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四十五章 狰狞面目

作者:云中岳

“嗯……”

销魂菊冲出八尺外脱口惊叫,脚下大乱,上身一挺。可怕的刀光掠过她的右胸,凛冽的刀气令她失魂,肌肉裂开时并没感到痛楚,但止步后苦楚的浪潮突然君临,痛得她受不了。

右rǔ被斜剖面裂开,鲜血如泉涌。

“我要用鸿钧三辟杀你。”梅英冷厉地说。

“鸿……鸿钧三……三辟?刀……神的绝……学……”销魂菊魂飞魄散,叫声不像人声,踉跄急退。

“不错,鸿钧三辟,我要砍你一百刀!”

“饶……我……”

销魂菊凄厉地狂叫,失手丢剑。

风雷乍起,蒙蒙的淡淡刀光飞旋而至。

像销魂菊这种藐视世俗、藐视生命的江湖女亡命,意志是不容易崩散的,但也并非真的能藐视死亡、藐视痛苦。

现在,她右rǔ被剖开,痛苦的浪潮淹没了她;刀神的声威震慑着她的心神;可怖的飞旋刀光,以雷霆万钧之威追魂夺魄;她完全崩散了,抗拒的意识粉碎了。

一声惨呼,她丢剑脱力地、失魂地向前一扑。

凛冽的钢刀,将要把她撕裂成碎片。

急切的呼唤声,及时传到:“姐,不要杀她……”

是纯纯的急切呼唤,多么怜悯的、慈悲的呼唤声。

冷冰冰的刀锋,极不情愿地停留在销魂菊的肩颈上。梅英转首向纯纯望去,美丽的面庞一片肃杀。

纯纯由怡平强力的手臂扶住,坐在草地上,苍紫浮肿的面庞虽然已经走了样,但眼中悲天悯人的、恳求的神情仍可明显地表露出来。

梅英的目光,转投向怡平,眼神表示出征询的意念。

怡平点点头。

“姐,谢谢你。”纯纯脸上的笑容好可怕。

“我刚才就应该杀掉你。”梅英向俯伏在脚前的销魂菊恨恨地说:“你一而再暗算怡平哥,又虐待纯纯妹,刚才那一刀,我好后悔。”

销魂菊跪伏如羊,浑身可怕地颤抖。

梅英退步收刀,扑向纯纯。

“纯妹妹……”梅英蹲下抱住了纯纯,热泪盈眶地轻叹:“我对不起你,我……我应该拒绝你要我逃走的要求,我……”

“姐,我不是很好吗?”纯纯也含泪笑了:“如果你拒绝,怎能带着怡平哥来救我呢?我们俩都会毁在妖女手中,甚至会危害到怡平哥,是吗?”

“傻妹妹,你总有许多歪理,可吃足了苦头。”

“这算不了什么。”

“你是菩萨心肠,不该饶恕妖女。”

“她也是可怜,饶了她算了。”

“我总是无法拒绝你,你这讨厌的傻妹妹。”

怡平拉开梅英,笑笑说:“这叫作柔可克刚。好了好了,你们有完没有?我们该走了,纯纯得找地方歇息调养。”

他抱起纯纯,飞掠而走。

两里外的溪岸干涸的乱石滩中,血腥刺鼻,三具尸体凄惨地躺在血泊中,有一具尸体仍在抽搐。

一面是乾坤一剑父子,和六位神色萎顿的人。

另一面是拔山举鼎、威灵仙、摘星换斗、魔手无常、王夫子和三名黑衣天罡。

人数相等,实力以拔山举鼎这一面要强些。

四夫子中,王夫子排名最末,很少出面管事,而武功深不可测,武功排名却是第一,手下的亲信七天罡,都是威震宇内的高手中的高手。

上次在岳州,死了一个天罡千手灵官鱼亮。

被怡平吓走的另一天罡一剑追魂罗公权,目下正站在王夫子背后,脸色不正常,呼吸仍未恢复平静;因为这家伙不久前,一剑追了乾坤一剑手下的一名高手的魂,疲劳仍未恢复,真力损耗甚巨。

双方都是主脑人物,当然不会打群架,一比一拼了好几场,双方各有伤亡。

远远地,花花太岁飞掠而来!

