了。

中年文士在两名黑影的掩护下,从楼后奔出,奔向宅院最后面的望湖楼。

望湖楼在宅院的最后方,地势最高,所以可以看到浩瀚的湖景,远在三十里外的君山,可看得一清二楚。

这座楼是招待宾客欣赏湖景的地方,楼下仅有厅而没有房。楼上四周有楼廊,四面明窗所以也没有房,平时不会有人住宿,只是招待宾客看湖景的地方。

没有人会想到这里会藏有俘虏,因为这里没有住宿的地方,平时没有人留驻。

中年文士发现两老魔志在缠斗,并无来找周夫子的积极意图。论真才实学,两老魔一比一,很难在周夫子手中讨得了好。而目下两老魔公然胆大地前来寻仇,面对许多高手围攻而无退意,目的十分可疑。再加上有可怕的高手在旁暗助,到底两老魔来了多少人?目的何在?

所以,中年文士断然下令退守望湖楼,搏杀两老魔乃是次之又次的事。

距望湖楼仍有百十步,中年文士发出一声怪啸。

中年文士右肘挨了一击,右半身发麻,难免影响脚下的速度,但仍然与掩护的两个同伴速度相等,一跃仍可及三丈外,去势有若星跳丸掷,沿向上的石级花径飞跃而上,速度依然惊人。

右方另一条通向上面的花径中,另一个黑影以快一倍以上的速度,向上急掠,有若电光流火。

望湖楼附近没有其他建筑,仅在四周种了不少花木,白天有人整理,晚上空阑无人。

掠入楼前的山墙坡道,先到的黑影已隐没在楼下的花厅内。登上坡道顶端,便是楼前的广场。楼上楼下黑沉沉,鬼影俱无。

平时,楼门是加了铁将军巨锁的,所有的门窗皆关闭得密不透风。

今晚,楼门没有锁,沉重的大门是虚掩着的。

中年文士奔上门廊,两名同伴左右一分,回头戒备,准备阻挡跟来的人。

下面房舍的空隙通道,有一些黑影向上狂奔,是摆脱两老魔的人,全力奔向望湖楼。仍有几个高手拼死缠住两老魔,不时传出两老魔的怪叫声。

中年人伸手探索门锁,发觉那重有十斤的巨型铁将军锁已经失了踪,吃了一惊,手一推大门,门应声而开,便不假思索地抢入。

厅内暗沉沉,伸手不见五指。

“柴威!”中年文士狂叫。

没有回音,更不见人踪。

中年文士大概练了夜眼,也熟知家具的位置,奔向梯侧的一座小门,门拉开灯光外射。

这是一间小室,木雕的灯座挂了一盏明灯。

灯座是径有两尺的栩栩如生的龙头,中年文士将左手伸入龙口,抓住龙珠向外一拉。

一阵机轮转动的格格怪声,从壁间传出,右面的石壁徐徐后陷两尺余停住了,侧方便出现一座仅两尺宽,必须侧身方可进入的地道。

“柴威!”中年文士向地道大叫。。

下面有灯光泄出,但声息全无。中年人脸色大变,急急进入地道。

下降两丈,地道向右一折,折向处有一盏明灯。下面丈余,有一座铁门,门是大开着的,可看清丈五见方的地底密室。

中年文士急抢而下,怔住了。

室中除了草席铺的床,和木桌上所置的一些食物外,还有一盏灯。除外,就是通风孔下面仆伏着一个青衣人,面朝下寂然不动。

中年文士大骇,奔向通风孔下面的人,将人翻转,便颓然放手。

人已经死了,双眼瞪得大大地,呼吸已经停止,但尸体尚温。所佩的沉重蜈蚣钩并末出鞘,显然死前不曾与人发生冲突。

不用检查,也知道这人的脖子,被强大的扭力扭断了颈骨,因为翻动时头部的转动有异。

身后,突然传来清晰的语音:“人失了踪,对不对?”

中年文士骇然转身,拉开马步完成进击的准备。

是穿了青直裰,英伟不群的庄怡平。

“你是谁?”中年文士沉声问。

“我正要问你是谁呢。”怡平沉下脸说。

“小辈,亮名号。”

“没有必要。我问你,这里囚禁了什么人?”

