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18节

作者:云中岳

周云凤逃避彭刚的追击,绕远了些。

彭刚也为了救助江湖秀士,也耽搁了一些时间。

结果,几乎同时抵达雄风园。

周云凤早一步赶到,她身旁还有三个半人。

百毒天尊丢了发结和顶门一层油皮,还可以算一个人。

另一个人丢了左手,只能算半个。

突袭必须在雷霆一击后,尽快撤离远走高飞。

雄风园有备,突袭失效,主斗场移到园外,有些人还无法从园内撤出。

园门外的广场火把通明、混战正杂杂进行,双方各有二三十名主脑人物,各找对手杀得天昏地黑。

包括中天君的人在内,每个人都几乎耗尽精力,每个人都汗流浃背气喘如牛,博杀已用不上招式,一切神奥刀招剑术,皆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能你一刀我一剑,你来我往硬拼。

中天君傅雷,绰号称风雷剑客,与四大游神的青龙魂一钩曹一飞,杀得难解难分,剑上已无风雷发出,与沉重的断魄护手钩拼,只能略占上风,小心地避免剑被钩锁住,出剑比钩灵活些而已。

笑阎罗与一位中年人,夹攻南天君乾坤—剑周日升,三人像马灯似的死缠不休,两打一似乎没能取得上风,乾坤一剑想主宰全局也无此可能,势均力敌搏斗依然猛烈,你来我校如火如荼。

任何一方有新的人手加入,便可控制全局。

五个人浑身大汗,冲入火把通明的斗场,一声娇叱,周云凤一马当先冲进,一剑劈翻一个挡在进路上的中年人,那是中天君的一位高手心腹,禁不起她一击,一剑砍掉中年人的右半边脑袋,剑收人倒。

她的精力已耗去五成,在这里她仍是精力最吁盛的超等高手。

看了当前的情势,她心中一凉。

主斗场竟然移至园外,不用猜也知道突袭失败了。

她看到中天君在场,并没感到惊讶。

毛病出在彭刚或江湖秀士身上,知道她的人将大举袭击雄风园,促成中天君与笑阎罗联手,计谋因而落空,她忽略了彭刚无意中透露的讯息,也估计错误,错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再一声娇叱,她向夹攻南天君的笑阎罗冲去。

她已经无法以元神御剑,也无法以真气御剑了。

笑阎罗也发现了她,吃了一惊,猛旋身来一记大鹏展翼,铮一声狂震,封住她凶猛的一剑。

“哎呀……”笑阎罗精力将竭,哪禁得她愤怒的一击,惊叫着斜冲二丈外,屈一膝跪倒,支地的剑入士半尺,总算能支持着不倒。

周云凤也退了一步,再一声娇叱,长剑再升。

一声狂笑破空,声如殷雷,接着刀光眩目,彭刚狂风似地贯园而入两刀敲翻两个挡路的人,再一闪便到了笑阎罗身侧。

“冲上来,妖女,你是我的。”他沉喝,杨刀拉开马步恍若天神当关。

南天君乾坤一剑恰好从右侧冲到,剑光射向屈一膝仍没爬起的笑阎罗。

“可悲!”彭风怒叱,扭身就是一刀。

他只从眼角的余光中,发现有人冲近,不知来人是谁,信手一刀硬接硬架射来的剑影。

刀一出,他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一声暴震,乾坤一剑被震飘两丈外,砰一声摔倒,滚了两匝狼狈地爬起脸色灰败,被同伴拖至一旁喘息。

如果他知道来人是南天君乾坤一剑,这一刀很可能砍断南天君的右手。

南天君是他的次要目标,真可惜。

狂笑声镇住了混战的人,纷纷摆脱对手,向自己的人聚集,混战就被这一阵震天狂笑所瓦解。

周云凤挡在乾坤一剑身前,已呈现倦意的明眸出现惊骇神情,举剑的手不再稳定,浑身香汗湿衣,曲线玲珑在火光下特别养眼。

其他的人左右聚合,在周云凤左右列阵,保护狼狈不堪的乾坤一剑,人数仍有三十名之多,实力仍在,每个人皆抓住机会调息,受伤的人也匆匆裹伤。

笑阎罗左右,也聚集了十余名子侄。

园内负责防守的子弟并没外出,随时准备应付再一波的攻击!

