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四十四章 自相残杀

作者:云中岳

“至少,刚才你放走郑夫子,就无法自圆其说。”她接着保护自己:“没有人会放走死仇大敌,除非对方根本不是敌人。”

“如果我不放走他,他会和你同归于尽。”怡平的神色软化了:“假使他不是惊弓之鸟,就会冷静地分析情势,他将发现在三方距离相等,而他可以用剑阻挡我一刹那,左手的天罡穿云指必定可以贯穿你的身躯。那么,他就不会放弃自己的优势,明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同时,他也会发现我决不愿意让你受到伤害。”

“你已经伤害我了。”她顽强地说:“你把我高家的人引来绝地,你……”

“你这些话公平吗?”怡平抗议:“我逃出你家,一直就在山里养伤,是你不甘心,穷追不舍……”

“这是公孙老伯的意思。”

“高姑娘,在贵山庄。你已经表明了你的意思。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寡情绝义的人,这一切全是公孙云长在呼风唤雨……”

“不关他的事。”她神经质地尖叫。

“他老爹用断脉封经歹毒绝技要我的命,他也千方百计恩将仇报谋害我。现在,我决定找他一清二楚地了断,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你不能找他!”

“为什么?”

“我会恨你一辈子。”

“我不杀他,他会不择手段杀我。”他长叹一声:“我并不认为我该死而他该活,我必须杀掉他才能保全自己,必须……”

“我求你,庄爷。”她口气一软,她知道公孙云长决不是怡平的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

“庄爷,你不能落井下石,目下我们已是生死关头,他已被走狗们逼得上大无路……”

“他死不了的。”怡平摇头:“等拔山举鼎的人死得差不多了,威灵仙便会明白取胜的机会不多,便会接受乾坤一剑重新协议重行合作的条件。乾坤一剑父子当然不敢奢求,他们会不惜任何代价保全自己。那时,高姑娘,第一个被他们牺牲的人,将是你高家一群人。”

“你胡说!你……”

“好,我不再多说。我送你与令尊会合,你能走得动吗?”

“我……我当然走得动。”

“那就好,走,往西北。”怡平向西北的一座山峰一指:“没多远,走吧。”

到了一处突出谷中的峰脚下,怡平止步转身,静静地注视着狼狈万分的高嫣兰。

在他的眼中,这时的高嫣兰,外表虽与在岳州时风华绝代的高嫣兰完全不同,但强烈的印象依然存在他内心深处。

不同的是,高嫣兰这时脸上多了一分羞愧的神情,和惊悸后的楚楚可怜气质,这不但不能增加他的恶感,反而减少他对高嫣兰的憎恨,更多增一分爱怜的感觉。

深陷情海不能自拔的人,是无法运用理智来权衡感情的疯子。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恨意全消。

他觉得,这不是高嫣兰的错,都是公孙云长在捣鬼,高嫣兰只是一个脆弱的女人,一个可怜的、需要他怜爱的女人。

“小心乾坤一剑父子,高姑娘。”他柔声说:“他们和走狗们因利害而结合,又因利害而决裂。最后,也将由于利害而重新结合。那时,你万花山庄将是受害最烈的人。唯一自保的方法,是远远地离开乾坤一剑父子,随时留心意外。”

“我不喜欢听到你这些恶意中伤的话。”高嫣兰乖戾地说:“你少管我的事,好吗?”

“也许,我不会再管你的事了。”他叹口气说:“当局者迷;你我之间,早晚都会清楚的。令尊就在前面的崖口,据险死守待援。你如果想进去与他会合,就必须手中有剑,冲进去与出来危险是相等的。不过,冲进去的机会要多些,当然你必须出其不意,在阻击的人发现之前快速地冲入,不然希望不大。”

说完,他转身便走。

一听要冲进去,有人阻击,其父躲在崖口死守,显然是被围,围的人岂同小可?

这些走狗中,她高嫣兰真能从容应付的人就没有几个。

她武林三女杰的声威,在小一辈的年青一代颇有地位,但在那些江湖高手名宿面前,她算老几?

在岳州她就只有逃的份,任何一个走狗也比她高明,连双绝秀士她也难以对付,更别说摘星换斗一类二流高手了,还有一流和超等的厉害人物呢!

