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四十章 丧心病狂

作者:云中岳

“公公说,自……自从迁来……来之后……”龙氏不得不为了生死挣扎:“不时看到有神……神秘的怪影出没,像……像鬼怪,穿……虎纹衣,佩的好……好像是快……快活刀。”

“好像?”知机子厉声追问。

“据公公说,未能接……接近察看,不……不敢断定,人一……一闪即没,看……看不清……”

“你看到这种人吗?”

“没……没有……”

“既然不时出现,你敢说没看到?警告她……”

太乙丹士手往下一带,一声裂帛响,龙氏坚挺饱满的洁白酥胸与嫣红的*尖,暴露在老道眼前。

禄山之爪抓住了她的左rǔ房,五指渐没,洁白的肌肉自指缝挤起,失去血色。

“哎……哟……”

龙氏骇绝痛极厉叫,半躶的身躯猛烈地抽搐。

“招!”知机子沉叱。

五指一松,rǔ房恢复原状。

片刻间,便变了颜色,五个指痕清晰可见。

“苍天在上……”龙氏声泪俱下狂呼:“我……我的确没……没见……见过他……他们……”

“他们?你还说没见过?去*尖?”

太乙丹士食拇两指尖,捏住了左*尖。

“且慢!”天都羽士急叫,这色中饿鬼对龙氏健美的胴体甚感兴趣:“知机子道友,你这样问口供,也许可以问出真的消息,但也可能是胡供,让贫道用手段问吧,一定可以问出真实的消息。这小女人是个好鼎炉材料,毁掉了十分可惜,让贫道问,可以两全其美岂不是甚好?”

“我知道你对女人有一套,而且知道你对处理教中事务有专才。”知机子向太乙丹士点头示意暂止施刑:“人交给你处理,贫道继续盘问其他的人。”

太乙丹士把龙氏向夫都羽士一推,啧啧怪笑说:“大法师手下有上千善男善女,玩过无数的女人,可说是色中之魔,香坛里有各式各样的好鼎炉,全都是如花似玉的绝色美女。想不到对这么一个深山里的普通女人,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兴趣,你也未免太滥啦!”

“这方面你外行,懂得太少。”知机子替天都羽士辩护:“而天都道友却是行家中的行家,他对女人的知识和经验,决不是道友你那种只知苦修的人所能企及的。来,咱们来继续问。”

天都羽士抱起龙氏往内堂里走,飞云散人则将目眦慾裂的华大川拖至脚前,等知机子问口供。

“你……你们已经不是人了……”毕大川咬牙切齿厉叫:“莫道上苍无报应,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这样对待无辜的人,会受到报应的。这条山谷住了四户人家,都曾经发现有神秘的人不时出没,除了知道这些来意不明、飘忽如鬼魅的怪影之外,其他毫无所知。最重要的是,谷里的人从未受到伤害或騒扰,因此从来就没有人愿进一步追查那些怪影。你们把我们当作是你们要追查的人,不是你们愚矗,而是你们本性残忍,冷血地杀人取乐而已。如果那些怪影真是快活刀,或者我们也是快活刀的人,你们恐怕早就死了,怎会让你们毫无人性地残害我们?”

“小子,你很会损人。”知机子狞笑着道:“你在有意激怒我,以便早些痛痛快快地死呢。”

“除死无大难,怎么死,在下毫不介意。”毕大川说:“当你们踏入本宅时,你们已决定了灭口的恶毒念头,我毕家五口已决定了横死的噩运。杀死我们,你们并没有收获。”

“至少,贫道已经知道,附近有穿虎纹衣的神秘人影不时出没。”

“我们会毫无保留地将所知道的事奉告,杀我们是毫无理性的。”

“贫道如不灭口,等贫道一走,那些神秘人物到来向你们查问,他们会缄默吗?”

“这……”

“你见过七星快活刀?”

“没有,只听人说过这种刀。”

“你老爹见过了?”

