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 五 章 一见钟情

作者:云中岳

他们是在百戒僧与幽虚炼气士的房中商量,夜已深,必须返房歇息,反正两个伤者不需留下人照顾。

第一个离开的是云裳仙史、九绝神君与煞神接着离开。因此云裳仙史返室掩上房门,九绝神君与煞神尚未到达自己的房门口。

谁也没料到房内有人等候。房内已掌了灯,九绝神君毫无戒心地推开房门,唉声叹气地跨步入房,忘了留心门后,失去了江湖人应有的警觉。

随后跟人的煞神胡泰,听到了轻微的破风声,还来不及转念,便看到九绝神君向前一栽。

“该轮到你了!”熟悉的语音入耳。

煞神大骇,不假思索地叫:“灵怪……”

手刚提起,双掌护住上下盘,却没料到脚下有变,门后伸出的脚一绊一钩,立感足踝慾裂,立身不牢。

人尚未倒下,左耳门便挨了一记重掌,重得有如千斤巨斧,劈得他天昏地黑,向前一栽便失去知觉。

邻房的云裳仙史听到了叫声,警觉地启门外出叫:“是谁在叫?咦!”

她看到邻房的房门是开的,却没有灯光。

云裳仙史是个老江湖,看到邻房房门大开却没有灯光,这是极不寻常的事,一个老江湖投宿旅店,岂有不关房门便熄灯睡觉之理?她便知道有点不妙了。

她有点心虚,不敢走近察看,焦灼地叫:“余兄,胡见,你们怎么啦?”

没有人回答,她心中一凉。

九绝神君的邻房有了响动,吱嘎嘎一阵门响,探出一个模糊的人影,用娇嫩的嗓音说:“半夜三更,你们吵吵闹闹,到底让不让别人睡呀?”

一听就知道是个小姑娘,云裳仙史心中一宽。她一生中,大概从没想到要仗人壮胆,但今晚例外。

“小姑娘。”她叫:“邻房的客人出了意外,劳驾你伸头看看好不好?”

“你怎么说话不知轻重。”小姑娘说:“有事你不知道叫店家呀!”

廊下没有灯,旅舍中,叫一个陌生少女看别家房中的客人是否有意外,也的确要求过份。她并不真的需要少女去看,乘说话的机会壮胆,三两步便到了九绝神君的房门口,里面灯火早熄,声息全无。

“余兄,胡兄。”她屏息着叫。

“没有回音,里面的人绝不是睡着了。

她知道糟了,正想掏火折子。

火光一闪,身旁到了邻房的少女,手举一具中型大小,构造相当精巧、一吹便可引燃的紫铜名贵火折子。

暗红色的火焰光度有限,但足以让她看清门内躺着的两个人。

“哎呀!”她惊惶地叫,急抢而入。

少女也举火折子跟入,从容点亮了桌上的油灯。

云裳仙史不再恐惧了,至少目下已有人作伴。

她一探煞神的脉息,捏人中拍面颊。一面急呼道:“醒一醒,胡泰,醒一醒……”

少女抓起茶壶。将冷茶淋在煞神的脸上。

胡泰一惊而醒,含糊地叫:“谁?谁……”

“是我。”云裳仙史放下煞神,到了九绝神君身侧。

九绝神君是扑伏的,真像个死人。

“这人是后脑被小石打昏的。”一旁的少女说,指指九绝神君玉枕穴肿起的小疮,这一带的头发薄,一看便知:“这人劲道之控制委实惊人,而且奇准无比,武林中夜间能达到此一境界的人,屈指可数。”

“那是江湖六怪中的灵怪所为。”云裳仙史一面替九绝君推拿,一面信口答。

“哦!灵怪仍在人间?”少女的声调中有惊讶。

云裳仙史心上一动,闹了半天,原来这位陌生的少女也是武林人。她扭头上望,看到一张秀丽脱俗,稚容未褪的少女面庞。

“你几岁了?小姑娘。”她忍不住发问。

“十五岁。你是……”

“我姓袁。你呢?”

“我?哦!目前姓高……”

“你怎么语无伦次?目前姓高?甚么意思?”