她心慌了,恐慑令她心寒。

“庄爷!”她焦灼地叫:“我……我我……”

“你怎么啦?”怡平止步问,并没回头。

“我……我没有剑。”她期期艾艾地说。

“快去找,山林中死了不少人,一定可以拾到剑。”怡平冷静地说,仍没回头。

他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因为他心中明白,只要看到高嫣兰的身影,看到那双曾经撼动他的明眸,他就会不由自主,硬不起心肠拒绝任何要求。

高嫣兰!这个女人,真是他命中的魔星。

也许,他前生欠了这女人一笔债吧!

高嫣兰一而再用恶毒的手段对付他,一直敌视他,而他……

“你……”高嫣兰慾言又止。

“我不再管你的事了。”他硬下心肠说,迈出沉重的一步。

“我……我知道,我亏欠你许多……”

他只走了三步。

何止是亏欠?那是恩将仇报。

如果没有江南妖姬,没有卓梅英……

他向自己说:我在干什么?干什么?

他在向一个一而再陷害他、杀他的女人,默默地奉献出有付无偿的爱意和同情。

“我送你进去。”他转身说。

“我……”高嫣兰低下了头。

“你走在前面。”

高嫣兰连一个谢字都不说,转身举步。

这是一座形态特殊的山崖,耸天直上数百寻,长有两三里,中间凹入一处不足五十步的峭壁,两侧崖很合抱,只露出十余步宽的崖口,中间还有一处弯道不能直入。人扼守在崖口,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入的气势。

高谷主夫妇,以及十余名子弟,就扼守在崖内暂时藏身。严格地说,他们是被人逼来的。

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三十余位子弟死亡或失踪,其他走散的人远不知在何处,在这里死守决不是好办法,能守得了多久?

外面的树林内,近十名走狗堵住了出口。

为首的人是内总管八表潜龙张均。

其他几位有两个熟面孔,彭泽妖婆王珠、淮上狂生澹台士方。

总之,任何一个人,高嫣兰也休想侥幸。

彭泽妖婆是绿魅蔡凤的师父,这老妖婆的蚀骨毒香可怕极了。高嫣兰连绿魅也对付不了,在老妖婆面前可说毫无机会。

当高嫣兰出现在树林侧方,便被走狗们发现了。

第一个现身的人,是淮上狂生澹台士方。

“哈哈哈哈……”淮上狂生得意地狂笑:“妙极了,高谷主躲在崖内等死,咱们却等到了他的女儿。小女人,你是我的,我淮上狂生保证让你快活,你逃不掉了。”

一听是淮上狂生,高嫣兰心中一跳!

这狂生在江湖名号响亮,天不怕地不怕号称狂人,大五行掌下罕逢敌手,直接受四夫子调遣,连大总管拔山举鼎也不敢指挥这个狂生,真才真学可想而知。不久前,她就被狂生追得上天无路。

她悚然止步,扭头回望。

不妙,怡平不在身后,显然怡平答应送她,其实未跟来。

“你后面还有人吗?”淮上狂生轻摇拆扇逼进,还不屑撤剑:“是不是公孙云长?那小子吃了你这块天鹅肉,竟然不知自量,食言背约妄想吞掉我们,大概是被你迷昏了头,忘了他是老几。好,在下要你……”

“你还想要什么?”身后传来怡平沉静的语音。

淮上狂生反应超人,大旋身折扇后挥,风雷骤发,折扇比钢刀还要犀利。同时身形疾转中,在掌随势拍出,大五行掌雷霆一击。如果折扇中敌,这一掌算是白费精力;扇不中,掌势必得手。

短短的刹那间,两招发出决无同时落空的可能。

两招同时落空,怡平跟在他身右旋转,右手搭住了他的右肘,左手扣住了他的后颈,五指如钩,指尖无情地扣入肌肉向下压。右手反扭往上拉。

“在下……认……栽……”淮上狂生嘎声狂叫,双脚一软,跪下了。

一名青衣中年人飞跃而来,一面沉喝:“阁下冲我来?打……”

