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12节

作者:云中岳

她不该急于撤走,窜走时难免发生声息,瞒不了高手名家,草木簌簌的声浪,行家一听便了然。

远出半里地,后面追的人已接近至十步以内了,是一个娇小的身影,追的速度骇人听闻。

她的绰号称仙子,仙是可以飞行的,对自己的轻功极为自豪,自以为已修至流光逸电境界。百忙中扭头回顾,发觉追来的人轻功似乎比她更高明些,半里地居然被赶上了,令她骇然而惊。

她一咬牙,她全力卯上了。

老天爷真可爱,前面居然出现彭刚的身影。

彭刚是昂然大踏步而走的,根本不介意危险。留心附近是否有埋伏,不能急走,也不想急走,躲了一晚,心里面实在不平衡、被别人看扁啦!

听到奔跑声发自后,本能地扭头回顾。

“南天君的人来了!”云裳仙子的急叫声传到。

“到我这里来。”

彭刚高叫:“让我活报应一刀一个,杀他娘的血流成河,来多少宰多少多多益善。”

心里不平衡,冒火中亮了绰号。

活报应彭刚一怒之下,屠光了洪泽地区的百余名强悍水匪,这消息让许多高于名宿心惊,一些豪霸级人物闻名变色。

买通水匪的中天君爪牙,也死了不少人,主事擎天手罗志超,乘乱跳水逃得性命。

那次,救了南天君的三个人。现在,南天君的人思将仇报。所以他向云裳仙子说,不管来的是哪一方的人,都是与他誓不两立的仇敌,半点不假。

云裳仙子虽然也是中天君的人,但他无意向这个美丽的女人报复。

一出家门,便卷入无穷无尽的是非中。他受过伤,几乎丢了命,恩仇纠缠,杀戮方兴末艾,他必须勇敢地面对所有的凶险,用智慧与勇气应付挑战。

一声刀吟,宝刀出鞘。

云裳仙子冲近,如中雷殛,骇然踉跄止步,张口结舌惊恐万状。

活报应的绰号,有强烈的撼威力。

追逐在后的女人身影,向侧一闪消失在小树丛中,大概也被活报应三个字吓了一跳,冲上的勇气消失了一大半,不敢贸然冲上,闪至暗处隐起身形。

彭刚心中一懔,提高警觉。他目力锐利如夜枭,竟然没看清人影动的轮廓,只看到隐约的形影忽现忽隐,像是幻没的幽灵。

仍在震惊中的云裳仙子,突然感到肩膀一震,被猛然近身的彭刚抓住了,惊得浑身发僵,以为彭刚的亮名号,用意是威吓她。

“找地方潜伏不可现身。有可怕的高手光临,我顾不了你,快,必要时可用蛇行术离开。”

信手将她一按一推,她身不由已仆在草丛中,转首上望,彭刚的身影已经消失,她有瘫痪的感觉。

※口

附近生长着一些稀疏小树,和茂密的及膝野草荆棘,视界可及三十步左右。曙光尚未初现。黎明前的阵黑即将光临,将重现片刻的黑暗期。

不远处传出数声怪声,那是信号。

远处随后跟来,落后甚远的十余个人影,先后一现即隐,在信号的指示下两面一分,候然隐没,消失在树影草丛中,不再接近。

彭刚出现在信号发出处,长身而起刀发龙吟,可是,没发现有人匿伏。

“这是我所碰上的,最高明的劲敌。”他心中低叫、提醒自己要定下心神全力应付。

不再隐起身形,等候双方发动,他无法走动搜寻,任何一处草丛皆可藏匿,用暗器以静制动威力倍增,搜寻十分危险。

这些黑道龙蛇.是不讲武林规矩的,悄然发射暗器认为是正当手段,防不胜防。

任何内家高手,都不可能长期运动护身戒备。练正宗气功的高手,如果火候没超过五成,运动时还得摆出姿势,摆弄老半天才能聚气发功。

五成,已经成就可观了,在行家来说,那是任督刚打通的境界。任督通,一半功,距神动功发的境界,还有一段非常漫长的路要走。天赋不够的人,苦练一辈子,也到不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境界。

