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三十五章 幻刀异剑

作者:云中岳

如果他所料不差,今天他将碰上最强劲的对手。

首先,他必须解决这些爪牙。高手决斗,棋逢敌手势均力敌,如果加入一个人,均势将立即打破,后果不堪设想,必须及早为谋。

一声沉叱,他抢制机先,发起雷霆万钧的狂野攻击,狭锋刀喷出惊心动魄的电虹,光临举剑过顶的中年人。

剑化电闪,一沉、一振、一拂,人似流光,剑似逸电,从刀山中一锲而入。

好诡异的剑术。

神箫客一代位高辈尊的名宿,将怡平的剑术称作幻剑。

他的刀法,也足以称为幻刀。

刀光剑影一合,有如金蛇乱舞,没有兵刃接触声传出,只听到利器破风的刺耳厉鸣,刀剑的闪光令人眼花缘乱。

人影从刀光旋舞剑气飞腾中逸出,恶斗倏然发生,也倏然结束。

怡平出现在剑向右方平举的中年人身前丈余,抢刀屹立有如岳峙渊亭。他脸上神色冷静阴森,身上每一条肌肉都是松弛的,抓刀的手也没有着力的痕迹。唯一能显出精神旺盛的,是他一双神光似电的虎目。

“我知道你们的来历了。”他一字一吐。

那位与他交手的中年人,站在远处以剑支地,吃力地,艰难地撑住摇摇慾倒的沉重身躯,不让身躯倒下,右肋下鲜血泉涌,染透了衣裤,咬紧牙关忍受痛楚。

“师弟,不……不要逞……逞强。”受伤的中年人嘎声向同伴发话:“等……等师……师祖来……来对付他,你……你不……不行……”

说完,终于支持不住,双膝一软,扭曲着倒下了。

“我不信。”同伴沉声叫:“我的剑势,已完全将他控制在死亡的绝境了。”

“危险……”倒地的人仍力图阻止。

但已无法阻止恶斗的发生,双方的气势与意志皆到了迸发的临界点,有如山崩堤决,没有任何外力可以遏止,终于爆发出决定性的雷霆一击。

剑虹像闪电,猝然光临,不知其来向,不辨是幻是真,反正光芒入目,剑气如涛,已罩住了屹立如山的怡平,霹雳当头,虹影迸射吞吐耀目生花。

怡平高大的身躯,似乎突然幻化成虚象而非实体,人与刀浑成一体,在如山剑影中晃动、闪烁、变化、刀光突然从重压中找到了空隙,猛然迸发出一道怒张的光华,一泻而出。

刀与剑始终不曾碰触,双方出招,早就决定了凶狠的致命一击,生死决于发起攻击的刹那间,而不是决定在交手时情势转移中,因为招一发胜负已经决定了,尔后情势的转移已无关重要,也没有转移的时间,发生与结束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

在圈外救治两位同伴的那位大汉,惊得以手掩住大嘴,抑止自己的惊呼,被这可怕的刹那间致命一击惊呆了。

幻刀对异剑,刀的威力石破天惊。

怡平缓缓站正身躯,缓缓收刀入鞘。

中年人倒在草丛中,左胸下方裂了一条缝,距心房不足一寸,胸骨断了三根,但未伤内膜。右手死死地抓住剑,牙关咬得死紧。

四名中年老道,正飞掠而来。

“快拖他们出去裹伤,不然血就会流尽而死。”怡平向那位发呆的大汉叫:“要快,迟恐不及。”

大汉如受催眠,急急奔出将天山双豪抱出圈外。

“我……我三招全……全部落空……”左肋裂开的中年人终于能说话了,语气悲凉凄切:“再苦练十……十年,也……也无法扬威中原……”

四老道到了,其中一人右手掌裹着伤巾,是昨天被葯锄震伤的。

四支佩剑的云头,皆是晶芒四射的宝石研制的。

“就是他!”右手受伤的老道在远处便怒声大叫。

为首的老道颇有仙风道骨的气概,站在五个伤者的旁边,看看受伤的人,再惊讶地打量圈子中心背手而立的怡平,眼中有困惑的神情。

“怎么一回事?”老道沉声问:“你们都受了重伤,为什么?”