“我是个孤儿,不足一岁被遗弃在路边。在我家乡,生女婴弃在荒野的人很多,弃在街边路旁已经够仁慈了。”

少女黯然地低语:“高家的老仆高忠将我抱回高家,老夫人收我做丫头、所以我姓高,有一个属于丫环使女的俗名宇:小菊。”

“你知道打穴术,武艺一定不坏。”

“高家不论男女老少,武艺如不管用,就不许到外地走动……”

“哎呀!你是锦绣谷万花山庄高家的人。”云裳仙史恍然地叫:“夔州高家是武林名门。”

“高家的一个丫头。”高小菊纠正她的话,高家的人与高家的丫头是不同的,丫头还不配称高家的人。

她俩正在谈话,后面的煞神胡泰坐在地上,大概已完全清醒了,突然如丧考妣般狂号:“我的右手!我的右……右……手……”

云裳仙史转首回顾,柳眉一攒,不悦地说:“你鬼叫什么?想把全店的旅客全叫醒吗?你的右手,不是好好地长在肩膀上吗?”

“五条主经脉全死了,天哪!是谁废了我的手?”煞神的叫声更凄厉了。

“咦!你记不记起所发生的事了?”

“哎!是灵怪。灵怪,你这老猪狗,我……”

高小菊莲步轻移向房外走,摇摇头叹息一声,说:“听说灵怪从不饶人,废了手而留得命在,已经是不错了,谁叫你们去招惹那个老怪物?”

九绝神君也醒了,狼狈地爬起说:“还好,我的手脚并无异样,罢了!”

高小菊尚未出房,房门外已站着嬉皮笑脸的庄怡平,改穿了一袭青袍,显得俊逸潇洒,可措那恶作剧的嬉皮笑脸,掩去了他雍容俊逸的风采。

怡平笑道:“嘻嘻!这里有祸事了,发生了什么大灾祸?”

煞神胡泰一看清是他,无名孽火如山洪爆发。今晚到杨家自投罗网,追根究源,全是这姓庄的小子惹出来的灾祸。

“你这该死的狗娘养的!”煞神发出一声粗野的咒骂,冲越高小菊抢出门外,用完好的左手吐出一掌。

这一掌极为凌厉霸道,含忿出手当然劲道十足。

怡平不再客气,上盘手右掌化招,左掌探入,闪电似的贴上了煞神的胸口,不轻不重地向前一送。

煞神倒飞而退,惊叫一声退入房门,背部以更快的速度,撞向刚慾出房的高小菊。

高小菊手急眼快,左掌一伸,便顶住了煞神的背部,扭身将煞神拨偏,抢出房外,向笑容未敛的怡平秀眉一挑,嘟起动人的红艳小嘴,似怒似嗔地说:“你怎么出手不顾及旁人?好没道理。”

“十分抱歉。”他怪腔怪调地微笑欠身:“与红尘三邪走在一起的人,决不是平庸的武林小辈,姑娘自不例外,事实已证明姑娘并不在乎那一撞。”

高小菊一怔,转身回顾说:“你说他们是红尘三邪?”

“另有两邪在邻房,这一邪就是云裳仙史袁玉燕。”他发觉这位小姑娘不是九绝神君那些人的同党,神态不再玩世,面容一整:“那两个武林高手,更是大大的有名。”

“他们是谁?”高小菊扭头笑问。

由于他脸上的玩世者神情消失,雍容俊逸的风华光采照人。

高小菊一怔,几乎看呆了,没来由地粉面一红,秀目中有了变化瞳孔似乎正在扩张,变得更黑,更明亮,更深邃。

怡平正好也转脸向她注视,她失措地慌忙转首他顾。

“他们是九绝神君余化龙,和煞神胡泰。”怡平并未留意她的神情反应:“他们的名头并不比江湖六怪低,低的是人品和武功,他们比江湖六怪更令人害怕。”

“我听说过这些人。”高小菊的语音很低,低得反常:“我得离开免得落人闲话。”

云裳仙史放开被推得晕头转向的煞神,大概认为高小菊的话,有伤她的自尊,绷着粉脸说:“红尘三邪也不想沾你万花山庄高家的光彩。再说,你不过是高家的一个丫头,神气什么?”

高小菊秀眉一挑,正待发作,怡平却构手虚拦,笑道:“高姑娘,要斗口放泼。你绝不是她的敌手,不要和她计较,好吗?”

他的温和语音,对高小菊有一种无可抗拒的魅力。

高小菊大概也是相当随和的人,怒意立消,低头一笑说:“其实我又没惹她,她怪我是不应该的。”

“姑娘你走吧。”怡平柔声说。

高小菊缓步到了自己的房门口,回眸一笑,然后匆匆入房而去。

怡平呆了一呆,心想:这丫头笑得好美。

房内,云裳仙史怒目相向,恨声说:“小畜生!如害得我们好苦。”

他脸上又回复了玩世者的神情,说:“袁姑娘,你说话真的味良心,颠倒黑白含血喷人,我又怎么害苦了你们啦?”

