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四十三章 决 裂

作者:云中岳

“你会的,你不是一个守协议信诺的人。最大的原因,恐怕是你并不知威灵仙护法和四夫子都来了,认为我拔山举鼎算不了什么,容易对付。后来你发现估计错误,已修至地行仙境界的威灵仙护法,决不是你们那些浪得虚名的武林高手名宿所能对付得了的,四夫子更不是容易对付的武林绝顶高手。因此,你编出孤魂野鬼的弥天大谎,希望掩饰你的不成熟阴谋。公孙兄,你就不必强辩了。把昨晚前往行凶的几个人交出来,威灵仙也许觉得你还有几分悔悟的诚意,也许会不再追究,与你重订协议。不然,这处断魂谷,将是你死我活的屠场。现在,我等候你的答复。”

“皇甫兄……”

“请不要狡辩了,好吗?”拔山举鼎厉声说。

“皇甫兄,不要欺人太甚。”乾坤一剑也厉声说:“当初你我协议,暗中互相帮助,各自发展霸业,你要利我要名,各取所需,一直合作得顺利愉快。现在,你认为把威灵仙和四夫子全部带来,就可以乘机除去在下,名利双收,唯你独尊了?原来你存心不良,早已定下除去在下的毒计,万花山庄实力有限,已经是瓮中之鳖,根本不需你拔山举鼎亲自带人来。更不需出动威灵仙和四夫子。你也不必巧辩,事实俱在,更用不着以这件事作为藉口,彼此心中明白就是了。现在,在下郑重表明态度。彼此实力相当,拼起来必定两败俱伤,不如重申合作协议,各自由原路退出断魂谷,互不侵犯,各奔前程。”

“威灵仙已下定决心,没有人能左右他的决定。”拔山举鼎说:“你我各说各话,谁也不信任谁,各持己见,多言无益。你若是不交出凶手,威灵仙必定威信扫地,他必须保持自己的尊严和威信……”

“可否请成灵仙当面谈谈?误会是可以解释的。”乾坤一剑抢着说。

“他不会和你谈,除非你跟我去求见他。”

“这……”

“如果你真是诚心的,应该去求见。”

“不行。”乾坤一剑断然拒绝:“在下也有尊严,也需要保持威信。人防虎,虎亦防人,在下不能去求见……”

“在下保证你的安全,不管威灵仙是否接受你的解释,你都可以平安离开。”拔山举鼎拍拍胸膛:“我陪你去,也陪你平安回来。”

“你的保证不值半文钱。”乾坤一剑冷笑:“你连四夫子的话也不敢违抗,在威灵仙面前更没有多少份量,你说过任何人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拔山举鼎被严重地刺伤了,愤怒地扭头便走。

“皇甫兄……”

乾坤一剑急叫,知道自己的话说得太重,有损对方的自尊,对方恼羞成怒,情势恶化大事不妙,他还不想在断魂谷打没有把握的仗。

拔山举鼎哼了一声,止步转身厉声说:“来不来,悉从尊便。来,在下不保证你的安全;不来,断魂谷就是你葬身的地方。”

说完,气冲冲地转身如飞而去。

公孙云长眼中杀机怒涌,咬牙说:“爹,没错,他们真有把我们也埋葬在万花山庄的打算。一山不容二虎,江湖不能有两个霸主;难怪他们对毁灭万花山庄的事那么热心,要咱们在万花山庄等候他们的消息,咱们几乎中了他们的毒计,这时与他们了断还不算迟,总比在万花山庄被他们出其不意下毒手的情势好得多。威灵仙不足畏,孩儿对付得了他。”

“和平绝望,咱们只好拼了,回去准备。”乾坤一剑恨恨地说。

不等乾坤一剑和高谷主商量应敌的计划,拔山举鼎已发起雷霆万钧的攻击,人潮涌到,万花山庄的子弟想脱身事外已势不可能。

两军交战,有目标,有章法,有节制,有统一的指挥。

武林人打群架,各自为战,各展所学,胜则追,败则逃。胜的穷追不舍,败的有多远就逃多远。

一阵好杀,留下三十余具尸体。

不久,便人群四散。

满山追逐,谁也顾不了谁,不死不休。

古林茂草间,不时传来一两声叱喝,间歇地传出铿锵的金铁交鸣,与偶或传来的狂笑,还有一两声频死者的凄厉叫号。

怡平出现在尸堆中,血腥扑鼻。

一个矮小的伤者,蜷缩在一株大树下,发出痛苦的呻吟,手中仍死死地抓住剑不放。

怡平举步走近,首先压住对方的手肘,对方五指不由自主松开了。

“是你,九幽客吕杰。”他摘下对方的剑:“你的九幽真气可化罡气,怎么会倒下?你碰上什么可怕的对手?嗯!是暗器。”

