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四十二章 仇人见面

作者:云中岳

这是他与高嫣兰约定的暗号。

片刻,溪对岸传来了两声回响。

他一跃过溪,无声无息。

不久,两人躺在树林深处的草丛中。

“嫣兰,我好想你。”他的手在嫣兰火热的胴体上探索,附耳细语:“明天,我们走一组好不好?”

“娘不许的。”高嫣兰半推半就扭动着娇躯,反而便利那只在她身上挑逗的手:“爹也不许我乱跑,说今后决不许我自由行动了……云长……不……不要……”

如果她真的不要,她来做什么?

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在这种四野无人的树林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她本来就希望发生的。

年青男女不沾肉慾便罢,沾了就会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久久,斗转星移。

“云长。”高嫣兰穿着停当,与公孙云长并躺在草丛中:“追搜了好几天,我觉得其中有蹊跷。”

“亲亲,不要说这些煞风景的事。”公孙云长紧抱她,在她颊旁不住亲吻。

“你不觉得庄怡平能不断击伤我们的人,或许其中有阴谋吗?”

“击伤,是要我们抽出人手照顾受伤的人,这方面他是成功的。”

“难道不是他志在激怒我们吗?这样我们才不肯罢休,穷追不舍。”

“穷追对他毫无好处,是不是?”

“事实上,他可以毫不费劲就摆脱我们,但……似乎,他在引诱我们穷追。云长,我真的有点担心。”

“等追上他,你就不用担心了。咦……”

远远地,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号!

山谷应鸣,入耳惊心,显然有人遭到不幸了。

“这狗东西可恶!”公孙云长跳起来咒骂,快速地穿衣:“他又在重施故技,袭击我们的伏桩了。”

“等我一等,云长。”高嫣兰急叫。

女人野合,穿衣裙比男人麻烦得多。

公孙云长已经如飞而去,不等她了。

听声源,受到袭击的伏桩是乾坤一剑的人。

公孙云长自然心焦,赶着要前往声援。

男人*火一消,对女人的兴趣就减至了最低限度,对打打杀杀的英雄事业,却雄心勃勃啦!

白天已了解地形地势,伏桩派遣的位置当然一清二楚。公孙云长全力飞赶,去势如电射星飞。

这一组伏桩共有两个人,一个已经毙命,另一个被两个黑影两面夹击,刚被一刀砍掉了持剑的右手。

“哎……”

断臂的伏桩惊叫,痛得摔倒在地。

公孙云长到了,剑化虹而至。

持剑的黑影从斜刺里截出,剑发如电,“铮”一声暴响,接下他一剑急击,两人各向测方飘退。

持刀的黑影一刀结果了伏桩,星光看得真切。

“交给我。”持刀的黑影切入,挡住了同伴:“是你,公孙云长,认得我吗?”

“果然是姓卓的妖女!”他咬牙切齿地说:“咱们终于找到你的巢穴了,你将生死两难。”

“本姑娘也有同感。”卓梅英挺刀欺进:“你将生死两难,进了巫山,你们再也休想活着离开了。”

右方草丛中,突然传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升起两个黑影。

“真的吗?”一个黑影徐徐举步走近:“老夫擒龙客施家源却是不信。江湖盛传快活刀,威震武林名动八荒,老夫还不屑使用兵刃来对付你的刀,小心了!打!打!”

说打就打,进步出拳来一记醉打山门,虎虎拳风向八尺外的卓梅英涌去。

卓梅英不知厉害,一刀封出。

糟了!刀气仅将拳风震散一部份,余劲及体。

她只感到拳风有如千斤巨锤,撞击在她的胸口上,护体气功突然溃散,只觉胸口一甜,眼前金蝇乱飞,嗯了一声,连退四五步。

第二记拳风一涌即至,力道足以虚空裂石开碑。

在一旁戒备的纯纯已看出不妙,突然扑出,将卓梅英扑得向侧倒,拳风从两人上空呼啸而过,幸好不曾击实,但也令两女真气浮动,压力千钧。

公孙云长喜极慾狂,急冲而上左手擒人。

擒龙客施家源也一跃而上,伸手抓上面的纯纯。

黑影一闪即至,快得令人目眩,看不清是人是鬼,快得不可思议。

“噗噗!”

