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剑情花》

第 八 章 自投罗网

作者:云中岳

“他要监视恶贼们的动静,没有结果他是不会回来的。小菊姑娘,你问过你小姐今后的打算吗?”

“小姐甚是灰心,也急于返家传警,因此此地的事一了。便尽快赶回万花山庄。”

“也好,恶贼们是不会罢手的,沿途你们得小心了。”

“庄爷,介意我问你一些问题吗?”

“你有事?”

“你真的不是恶贼们的人?”

“如果是,我会三番两次援救你们吗?你家小姐以为我是摘星换斗的人?”

“这……这是公孙少堡主的猜测,他说你三番两次的出现绝不是巧合,可能另有用意。”小菊无邪地注视着他:“小组并未表示意见。我却相信你绝不是他们的人。”

“哦!公孙少堡主凭什么证据如此猜测?”

“你在五湖钓叟的村子里,与他们平安相处。在人魔鬼母手中救我们,是不希望两老魔捷足先登。

这次的相救,是他们擒我们的时机未至,要从我们身上,追出其他的人来,甚至希望把老庄主引出以便一网打尽。”

“公孙少堡主的猜测和证据,可说经不起一驳。”他毫不激动地说:“只要把你家小姐抓住,那怕高老庄主不出来善后?用不着费事迫出其他的人。我想,公孙少堡主这样估猜,原因不在我是不是他们的人。”

“庄爷,你的意思是……”

“他爱上你家小姐,不择任何手段阻止高姑娘接近任何人,情有可原,我不怪他,所以毫不介意。”

“唔!这是合情合理的推断。”小菊不住点头:“公孙少堡主的气度不够恢宏,也太多疑了些。

至少,他该明自我家小姐对他的情意,没有顾虑我家小姐移情的必要。庄爷,你是不是也爱上了我家小姐?”

天真无邪心直口快的小菊,最后一个问题可把怡平问住了。

怡平的脸上一红,过了许久,他才神情肃穆地反问着道:“小菊姑娘,你很聪明,你一定要知道吗?”

“是呀!”小菊不假思索地说:“从前曾经有不少人,在我家小姐左右,不远千里追随不去。

我想,这就是爱吧。但你一直不和我家小姐相处交谈,又不毛遂自荐设法搭讪,我就捉摸不定你的心意了。”

“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不错,我的确是爱上了你家小姐,但我总不能冒冒失失地,毛遂自荐厚颜请求结交。”他终于毫无困难地说出自己的心声。

“这个…”

“我不在意你们如何想法。”

他无意识地注视着正逐渐沉落水线的红日:“一家有女百家求;我有权爱上你家小姐。我是很有耐心的。”

“我家小姐从未对追求她的人假以辞色,但这次她对公孙少堡主,已经动了真情。庄爷,我看,你……”

“我说过我是很有耐心的。”他抢着说。

“庄爷,你知道高家和公孙家,上一代的尊长小有交情吗?小姐与公孙少堡主自小便认识。”

“我知道,他们是门当户对,两小无猜。”

“所以……”

“公孙少堡主的条件比我优厚,但我并末绝望。”

“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小菊黛眉深锁:“我总觉得公孙少堡主配不上我家小姐。”

“为什么?公孙少堡主号称武林一公子,人如芝兰玉树,声誉鹊起,是武林后起之秀中有口皆碑的少年侠义英雄……”

“不瞒你说。”小菊说:“最近四五年来,老庄主几乎与公孙家断绝了往来,而且一再叮咛庄中的子弟,尽量少接触公孙家的人。”

“为什么?”

“好象是说,公孙家的人名利心太重,名气太大,少接近免生是非。”

“哪一个武林世家不重视名气?高庄主过虑了。”他为公孙家辩护:“你家小姐,似乎不在意她爹的叮咛。”

“这可能是缘吧!其实,公孙少堡主是很有才华的人,也的确有点自负骄傲。”

“哪一个年青人不自负?过几年就会老成了。”

“你呢?”小菊用肘碰碰他的手臂笑问:“你是不是也很自负骄傲?”

“有一点。”他也笑了:“我还年青,不是吗?”