三把飞刀化虹而至,势如奔电。

怡平哼了一声,将淮上狂生向上提。

“不……要……”淮上狂生惊怖地厉叫。

叫声摇曳,三把飞刀全部贯入淮上狂生的胸腹要害。接着,人体飞抛,泰山似的砸向冲来发射飞刀的中年人。

中年人大骇,飞刀击中了自己人,大事不妙,仓卒间本能地向侧闪让,恰好落在怡平的计算中。

怡平将淮上狂生抛出,已算定中年人闪避的方向,抛人的技巧也计算得很精确,对方非向预定的方向闪不可。

他随后扑到,掌劈拳飞下手不留情,一连六七记重击,拳掌着肉声有如暴雨打残花。崩云八式是贴身搏击的凶狠绝技,挨上一记必定连中数下重的,挨一下就回手乏力,睁着眼睛挨揍。

“呃……呃……啊”中年人终于砰然倒地,内脏离位,手脚骨松弛,倒下就成了半死人。

高嫣兰在一旁惊呆了!

不仅是怡平的拳掌可怕,更惊的是怡平赤手空拳,在刹那间就摆平了两个可怕的高手,举手投足皆有泰山压卵无可抵御的气势。

如果挨揍的是她……她不敢想象。

她替公孙云长担上了无穷心事。

如果怡平真的找上了公孙云长,结果……她不敢想结果。

“准备走!”怡平向她说,将从中年人身上摘下的连鞘长剑抛给她:“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崖口,除非万不得已,不要与任何人拼斗,我会在旁照料,走!”

她冷静下来了,开始冷静地打量这位为她颠倒的人。

女人用心打量男人,假使她心中已有对象,那么,她将会把这个人与自己心中的对象作一比较。

尽管她对怡平有成见,对公孙云长先入为主,仍然觉得眼前的怡平,其实并不比公孙云长差。

不论是人才和武功,怡平都有另一种吸引人的特殊气质流露。

所差的是怡平没有公孙云长那股形之于外,目空一切的傲世风标,和倜傥风流的公子豪客神韵。

她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冷静分析的念头:公孙云长是一个好情人,而这位庄怡平却是一个好丈夫。

“怎么?还不走?”怡平催促她。

她收回胡思乱想的意识,开始奔跑。

前面不远处,出现彭泽妖婆的身影。

“老妖婆,”跟在后面的怡平大笑着叫:“哈哈哈哈!我孤魂野鬼这次决不饶你。”

彭泽妖婆惊得腿都快软了,鼠窜而走。

想起在岳州枫桥镇挨揍的情景,老妖婆似乎感到老骨头开始发痛,再不跑可就有苦头吃了。

怡平的狂笑声与叫声,把随后想现身的八表潜龙吓了一大跳,再看到老妖婆望影飞逃,这位大名鼎鼎的内总管,也见机悄然开溜。

一口气奔近崖口,闻声现身的高谷主心头一块大石落地,爱女无恙,真是值得宽慰的事!

怡平悄然退走,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高嫣兰已用不着他担心,目前走狗们仍在各处奔东逐北,无暇集中全力进逼,高谷主这面的情势还可以控制。

他要去找乾坤一剑公孙宙父子,看他们如何对付危局。

三方面死伤可观,必须等激动的情绪冷下来了,才能各出奇谋,作制胜的打算。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方能控制绝对优势,因此,没有任何一方愿意向最具有实力的人挑战决死。高谷主这一面人数多实力仍在,暂时不会有人冒险向崖内拼命进攻。

人都追散了,真不容易找到乾坤一剑父子。

梅英和纯纯以为神箫客盯住了高嫣兰,所以放心地远远跟踪,等到发现神箫客也不见,这才赶上前面的卓欣玮和江南妖姬。

“沙姐姐。”梅英说:“这样找不是办法,怡平哥死心眼,他的轻功和摆脱术比谁都高明,谁也无法找得到他,除非他肯现身相见。这样吧,我们分开找,我和纯纯走一路。”

“小妹,到处都有强敌流窜,人分散太危险。”江南妖姬不同意:“不能乱跑,我们在这里等梁老爷回来,他引走八表潜龙之后,会回到走散的地方找我们。”

如果她们能追踪八表潜龙,便可到达高谷主藏身的山崖,也必定与怡平会合了,真是合该有事。

“大妹,你可不要乱来。”卓欣玮也郑重地说:“到处乱跑,万一受到伏击,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势混乱,人都散了,任何一株树一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四章 自相残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