“家父在来此隐世之前,曾经是江湖人,他曾经看到这把刀出现,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原来如此,贫道错怪了你老爹。”

“你们……”

“那就不必再问了。”知机子冷酷地作出杀人的手式。

飞云散人一掌拍在毕大川的脑门上。

其他各老道也同时下手,毕天虹四个人在他们眼中,似乎只是微不足道的虫蚁,而不是同类的人。

四具尸体被拖至屋后的荒地上。

不久,天都羽士出来了,脸上有满足的神情。

“穿虎纹衣的人,出现谷底的次数,要比在谷口出现的次数多,小女人所知有限,必须到谷底几家追查。”天都羽士向知机子回覆:“上面最近一家不足十里地,姓周,有四个男人,猎兽的技术相当高明,武艺不差,剽悍敢斗,必须小心应付。”

“先叫那小女人弄晚膳,吃完就到周家。”知机子立即作了决定:“天都道友,你回去禀报,认识路吗?”

天都羽土地位最低,怎敢拒绝?

“小女人已经死了。”天都羽士说:“贫道还不至于迷路,这就走吗?”

“对,这就走。”

天都羽士匆匆走了,他是唯一认识怡平的人。

千紧万紧,填饱肚子要紧。

四老道杀光了毕家五男女,只好自己下厨弄食物。下厨的是太乙丹士,太乙的地位仅比天都羽上稍高,自然是下厨人。

同一期间,怡平与两位姑娘到达毕家上游五六里的谷右山坡,向下急走。

“恐怕来不及了。”梅英悚然地说:“毕家告警的狼烟一发即止,必定已经遭到不幸了。”

在虞氏与龙氏挺刀抢出拼命前,她们已先一步在屋后点燃了山中传警用的狠烟。这种烟如果没有山风,可以升上百丈高空而不散,谷上下游的人家,如果没有机会使用牛角声传警,就用狠烟警告附近的人家。

情况不急,狠烟不断上升。

一发即止,已表示没有继续示警的机会了。

梅英熟悉谷中人家传汛的方法,所以知道毕家必定凶多吉少。

“会是那些走狗吗?”怡平关心地问。

“那是一定的。信息传来,已清楚地表明有走狗向这一带搜索,以时限估计,这批走狗恰好可以到达这条山谷,不会有其他的外人到这一带乱闯。”

“那我们就快一步,也许可以救毕家的人。”纯纯用悲天悯人的口吻说:“那些走狗心狠手辣,凶残恶毒杀人如屠狗,去晚了……”

“我们已经晚了。”怡平相当冷静:“天色不早,他们恐怕不会离开毕家,天快黑了,他们不会再乱搜。现在,我们计议一下如何对付走狗。”

晚膳在厅堂进食,四个老道毫无戒心地一面吃喝,一面商量着如何向上游的周家取得口供。

“这条山谷的人,不会是快活刀的党羽。”知机子颇具自信下定论:“咱们在巫山山区附近,分途穷搜了好几天,如果。快活刀的巢穴真在这附近,他暗我明,咱们早该落在他们的有效监视下,怎肯留下毕家这些人任由咱们宰割?”

“这么说来,道友杀人是没有必要的了?”无亏道人信口问。

“不然。毕家的人知道咱们来找快活刀,就注定了他们非死不可的噩运了。”知机子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同时,贫道似有预感。”

“什么预感?”

“预感咱们杀掉这条山谷的四户人家,快活刀就会派人出头,就会暴露他们的巢穴了。这条山谷的人虽然不是快活刀的党羽,但一定是快活刀的近邻。诸位,咱们是唯一得到消息的人,所冒的风险相当大,希望天都道友明天能带人赶来,咱们四个人恐怕实力不足。”

“哦!知机子道友有点害怕了?”太乙丹士的语气带有浓浓的讽刺味。

“贫道横行天下,怕过谁来?搜魂真君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哼!据郑夫子说,快活刀人多势众,善用弓箭火器。贫道虽未修至地行仙境界,但自信还有自保的能力。可是,诸位是否能自保,贫道就不知道了。”

“放心啦!道友。”无亏道人冷冷地说,咱们如无自保的能力,就不会与道友走这条最可能接近快活刀巢穴的路,是吗?”

“但愿如此。”知机子懒得多说,一口喝掉大半碗酒,盯着无亏道人冷笑,眼神狞恶阴森。

无亏道人心中一虚,闭上嘴乖乖回避对方可怕的目光,而且心中暗懔,对方显然动了杀机,说多了会出毛病的。

飞云散人看出气氛不对,赶忙岔开话题:“知机子道友,如果快活刀的人没发现这里的变故,而又躲藏不出,天都道友带着人赶来扑了个空,会不会影响咱们的威信?”