九幽客的背心,插着一把六寸长形如刻笔的飞电镖。

小腹,也有一枚铁蒺藜。

这玩意有一身刺,入肉容易取出难,击中手脚还不要紧,残废而已,进入内腑,有如阎王帖子,即使能挖出来,五脏六腑一片血肉模糊,腔内血积,仙丹妙葯也无能为力。

“救……我……”九幽客虚脱地叫:“是……神手苗芳从……从后面偷……偷袭……”

“在下救不了你。”他摇头苦笑:“飞电镖距心室不足半寸,镖一出,血溅散,在下没有这种灵丹。”

“你……你是……”

“孤魂野鬼庄怡平。”

“……真……是……你?”

“不错。”

“补我……一剑不……怨你……”

“抱歉。”他摇摇头,丢下九幽客迳自走了。

跳过小溪,进人一处怪石如林的小山坡,身后一座巨石后,闪出一个青衣大汉,身剑合一飞扑而上,无声无息而且奇快绝伦。

“铮!”

他旋身出剑封架。

火星飞溅中,大汉被震得侧飘丈外,几乎摔倒,剑几乎脱手,虎口有血沁出。

“高姑娘往何处走的?”他问。

他认识这位大汉,在万花山庄他曾经见过这位仁兄,虽然并未交谈,但却知道是万花山庄的子弟,错不了。

“你……”大汉惊恐地后退。

“你不说,我必定杀你。”他举剑逼进。

“我……我不知道。”大汉语不成声:“混……混战中,谁……谁也顾……顾不了身……身外事……”

“好吧,你走。”

大汉打一冷颤,狂奔而走。

他侧身凝神倾听,希望能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高嫣兰,你在何处?”他在心中暗叫。

他听到西北角有声息,立即隐起身形向声源飞掠!虽然声音他并不熟悉。

同一期间,南面一座短草坡前,周夫子与两个中年人,从三方面向一处集中,脚下从容不迫,逐渐走近。

“南阳逸客廖彬,你还不给我钻出草窝来?”周夫子站住了,语气有说不出的轻蔑:“躲不住的,阁下,你一个大名鼎鼎的白道名宿,接不了两剑就抱头鼠窜而逃,是不是太不像话有失身份?你再不出来……”

“我火星君杜毅,就给他两颗冥光弹,把他烧死在兔子洞里。”左前方那位中年人大声说。

草声籁籁,一个年约半百、相貌堂堂的人从草丛中长身而起,手中剑举起并不稳定:眼中有绝望的神情。

“告诉我!”周夫子说:“乾坤一剑伙同高谷主,安排好前来对付皇甫大总管,你参与了这件事吗?”

“在下无可奉告。”南阳逸客沉声说。

“放你一马,你也不肯见告?”

“廖某不是出卖朋友的人。”

“哼!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周夫子挺剑向前接近,眼中冷电四射。

“公孙兄只知道你们在巫山搜寻快活刀,事后到万花山庄会合。”南阳逸客口气软了:“在下从不撒谎,公孙兄根本不知道到何处,高谷主也不知道这里是巫山,咱们确是被孤魂野鬼与韦姑娘引来的……不,是追他们来的,因为他两人知道得太多。”

“原来如此,乾坤一剑的话是真的了。”

“是的,在下的话也是真的。”

“你知道吗?乾坤一剑也料中了。”

“公孙兄料中什么?”

“咱们的确准备把他埋葬在万花山庄。”周夫子不住阴笑:“万家生佛溃不成军,乾坤一剑的声势大壮,咱们有点控制不住了,所以必须及早把他除掉。咱们的计划是等你们在万花山庄里应外合,解决了高谷主之后,立即动手除去乾坤一剑,一网打尽永除后患,名正言顺一劳永逸。”

“你们好毒……”

一声冷叱,周夫子疾冲而上,剑涌千朵白莲,幻化千重剑山,以无以伦比的声势,抢制机先进攻。

南阳逸客狂乱地封架,封一剑退一步,一连五六剑,退了六七步,手忙脚乱,更是岌岌可危。

背部已暴露在火星君眼前,南阳逸客仍在急退。

“嗤!”

