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19节

作者:云中岳

他仍得外出打听消息,孤家寡人必须自跑腿。他深深体会到,那些大豪霸广罗羽翼的心情,一呼百喏任何事皆有人代劳,何等风光?孤家寡人事必躬亲,办起事来忙都忙死了,无法争取时效,成事谈何容易?

他想寻找南天君和周云凤,可想而知必定困难重重。对方有眼线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先机完全控制在对方手中,他一动对方便早一步改变位置,扑空乃是意料中事,到处找门路打听,只是浪费工夫而已。

他心中雪亮,只能让对方找他。

但他仍得四处走动,吸引对方的注意,不让对方了解他守株待兔的意图,也可以表明他仍有追查的主动实力,让对方找到漏洞大胆地袭击。

出到店堂,店外匆匆闯入气色尚佳的江湖秀士。

他对这位工于心计,阴险狠辣的秀士,逐渐消去了敌意,觉得这家伙的确不怎么讨厌了。

“喂!气色不差,内伤复元了吧!挨几下重击,内腑不破碎你承受得了。”他主动打招呼,口气轻松的说:“夏姑娘也好多了吧?她的禁受力比你差。”

“还好啦!反正死不了。”江湖秀士拉他往客堂走,要店伙送来一壶茶:“中天君要我向你面致谢忱。昨晚如果没有你干预的话,咱们可能全军覆没。千里旋风那混蛋真不要脸,不但我们的人受骗,连南天君那亲信爪牙,也不知道千里旋风是自己人,还派了专人监视盯稍呢!我也上当跟踪他们的盯稍人五花剑,结果几乎遭了妖女的毒手。彭兄,我欠你很多很多。”

“我并没存心帮助你们,不必挂齿。”彭刚不再作弄讽刺这位秀士:“你们有何打算?似乎你们一直就掌握不住他们那些首脑的动态。”

“我们仍算是人地生疏的外客,至尊刀笑阎罗办手少帮不上忙,被他们溜掉了,真可惜。”

“溜掉了?”彭刚一征、他知道的是,南天君一群主脑有人在附近潜伏,并没撤离。

“不久前乘船溜走的,目下恐怕已远出二十里外了。”江湖秀士语气中有无奈和恨意:“船是从樊良镇驶来的,船刚抵南面的南湾.一群主脑便从东乡飞奔二十里恰好赶到,船不系缆便跃登立即驶离,配合得精准无比天衣无缝。南天君这混蛋,的确有雄霸天下的才华。要不了多久,江淮的地盘他稳可到手,我们算是失败了。”

“他最好不要再把爪子伸到江淮来。”彭刚轻描淡写毫不激动,语气却透露凶兆:“他最好不要认为江淮无人。狗爪子是经不起利刀砍劈的。”

“我们得走了,从西面返回河南。”江湖秀士口气仍带些无奈:“这次不便再走南京了,那混蛋溜回去将严加戒备,全力对付咱们的人。走南京路虽近些。但风险太大。彭兄,你呢?”

“我到南京。”

“哎呀!恐怕你连扬州也过不了。”

“谁敢撒野,我砍他娘的十七八刀,杀一干八百我不会手软的。洪泽的水匪百余名,我片刻便把他们砍光。我不信南天君有那么忠心爪牙让我杀,我就杀给他看看。”

“你要那个妖女,到底为了何事?不会是看上了她吧?那妖女的确美得令人心痒。但我看你和电剑飞虹叶姑娘,出双入对感情不错,叶姑娘的才貌,决不比那妖女差。彭兄,你可别打错主意了。”

“去你的!你的想像力还真丰富。”

“像我这种志在扬名立万的闯道者,内心其实是相当寂寞的,想找到一位志同道合,才貌武功也不太差的伴侣,并不是容易的事。”

“你的才华极佳呀!云裳仙子配得上你,你们是天生的一对,才貌相当的江湖侠侣。老兄,可不要再辜负她了,那次你丢下她独自溜走,她很不谅解你呢!幸好碰上我这个对女色把持得住的人,不然你麻烦就大了,喂!我想起另一个女人,待地向你打听。”

“又是一个女人?你又要?”

江湖秀士大惊小怪。

“废话,你怎么老往歪路上想?”

“好,算我废话。你他娘的是正人君子,不好女色,却尽和一些漂亮女人牵扯,扬刀用大噪门称要人。说吧!你要打听哪一个女人?漂不漂亮?为何要她?”

