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二十五章 宴无好宴

作者:云中岳

女飞卫也无法忍耐,冷冷地说:“少堡主真是鸿福齐天,迄今仍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大驾光临寒舍,灾祸接踵而至,而少堡主毫无损伤。少堡主光临五湖钓叟的家,五湖钓叟便上了贼船。你带着我那孩子小云飞,他就落在走狗们的手中了。公孙少堡主,我那孩子呢?”

公孙云长淡淡一笑,居然胜不改色:“韦伯母,行侠江湖,生命犹如风前之烛,任何人也无法保证一帆风顺。行侠本来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涯,任何人也不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更无法保证别人的生命安全。

刀出鞘剑出匣,生死存亡各自认命,受不了的人就不要出来奢言行侠仗义。今郎不是我公孙云长邀请他出门闯道的,他落在走狗们手中,我只能说我抱歉,我和高姑娘都尽了力,现在仍然在尽力设法救他。”

理直气壮,无懈可击。

女飞卫心理上已早有准备,因此并不怎么感到意外和激动,深深吸入一口气,压下心中怒火:“我要知道出事的经过和详情,因为所得的消息语焉不详。”

“这件事可否以后再让公孙贤侄解说?”

万家生佛苦笑道:“会期在即,咱们必须有所准备。据在下所知,拔山举鼎发出了不少请帖,委实令人莫测高深。安老的态度,可能是明日正邪双方注目的关键,道魔消长的砝码移向任何一方,皆可造成严重的不平衡情势。如不事先大家集思广益策划应付大计,恐将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

“你们好好商量。”

女飞卫离座:“老身去见见庄小哥。云翼,你也来。诸位,失陪了。”

“姓庄的根本就是拔山翠鼎的好细,他还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公孙云长说:“吴老伯来时,威灵仙的情妇销魂菊还在他房中呢。”

“公孙兄,销魂菊既然在他房中,那他还能算是姦细吗?”

韦云翼沉静地说:“该说是敌我分明,对不对?世间竟有这种愚笨的姦细,拔山举鼎大概是白痴,才会这样用人。家父在岳州还有一些朋友,消息的来源相当可靠,据说公孙兄曾经与武林凶魔快活刀,夜袭枫桥杨家,虎头蛇尾不战而走,此事当真?”

公孙云长脸色一变,呆了一呆。

“公孙兄居然能请得到快活刀联手,果然神通广大。”

韦云翼继续说:“但不知吴大叔是不是也和快活刀联手?愿闻其详。”

“韦兄,在下已向吴老伯解释过。”

公孙云长为自己辩护:“在下与高姑娘,不幸落在快活刀一群怪人手中,被他们协迫前往枫桥杨家袭击,决不是与他们联手。高姑娘可以作证,她也是受害人。”

“要是那些人再出面相助,公孙兄如何应付?”

“各行其是,吴老伯自有主张。”

女飞卫冷笑一声,举步便走。

“吴叔。”

韦云翼大声向万家生佛说:“这个人靠不住,他的行径举动的确大反常了。正邪之争,侠义道所争的该是正名,邪道败类主要在争利。如果把宇内凶魔快活刀请来联手,侠义道英雄还有什么好争的?如何正名?名不正言不顺,我们来做什么?”

说完,冷笑一声随乃母出厅而去。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在公孙云长身上。

久久,一位中年人沉声说:“公孙少堡主,令尊明天会前仍不能赶来,少堡主是代表令尊赴会呢?抑或是随仕明兄联袂前往?”

“当然代表家父与会。”公孙云长肯定地说,心中恨极,把韦云翼恨得要死。

“那就好,咱们就放心了。”

中年人满意地说,等于明白表示,不要公孙云长加入万家生佛这群侠义英雄的行列,不重视乾坤一剑的领导地位。

怡平在房中独酌,一壶酒几味干果,一面吃一面思量眼前情势波诡云雨的变化。

房门响起叩击声,他以为是店伙。

“进来。”他信口说。

门开处:他大感惊讶,赶忙离座迎出。

“抱歉,小可以为是店伙,恕罪恕罪。”

他让在一旁:“卫伯母韦二哥,请进。”

是女飞卫,脸色不太好看。

韦云翼倒是脸上接着真诚的笑意。

“怡平弟,是不是见外了?小可二字,大刺耳了吧?”