公孙云长已经过一场恶斗,霸道的乾坤剑术,杀了拔山举鼎一位手下。他看看已方的六个人,六个他父亲的好朋友,他的长辈,发觉这些人神色已萎顿不堪,下一场出去的人,应该是他父亲乾坤一剑出面了。

当然他不能让父亲出场,至少目前还不是主脑人物决死的时候。

他一挺胸膛,缓步而出。

“皇甫大总管。”他指名叫阵:“晚算不如早算,何不你我先作一了断?在下恭候大驾。”

魔子无常冷冷一笑,背着手缓步而出。

“你还不配。”魔手无常轻蔑地说:“老夫和你先了断,魔手毒功接你小辈的乾坤剑术,你就不必顾忌兵刃斗徒手有损你的威望,宰了我魔手无常,一定可以提高你小辈的声望。要爬到我八魔之一的地位,是十分光彩的事。”

恐怕除了怡平知道公孙云长深藏不露、身杯惊世绝学之外,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内情了。连拔山举鼎也被蒙在鼓里,以为这家伙再强,也没有乾坤一剑高明,至少在内功的进境上会差上一大截。再神奥的剑术,内力不如人,威力有限得很,除非出其不意偷袭,不然获胜的机会不会超过两成。

魔手无常是宇内八魔之一,位高辈尊,邪功超绝,一双魔手比刀剑更厉害,气功不到家的人即使御使利器,也伤不了他一双蓝色的魔手。

拔山举鼎一面的人,任何人的声望与辈份,皆比公孙云长高。

魔手无常出面,如果是较技印证。当然于理不合有失身份,但生死相决,就没有人会责备他魔手无常以老欺少了。

“好,就是你。”公孙云长拔剑:“能与威震天下的蓝色魔手功一决雌雄,在下深感荣幸。”

在岳州,公孙云长和高嫣兰在酒楼中,看到魔手无常就吓得脸无人色。但今天正式决斗,公孙云长的态度和说话的口气,与在岳州时判若两人。假使魔手无常够机警聪明,应该提高警觉才是。

老魔不够机警,也不够聪明。

剑向前一引,公孙云长眼中杀机怒涌,炯炯冷电锋利如刀,狠盯着傲态依旧的老魔。

剑不曾发生注入内劲的震鸣,也没有剑气发生。

魔手无常冷哼一声,毫无顾忌在走中宫正面压迫,踏进两步左袖一拂,风雷骤发,袖风劈面向公孙云长涌去。大袖也猛振而出,随振出的袖风行连续抢攻。

公孙云长移位斜走,袖风与大袖落空。剑芒一闪,反击老魔的左肋,快如电光一闪。

魔手无常狂笑一声,旋身扔手,蓝色的魔手伸出袖口,五指如钩闪电似的硬向锋利的剑身猛抓。

剑芒疾沉,接着光芒四射,快速地避过魔手的一抓,立即回敬反击,招发绝招乾坤倒旋,乾坤剑术的杀着就在这刹那间攻出,从下盘一旋一绞,一吞一吐,一连五六剑快速诡变,自下盘一直攻至上盘。

“噗噗噗噗……”

剑快速击中魔手的声响,似乎同一瞬间连响五六次。

腥风刺鼻,魔手被剑逼出了毒汗四面飞散。

公孙云长疾退丈外,眼中杀机更浓。

乾坤剑术果然非同凡响,霸道神奥令人莫测,这一招连击六剑,剑剑中的。

可惜的是,剑击中魔手未起丝毫作用,那双怪手坚逾精钢,不但伤不了肌肉,甚至长剑有一面剑锋出现了卷口的创痕。

老魔也没抓住追击的机会,低头抬手一看,看到左大袖出现三个剑尖所造成的剑孔。

“你如此而已。”公孙云长拉开马步傲然地说。

魔手无常脸色一变,老脸挂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羞怒蒙蔽了灵智,愤怒地大喝一声,疾冲而上,仍然走中宫长驱直入,左爪虚空一抓一扣,右爪随即排空直探而入。

剑光疾闪,一点一拂。

点时并无异状,拂时异象骤变,速度增加了三倍,光芒炽亮三倍,异鸣像是九天传下的隐隐殷雷,剑气陡发。

“喀嚓!”

魔手无常的右手掌齐心中分,直剖至小臂中段。

剑虹耀目生花,连闪三次。

魔手无常踉跄后退、后退,双目睁得大大地,似乎要脱眶而出。想叫,叫不出声音。

地下,掉落四段手臂和两半破手掌。

“咦!”拔山举鼎这面的几个人同声惊呼,似乎仍然难以相信眼前所见的事实。

“天哪!我的……手……”魔手无常终于叫出声音了,简直不像是人的声音。

他的一双手,从肩下三寸处断掉了,鲜血像泉涌,像帘水向下滴流。

公孙云长收剑入鞘,冷冷地说:“我替你八魔之一的魔手无常除名。”

王夫子眼中冷电乍现,佩剑举步。

“王夫子留步。”威灵仙冷然相阻,脸色阴沉眼神狞猛:“贫道要会会这深藏不露,骗了所有武林人的威麟堡少堡主。”

“护法仙长看出什么了?”王夫子问。

“无量真气,传说中早年第一妖神曾华隆的绝学。”

“可能吗?””

