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二十六章 神秘怪人

作者:云中岳

怡平是抄小径走的,走向府城。

同行的有神箫客、纯纯小姑娘。

“他们是幸福的一对。”纯纯喃喃地说,清澈的凤目中有泪光。

“是的,至少,他们把幸福拾回来了。”

怡平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江南妖姬是个勇敢而有决心的痴情女人,她该得到她的所爱。”

“小怪,你的命真大。”

神箫客直摇头:“你居然敢接受老魔的挑战,真是活腻了,可把我老不死吓出一身冷汗。

那老魔练的是寒魄功、僵尸功,都是极上乘的邪门秘学,除非你有龙泉含光等等千古神兵,不然休想损伤他一根毫毛,他一脑袋撞在你身上,保证可以把你撞成肉泥,你怎敢大胆地接受挑战?荒唐!”

“攻心为上,老前辈。”

怡平笑笑:“我见过他一只鹰的轻功,十只鹰皆以轻功盖世自豪,我就用轻功来震慑他们。摔飞他一只鹰,表示我有充足的本钱。飞钱射落他两只鹰,表示我的内力御钱可破内家气功。

先捧他,羡慕他能活到八十高寿,此生不易。这一来,他就改变了念头,希望再多活八十岁,何苦和一个可能短命的小伙子争一时之气而冒生命之险?

所以,我断定他只是虚张声势,不愿真的我和拼命,这一来他不但感到光采,也乐得送一份人情。”

“小怪,毕竟太冒险,你比你那老怪更坏,更大胆,更工于心计。可怕。”

“庄哥哥。”

纯纯亲眼地挽住他的手膀:“我看到你在飞,你才配称鹰。庄哥哥,我想起来好好笑。”

“有什么好笑的?纯纯。”

“记得在客店遇上沙姐姐时,我说我要保护你,不许公孙云长或者任何人伤害你,沙姐姐的表情好古怪。直至你到曾八爷家救了我我才知道……天啊!我居然厚着脸皮说要保护你,好羞人。”

“小丫头,上小怪的当的人,不止你一个,没有什么好羞的。”

神箫客说:“上了当哭笑不得的人还真不少。小怪,还有什么打算?”

“软的行不通,来硬的。”怡平沉下脸说。

“你是说……”。

“我找拔山举鼎要人,他要是不给,哼!”

“早该如此,小怪。”“我要找一把剑。”

“哦!小怪发狠了。”

神箫客鼓掌:“幻剑早该亮相了,武林四剑圣何足道哉?知道吗?威灵仙那把剑真不错,叫霜华,吹毛可断,削铁如泥。可惜,妖道妖术通玄,玄功益世,想夺他的剑,难难难!

两僧一道三护法,妖道的武功也是第一的,妖术更是高明。本来,拔山举鼎打算如果五岳神犀不来,扑灭群雄的责任由妖道负起的。现在五岳神犀一怒踢桌而走,妖道就必须撑大旗了。”

“我会设法把霜华剑弄到手的。”

怡平咬牙说:“他的情妇销魂菊先计算我,我有充分的理由找他算帐。”

“好啊!何时动手?”

“说动就动。”

怡平拍拍挂在臂弯的晶莹小手:“纯纯,你跟着梁老爷子……”

“不!”

纯纯一口拒绝:“我要跟着你。”

“纯纯,听话,你现在还不能露面,你……”

“我扮男装,扮你的随从。不要丢下我,庄哥哥,我好害怕。”纯纯楚楚可怜地恳求。

“小怪,你行行好,做做好事,不要把千斤担子往我肩上搁。”

神箫客愁眉苦脸叫苦:“沙姑娘不在,我老头子怎能照顾一个多灾多难的小丫头?你这不是存心给我老不死过不去吗?”

“这……”

“你能照顾得了,因为你是个胆小鬼。”

神箫客怪腔怪调地说:“你少打硬仗,胆小不逞强,凡事保留一手的人是靠得住的;拍胸腔保证嗓门特大的人,才最不可靠。”

“庄哥哥……”纯纯扭着小腰肢撒娇。

“好吧!先换装。”

他无可奈何地说:“我的策略是我在明,梁老爷子在暗。手段是诱强抉弱;声东击西;一击即走;逐一蚕食。”

“妙极了!”

