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三十章 死里逃生

作者:云中岳

岳州府城北郊,自城厢至七里山之间,村落都隐藏在树林修竹中,到处都是桑园麻园风水林,小径中甚少有人来往,视野有限。

只有东西大道,方有旅客来来往往。

两个绿衣女郎沿小径向南飞奔,速度惊世骇俗。有一位女郎背着一个大男人,体重超过女郎一倍,像是死了。

后面跟的女郎佩了剑,不时扭头察看身后的动静。

她的注意力放在来路上,却忽略了两侧还有其他的小径,视野有限视界不良,想注意四周事实很难办到。

背着一个体重超过自己近倍的人奔跑,的确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支持不了多久。

“这小俊生重得像头大牯牛。”背人的绿衣姑娘脚下渐慢,娇喘吁吁,粉脸见汗,开始发牢騒:“天下间只有男人背女人,哪有女人背男人的?真是见了鬼啦!”

“那就歇息片刻吧!”跟在后面的佩剑女郎说:“蔡小妹,我是不会背的,别想打主意要我换手。”

“得走远些。”背人的蔡小妹脚下未停:“小心撑得万年船;我怕那位大英雄心眼小,赶上来厚着脸皮索人,除去心腹大患他才会安心。”

“他敢?放心啦!”佩剑女郎格格娇笑:“他已经吃了天鹅肉,还有什么心腹大患?”

背人的女郎是绿魅蔡凤,后面跟的是销魂菊。背上的人,是倒了楣,为情颠倒的孤魂野鬼庄怡平,人事不省像个死人多口气。

一个为情颠倒的人,永远是后知后觉的倒楣鬼,有时甚至是不知不觉的可怜虫。

公孙云长极耗真力,用不可轻易使用的剑气对付他,他毫不在乎。可是,他却糊糊涂涂倒下了。

绿魅蔡凤终于感到乏力,在一丛修竹前将治平放下,坐在一旁用腰巾拭汗。

“等天都羽土双绝秀士赶来,将人交给他们,你我责任方了。”销魂菊傍在另一边说。

“我还是耽心那位公子追来灭口。”绿魅蔡凤苦笑:“男人争风是不顾后果的,任何可怕的事都可以做出来。

“他做不出来,他不敢。”销魂菊语气中充满自信:“我销魂菊不反脸则已,反起脸来六亲不认。没有这小伙子,你我交不了差,你吃得消?”

“你也许对付得了他,我……”

“我当然对付得了他,所以他不敢。他的剑术固然了得,但在我手下他占不了便宜,放心啦!好好歇息,等天都羽士那些人赶来你就轻松了。”

“菊大姐,老道恐怕找不到此地呢。”

“这……很可能。”销魂菊往来处眺望:“千手灵宫一死,魔手无常与追魂一剑胆都快吓破了,很可能没命地飞逃,不知道逃到何处去了,以致无法通知老道赶来。”

“菊大姐,”绿魁蔡凤转变话题,伸手轻抚怡平的脸颊,媚目涌现异彩:“依你看,他会不会向大总管屈服?”

“应该会。”销魂菊语气肯定:“条件优厚,而且不屈服死路一条,除非他是白痴才会拒绝,而他不是白痴。老实说,替鄢大人办事……不,该说是替天下四大权臣办事,这是武林人最佳的出路。在公,这是正大光明替官府办事,不折不扣的吃公门饭,如假包换的白道中人。在私,读书人千里为官只为财,练武人博人赏识也为财。咱们这些人中,两年来,谁的家当少于两三万银子?比那些兢兢业业辛辛苦苦赚卖命钱的人,劳碌八辈子所赚的钱还要多。去年在杭州,我和神掌翻天万和,查获泰和栈私相买受的一千小引盐引,攀上了绍兴四大行号,公公道道赚了他们三万两银子和八色礼物。如果心黑一点,赚五万他们还不是一样照给?光是五家行号本身,也付得起这么多,用不着多攀几家。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公门人,所以万家生佛那些自命侠义的蠢才,奔走呼号大声疾呼,说我们做姦臣的走狗,要为天下人主持正义,叫得声嘶力竭,枉送了不少性命,结果如何?名不正言不顺,有几个人肯听他们的?这小伙子初出江湖闯道,绝对经不起大总管三哄两吓,加上四夫子们鼓如簧之舌说明利害,再加上生死大事由不了自己,他能拒绝吗?”