韦云翼随乃母入室,拍拍怡平的肩膀:“别生气,咱们好好谈谈。”

女飞卫在家乡并末见过十年后返乡的怡平,平时就不太理会庄家的人,一直就保持冷傲的态度对待庄家的子侄,这时的态度也不例外。

一进房,她便看到桌旁搁着的大红请帖。

“怡平,你也接到请帖?”

她在桌旁坐下:“你打算去吗?”

“正在考虑。”

他在韦云翼的下首落坐:“毕竟这是十分光彩的事。一个初出道的浪人,有幸获得四霸天风云人物的邀请,是很难抗拒这种诱惑的。”

“怡平弟,不要用江湖的四海口吻敷衍我。”

韦云翼正色说:“咱们是邻居,从小一块儿长大,希望你能坦诚地答复我的问题。”

“韦二哥,你问,能答的,我一定坦诚答复;不能答的,我会解释。”

“那天临危援手,救了我全家的怪人,是你?”

“是的。”他不假思索地说。

“我猜得不错,你那一声韦二哥,我就知道是你,是你跟踪鬼丐那些人回乡的?”

“不,在此之前,我与走狗们没有任何瓜葛,只是因为公孙云长光临尊府之后,我才暗中留意发现警兆的。浪迹江湖十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从不多管闲事,绝不以行侠自命。鄢狗官派走狗们搜刮天下,利用流氓攀诬富豪大户仕绅,从中刮骨吸髓,因此而破家的,不下千户之多。

我一个浪人,他即使把我放入榨坊,也榨不出多少油水,些少油水他们还不屑一顾呢!因此我活得很好,我也不想管他们的闲事。

这次要不是为了今妹令弟,我才懒得强出头与他们作对,惹上了他们,对我有百害而无一利,何苦来哉?”

“纯纯目下在何处?”

女飞卫的口气柔和多了,大概是因为知道怡平是那天晚上救了她全家的人,感恩之心所使然吧。

当然,她对怡平的好感,也在每见一次,增加一分。

“在神箫客梁老前辈身边。”

“怡平,带我去见她。”

“伯母,很抱歉,伯母这时不能见她。

“为什么?”

“在小飞云出现之前——平安出现之前,伯母如果见她,她只有一条路好走。”

“你是说……”

“她会死。”

“什么?”

“小云飞逼她出来找公孙云长。她在伯母的心目中,受宠爱的程度,比小弟相差十万八千里,她在小云飞面前,毫无姐姐的尊严。

她随小云飞偷跑出来,找公孙云长提携他们行侠江湖,无论如何她是姐姐,出了任何意外,都需要她负全责。伯母,还要见她吗?”

“问题总得解决呀,是不是?”

“还不是时候,对不对?”

“这……云飞被掳走之后,一直就没有消息?”

“有……”怡平将昨晚袭击曾八爷家的经过说了。

接着又道:“人魔鬼母也在为令郎尽力,盛情可感。至于到底是被何人所救走或掳走,就无从得悉了,反正明日之会,拔山举鼎必定有所交代。

小侄的要求是:昨晚的事情不要泄露口风,小侄冒充灵怪的事切不可张扬。再就是明日之会,除非能亲见令郎现身,不然就不答应任何条件。”

“那是当然。”

“小侄将尽力为营求令郎而奔走”。

“谢谢你,怡平。”

女飞卫欣然地道谢:“贤侄,你认为明日之会,拔山举鼎到底有何阴谋?”

“这个……”

“贤侄,我在诚心请教。”

“拔山举鼎的阴谋至为明显,但内情很复杂。小侄从多方面推测,明日之会,拔山举鼎恐怕……恐怕是他最难过的一天。”

他淡淡一笑:“他的目的不但不能达到,甚至会声威一落千丈。”

“真的?贤侄,别卖关子。”

“天机不可泄漏。”他神秘地一笑。

“不能告诉我?”

“不能。总之,诸位可以大胆赴会。”

“这个……”

“一定有惊无险。”他的语气极为肯定。

“贤侄判断得如此正确肯定?”