神箫客鼓掌称善:“打了就跑,死缠不休。小怪,你比万家生佛那些英雄们强多了。走啊!咱们给拔山举鼎几分颜色涂涂脸。”

“不要小看了他们,老爷子。”

怡平说:“万家生佛与乾坤一剑高手如云,但迄今仍是胜少败多,被拔山举鼎称之为跳梁,所以咱们决不能掉以轻心。”

“那我们快走啊!”纯纯无法掩饰她心中的愉快,雀跃地欢呼。

还有什么事比跟在爱侣身边更愉快的?

她想起江南妖姬告诉她的话!有时候,你必须采取主动。

她不笨,当然知道什么叫主动。

江南妖姬是真诚的喜欢她,把她看成自己的亲人。有许多有关女人的琐事,她母亲女飞卫也讳莫如深,不能出口教导她。江南妖姬却不同,热心地以正确的方法,指导她怎样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几天的相处,她所得的知识,比她十六年来所得的总和还要多,还要丰富。

这是说,她正向成熟的黄金年代迈进,女性与生俱来的勉力,正从她身上蓬勃茁长。

他们仍隐身在那家农舍里。不久,农舍在望,纯纯要换男装,所以必须先回农舍。

距农舍还有二三十步,怡平突然止步。

“老爷子,等一等。”他向走在前面的神箫客低叫。

神箫客对他,可说是了解得相当透彻,把他看成忘年之交,看成了不起的武林奇范。听他的叫声中有警告性的意昧,立即闪在一旁油然兴起戒心。

孤零零的二进农舍,看不出任何异状,柴门是锁上的,是一把斗形四两锁。四周沉寂,平静安详。

“有什么不对吗?”老江湖成了精的神箫客,仍未看出警兆。

“那把锁。”

他低声说:“曾经移动过了。”

“是你锁的,你看出来了?”

“锁栓应在中心偏右二分,现在已移到中心了。”

“这么远,你能看出三分的差异?”

“不难,偏右三分,锁应该左沉些少,现在是平衡的,老远便可看出。”

“也许是有野犬碰擦过柴门……”

“只有猪才会利用物体擦痒,狗不会。”

“你是说……”

“有人进去过了。”

“可能的……”

“啊!”

怡平沉叱,推开纯纯,旋身,抖手,一串制钱呼啸而出,破空乱飞有如暴雨。

小径两侧的矮树丛中,鬼魅似的掠出两个人影从惊人的奇速飞扑而上,被飞钱阻住。

草绿色宽博袍,同色尖头罩仅露双目,外形相当可怖。两人一高一矮,佩了剑,露出的双目神光湛湛,年龄不会太大。

飞钱虽多,虽则呼啸有声,但末注内力,用意仅是阻止对方从身后扑上而已。

两怪人一双手伸出袖口,快速地上下拂挥,近身的制钱一一失踪,收钱的手法轻灵美妙不带丝毫火气。

“耳力与反应力很不错。”

高怪人冷冷地说:“警觉性更佳,不错,屋子里已经彻底搜过了,包括后面的地窖。”

“为什么?”怡平沉着地问。

“你心里明白。”

“在下一头雾水。两位……晤!四位是拔山举鼎的人吗?搜什么?”

又出来两个怪人,身材与第一个矮怪人相同。

“搜什么?哼!你让开,老夫要和神箫客先打交道。”高怪人的语气敌意极浓。

“哈哈哈!有人找我神箫客,老夫深感荣幸。”

神箫客缓步上前,笑容可掬地说:“小兄弟,你就让开吧,这些日子来,你孤魂野鬼算是出尽风头,声誉鹊起,成了天下闻名的风云人物,也该让我老不死露露脸才算公平呀!哈哈……”

“神箫客,你不要笑掉了牙,不要笑得中风……”

“哈哈……老兄,你看我瘦得只剩下四两肉,那配中风?只有脑满肠肥的人才容易中风。老兄,找我神箫客有何贵干呀?不会是买了三斤酒摆鸿门宴请我吧?”

“你与五岳神犀同是江湖上少数硕果仅存,位高辈尊的武林元老。”

“玉老成宝,人老成蒿;元老不值得骄傲。”

神箫客仍是一脸玩世不恭神情:“乌龟活上一千年,仍然是一只乌龟,老又有什么用?”

“你的神箫三十六短打,武林中罕逢敌手。”

“夸奖夸奖,反正不错就是了。”

“人老成精,一甲子以来盛名不衰。”

“这也是实情。”神箫客脸都不红。

“以你的声望,你不会骗人撒谎。”

“哈哈,这就难说!就说你吧,譬方说你杀了一个人,刚好有位巡捕老爷经过,问这人是不是你杀的,你怎么说?”