他不搜的另一原因,是现身诱乱,吸引强敌的注意,让云裳山子有充实的时间脱身。

片刻,他有所发现了。

黎明的阵黑终于出现,是一夜中最黑暗的短暂片刻。似乎凉意陡然转浓,险风徐起。

他屹立的身形逐渐在变,慢慢地变,浑身松散,刀吟徐止,只有一双虎目,发出奇异的摄人心魄奇光。然后,双手外张。整个人像竖立在稻草人,松松散散竖立像大十字。左手五指不时抓握、伸张,右手刀平伸、直指,看不出着力的现像,只是轻轻将刀平举起。

可是,他身外有奇异的气流游动,速度缓慢,不接近是很难发现异状的。

流动的气波,隐约可感觉出有温度,这温度必须接近至三尺内才能感觉出来,抵消了晨间的凉意。

就这转变的短暂片到,由于温度的差异变化,他身外又出现了异像,像是升起一阵阵淡淡的轻雾,冷热交会的现像颇为明显,他身畔成了深秋的幽谷,冷雾袅袅充满神秘。

同一期间,阴风起自草丛,灰雾由树丛涌发,四面一合,引起急剧变化,天宇失色,附近成了妖异诡秘的灵幻世界。

他的刀,被诱发出慑人心魄的低吟,声音逐渐提升,逐渐变为从云天深处传下的隐隐风雷,气漩成为绕走的涡流,也有流动的声音发出。

枝叶簌簌而动,草桃摇摇有如波涛。

蓦地一声轻雷,金芒矢矫破雾而至。

一声长笑,宝刀晶蒙蒙的刀身,突然幻化为红芒暴射的灼灼的光华,向破空而至的金芒迎头进射。

一声爆震,金星红芒进散。

“是你!纳命!”彭刚的怒吼,有如天雷狂震。

赤红色的电虹,穿越进散的金芒,一散一聚之下,金芒倏然消逝。

真有如赤虹经天,人刀飞起、疾落、猛扑三丈以外的一丛小树里。

淡淡的灰影似流光,一闪即逝。同时,传出一声奇异的啸鸣。

远处人影急退,随啸吗声以全速撤走。

又一声爆震,枝叶纷飞,草丛化为残段四散激射,小树丛消失了,热的气流徐徐消逝。

彭刚站在残留的枝叶中,呼吸一阵紧,全身不再松弛,每一条肌肉皆绷得紧紧地、握刀的手,呈现坚强有力的线条,像一头发威一博的猛虎。

“慢了一步,可惜!”

他咬牙自语,突然提高嗓音大叫:“你走得了今天,逃得过明天,但逃不了永远,我一定可以毙了你永除后患,一定。”

精力耗损甚巨,他已无力追逐。御神一击,他不得不全力对付可怕的强敌。

刚收了刀,呼出一口长气,身旁幽香入鼻、云尚仙子出现在他身旁。

“那……那是甚……什么东西……妖魅?”云裳仙子的嗓音大变,声音在发抖。

“不是妖魅。”他冷冷地说。

“那是……”

“正宗玄门绝学,太乙玄元真气,御发撼魂大法,玄门降魔绝技,这百年来,继承这门绝学的人,大师级的有三至五个人。”

“这个人……”

“这人的火候仅修至五成,已经可以将超等的高手名宿,一下子送下地狱,如果再进两成,就不需要事先行功准备行法了。由于她行法需有充裕的时间准备,所以平时使用小技巧惑人,常会被人误认为妖术,我就是曾经走了眼,误认是妖术雕虫小技,所以并没有介意。”

那次他扮猪吃老虎、故意落在阴阳双怪手中,恰好赶上飞狐找双怪寻仇,与窈窕淑女拼搏。无巧不成书,紧要关头,打主意收服双怪的百毒天尊赶到,假书生周云凤施术,所以认为是妖术雕虫小技。

幸好这次她心理上已有准备,总算没把出现的异像当成妖术处理。

“你认识这个人?”云裳仙子并没看清一切变化,还不知道与彭刚交手的是什么人。

“知道。”

彭刚点头:“见过面,也周旋过,平时以假书生现身,是一个叫周云凤的年轻女人。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在邵伯镇船上与百毒天尊冲突时,所出现对付你的女人,恐怕就是她了。”

“哎呀!百毒天尊是不是也来了?这老毒尊太可怕,他与南天君颇有交情。”

“百毒天尊浪得虚名,如此而已。真正可怕的,就是这个假书生周云风。早些天我就曾经发现她的侍女,所以今晚我知道一定是她。”

“周云凤……周云凤……”云裳仙子喃喃自语:“江湖道上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高手人物……”

“她很年轻,该是初出道的江湖新秀。她娘的!”彭刚粗野的话又出口了:“我还正要找她,哼!你真的认为她们是南天君的人?”