右肋受伤的一豪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弟子无能,请师父。师叔宽恕。弟子与师弟,皆接不下那位年轻人的凌厉刀法。”

“不能怪你。”老道阴森森地说:“你三师叔和四师叔昨天不但没能留下他,你三叔的右手也受了伤。”

“弟子……”

“别说了,你们好好上葯裹伤,看样子你们还支撑得住。”老道说完,转头凶狠地注视不远处的怡平,凌厉阴森的目光有如利镞,煞气升涌。

第二名老道哼了一声,举步向前走。

“踏入在下的禁区,吉凶自行负责。”怡平语气凌厉:“这里是在下的禁区,是你们大禁区中的小禁区,未经允许擅入,将受到无情的惩罚。”

“禁区?”老道冷笑:“你好大的狗胆,居然在拔天胜境划起禁区来了。”

话未完,已踏入禁区丈余,举步沉稳,一步步向前接近,道袍无风自摇,玄功已默运,随时可以发起凌厉无匹的攻击。

一声刀啸,狭锋刀出鞘。

老道哼了一声,冷然拔剑。

“孽障斗胆!”老道的口气极为托大:“贫道慈悲你。小辈,亮名号。”

“孤魂野鬼庄怡平。道长上下如何称呼?”

“贫道玄净。”

“道长来自西昆仑?”

“咦!小辈怎知道贫道的来处?”

“贫道长可是天苍真君门下?”

“唔!小辈倒是消息灵通。天苍门下自西昆仑返回中原,在此重建山门不足两月,一月前便被中原武林同道所发现,如今居然有人找上门来,可知今日中原武林同道,委实令人刮目相看。”

“道长,人之所以异于禽兽,是人知道不能弱肉强食,做任何事,皆需合乎天理国法人情。”怡平朗声说:“西昆仑天苍门下重返中原,与任何人无关,中原地大物博,多养几个人算不了什么。在下与诸位素不相识,谈不上恩怨牵缠,只是偕同伴侣经此地、并非找上门来,而是诸位擅将此地划为禁区,不由分说倚多为胜下毒手逞凶,敝同伴被罡气伤了内腑,在下为了自卫,必须向诸位讨回公道。”

“所以……”

“所以,在下也划了禁区,以牙还牙。”

“贫道慈悲你,你将如愿以偿。”老道的剑升起了。

“在下亦有同感,反正和你们这些迷信武力的人,己没有理由好讲。来吧!在下……”

话未完,玄净老道已抢制机先,滑进发剑进击,但见剑虹疾射而至,彻骨奇寒的剑气强压及体,速度与劲道,比先前的天山双豪猛烈一倍以上。

气功火候不够的人,兵刃将在老道的剑尖前碎裂,老道的罡气火候,已到了不着痕迹境界。

狭锋刀始发龙吟,似奔电,似狂飙,似雷霆,熠熠光华迸射,人与刀狂野地锲入绵密的剑网中,闪耀出令人心颤胆落的夺目虹影,然后在风雷交加中破网而出,突然在丈外幻现。

狭锋刀仍在隐隐振鸣,有如虎啸龙吟,锋尖遥指着已失去战斗力的玄净老道,无边杀气不住迸涌。

“你走。”怡平语气含有无上威严:“不要让在下给你致命一刀。”

玄净老道成了个血人,右臂、右胁、右胯、右背……足有七八道裂缝,右半身居然挨刀,可知剑连自己的右臂也无法保护,如果刀下不留情,必定予取予求,足以任意攻击老道全身任何要害部位。

玄净老道居然连哼也不哼一声,但先前凌人的气势已完全消失,脸色苍白冷汗如雨,没有血色的嘴chún不住抽动,眼中涌起惊怖绝望的神色。

“这是不可能的……”玄净老道绝望地说:“你的刀法决不可能突破贫道的剑网,妖术……”

“师弟……”为首的老道惊呼,一跃而至。

“你。”怡平的刀升起了:“你已经擅闯在下的禁区,你必须接受惩罚,拔剑!”

拔剑两字声如沉雷,接着刀光耀目有如天雷下殛,挟无穷声威进博,气势之雄,无与伦比。他掏出了真才实学,行石破天惊的雷霆一击。

老道毛发森立,一声沉叱,剑出绝招射星逸虹,罡气发如排山倒海,迎着电闪而至的霍霍刀光,泼辣地连攻十二剑之多,以攻还攻全力相搏。

刀光在剑隙中一而再长驱直入,每一刀皆先一刹那改变攻击方向,突破剑山切入,从几乎不可能的方向猛烈压迫,刀气击破护体罡气的厉啸惊心动魄,一刀连一刀奋勇钻隙行迅雷疾风似的狂攻。

