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13节

作者:云中岳

客人共来了七十名左右,牛鬼蛇神济济一堂狂欢盛哉。

罗宅本来就是钟鸣鼎食之家,款待百十名男女贵宾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南中君两人不在高邮,不在贵宾之列。

至尊刀是唯一以司令首脑身份参与的人,带来高邮本地的残余精锐赴宴。

南中君虽然无暇亲临,但出席的全是有头有脸,名号响亮的高手名宿,目的在于展示实力,有实力发言时嗓门也大些。

彭刚与电剑飞虹,势孤力单自然而然地成为一方的代表,以受到三方波及者的身份,向主人表达计公道的目的,理直气壮,南中君的庞大实力吓不倒他们。

主人分别与各方的主要人物会商,席间少不了劝各方节制,希望大事化小,愿作鲁仲连促使各方择时择地举行谈判,这是保全江湖精英,避免血腥的有效途径。

结果并不乐观,各方负责人敷衍的心态显而易见。

收获最丰的是彭刚,他见到许多闻名已久,从未谋面的高手名宿,双方展示实力,反而让他进一步了解,日后所要面对的是些什么人物,在心理上预作准备,他出成为众所注目的风云人物。身价因此而急剧提升,活报应的绰号,也因此被正式认定。

至尊刀找到他,诚垦地致歉,指天誓日表示,高邮地区的龙蛇把他当成血性朋友。

主人也有收获,替至尊刀争取南天君的谅解。高邮地区的人严守中立。在南天君的争夺地盘情势没能澄清解决之前所有的弟兄暂时至外地回避,连小蛇鼠也严禁介入。

没有本地的龙蛇干预涉入,南天君的高手名宿们,必须在双方在都失去地利人的情势下,仅凭实力各展神通了。几乎可以断言,大规模的杀戮不会在城内发生,也就不至于惊动官府,没有落案的顾虑。

百毒天尊与魔手无常皆不曾露面,彭刚颇感失望。

南天君的人,坚决表示老凶魔们的行动,与他们无关,而且凶魔们根本不在高邮,早些天途经此地、在南面的邵伯镇,与中天君的人发生意外冲突,目下该早在南京附近逍遥了。

彭刚也没见到假书生周云凤,云裳仙子也踪迹不见。

牵涉到声威、权势、势力范围之争,想一旦和平解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谁也不想让步放弃。

老实说,凭笑阎罗的份量、还不配强迫双方接受,充任调人聊可胜任而已。

比方说,如果百毒天尊亲临,论身份地位,双方慨略相待,而论威望,笑阎罗显然差了一段距离。论武功,笑阎罗或许略为深厚些,但百毒天尊洒一把奇毒,雄风园最少也得死掉一半人。

霸剑天罡的扛湖地位,就比笑阎罗高些。

而霸剑天罡在淮安清河,就吓阻不了过往的牛鬼蛇神。由于名列白道兼侠义道名宿,性情难测的牛鬼蛇神根本就对他仇视。

笑阎罗与黑道朋友走得很近,也有不少各门各道的朋友。

南中君派主要爪牙来赴宴捧场,可说给足了面子,骨子里也不敢开罪他,多树一位强敌有百害而无一利。

由于笑阎罗的斡旋,风暴减弱了许多。以后,是两君自行解决的事了。

两君与彭刚的过节,仍然摆不平。

活报应杀了不少水匪,声威动江湖震摄人心。但黑道朋友不是匪,散处每一角落,对付仇家明暗惧来,犯不着与有霸王之勇的人拼命。

而且,他毕竟初出道,一次壮举并没有能打下永远是强者的根基。

高手名宿们,没将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当一回事,甚至将他列为未来竞争者,必须设法除之而后快。所以两君的爪牙并不重视他所给予的威胁,拒绝和他洽商解决纠纷的善后问题。

他早有心理准备,豪霸们不可能接受他和解的条件,因此,并没积极与对方接触,能概略了解双方实力,他已心满意足。

其实,他也无意和解。他与两君爪牙的积怨,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主要的目标,是除掉威胁李知县的凶手。

他不能向南天君提出李知县的事,作为和解藉口。活报应既然涉入行刺李知县的罪行,一旦,他与南天君以不再相互寻仇报复和解成功,日后如何再向南天君追究行刺李知县的事?