“你唆使我们去杨家……”

“且慢!唆使两字,你是否用错了?”

“你……”

“在下只告诉你们何处有财路,还没将该如何下手的办法说出来,你们这些贪心鬼便兴起独吞的恶毒念头,要不是我逃得快,小命早就完了。

邪魔毕竟是邪魔,象蛇蝎一样不可信任。你们怕走漏风声,迫不及待抢先匆匆前往下手,不知己不知彼,碰了钉子怪得谁来?”

“事先你已知道多臂熊已和拔山举鼎的人勾结了?”

“天地良心,我怎知道他们之间有勾结?”怡平推得一干二净,事实上他也的确不知道。

九绝神君恶狠狠地抢出,咬牙说:“不管你怎么说,你都是罪魁祸首,不杀你此恨难消,毙了你……”

声落手出,铁爪功力贯指尖,“云龙现爪”劈面便抓,劲风虎虎劲道惊人。

怡平早就估出对方的功力份量,也用爪功接招,左爪一伸,毫无顾忌地与对方的爪相接,两人同时用劲,十指全力猛抓急扣,扣得死紧同时发劲。

“劈啪!”怡平的右手同时进击,结结实实给了九绝神君两记正反阴阳耳光,干脆俐落从容不迫不带火气。

“哎……”九绝神君狂叫,上体后仰。

但右手已被怡平扣牢,无法脱出。铁爪功碰上治平更坚硬更强劲的手,扣力空前可怕,整条臂膀发麻,掌奇痛慾裂。

怡平及时松手,向前一送。

“蓬”一声闷响,九绝神君坐倒在地,口中血出,双目难睁。

云裳仙史大掠,骇然叫:“你是个深藏不露的可怕高手!”

他呵呵笑,极有风度地欠身说:“姑娘夸奖,谢谢。”

“你的真名号是……”

“孤魂野鬼庄怡平,真名实姓如假包换。”

“你……”

“姑娘好像是唯一完整的人。”他嬉皮笑脸地说。

“你……你是天都羽士派来故意戏弄我们的人?”

“天都羽士?”怡平不笑了,神色凝重:“听口气,天香正教教主天都羽士出现在杨家吗?”

“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他郑重地说:“那妖道不会是在杨家卖蒙汗葯堕胎葯,定有恶毒的阴谋。”

“他替天下四大姦恶的鄢懋卿网罗人才,多臂熊已经被他收买了。”

“原来如此。”他开始返走:“你为人并不太可恶,我不再惩罚你了。”

五个人,唯一不曾受到伤害的人是云裳仙史。或许她是女人,怡平手下留情放过了她。

最惨的是煞神胡泰,右手废了。这只右手,曾经偷击灵怪,废了是理所当然。

就因为右手废了,煞神胡泰因祸得福。

次日近午时分,他们狼狈地到杨家报到。结果,煞神被赶了出来,天都羽士对被废了一手的人不感兴趣,废人派不上用场,鄢姦要的是第一流的高手。

午后不久,店旁的碧湘酒楼冠盖云集。

楼上雅座,是肯花钱的客人登临光顾的地方,占有两间门面,中间大食厅有二十余副座头,两侧与后端隔成一座座小厅前面用高屏风隔住,有些则用串帘。

楼上几乎满座,食客众多,酒菜香扑鼻,喧闹声也令人耳根难净。

怡平占了近窗口的一副座头,同桌另有两位中年食客,叫了四味菜两壶酒,嘀嘀咕咕话家常。

怡平这一面,也有四碟菜,两壶酒。桌中间鸿沟为界,互不侵犯。

楼梯响,人上来,吊着右手,垂头丧气的煞神出现在楼口。

左首不远处,四位食客之一举手扬声叫:“嘿!那不是胡老兄吗?过来坐。”

煞神被叫声所吸引,忘了先打量楼中的食客。如果让他看到近窗口的怡平,不溜走才是怪事。

“哦?原来是谈英兄。”煞神抹抹虬须向四食客走去:“好久不见,谈兄近来可好?”

谈英让出座位,移向右首同伴那一面,欣然说:“混得还不错,托福托福。来,兄弟先替诸位引见。”

三位同伴是六指班和、地一半王虎、黑鹰李锦,都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黑道高手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一见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