“真的,没弄错。”

云裳仙子肯定的说:“我看到四大游神中的青龙游神,断魂一钩曹一飞。这个周云凤,确是那天在百毒天尊船上出现的年轻美貌女人,剑术非常了得,她的嗓音我不会忘怀。”

“唔!很有可疑。”

“什么可疑?”

“南天君的四大游神,武功超绝目无余子,性情暴躁骄傲自大,地位甚高,南天君不一定能如意地指挥他们,在各地区更拥有自主的权威。”

“没错,南天君的地位,其实是游神这些人出尽死力。打出来的局面。”云裳仙子用权威性的行家口吻说。

“可是,这十余个人中,青龙游神不像是指挥的主脑,行动上也不是宰司令人。”

“你是说……”

“这个周云凤不但武功超尘拔俗,也是事实上的司令人,进退的暗号,都是她发出的。那么,这小女人的身分地位,必定在游神之上了。”

“好像是的。”

“但这小女人以往这些时日里,却隐身在百毒天尊那些人身后,那她到底是百毒天尊的人呢!抑或是南天君的人?”

“南天君与百毒天有交情,这并非秘密。”

“为何不说百毒天尊是南天君的人?”

“应该不可能。”云裳仙子语气相当肯定。

“为何?”

“那些名列天下级凶魔,从不受人管束。都把自己看成天老爷第一他第二,怎肯受制于一个地区性江湖大爷?所以……”

“有交情,是吗?互相利用,相互勾结,明暗间合作各取所需,也为朋友两肋插刀,相互配合为非作歹,是否有此可能?”

“这……”

“你们勾结洪泽地区水匪,用重金收买各取其利,这是我目击的事实,连累一些旅客死于非命。南天君也利用高邮地区的牛鬼蛇神在先,你给半斤他还八两。百毒天尊与魔手无掌,也用威迫利诱手段逼阴阳双怪合作。总之,你们不论哪一方,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有半点光明正大豪气的杂碎。”

“你……”

“我怎么这样倒榴,尽和你们这些牛鬼蛇神打交道?真是晦气星照命,一霉三年,你滚吧!免得我一见到你就生气。”

声落人动,眨眼间便远出二十步。

“你……你真是活报应……彭……”云裳仙子急叫,急起狂追。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还不报,时辰未到。”远处传来彭刚震耳的语音,人影已隐约难辨:“下次见到你,可能时辰到了。好自为之,希望后会无期。”

“彭……兄……”

人影已杳,她的轻功望尘莫及。

活报应出现的消息传出,各方的牛鬼蛇神大为紧张,人员的高度加剧,召集高手名宿的信号传出急如星火,谁出不甘心偃旗息鼓撤走,不能因为活报应的出现,而放弃既得的利益。

他与中天君、南天君、高邮地区的龙蛇,都打过交道,皆各有思怨,各有是非牵缠。他一个局外人,卷入这种复杂的纠纷中,三方面的人,有些把他看成无害的有利朋友,有些把他当成有妨碍性的仇敌,处境相当微妙,吉凶难料。

江湖人士把恩怨分明挂在嘴上,其实利害主宰了双数。

要命龙王的态度,就代表了这些牛鬼蛇神的心愿,恩怨并不受到重视,利益第一。

已经有了最佳的藉口和理由,他不再示弱逃避,不再急于赶赴扬州追踪百毒天尊那些凶魔们,相信凶魔们仍然隐身在南天君身旁。

如果南天君暗中介入了清河杀官的阴谋行动,那么,南天君就是他主要的目标。

远离官道向东走,找到了一座偏僻的小村落,花重金在一家有一双老夫妇住宿的农舍,安顿了行囊准备借住十天半月,带了必要的日常物品,回头重返高邮。三方面的龙蛇,在局势仍在混乱时,不曾半途而废各自撤走,必须作彻底的了断,不是你就是我。

两天君皆可能抵达高邮主持大局,大势平定才能风平浪静,他正好从中取利,找南天君解决永除后患。

不需他费神去寻找目标,目标自会找上他的。

老规矩,他出现在北门外,在地藏庵旁的一家小食店,要了几味小菜两壶酒,写意地进膳,显得清闲,自斟自酌自得其乐,等候猪物找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