老道连退三丈,换了七次方位,剑始终无法与刀接实,反击的先机无法控制。

第十三刀、十四刀……

一声异啸传出,老道斜飞丈外,脚一沾地立即斜窜丈余,剑发狂似的连挥七剑,仍未能摆脱钢刀的连续追击,剑势已乱。

一幅大袖桩碎裂成八块飞散了,是老道的右袖桩,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被刀砍中三刀之多。

“铮!”刀与剑终于接触了。

老道惊叫一声,被震飞两丈外,飞出禁区丈余,几乎一跤摔倒。

狭锋刀缺了一处拇指大的缺口,罡气并未能将刀震毁。而老道的长剑,近锋尖八寸处,一面剑锋出现一处刀口,深抵剑脊,这把剑已成废物。

刀光化虹而至,势如天雷下击。

老道骇极,扭身滚倒再斜窜而起。

刀光折向,如影附形。

“住手!”喝声如沉雷,直撼心脉。

老道再次扑倒,刀光压体。

人影电射而至,大袖猛挥。

“嗤嗤……”刀光疯狂地闪耀,挟无穷罡风拂到的大袖裂了三条缝,被刀劈了三记。

袖虽被割裂,但已救了跌倒等候挨刀的老道,人影倏然分开。

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道,左手抓起同伴的腰带,将人抓起跃出丈外。

怡平也未能追击,身形一顿,失去追击的好时机。

古稀老道将同伴放下,惊讶地瞥了裂了的右大袖一眼,目光再落在刀隐肘后,屹立调息呼吸的怡平身上。

五六丈外,四名大汉讶然停立。

怡平心中波澜汹涌,暗暗惊心。

两名大汉抬着树枝粗制的担架,上面躺着卓梅英。

另一名大汉,提着两人的包裹。

显然,卓梅英不听话,从藏身处走出来,被这些人所发现擒住了。

卓梅英气色甚差,用绝望的眼神注视着他。

怡平深深吸入一口气,目光从卓梅英身上,移向古稀老道,只看第一眼,他便知来人是谁了。

大敌当前,他必须赶快恢复精力,必须争取时间。他徐徐后退,退到圈子中心。

古稀老道向奔近的另两名老道低声问了片刻,然后举步向怡平走去。

“你在贫道的禁区中划禁区。”古稀老道冷冷地说,鹰目炯炯有神,花白长须无风自摇:“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贫道是谁?”

“四剑圣的异剑西道。”他也冷冷地说:“除了当今皇帝,谁也不配划禁区。即使是皇帝,划禁区也仅限于政令所及的寰宇。前辈既然能划,在下为何不能?”

“贫道在此建拔山胜境,擅入的人……”

“在下在此划禁区,擅入的人也将受到相同的惩罚。前辈说吧,擅入贵禁区的人该当如何?”

“不反抗的人永远囚禁,反抗的处死。”

“在下的规矩,与前辈的相同。现在,前辈已经擅入在下的禁区了。”

“你年轻,你很狂。你的同伴是一位姑娘。”

“对……”

“她昨天反抗了……”

“她反抗是应该的,前辈如果要把她处死,可知道后果吗?”

“你以为如何?”

“在下将杀光拔天胜境的人。”他厉声说:“在此之前,在下刀下留情。之后,从现在起,刀下断魂,决不留情。”

“小辈,你好大的口气。”老道冒火了。

“不是口气大,而是事实。如果在下所料不差,前辈也许功臻化境,剑下无敌,但其他的人,绝对禁不起在下雷霆一击。”

“首先,你必须从贫道剑下保得住命。”

“前辈,你要不了我的命。”他淡淡一笑:“在下把你看成最可怕的劲敌,不会与你拼命,你剑术再玄再异,也要不了不与你决生死的人的命。我可以避开你,在这一带千里蛮荒中和你捉迷藏,和你没完没了。碰上其他的人,一刀一个。最后,等你的人死光之后,在下再与你放手一拼,咱们不死不散。”

“哦!你以为你可以摆脱贫道?”

“不错。”

“贫道将纠正你的看法。”老道冷笑,突然闪电似的掠进。

他也冷笑一声,身形一晃,然后急射三丈外。

老道偌大年纪,居然矫捷绝伦,衔尾跟到,大袖向前一抖。

他突然一扭一滑,快得令人眼花,远出三四丈,突然向五个受伤自人飞跃而进,半途刀光疾闪,冲势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幻刀异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