“天都道友只负责禀报所见,并没有请求夫子们派人前来策应。当然贫道希望他们将主力派来,估计郑夫子可能亲自带人赶来看究竟,毕竟咱们是唯一获得消息的一组。至于他们来了之后,有何变故咱们概不负责,谁又能真的料敌如神?”知机子用着权威性的口吻答覆。

正在斟酒的无亏道人,蓦地挺身站起,鹰目出现困惑、费解、猜疑、甚至惊怒等等古怪神情。

厅门口站着一个人,何时来的?四个功臻化境,道力通玄的高手,竟然毫无所知,算是栽了。

是个穿了绿劲装,但未佩有任何兵刃的年轻人。

知机子是面向外坐的,这时激怒得几乎要发疯了,倏然而起,右手愤怒地一挥,面前的碗筷飞出丈外。

“你这混蛋是什么人?”知机子怒不可遏地怒吼。

来人是怡平,他的目光落在地面上的触目血迹上。

“你们杀了毕家的人?”他脸色阴冷地说:“血腥未散,你们喝得下吃得进?你们这些天杀的猪狗!”

太乙丹士哼了一声,离座向外走。

怡平也举步向里走,虎目中冷电闪烁。

“你是上游周家的人?”太乙丹士止步问,被怡平那冷森的神情吓了一跳,本能地消失逼进的勇气。

“你们还想去找周家?”怡平站在丈外问。

“这条山谷的四家人,全得找。”

“找来杀光?”

“来要消息,有关快活刀的消息。小子,你知道快活刀的消息吗?”

“知道。”怡平简要地说。

“那就好,快活刀有许多党羽,住在什么地方?”

“无可奉告。”

“你拒绝贫道的要求了?”

“一点也不错。”

“你知道后果吗?”

“知道。问题是:你们也知道后果吗?”

“那就劳驾你小子说吧。”太乙丹士说,自然而然地向前走了两步。

双方相距已不足五尺,伸手可及。

“在下得先见到毕家的人才能决定。”

怡平若无其事地说,甚至已将目光从太乙丹士的脸上移开,转投在盛怒像火山将爆的知机子身上。

太乙丹士哼了一声,右袖猛地向前一抖,风雷乍起,强劲的力道发如山崩,用铁袖功行猝然猛袭。

绿影突然迎面压倒,铁袖功的劲道突然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一只大手抓住了大袖,另一只大手已长驱直入,但见指影缤纷,看到指影劲已及体。

老道想躲闪,已力不从心。

想自行震断大袖,也来不及了,鸠尾、七坎、丹田,任脉胸腹三要穴各挨了一指头,人突然发僵。

怡平一脚将太乙丹士拨倒,向知机子招手叫:“你坐在上首,定然是主事的人。你来,把毕家五男女的命运告诉在下。”

“你还不配!”无亏道人说,举步迎上。

飞云散人也从另一面逼进,一面叫:“知机子道友,这小子可怕,太乙道友一照面便完了,必须联手埋葬了他。”

知机子当然知机,太乙丹士的修为,在江湖已是罕逢敌手的厉害人物,主动用铁袖功突袭,不但劳而无功,反而被对方像探囊取物般轻易制住了。不联手岂不自寻死路?他自己的真才实学虽比太乙丹士高出甚多,但决不可能在二三十招内击败太乙,不联手不啻拿自己的老命开玩笑!

所以急急加入,急急怪叫:“活擒他!”

三老道心意相通,就在叫声中同时以绝学出手攻击。

指风打穴、劈空掌、撼山拳,三面齐攻,聚力一击,劲道石破天惊,可怕极了。

绿影如逸电流光,突然在三种劲道汇聚的前一刹那,消失在厅门外。

“休让他跑了!”

知机子怒吼,第一个拔剑冲出屋外,剑护住全身。

到了屋外,却怔住了。

屋外鬼影俱无。

“咦!这小子会五行遁术?”第二个出屋的无亏道人讶然叫,有点毛骨悚然。

柴门外是院子,五丈外有防兽栅,人不可能在刹那间逃得无影无踪,人绝对没有如此快捷的身手。

如不是会五行遁术,就一定是鬼魅,活人绝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丧心病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