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14节

作者:云中岳

高邮是漕河旁的大埠,交通的中枢,漕运、盐运促进地方的繁荣,商业仅次于扬州和北面的淮安,各色各样的旅客,从水陆两途往来绝,因此过往的江湖高手名宿,过往之外也在些地投宿。对当地所发生的事,多少也有些风闻。

两君的爪牙,也派有人留意过往龙蛇的动静,有朋友当然盛意接待,有仇家则采取严密监视手段,不让这些仇家有机会介入。

彭刚与电剑飞虹住在南码头的承州老店,分别住在相邻的两间上房。

南码头一带的市衔。有不少小旅舍,往来停泊的客货船甚多,各色各样的乘客如果不愿决在船上挤统舱。出可到客店住宿好好洗濯,或者到食店吃一顿美味的酒菜,闷在船上委实令人心烦。

对街的高隆客栈,规模比承州老店小,但投宿的旅客,品流似乎要高些。店名也讨好,读书赶考或者过往的官吏,通常喜欢住高隆客栈讨个吉利。

昨日午后,便有七位男女旅客,衣着华丽甚有气派地在高隆客栈落店,那是来自一艘包租的小客船旅客,船出了些影响安全的渗漏严重事故,必须留下修补,将有三两天逗留。因此旅客落店等候。

南天君派有眼线住在高隆客栈。除了负责留意过往江湖人士动静外,也负责接待有交情的过往朋友,已经住了好些日子了。

住店的人选,当然是颇有身份,手面广熟悉江湖情势的人物、没有经验没有名气难以胜任。

人员是经常更换了,今早派来替代的两个人中,其中之一是江宁双豪的老大,五花剑刘奎。

这位仁兄自从被彭刚从水匪手中救出之后,曾经南下活动过一段时间,表现得可圈可点,并不因为九死一生而泄气。

但自从彭刚在高邮露了名号之后。总算知道于心有愧、活动不再积极,所以被高隆客栈,担任接待眼线小组中的一个,大才小用。

他已经知道彭刚住在对面的承州老店,也就尽量避免外出与彭刚照面。监视彭刚的还有另外一组人,他也尽量避免与那组人配合。

向一个曾救了他的人动手搏杀,他还真没有这份忘恩负义的勇气。

与前一组四个人中的两人交接任务之后,了解店中的动静,他心中一动,便亲自向七男女的所住客院走一趟.想进一步了解:这七男女的底细。

旅客流水簿上,登记了七男女的资料,为首的人叫黄化及,交代的人已将基本资料告诉他了。一群携有兵刃的男女并不可疑,通都大邑经常有人携带防身兵刃走动。

但人数为多,可就有点不寻常了,尤其是这段敏感时期,意图令人生疑,他不放心,决定亲自前往留意动静。

派在这里任眼线。必定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但任何一位名家,也不可能对所有的江湖成名人物认识或了解,先前所派的四个人,很可能对这七男女陌生。

刚踏进那些人所住的客院、在院子里正与同伴交头接耳的两个人,恰好抬头向他注视,他的脚步声引起对方的注意。

“哦!全福兄,好久不见。”

他鹰目放光,碰了上老朋友:“你怎么跑出江南来了?”

那位国字脸膛,一表人才的身材修伟中年人全福兄,态度却显得毫不热烈:“和京都的朋友一起南下游历,乘了将近两个月的船真受不了。刘兄,咱们正打算到南京尊府拜望您呢!人地生疏的,刘兄是地主……”

“呵呵!兄弟当尽地主之谊,接待来自京都的贵宾。哦……贵友是……”

“兄弟替刘兄引见,这位是敝友黄友德,京师西山豪绅,带了内眷下南京游览。”

全福兄替那位相貌威猛,年约半百的中年人引见:“这位是五花剑刘奎兄,号称江宁双豪的老大。”

“幸会幸会。江宁是南京的附廓,在下至南京贵地游览,还得劳驾刘兄导游指引呢!”