“世间任何事都可能。”

“仙长能……”

“贫道要行法擒下他,逼出他的根底来。”

公孙云长听得真切,冷笑一声说:“威灵仙,你那些妖术障眼法,最好不要献宝。无量真气行功时,心神如凝,外魔不侵,真气所指处,无坚不摧化铁熔金。你那点点道行,免了吧!”

“贫道既然一眼便可看出你的根底,当然有克制无量真气的法宝。”威灵仙开始举步:“其实,妖神将这种登峰造极内功取名取得不符实;相反地,无量应该称极量,连用三五次之后便到了极至,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最后气散神崩一蹶不起。你修为有限,使用了一次,你的心跳比平时快了一倍,你以为我不知道?哼!贫道要耗尽你的真气,再好好摆布你。”

公孙云长心中暗惊,但口气仍硬:“威灵仙,你是说给自己壮胆呢,抑或是自欺欺人给自己脸上贴金?你来吧!”

威灵仙的手,落在剑把上。

他这把剑名叫霜华,名列目下武林三大名剑之首,断金切玉绝壁穿铜,以内功御剑,玄门十成罡气也禁不起全力一击。

他不必用邪术,邪术对定静功夫到家的高手效果有限,霜华剑才是他破无量真气的法宝。

一声龙吟,霜华剑出鞘。

宝光四射,映着日色发出蒙蒙耀目光华,晶芒四射逼人肤发,森森冷气令丈内的人彻体生寒。

公孙云长心中一跳,感到自己的心跳不仅加快了一倍,也许是三倍。

“仙长请退回,属下有要事实告。”花花太岁到了,及时发出叫声。

威灵仙扭头回望,收剑后退。

片刻,威灵仙重新上前。

公孙云长已利用这片刻,退回与其父几个人商量对策。

“公孙宙,你父子俩都出来。”威灵仙神气十足地说:“咱们来好好解决。”

乾坤一剑咬牙,偕公孙云长上前。

“你要让在下父子联手?”乾坤一剑沉声说:“也许你威灵仙真的很了不起,但如此狂傲托大……”

“是否让你父子联手,以后再说。贫道要给你一次机会,看你能不能把握住。”

“什么机会?”

“重订协议,化暗为明,衷诚合作;威麟堡不但可获得应有的领袖群伦地位,还可以获得重利,可说名利双收。”

“化暗为明?”乾坤一剑脸色一变。

“不错,贫道可以全权作主。”

“哼!你要威麟堡接受你们的驱策?这一来,我那些侠义道朋友怎么说?”

“鄢大人不需调动威麟堡的人,只需要阁下的名望震慑那些不自量的高手名宿。你那些侠义道朋友无话可说,因为你是站在官方的一面为朝庭效忠,反对你的人就是乱臣贼子。”

“这个……”

“如果你拒绝,贫道今天即使让你们逃脱了,亦将使用最后手段来对付你。”

“你有什么最后手段?”

“利用官府的力量,毁灭你威麟堡。只要一纸公文,卫辉府的巡捕丁勇,将把威麟堡化为瓦砾场,你父子即使能逃脱,也将成为格杀勿论的重要逃犯。”

“你威胁我吗?”乾坤一剑厉声问,色质内茬,其实口气并不强硬。

“不是威胁,而是指引你一条明路。情势比人强,阁下不要自误。你我的人,死得差不多了,你的实力目下已不堪一击,难道要死光才认输吗?”

“哼!你并没有绝对取胜的把握。”

“贫道只想保留一分元气而已。当然,要收拾你们八个人,贫道的人多少要损失一些人作代价。”

“在下还有高谷主……”

“你还在做白日梦。高谷主的人死伤更惨,贫道的人,可说已完全主宰了他的生死,周和吴、郑三位夫子,恐怕已经将他困死了。”

“即使不困死,也去死不远。”后面的拔山举鼎接口:“郑夫子已将他的……”

“不许多说!”威灵仙扭头沉叱,极具威严。

拔山举鼎乖乖闭嘴,不敢把郑夫子已将高嫣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五章 狰狞面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