小菊脸一红,突然站起往农舍走,走了几步,转臻首飞快地说道:“庄爷,我喜欢你甚于公孙少堡主,但并不是为了你曾经救过我。我只听到你推祟他,而他低毁你的话我听得太多了。”

小丫头匆匆走了,留下他在原地发呆。

天终于黑了,神箫客在暮色重重中返回,告诉众人说,恶贼们皆已失望地返城了。

他们在农舍里借宿一宵。

次日,由庄怡平出面,热心地替高嫣兰打点,请来村民收殓高忠的遗骸,寄灵在白鹤山东南楞伽北峰的圣安寺内,以便日后能移灵回万花山庄。

忙了一整天,总算一切停当。

公孙云长在原住的农舍养伤,无法帮忙高姑娘远走十余里外寄灵。

这期间,高嫣兰甚少与怡平说话,她因高忠的死心情欠佳,因此怡平并不介意。

神箭客也没有参子寄灵的事,他老人家一早便进城去了,在城中打听着消息。

薄暮时分,怡平伴着高嫣兰主婢,踏着落日余晖,回到了湖畔昨日借住的农舍。

高嫣兰第一件事,便是匆匆到客房替公孙云长换葯。

厅堂点起了灯,农舍的主人为怡平小菊砌了一壶茶,向怡平说:“公子爷,老太爷午后不久,曾经回来过,留下一封手书,着小可面交公子爷。”

接过主人递来的手书,就灯下展阅。

“公子爷,晚饭已备,要不要开饭?”主人接着问。

“请稍候。”怡平说,焚了书信:“等高姑娘出厅再一并用膳。”

小菊忍不住插嘴问道:“庄爷,梁老前辈信上说些什么?”

他喝了一口茶,微微一笑:“恶贼们并未惊动官府,我们可以自由活动。再就是客店有人监视,一切要小心在意,从下游来了不少神秘人物,分乘客船和自备座舟抵步,来意不明。”

“会不会是为我家小姐而来?”小菊忧心忡忡极感不安。

“不可能的,除非他们早就知道你家小姐的行踪。”怡平说,“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们是为公孙少堡主而来。

只要制住了公孙少堡主,拔山举鼎便可逼老堡主乾坤一剑就范,今后便高枕无忧了,剩下一个屡败屡战,碰钉子碰得头破血流的万家生佛吴仕明,孤掌难鸣成不了事。”

“今晚这里安全吗?”

“按理不会有危险。一整天我们都在城郊东南山区奔忙,他们料不到我们回来此地住宿,而且这里没有陌生人来查问打听。”

不久,高嫣兰心事重重地出堂。

怡平立即请农舍主人备膳,二个人默默地进食。

“高姑娘。”

怡平打破了沉闷的局面:“店中的行囊必须姑娘亲自去取,不然店家不会给,今晚得多委屈姑娘一宵,明晨在下陪伴姑娘返店。”

“庄爷,多蒙鼎力相助,妾身感激不尽。”嫣兰客气地说:“已经耽误了庄爷不少工夫,不敢再劳庄爷的大驾了。”

“高姑娘…”

“庄爷。”嫣兰的神色相当冷淡:“妾身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庄爷的大恩大德,容图后报。

只是,人多了目标太大,恶贼们志在图我,庄爷如不及早远离,恐将难免波及,妾身岂能心安?因此,请庄爷珍惜,今晚便可回店了,这里妾身尚能照顾。”

嫣兰的话虽然客气婉转,但逐客的意思极为明显。显然在换葯时,公孙云长又说了不少危言耸听的话。

“小姐。”小菊心中大急:“城里又来了不少恶贼,如果他们乘夜前来……”

“你少多嘴。”嫣兰不悦地说:“如果他们要来,早就该来了,可知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在这简陋的农舍住宿,决不会前来乱闯,除非有人事先通风报信。”

最后一句话,目光是转向怡平的。

怡平淡淡一笑,泰然地说:“下次等在下弄到几个活口,就不难打道他们的阴谋了。这里……”

“庄爷如果不在此地,人魔和鬼母便不会找来。妾身认为,这里仍距两魔的住所不远,他们找你的心念,比找我们更殷切。”

高嫣兰仍不放松他:“恶贼们反而不足虑。”

“噢!看来在下似乎真的不宜在此地连累姑娘了。”他不能再厚颜装糊涂了。

“庄爷言重了,但的确也是实情。”高嫣兰放下碗筷说,神色有点不安。

“哦!看来,该抱歉的真是我。”

他离座而起:“爱之足以害之,大丈夫不为。在下告辞,姑娘小心珍重。”