“你小辈不配问。小辈,你是人魔鬼母的人?”

“不要问我的来历。只要你的回答。”

“小辈该死!”

中年文士火爆地骂,滑进抢制机先进击,大概右肘的麻木已经消失,用右掌发招,早已功聚掌心,毫无顾忌地发出一记现龙掌强攻。

怡平左移半步,左掌斜指,说:“大五行掌可伤人于八尺外,厉害!”

双方相距仅二丈左右,中间隔了一张上置食物盘的方桌,掌登手伸,便拉近了三尺距离,这一掌定可稳操胜算,大五行掌的威力几乎已可涵盖全室。

怡平的掌拍出,蓦地罡风呼啸,潜劲向侧方一涌,方桌突然桌面碎裂,向下崩塌,食盘发出巨响,飞砸在石壁上,砸得稀烂。

“再接两掌!”中年文士怪叫,连发两掌,右登左拍,劲道一直一斜,从两方行致命的攻击。

怡平不再退让,蓦地身形下挫,双掌一分,仍然用化劲引力术,将及体的大五行掌力拔偏从中宫乘机切入,有如电光一闪,近身了。中年文士不但没料到他能化去大五行掌力,更没料到他大胆得乘机切人贴身攻击。内家登峰造极的高手以绝学相搏,即使修为相同,功力不相伯仲,贴身击实如果击中要害,必定性命交关,很可能两败俱伤。就算击不中要害,也不好受。

中年人已来不及闪避,太快了,只好放手一拼,第三掌劈,第四掌……

怡平奋勇抢攻,双掌挥舞如风,硬对两掌立还颜色,反击之快无与伦比,在可裂石开碑的掌力中突入,展开绝学行石破天惊的重击。

“卟卟卟……”掌及体着肉的声响急如骤雨,罡风劲气迸发出丈外。灯火摇摇。

蓦地人影乍分,中年文士斜窜出壁角,脸色泛灰,眼中有骇绝的神情。

“崩云八式!”

中年文士惊声叫:“你……你是……是灵……灵怪……”

灵怪名列江湖六怪之首,游戏风尘精灵古怪,有千百化身,谁惹上了灵怪,保证没有好日子过。灵怪的崩云八式,是近身搏斗最具威力的绝技,虽然名为八式。其实变化万千,掌和拳、指、爪、肘、膝…··二都可以作为进攻的工具,随机应变,攻势极为雄浑狂野,真有裂石崩云的摄人声势。

用崩云八式,常可将功力更强的对手击败。如果再加上内功精纯不怕对方打击,更是威力倍增。因此灵怪在行道江湖期间,除了手中作为玩物的竹筋小鞭之外,从来不带兵刃,想把灵怪送入地狱的人很多,从来就没有人成功过,灵怪的真才实学,似乎还没有人弄得法楚。

怡平也不带兵刃,尽管他的剑术,曾经博得神箫客的赞誉,称之为幻剑,以便和武林四剑圣别苗头。

中年文士是识货的行家,挨了几下,便看出是灵怪的崩云八式。灵怪在岳州神出鬼设,九绝神君几个家伙,被整得叫苦连天,几乎胆都被吓破了。而九绝神君幽虚炼气士几个宇内超尘拔俗高手,武功其实与摘星换斗、八表潜龙一群走狗首脑,即使不高也不至于低。

走狗们正在搜寻灵怪的下落,准备明枪暗箭齐施,能诱用当然好,不能用就除之以永绝后患。

怡平已有制胜的绝对把握,暗救人魔鬼母的人就是他,用飞石抛击,便将中年文士的剑打落,所以他敢用崩云八式贴身攻击,不在乎对方可怕的绝学大五行掌。

“你很不错。”

他冷冷一笑,徐徐逼进:“倒是识货的行家。你要是不好好招出你们为非作歹的狗屁事,我要把你身上三百多根骨头,一根根打松打散。”

“在下不怕你……”中年文士厉叫。

叫声未落,怡平已一闪即至,展开了第二轮的狂野攻势,毫不留情用重手狠狠打击。

中年文士仅支持了片刻,又挨了几下重的,也击中怡平几记重手。

“呃……呃……”片刻之后,中年文士只有挨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洞 庭 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