“我也是这么想,所以……”绿魅蔡凤脸一红:“所以我想先劝劝他……”

“你少动歪念头,蔡小妹。”销魂菊格格娇笑:“他把你师父彭泽妖婆打得凄凄惨惨,你师父恨他恨得要死,容许你转他的念头?嘻嘻……这件事该由我来办。”

“你?你算了吧!”绿魅蔡凤也笑得暖昧:“他不是也把你整得凄凄惨惨吗?好像他曾经剥光了你,没错吧?你不是也恨他恨得……”

“嘻嘻!你不懂。恨,也是爱的一种呀!”

“还有,有多少人吃醋?他们肯吗?至少,玄同护法恐怕第一个不愿意。”

“正相反,老道从不过问我的事,他的鼎炉多得很;他对女的胃口是多方面的,而且看得开,其他的人,哼!哪一个配?”

“唷!好像你要定他了?”

“不要跟我争,蔡小妹。”销魂菊开始解百宝囊:“当然,我很大方的,反正你我在这方面看法相同,男男女女就是这么回事,大家分享反而没有利害冲突。”

“菊大姐,这可是一言为定啦!”

“那是当然。”

一颗丹丸塞人怡平口中,销魂菊毫不扭捏地嘴对嘴吹口气,将丹丸送入。

“蔡小妹,我认为这小伙子比公孙云长有出息。”销魂菊一面等待一面欣然说:“只要把他打扮起来,人是衣装、佛是金装,不论是人才或是体格风标,他至少比公孙云长强一倍。”

“也许不止一倍。”绿魅蔡凤眼中涌现异彩:“可是,菊大姐,我却喜欢他现在的模样,不装模作样,洒脱自如,有另一种吸引人的风华流露,比公孙云长那伪君子真小人德性,何止好十倍?”

“唔!说得也是。”销魂菊点头表示同意:“这件事以后再说,人是会变的,如果作长远打算,我不希望他变得像个绣花枕头。唔?葯力行开了。”

怡平睁开双目,目光在两女的脸上游移。

“记得我吗?”销魂菊昵声笑问。

“对一个自己亲手剥光,大饱眼福的漂亮女人,怎会忘记?”他笑笑,已发觉自己无法动弹:“我终于落在你手上了,活剥了我出气吗?”

“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好不好?告诉我,那天在客店,你心中所想到的和眼睛所看到的,是不是高嫣兰?”销魂菊笑得更媚更甜了。

“我承认,是的。”

“你是个可爱的诚实的男子汉,我猜得不错。”

“利用高嫣兰将我引出来,是你销魂菊的主意?”

“不是,另有其人,可惜在你表明态度之前,我不能告诉你,日后你就会明白的。”

“周夫子?”

“不是。你明白你的处境吗?”

“这比青天白日更明白,是吗?”

“拔山举鼎和两位夫子……不,三位夫子,对你非常非常的赏识。”

“在下深感荣幸。哦!你制了我的督脉……唔!还有异物在体内。销魂菊,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啦!我在听。”

求生,是人的天性;希望活得像个人样,也是人的天性。面对生死抉择,大概选择死的人微乎其微。

“你怕死吗?”销魂菊提出主题。

“老天爷!这还用问吗?”怡平怪腔怪调说:“多笨的问题!连一只蝼蚁也怕死。”

“你想荣华富贵吗?”

“销魂菊,我给你打睹一文钱,你一定说我不想,你准输。”

“唔!我看有点不对头。”销魂菊眼神一变,变得锋利如刀:“据周夫子说,他曾经用酷刑逼你,你表现得出乎意料的坚强固执。哼!现在你油嘴滑舌,态度暖昧,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已经是俎上的肉,还有什么主意好打?人总是会变的,彼一时此一时,这期间,有不少人去见了阎王,有些人刚出生。当然,周夫子是个男人,他引诱人的手段有他的一套理论,我不吃他那一套,也是很正常的事。你是个标致的女人,你的一套当然与他不一样,不一样就有不一样结果,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是想乘机用美男计。”

“你算了吧!销魂菊,你看我像个美男吗?”他呼出一口长气苦笑:“我连一个黄毛丫头高嫣兰也追求不上,她把我看成不屑一顾的可怜虫。除非你瞎了眼,不然哪看得上我一个江湖穷浪人?你瞎了眼吗?”