两声闷响,快靴着肉声令人心惊胆跳。

“哎哟……”是擒龙客的狂叫声,身躯飞掷丈外,砰一声堕地乱滚。

“啊……”公孙云长的厉叫同时传出,飞越两女上空,飞出两丈外,重重地摔倒连滚两匝。

第二批接应的人飞奔而来,有人大叫:“怎么一回事?”

擒龙客一跃而起,手按住左肋厉叫:“谁暗算老夫?”

公孙云长双手掩住右肩,直不起腰来,愤怒地尖叫:“从后面偷袭,算什么人物?是谁?”

除了后到的两个接应的人,偷袭的人不见了,两女也失了踪,像是平空幻化了。

与擒龙客同来的人,静静地扑倒在短草丛中,脑户穴被一段小树枝打了一个疱,昏迷不醒。

两个伏桩都死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如何发生意外,只有死去的人才知道。

在一处隐秘的岩穴内,怡平全神贯注,替梅英用推拿八法疏经活血。纯纯伏在穴外仗剑戒严,神色紧张。

“不要激动,梅英,摒除杂念,调和呼吸帮助我。”怡平一面推拿一面说:“你挨了施老匹夫一记撼山拳,这是与少林百步神拳威力相等的绝技,如不及时疏通经脉,不死也要成残废。拜托拜托,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

胸部有九条经脉,连腹部有八十二穴:手少阴心经、手厥阴心包络经、足厥阴肿经、足太阴脾经、手太阴肺经、足少阴肾经、足少阳胆经、足阳明胃经、任脉经。

一位大闺女,在自己心目中的爱侣双手推拿下,如果能摒除杂念不胡思乱想,那一定是圣女或者石女。

尤其是推拿的部位,如果不是黑夜,小姑娘不羞死才怪。

如果不是及时救治,卓梅英不死也会成为残废。

这一记撼山拳,把她的傲气打消了不少。她以为自己足以击败公孙云长,与公孙云长同来的人决不会高明多少,所以敢无畏地接招,几乎送掉小命。

她却不知,随同乾坤一剑前来的二十余位朋友,都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武林高手轻宿,这些人的剑术武技,或许稍逊于公孙云长的公孙家乾坤剑术,但内力修为与博斗的经验,皆比公孙云长高明多多。

而内力御刃,却是致胜的关键,剑术与武技再神奥再厉害,内力修为不如人,则毫无用处,比花拳绣腿好不了多少。

以她来说,她的刀法辛辣霸道,神奥绝伦,但在丈外便被击倒,刀法根本派不上用场,毫无取胜的机会,上当吃亏自是意料中事。

擒龙客这一记撼山拳,可把她刀下无敌的荒谬念头,打得烟消云散,所受的教训令她永难或忘。

她对怡平的依恋,也越来越强烈了。今晚怡平如果不及时出现,后果仍为严重,落在公孙云长手中,那还了得?

她不得不定下心神,摒除杂念调和呼吸。

喉间葯香仍在,她知道怡平曾经喂她服过护心丹葯,身上的痛楚急剧减弱,难关终于度过了。

不久,怡平出现在纯纯身旁,低声说:“到里面和梅英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明天将有一场生死存亡的恶斗,警戒的事由我负责。”

“梅英扭伤势怎样了?”纯纯关切地问。

“幸好没被击实,不要紧了。”

“怡平哥,我守夜……”

“不行,快进去睡,听话。”

“怡平哥,你能坦诚地回答我的问题吗?”纯纯偎近他,怯怯地问。

“傻妹妹,你怎么啦?”

“你偷偷地潜入谷来,是为了高嫣兰吗?”

“是的。”他拍拍纯纯的肩膀:“无论如何,我要和她见面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呢?怡平哥,你不觉得她那样对你……”

“对我太不公平。”他抢着说,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纯纯,不要再问,好吗?”