锋利的剑,无情地贯入南阳逸客的背心。

火星君这一剑快速绝伦,又狠又准。

“嚓!”

周夫子的剑,也贯入南阳逸客的胸口。

“呃……”

南阳逸客失手丢剑,摇摇慾倒。

但是,前后两把剑未撤,倒不下。

“去找其他的人。”周夫子飞退丈外,避免被南阳逸客的鲜血喷溅:“往谷尾走,封锁他们的退路,咦……”

火星君向前一栽,撞在南阳逸客身上,把南阳逸客压在下面。背中心,一枝狼牙入体半尺以上。

弦声传到,箭似乎比声音飞得快。

走狗中最具有威力的火星君,不明不白地呜呼哀哉。

对面的矮林中,踱出青袍飘飘的卓文俊夫妇,四名佩了快活刀的子弟,四名弯弓搭箭的大汉,还有两位佩刀的美丽小姑娘。

周夫子吃了一惊,脸色大变。

“快活刀!”他用剑指着举步接近的卓文俊:“本夫子见过你,在岳州见过你,那时你佩剑……”

“不错,在下也曾经在岳州见过你,扮成游学书生。”卓文俊淡淡一笑:“其实,在武昌在下就见过你,跟你到岳州,你那些人根本不留意一个游学的落魄文人。”

“你是快活刀的主人?你盗走了咱们的十二色礼物,以致咱们网罗五岳神犀的大计功败垂成,你……不要用弓箭,你我公平决生死。”周夫子切齿怒叫。

“我答应你公平一决,但我不信任你的属下,他会像火星君一样,在我后面抽冷子递剑的。”

卓文俊冷冷地说完,冷冷地举手一挥。

四枝箭几乎全射在那人的胸口,太快了,太准了,相距太近,没有任何闪避的机会,任何高明的护身气功,也无法在十步左右抗拒两石弓的超近距攒射,箭到人倒,矢尖透背近尺。

周夫子惊得血几乎凝住了!

久久,方历叫:“谋杀!这是谋杀!你……”

“你要火星君从背后刺死南阳逸客,算不算谋杀?”卓文俊也厉声问。

“你……”

“你和乾坤一剑明里为敌,正邪不两立,暗中互相勾结,逐一铲除天下高手名宿,算不算谋杀?”

周夫子一声厉吼,挥剑直上,电虹破空,剑气迸发,一剑连一剑密如狂风暴雨,剑剑攻要害,吞吐如灵蛇,名家身手,果非凡响,刹那间攻了七招之多。

卓文俊在漫天剑影中挥刀封架,连换四处方位,不但有惊无险,而且反击了五刀。一刀一剑快速地在对方的要害部位吞吐闪动。竟然未发生刀剑的撞击声,刀剑超速破空所发的厉啸动魄惊心,快速闪动的人影令人目眩。

好凶险的生死拼搏,生死须臾,步步杀机。

最后传出一声刀剑相错的刺耳震鸣,人影倏然中分。

棋逢敌手,势均力敌。

周夫子冲出丈外,转身时左胯衣裂皮伤,青袍出现了三条裂口,有一条伤了皮肉。

卓文俊也飘出丈外,脸上每一条肌肉似乎皆已凝结。

“难怪你敢如此猖狂。”卓文俊沉声说,挺刀徐徐逼进:“你这种唯利是图的武林败类,留在世间是一大祸害,饶你不得。”

刀向下一沉,蓦地向上一挑,刀气强烈了一倍,刀身幻发的光华也骤亮了一倍,传出慑人心魄的虎啸龙吟。

刀尖前晶芒闪烁,所指处出现一星耀目光华,森森刀气似乎涌发着死亡的气息,强劲的慑人气势紧摄着对方的心神,无形的压力像怒涛般源源不绝向对方压去。

电芒疾闪,刀山涌到。

周夫子大喝一声,剑发云封雾锁,但压力太强劲,必须以快速的易位和绵密的封架自保,完全失去攻击的机会,只好用回避战术避开钢刀的凌厉锐气。

刀光闪动得更快,紧迫追袭连绵不绝,撕裂人心的一声刀啸起处。死亡的阴影笼罩而下。

“呃……”

周夫子倒飞而出,血珠飞溅,右肋下开了一条缝,半途长剑脱手飞堕,人迅疾地飘落。

刀光电射而来,人落地刀光临头,嚓一声轻响,刀光一闪即逝。

卓文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决 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