他不能以这次受波及,要求道歉赔偿的小事故和解,因此,见到江湖秀士与千手吊客。就毫不客气摆出强者面孔刺激对方,激起双方的愤怒,以增加和解的阻力。

果然不错,反对与他和解最力的人,就是江湖秀士和千手吊客,当然反对者另掺有其他原因。

出了雄风园,已是夜幕低垂,繁星满天,下弦月已没入西方地平线。

八月未,夜间已有凉意,小径两旁的树林落叶飞舞,簌簌秋风劲道并不强烈,但已可感觉出秋的脚步正加快离去,不久将迎接霜华降临了。

小径通向西关,漕河码头区则在西关外两里余。他的落脚处在城南十余里处;在偏僻的小村里。要么返回落脚处或者到码头区投宿,都得绕西关外而过。

天一黑,不但城门关闭,外围的关门也下栅禁止通行,必须到没有夜禁的码头区落店。

电剑飞虹与他并肩缓步走向西关,这位女猎人落落大方,笑容常挂,美艳流露出高贵的风华,与人打交道一直保持和气安详的良好态度,令他逐渐产生好感,两人说话时、他完全收起粗鲁泼野的字句。

这期间,他出有困惑。

电剑飞虹始终避免提及自己的狩猎对象。这期间一直坚定地站在他的一边,伴同他与两君的人打交道,替他提醒双方的用意与阴谋如何提防反驳。对江湖动静,见闻之丰富令他大感佩服。

似乎,电剑飞虹忘了自己的事,完全为了他的事在费心,简直就像是他强力的臂膀。

萍水相逢,是不是有点热心过度了?

再就是电剑飞虹似乎了解他的心意,知道他无意与两君的爪牙和解,从分析上下工夫,促成他或到不能和解的心愿。

两人单独在一起,他把所有的疑问都丢开了。

“叶姑娘,你在何处落脚?”

他一面走一面说:“相见时你在南面出现,猜想你该在城西投宿。如果在码头区落店。必须小心严防意外,我送你回去。”

大概这一段路需要小心,到了码头区就安全了。

电剑飞虹大方地挽住他的臂弯:“有你在,那些牛鬼蛇神该不会撤野。客店是安全的,他们不敢在闹市行凶。我住在南码头的承州老店,店里的上房不错。你呢?”

“在南乡。”

他坦然说:“我不是江湖混混,盘缠必须自备。行囊不能丢,所以先找偏僻地方安顿,带些必备物品行动方便些。”

“要赶回去?”

“有此打算。”

“那就不能与那些牛鬼蛇神保持接触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和他们保持接触?”他讶然问。

“如果不,你恐怕已经早就到了扬州啦!你在高邮逗留,绝不是放不开与他们了断小恩小怨的。我得到可靠的线索,所以冒味的找机会和你交朋友。”

“你得到什么可靠的线索?”

“你向他们查问百毒天尊的那些凶魔的踪迹。”

“是呀!我要找他们。”

“所以我找你,我们是志同道合。”

“哦!你……”

“我的目标也是百毒天尊和魔手无常。”姑娘终于透露所猎的猎物。

“哦!我好高兴。”

他雀跃欢呼,拍拍挽在自己臂弯上的小手:“我需要帮助。你呢?”

“所以我才找你呀!欢迎吗?”

“老天爷!多笨的问题。”

“你……”

“抱歉,粗话说顺了,恶性难改,包涵些好吗?你的经验十分丰富,我有坚强的实力,你我联手,一定可以把乱舞的群魔打入地狱。一言为定,如何?”

“一言为定。”

姑娘挽他的手一紧,咭咭笑显得特别开心。

“先由我出面向南天君施压、你在一旁策应。当然我会留意你的安全,我对千手吊客深怀戒心。事不宜迟,咱们这就着手去进行。”

“我知道那恶贼厉害,他是一代暗器大宗师、我的飞虹针威力有限,克制不了他。”

“把他交给我,叶姑娘……”他拍柏胸膛。

“不要叫姑娘,好吗?”姑娘的嗓音嗲嗲柔柔地。

“托个大,我叫你的芳名、不嫌亵渎吧?”

“是我高攀啦!彭……我叫你方大哥。”

“我不叫彭方,叫彭刚。”他推心置腹:“请不要透露我的真名,以免引起其他的事故。”

“那我叫你彭大哥,以免不小心被有心人发现。哦!你曾经把真名告诉别人别人吗?”