纯纯慾言又止,最后,终于默默地走了。

破晓时分,乾坤一剑一众群雄,开始埋葬死人。

两位伏桩皆是武林的知名人物,艺业超人的高手,竟然被人轻易地击毙,而且是被两位女人击毙,给予群雄的心理威胁是相当沉重的。

检查的结果,断定一个伏桩是被人从后面一刀刺杀的。另一人左后肋先中剑,仍能奋余力拼搏,最后被刀杀死。

两人背部的创口,说明是被人先发现潜伏的地方,从后面悄然接近,突然发起攻击,第一次接触便死了一个,另一个受了重伤格斗而死。如果双方面对面拼搏,两伏桩不见得拼不过两个女人。

至于把擒龙客和公孙云长两人同时踢飞的黑影,到底是人是鬼就没有人猜得透了。

万花山庄六十余位子弟,也参加了葬礼。

礼成,乾坤一剑愤怒地向众人说:“诸位,咱们显然估错了姓庄的实力,他不止两个人往这深山里逃,是有计划的行动,他在这里埋伏有人,很可能他与快活刀联手了。昨晚袭击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个已证实是快活刀姓卓的女人。而前面两三里,也曾传来隐隐的叱喝叫喊声,显然他们的人就在前面不远,咱们绝不放过他们。咱们这就准备,把受伤不能行动的人留在此地,回头再派人照料。高谷主,愿和兄弟采一致行动吗?”

“公孙兄,兄弟已别无抉择。”高谷主苦笑:“不过,公孙兄,如果真是快活刀,他们人多势众,冲突起来,双方伤亡必定惨重,小不忍则乱大谋,还请三思而行。”

“公孙堡主,这件事似乎大有蹊跷。”高夫人不胜忧虑地说:“姓庄的既然是拔山举鼎的密探,就决不可能与快活刀联手共谋。快活刀盗走了十二色珍宝,又曾经胁迫令郎大举袭击杨家,双方仇怨深结,势同水火,要肯定他们联手,不合情理,会不会是令郎昨晚弄错了呢?”

“云长不会弄错的,高大嫂。”乾坤一剑说得斩钉截铁:“高谷主,这里距巫山还有多远?”

“抱歉,敝谷的人很少到东面的山区打猎,对这一带可说完全陌生。如果按行程估计,这一带很可能就是巫山山区,到底是不是,不敢断定。

“嗯!那就错不了。”乾坤一剑点头说。

“公孙兄,什么错不了?”高谷主惑然问。

“快活刀真的在这一带建有巢穴。”

“不可能的,从没听人说过巫山附近,有大批的人出没或定居。”高谷主不住摇头:“咦!公孙兄凭什么断定快活刀在巫山建了巢穴?”

“兄弟有可靠的消息。”乾坤一剑一语带过:“咱们这就走,免得他们先发制人。”

众人纷纷准备,刀剑佩在趁手的地方,暗器和百宝囊加以清理。

高谷主对与快活刀冲突的事有所顾虑,他并不希望树敌,但势成骑虎,不得不听从乾坤一剑的摆布。

刚准备动身,对面里外的树林前,突然出现了五个人,显然对方已发现了这里的人丛。

啸声破空传到,对方发出警讯了。

“快活刀的人来了。”有人急叫。

片刻间,对方已集结了五六十个人。

双方皆各自准备,等候对方接近。

他们毕竟不是军伍,不可能不顾一切乱打乱杀。

对方的人越聚越多,显然曾经将人分开搜索各处,正在召集所有的人。

乾坤一剑终于看清对方集结在树林中的人,看到一些眼熟的身影。

“咦!糟!”乾坤一剑突然惊呼,脸色大变。

“公孙兄,怎么啦?”身侧的高谷主发觉乾坤一剑神色有异:“好像没看到那些人佩快活刀,令郎不是说他们每个人都佩快活刀吗?还有,没看到穿虎纹衣的人。”

“他们不是快活刀。”乾坤一剑悚然说。

“那……又是些什么人?人数不少呢。”

“咱们快撤!”乾坤一剑大叫,明显地是向同伴下令,失去了应有的镇静。

“公孙兄,怎样啦?他们是……”

“拔山举鼎!”乾坤一剑嗓音都变了:“老天爷!怎么居然碰上了?他们……”

“爹,快撤,不能等他们过来。”公孙云长显得更焦灼,更慌张。

高谷主大吃一惊,糟了!怎么这样巧?

右前方三十步处小溪的短草坪上,突然出现赤手空拳的庄怡平。

“哈哈哈哈……”他仰天狂笑,笑完说:“乾坤一剑,你父子不是与拔山举鼎誓不两立吗?现在你们双方照面,正是大结算拼死活分邪正的好机会,你怎么竟然厚着脸皮示怯撤走溜之大吉?高谷主,千万约束你的人,不要淌这一窝子浑水,退至一旁脱身事外,还来得及。”

他这一叫,乾坤一剑脸皮再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仇人见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