小菊正想说话,却被高嫣兰严厉的眼色阻止了。

“多谢庄爷成全,妾身感激不尽。”高嫣兰离座相送:“不管怎样,庄爷为妾身所做的一切,高家存殁均感。”

“能为姑娘尽力,在下深感荣幸,算不了什么。”他讪讪地说:“人魔与鬼母,恐怕已逃离隐身处,远处数百里外了,可能打消了重出江湖的念头。

姑娘的真正强敌,是摘星换斗那些恶贼。至于一整天为何没有眼线前来这一带踩探,在下也感到奇怪,因此……”

“庄爷也感到奇怪?真的?”嫣兰冷冷一笑:“请转告摘星换斗那些人,就算我高嫣兰落在他们手中,也不可能把家父引出来的。

反而会引起万花山庄子弟的仇视,对他们有害而无一利,何苦作那损人不利己的蠢事情呢?”

“高姑娘,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他郑重地说:“他们的用意,就是激使贵山庄的子弟出面干预。迫使今尊表明态度,师出有名以杜天下武林朋友之口。

早些天公孙少堡主光临衡州南衡居士小有天精舍,说动南衡仗义出山,韦家因此而几乎烟消火灭。

尊府在名义上虽则子弟众多,令尊天马行空也名列风云四霸天,但比起四剑圣的南衡来,仍嫌声望稍次。他们有办法计算南衡,当然会毫无顾忌地逼令尊走极端,前车之鉴……”

堂后过道出来了公孙云长,哼了一声接口说:“庄兄,在下想起来了,天下间巧合的事似乎全在庄兄身上出现,岂不可怪?

记得南衡韦家出事,庄兄也恰好在该地现身。五湖钓叟一家出事,你也在场。在下与高姑娘历尽凶险,你也每次都在。

这些太多的巧合,委实令人心中凛凛,你如何自圆其说?恐怕所有的变故,皆出于庄兄暗中操纵,对不对。”

庄怡平心中一震,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他的目光,不转瞬地紧盯住公孙云长的眼神,眼神逐渐凌厉,像利簇般直透对方心灵深处。

那无形的肃杀飒飒气势,以雷霆万钧之威向对方压去。

公孙云长先前理直气壮的无畏目光,却逐渐失去依恃,在怡平大气磅礴的凌厉逼视下,渐渐失去了镇静和自制力,眼神一变,闪烁着避开怡平的目光,头一低,便摆脱了接触。

“看着我!你对我说话目光不在我身上,不但是心虚,而且是无礼。”怡平威严地逼进一步:

“你虽然是乾坤一剑的儿子,按理家学渊源艺业不凡。但拔山举鼎这次派来的人,比你高明的人不知凡几。他们要杀你,可说不费吹灰之力。

在人魔鬼母的煎迫与死亡的威胁下,你抱定死中求生的意念全力相搏,仅胜了摘星换斗手下一名二流人物,自己也失手受伤。

怪事,凭你这种未人流的身手,竟然在两年中向鄢姦行刺五次,在天下各地来去自如,原因何在?”

“你……”

“你行刺的结果是,追随你的侠义之士死伤惨重,而你却毛发未伤,也未免不合情理。”

高嫣兰赶忙从中插入,不悦地说:“你那一连串巧合的事件,还未解释清楚,竟然避重就轻,甚至避不作答反而含血喷人……”

“高姑娘。”怡平叹了口气苦笑:“爱情令人盲目,我的眼睛也许早就瞎了,我现在已经在张开眼睛,希望你也能重见光明。”

他转身向外走,走了两步扭头向公孙云长冷冷地说:“阁下,你并未获胜,我是很有耐心的。”

“庄爷。”高嫣兰柔声低唤:“也许,你真的不是他们的人。不管怎样,我仍然是万分感谢你的。”

他徐徐转身,高嫣兰正歉然地注视着他。

他脑海中那一点灵光又消失了,眼中也看不到除了嫣兰以外的事物了。

“如果我是他们的人,想想后果吧,姑娘。”他并不完全糊涂:“我会用事实来证明你对我的误解。今晚请多小心,但也不必六神无主自乱手脚,发现警兆,请知会一声,我就在外面。”

他真的在外面守夜,但藏身在何处,谁也不知道。

东方天刚出现第一线曙光,一个灰影沿径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自投罗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剑情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