黄友德虽然话说得客气,神包也相当冷淡:“刘兄何时方能返回南京?如果在下不事先知道的话,方不至于趋府拜望徒劳往返。”

五花剑刘奎脸色微变,颇感意外。

京师西山的豪绅,这个豪字其实是豪霸的半讽刺称呼。论北地豪杰,京都天子脚下,还真找不出几个代表性的人。

在京都以武犯禁,是活不了多久的,除非能投靠某些权贵相互庇护,不然休想出人头地。

“不久就南返,快了。”

五花剑信口敷衍:“京都西山有八豪,都城则有五虎八彪,落店的黄化及……”

“在下出外行走的姓名,不想引起注意。”

黄友德抢着说:“在下千里旋风黄友德的名号,在中原仍有些份量,这次同友游览,不想引起朋友们的关切注意。看来,刘兄已经把在下这些人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了,诸位确是消息灵通。”

“哦!在下……”

“南天君与中天君的事,咱们在淮安便有所风闻。”

千里旋风冷冷一笑:“在下首先声明,我千里旋风与中天君风电剑客,从未谋面更谈不了交情,与南天君也久闻大名,无缘识相,不要怀疑我们,好吗?”

“黄老兄百重了……”五花剑有点下不了台。

“刘兄,休怪在下直言,其实也觉得非有所表示不可。有如鱼骨在喉,不吐不快。”

千里旋风不怒而威。神色凌厉:“结伙组帮划势力范围,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这种霸道的做法。受影响最深最感威胁的人,是咱们这些不惯受管束,邀游天下交朋友以增加见闻阅历的孤魂野鬼,天知道哪天一头撞进枉死城?昨天咱们一落店,便受到一些人的监视,实在感到心中懔懔,也感到不是滋味。刘兄,不要管咱们这些人的事,好吗?”

“刘老哥,不要搅了黄老哥的话不识时务。”

全福兄也冷冷地说:“遨游天下的人甚多。像千里旋风黄老哥,在各地多少有些朋友,但他或他的朋友,都是光明正大的武林豪客,君子可以欺其诚,他这种人容易对付、方方正正的人都好对付。但如果碰上某些凶残恶毒的妖魔鬼怪.你们这种做法,对他们有如是最严重的示威挑战行为,旦引发他们的凶性,后果是极为严重的,你们将付出空前惨烈的代价。”

“我千里旋风也许不敢自诩方方正正。也不敢说愿意受人欺。凌,一旦受到威胁。报复之烈你们千万不可等闲视之。就算我不幸寡不敌众,栽在你们的地盘内。我的朋友绝不会坐视,我可不敢保证我那些朋友不凶残恶毒。刘老兄,我说得够明白吗?”

千里旋风这是在提警告,警告对方不要进一步招惹过往的不相关人士。

“咱们主要是对付中天君的人。”

五花创脸色也相当难看:“诸位是京都的高手名宿,与咱们毫无利害冲突,只要诸位能高高兴兴过境来去,咱们绝不会惊扰诸位的虎驾。咱们的处境并不顺利,不得不加强防范意外,如果有所惊扰不便,还请诸位谅解。”

“你们的处境,可说十分顺遂呀!”

千里旋风冷冷一笑:“笑阎罗已经不便也不敢再干预,高邮地区的龙蛇都承认失败逃之夭夭。昨晚你们还利用百毒天尊暗中相助几乎连根铲除中天君的根苗,中天君仅存余气,你我们已无威胁可言。目下高邮已成为你们的地盘,我们怎敢不高高兴兴装作若无其事滚蛋?”

“咦!黄兄是有身份地位的高手名宿,可不能凭风闻乱下结论。”

五花剑急急辩护:“百毒天尊是名震天下的凶魔,他与敝上仅有普通的扛湖朋友交情,怎会暗助我们对付中天君?黄兄千万不要轻信谣言。”

“但愿在下所听到的消息是谣言。”

千里旋风并不深究的意思,提出正题:“为了避免误会,诸位所派的监视高手,可否撤出客店,不理会咱们的行动?船没修好之前,咱们在这里还有一段时间逗留,万一又方不幸发生误会,绝非双方之福。谢啦!”

双方显然看法有异,难免各怀成见,任何风吹草动的活动,皆可能导致双方的误会。撤走监视的人,要求不算过份。

如果按江湖不成文的规矩,像这种大规模的扩张地盘相互吞并的行动,当事的双方皆出动大批人手,人多敢大声粗,对不明意图的过往名宿,多少怀有戒心甚至敌意,随时皆可能发生意外的冲突。

因此,过往的人士最好避嫌早离疆界,以免发生意外,除非有意加入任何一方表明立场。

千里旋风要求撤走监视的人,就妨碍了当事的行动了。在南天君已占上风的一方来说,就不能算不过份啦!真接影响布局,无法安全控制情势。

“在下向你们郑重表明,眼线绝不会注意诸位的活动派在客店的人,绝不是监视诸位的行动的。”

