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三十一章 小 浪 人

作者:云中岳

四个人坐在厅中,你看我我看你。

“我相信庄贤侄的话。”女飞卫终于打破沉默:“可是,公孙云长与高嫣兰,已在前一天离开岳州去找他老爹,半途遇上同船赶来岳州……”

“公孙云长两人根本没离开岳州。”江南妖姬斩钉截铁地说:“我就是从走狗们的口中,听到公孙云长在七里山出没的消息,料定庄兄弟必定前往照顾高嫣兰,这才和乔远急急忙忙赶去暗中策应的。”

“他根本就用不着离开岳州。”神箫客撇撇嘴:“在万家生佛到达之前,走狗们大举出动捉他,他一直就有惊无险,来去自如。万家生佛与湘南群豪到达,他更是安如泰山,连惊都没有,他为何要匆匆溜走?如果他不溜走,万家生佛派人跟他去找他老爹乾坤一剑,岂不弄巧成拙?算了,怡平小子不说,咱们瞎猜有屁用。”

又过了三天。湘南群雄不能在岳州等下去,必须离开岳州南返。

南衡居士夫妇眼巴巴等候快活刀的进一步连络,但他们失望了,加上怡平劝他们离开,以静制动,以免快活刀进一步勒索。最后,夫妇俩拜托怡平留意纯纯的消息,万分无奈地返回衡州去了。

怡平已复元得差不多了,力劝乔远和江南妖姬及早离开,找一处地方安身立命,劫后余生是值得珍惜的,不能再在江湖浪费生命了。

带着怡平和神箫客的祝福,江南妖姬终于依依不舍地偕乔远走了。这位在风尘打滚,声名狼藉的妖姬,一直为了不能促成怡平与纯纯的姻缘而遗憾不已。

神箫客也走了,这位江湖怪杰有自己的道路。

怡平在城陵矶继续住了半月之久,毒入骨髓是很难医治的,虽则有解葯,但并不是独门解葯,因此必须由体内本身功能,藉解葯的帮助,慢慢把余毒全部排出体外,以免留下后患,所以他不能早日离开。

这期间,他一直就没发现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

离开城陵矶,已是七月下旬。

他是乘大客船走的,去向是武昌。

在岳州两次死里逃生,要说他心中毫无芥蒂,那是欺人之谈,他毕竟年轻,修养有限。因此,他的性情显然有了相当程度的改变。

他仍然念念不忘高嫣兰,忘不了他第一次见面,便一见难忘的女人。

不管是爱或是恨,他仍然舍不了丢不开。

到了武昌一打听,这才知道盐政总理大人,已经乘船往南京去了,狗官那用十二名美女抬的云凤大轿当然也一同走了,那是大前天的事。

另一消息,却令他大惑不解。

有两船走狗在船到黄州之前,半途折向上航,去向不明,反正是向上走的。

南京是南都重地,狗官的船直航南京,沿途不可能有人行刺,到达南京更是万分安全,因此走狗们是否陪同东下,无关宏旨。

第三个消息是有关乾坤一剑那群正义英雄的,这些人并未跟到武昌,半途失了踪,不知去向。

合理的解释是:沿途行刺无望,所以不再追随跟踪。

他感到十分失望,不知该跟踪哪一批人才好。

高嫣兰,你在何方?

这天傍晚时分,他在日落城门关闭的前片刻,施施然出了望山门,走向长堤长街。这条街西面是大江,东西是南湖,街依长堤而建,所以也称长街。

城门一关闭,这里就是城外夜市的所在地,各色人等皆以这条街为逛游的中心,三更初依然有人留恋不去。

这里,是江湖蛇鼠的猎食场,犯罪者的逃捕蔽护所,淘金者的乐园,不但各种水客往来不绝,对面鹦鹉洲的三湘放排子弟也乘小舟来来去去。

城里有的各种货色,这里都有;这里有的,城里不一定能找得到。总之,这里什么都有,包括买卖奴婢、女人在内。

他在南湖酒肆进食。

掌灯时分,食客正旺;整条街都旺,夜市刚张。

他穿了一袭青袍,不像一个落魄江湖人。

人本来就生得高大健壮,气慨不凡,赫然有七八分囊中金银多多的大行商派头,唯一的美中不足处,是身边没带有随从。

叫来了酒菜,食厅中人声喧哗,三间门面打通的食厅有三十副座头,竟然全部客满。他如果晚来一步,就找不到座位啦!