“也许。”

女飞卫注视着他,看到他充满自信的神情,看到他充满智慧的大眼中,闪耀的飞扬神采。

“贤侄,是你控制的?”女飞卫有点醒悟。

“不是,但是我造成的。”他用不容对方误解的肯定语音说。

“结果……”

“拔山举鼎注定了要失败。小侄只耽心云飞小弟,别的事概不理会。”

“不管结果如何。”女飞卫郑重地说:“我都会谢谢你。贤侄,公孙云长为人如何?”

“小侄起初估错了他。”

他审慎地说:“他为了正义而奔走呼号,毕竟年轻气盛,纵使有错误,也是值得原谅的。”

“你估错的是——”

“他的真才实学。”

“你的意思……”

“小侄亲见他在岳州表现得像是丧家之犬,被走狗们赶得上天无路,他连一个剑无情也克制不了,在天都羽士手下像是失魂。但小侄说他比他老爹乾坤一剑强一倍,伯母可肯相信吗?”

“这……”女飞卫真不肯相信。

“不可能,是吗?”

他笑笑说:“伯母,纯纯一剑伤了大名鼎鼎的双绝秀士周凯,双绝秀士是周夫子的儿子,伯母也不相信吗?”

“我的天!”

女飞卫拍拍自己的前额,“贤侄,听你这么一说,我可就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了。纯纯一剑伤了双绝秀士?这……那是不可能的……”

“一点都不错,一剑,只有一剑。”

他说:“要是伯母亲眼看到双绝秀士那又羞又愤、急急逃走的表情,就不会不信了;乾坤一剑不见得能胜得了快活刀,而公孙云长在五十招内可以杀死快活刀;真正的快活刀。”

‘贤侄有何根据?”

“他们交过手。”

“咦!这……公孙云长说他是被迫……”

“这也是实情。快活刀人多势众,每个人都出类拔萃。至于内情如何,小侄就不得而知了。伯母,韦二哥,今天我们谈话的内容,请不要透露,好吗?”

“我答应你。”

女飞卫说:“请转告纯纯,我原谅她。我错了,小云飞是我宠坏他的。”

当女飞卫母子俩离开怡平的客房时,他们像是换了一个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

次日一早,府城至枫桥镇的大道上,武林人物络绎于途。

直至已牌将逝,抗邪的主将乾坤一剑仍不见踪影。

最感困惑的是高嫣兰。

她清楚地记得,当她在最困难最危险的逃亡期间,公孙云长曾经告诉她,接应的人不久便可赶来。可是,来的只是万家生佛一群侠义英雄,还有南衡居士率领的湘南群豪,而没有一个是公孙云长的人。

她必须随公孙云长单刀赴会;因为南衡居士拒绝公孙云长同行。

她想提出疑问,却又不好启齿。

怡平失了踪,他没去参加盛会。

近午时分,枫桥杨家大开庄门。

来的人真不少,除了万家生佛与南衡居士两群人之外,还有湖寇洞庭王派来的十二余名代表;本地知名的江湖名人;官府的捕房班头。

大厅广阔,加上两厢和两廊,筵开二十桌,热闹自在意中。

分座也经过安排,壁垒分明。

最引人注目的是大厅上首两桌十六个人。

这十六个人几乎是相同的打扮:黑劲装、黑色英雄巾,大热天,外面裹着一件长及脚底的黑绸披风。年纪最大的已是古稀开外,最年轻的也有半百出头。

主人一席有八个人,高大魁伟,像貌威猛的大总管拔山举鼎皇甫俊,这位江湖四霸天人才出众,果然气概非凡。

除外是周、郑两夫子,外总管摘星换斗罗天中,内总管八表潜龙张均,九幽客吕杰,火星君杜毅,魔手无常郝剑英。

另一桌全是老道,最受注目的两个是威灵仙玄同、天都羽士大法师。

威灵仙是两僧一道三护法的一道,已修至地行仙境界的可怕邪魔,身材瘦削,三角眼留三绺须,真有点仙风道骨的神仙气概。

尽管有些人过去是生死对头,今日同堂把盏言欢不伤大雅?武林人就有这种把盏言欢,随即拔剑生死相决的气度与襟怀。

酒已过了三巡,主人鼓掌三下。

会厅一静,所有的目光全向堂下集中。

堂下设了一张铺了红毡的长案,八名青衣人抬出一只镂花大铜箱,有三把大将军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宴无好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