“笨哪!咱们可能?”

他打趣姑娘:“我出门没几天,谁也不知道我是老几。活报应的绰号是我自己职的,这次总算获得江湖人的认同了。在淮安我另有一个自取的绰号,叫要命无常,但只有飞狐知道要命无常是我。”

“飞狐?那个江湖女扔蛋,飞狐余潇潇?”姑娘颇感意外:“她追踪戏弄阴阳双怪,江湖朋友知之甚详。这丫头自视甚高,你和她是朋友?”

“我曾经帮助她戏弄双怪,对付双怪的靠山窈窕淑女。后来我有急事匆匆离开,从此失去联络。那丫头俏皮慧黠,是位好朋友,不知她目下怎样了。”

“双怪从宝应雇船往西走了,绕道驶入洪泽湖,偷偷摸摸水遁走盱眙,可能出凤阳找朋友庇护,怕仇家追踪,放出的风声却说下南京,飞狐如果盯牢了他们,很可能跟去了,那女捣蛋是很能干的,双怪很难摆脱得了她。”

“哎呀!”彭刚惊呼。

“你怎么啦?”姑娘惑然。

“她不是窈窕淑女的敌手,跟去会亏的。”

“唷!你很关心她呢!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姑娘也订趣他。

“我和她相处得很好,一同经历过凶险,关心她也是应该的,真希望能再助她一臂之力。而且……而且窃究淑女也是我的重要目标。这个鬼女人貌美如花,沦入魔道十分可恶,一点也不像一个淑女,我非宰了她不可。”

“她的确十分可恶,竞然自甘堕落助恶,在淮安胆大包天为非作歹……”

“咦!你怎么知道淮安所发生的事?”

“你忘了我是消息灵通的包打听?”

姑娘从容加以解释:“南天君的一些小爪牙,先后有几个落在我手中,所以他们在淮安大河以南,下迄南京所发生的重大事故,皆瞒不了我。”

合情合理,彭刚不再起疑。

谈说间,西关的灯火在望。

“到南码头。我也落店,与他们保持接触,他暇再去小村取行囊。”

彭刚脚下加快:“那些家伙很可能到客店走险,希望他们多来几个有份量的人。”

“我担心他们玩阴的。”

姑娘有点不安:“迄今还没发现有人跟来撒野,他们怎么可能甘心,平白放弃夜间在途中动手袭击的机会?他们的人手已经够充足了。”

“可能两君的爪牙,都在存心观望,都希望对方抢先动手结果谁也不想争先,要死人的事谁争先?走吧!不要寄望他们追不送死了。”

两人脚下一紧,相挽并肩快步径奔码头。

彭刚果然料中了,两君的爪牙谁也不想抢先动手。

中天君在宝应死了不少人,逃得性命的擎天手罗志超,把彭刚恨入骨髓,也不愿抢先动手。

江湖秀士更恨彭刚入骨,但也不愿做傻瓜,只盼望南天君能抢先动手,以便渔翁得利,反而成了反对动手的主将。

各方的人,都查不出彭刚的落脚处.因此有必要派人跟踪找出彭刚的住宿所在,留意他的动静.以便策划袭击的大计。

不除去彭刚这根眼中钉肉中刺,谁也不于心不甘。

跟踪的人分为两批,两人为一组,远远地监视,高明的眼线知道该保持何种距离才安全。

跟踪的方法和手段都对,只是忽略了目标外的警兆。

第一组两个眼线相当精明,远蹑在半里外,凭听觉循踪缓行,警觉心不够。

路只有一条,去向已可猜出,用不着紧蹑不舍,何况目标并不急于赶路。年轻男女夜间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哪用得着赶路破坏情调?

两个眼线终于发现有异了。没听到前面有任何声息啦!

“老七,点子恐怕加快走掉了。”

一个眼线首先发现有异,催促同伴加快脚步:“快赶上去,但愿还能跟得上……”

前面一丛修竹下,传出一声轻咳。

“跟上去送死吗?不心了。”

竹影下出现的一个黑影,语音怪怪地像鬼哭:“老兄,何处那是死所,到处都是挺尸场。江湖朋友对死的看法是:沟死沟埋路死插牌。你们不必再辛苦跟上去了。”

“咦!你不会是至尊刀的人吧?”眼线不再隐瞒身份,已猜出双方的底细了。

“不是。”黑影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