“这……

“承认了,你得坐牢,你得上法场偿命,即使逃走成功,你也得在官府落案。从此,你是个逃犯,你的儿子也是逃犯,你的孙子也是逃犯,八辈子都是逃犯,杀人犯。你,撒不撒谎?”

“你呢?”

“我一定撒谎。我一定说:刚才有个打门棍背娘舅的小毛贼,在这里谋财害命,快追,还来得及。”

神箫客口沫横飞,手舞足蹈:“甚至说:我帮你追!那家伙又高又大,横肉满脸,巡捕老爷,你一个人捉他不住,他会把你当娘舅背。”“

“我问你,周、郑两夫子的十二件珍宝,可是你用偷天换日手法调走的?”高怪人问上正题,知道斗口绝对斗不过人精。

“你又来了,老兄。”

神箫客怪腔怪调地说:“就算是我吧,我怎敢承认?拔山举鼎那群数百高手,不把我撕成碎片才是怪事。

更恐怖的是,他会要狗官出面,行文天下捉拿神箫客梁彬,赏金万两,死活不论。老天爷!我还会有好日子过?那些珍宝都是狗官的,你可知道?”

“买陶俑的人是个穷老头,只有你,才能有进入腹地调包的能耐。宝箱有两个,一实一虚,分放在两夫子的房中,外人只知道一丝风声,知道在郑夫子的看管下,其实却在周夫子的控制中。

内三重警戒,狐鼠也难以接近。外三重警戒,任何陌生人也难以遁形。加上庄院外的严密警戒网,有如铜墙铁壁。只有你,你会缩骨功隐形术……”

“老大爷!你把我看成会七十二变的妖怪吗?你可抬举我神箫客了,不敢当不敢当。”

“你不要嘻嘻哈哈,我敢找你,就不会怕你。把珍宝给我,好来好去,免伤和气,不然就……哼!”

“你说得真轻松。”

神箫客拍拍自己的脑袋说:“神箫客,你好可怜,活了快八十岁,却被人看成白痴,岂不哀哉?”

“老夫跟踪这批珍宝,从武昌跟到岳州,平白被人在掌缝中偷走,岂能甘心……”

“这次,可怜的却是你了,老兄。”

高怪人哼了一声,长剑出鞘。

“神箫客,你给不给?”高怪人厉声问,剑向前一引,龙吟隐隐。

“你在异想天开!”

神箫客摇头苦笑,拔出囊中的箫:“看来,我神箫客今天要不好过了。”

剑箫遥指,两人的眼神先行接触缠斗。

高手相搏,走位制造进手机会很少发生,最普通的现象是虚攻诱对方暴露空门,抓住机会便行雷霆一击。

双方同时举刃逼进,气氛渐紧。

三位稍矮的怪人左右一分,全神贯注留意变化。

怡平移至路旁,神色逐渐凝重。

剑鸣渐紧,剑光发出了。

箫也发出共鸣,是被剑光引发的。

终于,紧张的气氛达到顶点,突然爆发了。

剑闪电似的吐出,风生八步,人剑俱进,电虹排空飞射,剑光彻骨裂肌,势如排山倒海。

箫突然折回,八音齐鸣,从电射而来的剑虹侧方不足三寸折向射出,接触了,发出刺耳的气流迸爆声。

剑虹擦神箫客的右胸外侧而过,箫也间不容发地掠过怪人的右胁外侧。

双方易位,接着风雷乍起,双方皆回身抢攻,闪动的身影加快,各展所学以快打快,剑吟与箫鸣越来越急,罡风劲气越来越猛烈。片刻间三照面两盘旋,双方各抢攻了十招以上,最后在一声剑箫接触的清鸣中,人影陡然分向路侧飘退。

“太清神罡!”

神箫客用千斤坠稳下身形,脸色一变,说:“难怪你如此声势汹汹,打!”

第二轮激烈抢攻,半斤八两。

第二轮攻势更猛烈,更狂野。

双方的内功皆炉火纯青,真力源源不竭,因此激斗一次比一次猛烈。双方皆以攻还攻,很少主动采取纯粹防御封架的招术,各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寻瑕蹈隙抢攻,好一场势均力敌的龙争虎斗。

观战的人更紧张。怡平的注意力,集中在两人神奥的抢攻招术中,眉心逐渐内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神秘怪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