当那位中年店伙送上最后一道菜时,他的左手在桌面伸出食中二指,点出一串暗号:二、三、二、一。

店伙将托盘掩住腰腹,连拍了三下,脸上淡淡一笑,极有风度地欠身点头。

一锭银子塞入店伙手中,他附耳嘀咕了片刻,店伙再次欠身,匆匆走了。

不久,右首桌下的条凳被人拉开,这人大马金刀地坐下,一双鹰目在他浑身上下转。

“老兄,咱们认识吗?”那人含笑问,是一位敞开胸襟,流里流气的中年大汉,眼神相当锐利。

“蓝头,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他笑得暖昧,手在桌下悄悄将两锭黄金塞入对方的大手中:“怎样,近来公忙吧?好像江夏的闯祸精,都混到你的地头上来了。”

这里属江夏县管辖,这位蓝头是江夏县的捕快,但不是捕头,抬举对方为头办事要容易些。

蓝头低头瞥了手中的金锭一眼,行家不会走眼把假金子当成真金。不错,十足真金,假不了。

那时,金银的黑市比率是一比六,比官价高出一倍。二十两金子不是小数。这是说,蓝头只要这么一点头,就赚了一百二十两银子。

“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蓝头悄悄将金锭纳入腰囊:“既然吃了这门刀口饭,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那些人。”他头往对方靠,压低声音:“为何反往上走?获得大贩子的线索了?”

大贩子,指大规模的私盐贩子首领。

拔山举鼎一群走狗,并不是整天找侠义门人打打杀杀的,他们的真正差事是抓私盐贩子,利用私盐贩子咬攀各地大户,以便敲诈勒索,不肯破财消灾的人,必定破家。

“据说,他们要上四川。”蓝头也低声说。

“四川?那不是他们的盐区呀!”

“不是为了盐。”

“为什么?”

“他们在岳州,丢了一笔价值连城的珍宝。”

“听说过。”

“盗走珍宝的人,是快活刀。”

“哦!他们怎会知道的?快活刀曾在岳州出现,现在恐怕还在岳州,所以他们回头找……”

“快活刀早就失了踪,是乘船走的。”

“到四川去找?”

“可能在三峡。有人看到神秘的船,向上江航行。”

“快活刀在三峡?”

“他们回来时,据说碰上两位老江湖,得知穿虎纹衣的怪人,曾在三峡出现过,估计快活刀的老巢,可能在三峡附近,所以赶去追查。他们是很能干的,消息很灵通。”

“乾坤一剑也追去了?”

“对,他们跟上去准备动手拼搏,化整为零悄悄跟上;他们正邪双方随时都在作埋葬对方的打算。”

“谢谢,蓝头。喂!要不要加杯筷?”

“谢了。”蓝头站起离座:“公务在身,恕不奉陪。再见,老兄。”

“再见,蓝头。”

他继续进食,心里在想:快活刀的老巢,很可能被拔山举鼎找到了。

拔山举鼎手下人才济济,黑、白、正、邪,甚至绿林强盗都有,三教九流兼容并蓄,消息十分灵通,真要集中全力去查江湖秘梓,定然不会落空的。

纯纯在快活刀手中,这才是他关心的事。

乾坤一剑那些人跟上去了,公孙云长自然也跟上去了,高嫣兰……万花山庄在夔州,算是四川人,她能不去?

人川,他决定了行程。

快活刀可能仍在岳州查珍宝的下落,恐怕不知道走狗已经到三峡查他们的巢穴:他在想:要不要回岳州现身,引快活刀来找他。把这件消息透露给快活刀知道?

反正乘船入川,要经过城陵矶,何不先返岳州,找机会与快活刀谈谈?

打定了主意,他安心进食。

而在近窗的一桌,一个脸色姜黄的小流浪汉,向同桌的两个大汉低声说:“两位,看到蓝巡捕捞外快的情形了吧?”

“看到了,油水不少。”一个大汉点头。

“这种事平常得很,小兄弟,你大惊小怪。”第二名大汉用平淡的口吻说:“一个巡捕,一个月连粮带响没超过二十两银子,吃的是刀口饭,没有外快,鬼才干。”

“你们不去问问?”小流浪汉阴笑着问。

“问什么?”第一名大汉撇撤嘴。

“如果事关你们盐运司武昌分司的事,那又如何?”