“高嫣兰才瞎了眼,我不会。”

“这可不一定哦!”

“你现在还想高嫣兰?”

“不会了,我算是作了一场恶梦。她腰间那只小如意香囊,到底藏了些什么葯物?手脚突然虚脱,气散功消,连心念都来不及转,便失去活动能力。”

“散魄香。”

“散魄香?没听说过,并不香呀?”

“无色无味,霸道得很。”

“你给她的?”

“咦!你怎么会猜到是我给她的?你好可怜,是公孙云长给她的。”

“这……不会吧?”

“她已经是公孙云长的情妇,你明白情妇的意思吗?那贱丫头表面上骄傲高贵,骨子里又贱又荡,在恋姦情热之下,公孙云长要她拿剑去宰她老爹天马行空,她也会毫不迟疑把剑磨利些。”销魂菊说得又刻薄又恶毒。

“胡说!你胡说!”他冒火大叫:“她不是这种女人,她……”

“她是圣女,可以够资格建贞节牌坊,嗤!”销魂菊嗤之以鼻:“可惜昨晚你不在那间小茅屋里,没有眼福看她和公孙云长演神女会襄王,她比我这种名荡妇还要浪。庄怡平,你怎么这样蠢?”

他心中一动,有点毛骨悚然。

“你看到了?”他不动声色:“抑或是想当然耳?不害臊。”

“嘻嘻!看你一脸聪明相,怎么问得这么蠢?”销魂菊脸上的煞气完全消失了,神情又妖又媚,动人极了。

“像你这种大方大量的女人,的确少有。要不,你就是什么都不在乎,甚至连情人都可以出让的怪女人。”他表面上装得泰然自若,但他知道,内心中正汹涌着万丈波涛,心潮激荡。

他正在找出一直怀疑,一直不愿承认的重要事实真相。销魂菊让他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道夺目的光华。

“这又有什么可怪的?”销魂菊大发谬论:“天下间有一半男人一半女人,情投意合就在一起,不合则离。各人有各人寻找欢乐的自由,一加限制就无情趣可言。我不限制人,也不愿被人限制。不客气地说,一个黄毛丫头,还不配与我竞争,我又何必在乎?”

“如果威灵仙杀了公孙云长,你也不在乎?”他大胆假设,向问题的核心跨进一大步。

“不会的,威灵仙如果要杀他,不过举手之劳。闲话少说,我问你,大总管要聘你任副大总管,你愿意吗?”

他终于明白了七八分,走狗们如果真的要杀公孙云长,不过举手之劳。

“这得看他的态度了,见面之后就可以决定。”他仍不愿放弃探索:“他两人呢?我是指高嫣兰和公孙云长。”

“不知道,以后的事与我们无关。”销魂菊一言带过,钉牢主题:“不是见面后才能决定,而是你现在就得决定。大总管有雄霸之才,脾气不太好,你如果事先没有准备,说错一句话就可能遭殃。”

“只要条件谈得拢,我当然愿意。”

“你有什么条件?”

“当然是名利的条件罗!”

“这倒容易。名,是副大总管,地位在我和蔡小妹之上。利,一万两银子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找好了门路,三年两载,你赚个十万两银子家当轻而易举。”

“呵!这倒是怪动人的。在其位谋其政;又道是得人钱财,与人消灾;大总管当然也有相对的条件,告诉我我好在心理上有所准备,好吗?”

“我曾经听他说过,十二色珍宝,可能已被灵怪窃走了,只有你才有对付灵怪的能耐,他会要求你将灵怪引出来。其次,希望你把南衡的女儿弄到手。”

“什么?你们把南衡的儿子弄到手还不够?女生向外,女儿早晚是人家的人,儿子不比女儿重要?”

“南衡的儿子,不知被什么人弄走了。”销魂菊苦笑:“为了这件事,大总管对两位夫子相当不满。所以,才希望你把南衡的女儿弄到手。这些湖湘骡子相当讨厌,上次公孙云长去唆使南衡出山,南衡就慨然答应了。湘南群雄以南衡为司令人,南衡不出山,咱们可以省掉不少麻烦,少树不少强敌,大总管就可以专心对付暗中支持万家生佛的北岳霸剑常宗源,今后就没有人敢管咱们的事了,你将是咱们的财神爷和保护神。”

“哦!我有那么重要吗?好,我愿意合作。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死里逃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