中天君附近,也集结了十余名残兵败将。

三方的死伤皆相当沉重,正所谓三败俱伤。

南天君有周云凤五个人加入,攻击力不啻增加一倍,如果彭刚不干预,胜负已决定了。

彭刚失去擒捉南天君的好机,大感后悔。

他必须击溃周云凤以及三十余名残余,才能对付南天君了。

一声怒吼,他的宝刀向周云风一指,妖女不冲上,他要发动攻击了。

电剑飞虹仗剑站的他的左侧不远处、目光紧盯着由爪牙们严密保护的天南君身上。

她曾经告诉彭刚,她的猎物是百毒天尊与魔手无常,但在这段合作期间,她的行动完全以配合彭刚为主、把猎物像是忘了。

彭刚要对付南天君,所以她也将目标转移至南天君身上。

打蛇打头,她在留意南天君的举动。彭刚将发起猛烈的攻击,她也跃然慾动。

“跟我走,不然我屠光你们。”彭刚声如洪钟,扬刀逐步逼进:“你已经是强弩之末、绝对禁不起我的雷霆攻击。”

攻败垂成,乾坤一剑痛心疾首,再看到彭刚的傲态,不由气涌如山。

“咱们上!”乾坤一剑举剑咬牙切齿厉叫:“生死荣辱在此一举,屠光他们!”

他们,当然是指所有在场的敌人。

“咱们也上。”笑阎罗悲愤地怒吼:“只要我笑阎罗还有一口气在,必将号召亲朋好友,杀绝你周家满门,铲除你每个男盗女娟爪牙。你这种强盗作法,我会公诸天下。你既然不遵守江湖规矩,你已不配在黑道鬼混,我将捉住你一些人报案,你最好死在这里算了。”

南天君与中天君,为扩张地盘而火拼,双方都是黑道大豪,如何袭击用何种手段袭击,都是合乎江湖规矩的正当手段。

但笑阎罗不是黑道大豪,而且曾经以地主身分,出面替双方调解,在没有不利任何一方的举动被抓住把柄之前,任何一方皆不能对笑阎罗采取行动。

南天君竟然扮强盗杀入雄风园,这可是严重违犯江湖大忌的事。

但如果南天君能杀光雄风园的人,没有活口指证,江湖朋友即使知道风声内情,也不能空口说白话指证是南天君所为。

南天君本来有刀成把握,一举屠光雄风园的人,却没料到走;漏消息在先,彭刚干预在后,结果功败垂成,后果极为严重。

目下的情势,根本不可能杀光所有的人灭口。

因此,失败已成局,就算能宰掉中天君和笑阎罗,也很难过得了彭刚这一关。

被一刀震飞,南天君心中发寒。

双方如果一拥而上,那就是决定的时刻了,不管谁胜负,都将精英尽失,最后收拾残局的人,也所剩无几毫无胜利可言。

彭刚可不管谁胜谁负,他只对自己的目标有兴趣,一声低吼,他挥刀向周云凤扑去。

周云凤两侧的侍女和百毒天尊,配合周云凤从两侧同时挥剑,三剑乍合,迎着冲来熠熠刀光,奋不顾身全力发剑攻击,一把刀哪能同时应付三方齐聚的三支剑。

刀光就在行将接触的瞬间,猛然扭曲电旋。

百毒天尊的头,突然离颈飞起。

“铮!”周云凤的剑向侧扬升空门大开。

侧方的侍女总算反应超人,危急中长剑切入上挑,铮一声跳下向周云凤的右肘敲下的刀背,刀势略为停顿,侍女的剑断了尺长剑身。

周云凤就在这千钧一发中疾退丈外,躲过刀背敲碎右肘的厄运。

“避免混战,罗兄。”乍雷似的喝声传到:“结阵,以静制动。”

南天君的人,正挥刀舞剑前冲。

中天君与笑阎罗的人数,比对方少三分之一,如果迎出混战,绝对占不了便宜。

但如果结阵以静制动,便可应付一窝蜂散漫冲来的人群.以点击面,一定可以聚力解决一部分有先有后冲来的人。

彭刚其实已堵住正面冲来的人、南天君从两侧冲出的人分得较散。

七男女飞惊而至,发声招呼的人是千里旋风黄友德。

“结阵!”笑阎罗醒悟,沉声发令。

生力军赶到,而且有七人之多。

南天君乾坤一剑当机立断,喝止蜂涌而出的爪牙。

百毒天尊一照面便飞头、比上次丢掉发结发皮更惨,可把周云凤吓得花容变色,惊怖地后撒。

彭刚强行抑住再次的冲动、因为周云凤已退入爪牙丛中。

眼看即将爆发的混战,因为有新来的人加入而中止。

“黄兄能赶来相助,站在兄弟的一边,十分感激。”笑阎罗天雄向并肩站的千里旋风道谢:“至尊刀洪兄派人捎来口信,说请黄兄助拳,黄兄答应间中策应。没想到紧要关头,黄兄铁肩担道义挺身而出相助,兄弟感激不尽,事了当奔谢黄兄弟援手之德。”