五花剑作不了主,不能把眼线撤走:“在下这就派人禀明敝上,把诸位的意思转达,是否将眼线撤走,敝上会给诸位明白的交代,在下告辞。”

“不送。”千里旋风拱手送客。

五花剑心里不快,而且有点心惊。不快与心惊并非为了对方要求撤走服线的事,而是对方竟然在这一天半天中,把中天君的行动了解得如此深入,给予南天君的威胁颇为严重,一旦发生冲突,将是极为棘手的劲敌。他无法应付,必须尽快向主子南天君禀报定夺。

他准备亲自跑一趟,交代同伴毕,匆匆离店,沿湖东岸小径向南奔。

这一带仍有零星的房舍。西面,是浩瀚的高邮湖,东南,是西关延伸出来的街巷。末端是镇国寺,那九层高入云宵的西塔,远在十里外也可以看得到。

大白天的郊野并不是很安全,州城的治安人员很少在这一带走动,出了意外求救无门。

为非作歹的人,在这一带却是安全的,至少不会受到捕快们的干预,安全自行负责。如果碰上了比自己强的仇家,只有听天由命,不会设法求救,求救也无人理会。

首领及司令人不能相距太远,远则指挥掌握都有问题,有些人用手势或信号传递消息。人数不够,更不灵活。

他准备亲自跑一趟,可知南天群的指挥中心必定在这附近,可以有效地掌握城内,以及城外西南郊的变化情势,往来也方便,重心放在城外,城内不需费心。

他十分警觉,多次采用迷踪的走法,留意是否有人跟踪。认为十分安全,这才沿小径急奔,即使有机警精明的跟踪高手尾随,他也有把握将双方摆脱。

他本来就是精明的老江湖,上次在客船被捉事出意外。对方买通水匪大举,失败的责任不在他。

绕过一家农舍,他悚然而惊,感到大热天脊梁发冷,火速打开用布卷挟在胁下的长剑。前面一株一大柳树下并肩出现云裳仙子和江湖秀士。

云裳仙子已不再穿云裳炫耀,改穿了黛绿色的衣裙。江湖秀士仍是一身青衫,英俊潇洒气概不凡,两人站在一起,的确郎才女貌十分出色匹配。

江湖秀士冷电四射的虎目,狠盯着他杀气腾腾。

“我真蠢!以为能摆脱得了眼线。”他向自己说:“我忽略了他们实力仍在,忽略了他们仍有广布眼线的能力。栽定了!”

他们在客店布眼线,中天君同样也有眼线分布各处活动。他们在客店的院子里,和千里旋风一些人公然谈判,哪能瞒得了暗中活动的眼线?何况中天君失败得几乎全国覆没,不成气候,所派出的眼线,活动更为隐秘,连老江湖也不可能轻易地发现。

“你才来呀?”云裳仙子含笑打招呼,笑意暖味充满凶兆。

“贵主子精明机警,匆匆逃之夭夭,已经不在那座小村藏匿,咱们白跑了一趟。”

江湖秀士接口道:“白昼快速奇袭,没有想到依然被贵主子溜掉,咱们不得不承认失败,只好对付你们一些二流爪牙。你,你是我的。”

他拔剑出鞘,警觉地向后退。

他已经是江湖甚有地位的高手,剑术也出类拔萃,但是,在江湖秀士这种身手超绝的风云人物面前,能算二流人物已经不错了。

江湖秀士甚至不撒剑,赤手空拳也敢向剑已出鞘的他,无所惮忌地逼进,气势就比他强烈三倍。

除了逃,他毫无机会。

“千里旋风那混蛋,一定与中天君有交情。”

他打算在逃走之前、探出一些风声:“他带人关照刘奎,绝非南下游览,定然是已和中天君勾结,相助中天君对付我们。中天群与北天君交好的传闻,早已为江湖朋友所知,进一步勾结计算我们、是顺理成章的事。是他的人把消息传给你们,所以你要此地拦截在下的?”

“去你娘的混蛋!凭你这会两手剑法的二流泼棍,也配我江湖秀士,闲得无聊在这里埋伏拦截你?你未免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吧。”

江湖秀士也学彭刚的口吻,粗野地骂起人来了,不介意秀士身份啦!骂人的确是惬意的事,做秀士文诌诌,打起交道哪占得了江湖豪客的便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