“唔!你小子说得对。”第二名大汉色动。

“赶。快去追蓝巡捕,还来得及。”小流浪汉继续扇风拨火。

“对,咱们这就走。小子,酒钱你付。”

“那是当然。喂!有好处别忘了我小天罡。”小流浪汉挤眉弄眼做怪相。

两大汉匆匆走了,去追蓝巡捕。

盐运司在武昌设有分司,管制盐运,当然也负责缉私。

鄢狗官在这里逗留月余,着着实实搜刮了数万两银子和大批礼物,上起布政使大人,下迄各县的县丞主簿,大小通吃,谁敢不孝敬这位左副都御史,兼天下四大盐运司的总理大人?管盐运本来就是肥缺,都御史更负责专纠劾百官,辨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

总之,上起各地藩王多养一个兵,下迄老百姓多吃一碗饭,都得管,不但管,而且要办就办。因此,鄢狗官为何吃尽天下大小官吏,日进斗金,其原因再明白不过了。

御史出京巡视天下,是严禁携带家眷同行的。

但鄢狗官不但带了大老婆小老婆妾侍歌伎,连丫环使女奴婢也带了一大堆,所经的各州县大小官吏们,花在送这些女人名贵珍玩的钱,委实令人不胜负荷,仅靠他们的俸给张罗,不把老婆孩子饿死才是怪事,试问钱从何处来?因此,朝庭有了四大姦恶,天下各地的大小官吏,也就成了无官不贪的民穷财尽境界。

第一大姦严嵩,在故乡袁州,把整座城作为家宅,宫殿祟楼占了大半个袁州城。

宅院里,养了二千名亲兵勇士,千余名打手保镖,光吃米,一天也要一两万斤,钱从哪里来?

这位四盐司总理鄢大人,就是替严姦敛财的人中,最能干的一个。

武昌的盐运分司,有一批鄢狗官的忠实爪牙,直接由大总管拔山举鼎掌握,巡江快艇传递消息十分快捷。

武昌是大埠,湖广的行政中心,在这里负责的人,当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小流浪汉小天罡的食桌,与怡平的食桌相隔两排座位。

怡平怎料想到有人弄鬼?他找线索的行动迅速秘密,按理不可能被人跟踪监视的。

小天罡脸有病容,但眉清目秀,一双眸子晶莹明亮;少年人的眼睛本来就应该是如此明亮的。看年纪,约在十二三岁之间。穿得褴褛,脸有病容,大概日子不太好过,只好在外流浪为非作歹混饭糊口。

太过自信的人,早晚会倒楣的。

怡平太过自信,以为自己在城门关闭的前片刻出城,绝对不会有人看出他的身份,自然不会有人知道他的活动底细。

按理,他应该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即离开现场,以免留下让人追查的线索。

他走慢了些,刚喝干最后一壶酒,刚打算离座会账,甚至刚放杯站起,身边已来了四个人,其中两人就是与小天罡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大汉。

小天罡已经失了踪,反正不知躲在何处看热闹了。

食客甚多,川流不息来来往往,人声嘈杂,地方窄小,谁会注意计算自己的陌生人?

怡平刚站起,便心生警兆,终于发现从后面拥来的四个人来意不善,沉着地扭头察看。

四个人两个左右欺近,几乎贴身而立,完成了左右挟持的局面,控制了情势。另两人左右绕过,把住了食桌的左右两侧。

四个大汉衣下皆鼓鼓地,有匕首或牛耳尖刀一类短家伙。

“阁下。”把住食桌右首的大汉狞笑着打招呼:“蓝巡捕告诉你什么了?”

他还不知道另外有人捣鬼,对方的快速行动也令他心中暗惊。

“哦!蓝头怎么干起两面拿钱的混帐事,砸自己的招牌了?”他不胜懊恼地说:“老兄,既然你们已找过蓝头,还用问我吗?”

“在下要你亲口说。”

“你凭什么?凭你的胳膊粗,嗓门大?”

“凭在下是盐运分司的缉私一等班头。”

怡平恍然,一个小小的江夏县巡捕,怎敢与盐运分司的红人相抗?

“难怪!”他暗中作了准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周夫子的儿子双绝秀士周凯,与在下本来约好在黄鹤楼见面的,没想到早等他不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小 浪 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