中天君的人在左侧列阵,对千里旋风公然出面相助笑笑阎罗的事,大感诧异,全用怪怪的眼神,向这一面注视。

风雷剑客傅雷,更是剑眉深锁满脸迷惑。

路过的强龙,公然无条件地帮助地方强龙了,该算是同道,甚至可以称自己人。

千里旋风家的京都,与千余里外的笑阎罗并无交情。

千里旋风如果与至尊刀有交情,更犯不着请千里旋风帮助笑阎罗对付南天君。

至尊刀本来与南天君为敌,暗中与中天君勾结,如果请千里旋风帮助中天君,那才说得过去合情合理。

中天君风雷剑客是老江湖,所以觉得千里旋风与笑阎罗打交道,而本与他应酬,感到不合情理。

“兄弟途经高邮,至尊刀洪兄派人与兄弟情商,希望兄弟助高邮地方人士一臂之力,情面难却,兄弟愿为诸位尽力。”千里旋风摆出两肋括刀的豪气:“但以兄弟的身分地位,的确不便公然出面相助,如非今晚情势危急,兄弟还不宜出面呢!”

“把黄兄牵扯入这场无谓的杀劫中,兄弟深感不安。”笑阎罗由衷地说:“南天君此举、他会起江湖公愤,会……”

“江湖朋友只问实力,并不重视是非。是非自有公论,那是骗人的。一旦南天君消灭了江淮的群雄、建立了他的地盘,有几个人敢登高一呼主持公道?不相关的人更不愿招惹是非。”千里旋风抢着说,等于是不可能有引起江湖公愤的事发生:“目下人数相当,正好和他们赶快了断。罗兄,下令吧!兄弟七个人打先锋,我要看看乾坤一剑是否浪得虚名。”

旁观的中天君傅雷,眉心锁得更紧了。

先前高叫列阵以静制动的人是千里旋风,现在要抢先动手的也是千里旋风。

目下的情势十分微妙,而且怪异。

南天君的人反而采取列阵的态势,先前声势汹汹进击的气势已无影无踪。

也许,他们在争取恢复精力的时间。

中间,独当一面的是彭刚。

没有中天君与笑阎罗的人上前攻击、他一个人真没有冲入人群,擒捉周云风或乾坤一剑的能力,一比三十余,胜算有限。

侧方,电剑飞虹横剑戒备,彭刚不冲,她怎敢发动?而且她也不希望彭刚逞匹夫之勇。

这一面,笑阎罗的人在右,中天君的人在左,显然三方面的人,都没有采用英雄式决胜的行动,在这里公平叫阵决死。

两方面对进,就会把彭刚和电剑飞虹夹在中间。

按理,笑阎罗或者中天君,都应该先将彭刚请回,至少也该先打招呼表明并肩站的态度。

千里旋风在接近至彭刚身后五六步,方轻咳一声。

“老弟请跟在后面。”千掩旋风一面接近一面说:“在下要先与南天君乾坤一剑打交道。”

七个男女是并肩迈进的,要彭刚跟在后面,彭刚就必须从并列的间隙中通过。

电剑飞虹的位置,也在七男女并进的列队外侧末端。

彭刚正等行不耐烦,等三方面发动,以便从混乱中打机会猎取目标,却一无动静,等得他心中冒烟,这些人怎配你敢斗敢饼的亡命,混世的英雄好汉?

总算没令他失望,有人领先发动了。

扭头瞥了千里旋风一眼,他并没感到意外。

他认识这个人,至少也知道这个人。

五花剑担任眼线,在高升客栈与这位千里旋风打交道,他曾经藏身在暗处,目击打交道的经过,千里旋风当时的态度就以强者自居,说话的口气有不满。

紧要关头,现身相助笑阎罗并非意外。

千里旋风与至尊刀有交情,至尊刀是高邮的地头神,但身分地位皆比笑阎罗低得多,虽则笑阎罗没有人手号令江湖,骨子里相互倚赖,急难时互相帮助是情理中事。

“这位黄大爷神气得很。”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马步略移,让出去路。

千里旋风扭头向他微笑,颔首打招呼,步伐沉稳,昂然超越。

右侧并列迈进的人,是一位留了鼠须的乾瘦中年矮子,身材高不过四尺上下,是个天生的侏儒,但手中的平头开山刀,份量却颇为沉重。

这瞬间,他蓦然心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