“窈窕淑女乔窈窕。”

“哦!是那个淑女呀?追逐她裙下的人真不少,但她眼高于顶,你可得小心被她打破头。她的武功很了不起,为人亦正亦邪,是江湖有名的女怪人。你找她……”

“早些天她在淮安。听说她和阴阳双怪,在清河县向官舍行刺李知县,被—个什么自称要命无常的人,整得灰头上脸。行刺失败,他们沿大河南岸,向徐州一带逃掉了,因为清河的一代白道大豪霸剑天罡要找他们算帐。”

“他们会逃入中天君的地盘藏匿吧?”

“一过徐州就是河南地境,当然有此可能。其实,他们并不真的怕霸剑天罡,那位老英雄已经退隐,窝在家里享清福,哪有闲工夫把剑磨利,奔走天涯海角些妖邪浪人算帐?”

“替我留心,好吗?”

“没问题。”江湖秀士拍拍胸膛:“我敢保证,如果你光临河南,中天君的弟兄,会心甘情愿替你卖命。中天君把你看成恩人,他的弟兄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会替你尽力。只是……”

“只是什么?”

“恐怕他们不会在河南逗留,可能向北去了。”

“遁往京都?”

“阴阳双怪有一门远亲,在京师顺德府的封山隐修。听说双怪受伤不轻,怕受到仇家乘机报复,很可能逃往封山托庇藏匿一段时日。顺德是北天君的势力范围,与南天君面和心不和。咱们想助你前往,也力不从心。”

“我只请你们供给消息,不需诸位拔刀相助。”

“包在我身上。”江湖秀士义形于色:“你如果要去,别忘了找中天君的弟兄,捎口信给我,我必定兼程赶去和你会合,咱们联手大干一场。阴阳双怪并不比百毒天尊高明,也许那个淑女比较强些,包庇他们的人想必很了不起,你我联手,连老天爷咱们也敢叫阵。”

“可不要吹大气过度膨胀,小心天老爷你下地狱。双怪那门远亲,是哪座天庙的神圣?”

“这倒没留意,得找知道风声的人打听,反正不会是好相与的超凡人物,至少该比霸剑天罡更了得更可怕,所以双怪才敢前往托庇。”

“会不会比上一代的大魔头——大罗散仙玄真练气士更高明呢?”

“不知道,很可能是同一代的前辈名宿。你不要先入为主,对这些老前辈心存怯念,没有什么不得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世上新人换旧人;好勇斗狠杀人放火,是年轻人的天下。练气有成的内家大师,六十花甲年纪,如果再不识相仍在武林气大声粗,早晚会被打下地狱的。彭兄,你不会害怕吧?”

“如果有人敢干预我的事,理直气壮我天老爷也不怕。就算这人武功天下第二,道术仅次于元始天尊,我也会勇敢直前,义正辞来计公道。你只何时动身?”

“晚上就走,避免引人注意。”

“那我就不送你啦!”

“我也不知道何时动身,哪敢劳驾你送行?”

“中天君也要我代为致意,他所有的弟兄欢迎你光临河南亲近。”

喝干杯中茶,江湖秀士告辞走了。

彭刚不胜烦恼,看样子,非下扬州南京,进入南天君的地盘,闯虎穴龙潭不可了,除非他放弃除掉元凶的行动,不然必须与大批牛鬼蛇神周旋到底。

元凶不除,日后他们仍会到清河行凶的,所以他非闯虎穴龙潭不可,双方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行动目标。

南天君非扩张地盘至淮安不可,大势所趋必须全力以赴。这次大计虽然因彭刚的干预而功效垂成,但策略大局仍算是成功的,至少已经震摄江淮群雄,将中天君的潜势力成功地驱出境外,今后谁还必阻碍他吞并的大举。

一旦江淮落入南天君手中,清河的李知县处境堪虞。所以、他决不能让这种情势发生。

消除祸患的最佳手段,便是铲除祸患的根苗。

各方牛鬼蛇神皆已先后离境,高邮成了治安最干净的城。

电剑飞虹还不宜走动,须调养三五天,正好乘风止浪息期间,无忧无虑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口口口口口口

快速脱离的计划极为成功。分布在各地的眼线本来就不多,中天君人数有限,笑阎罗也没有几个人可派、至尊刀的地方蛇鼠早已逃匿一空、因此眼线不可能遍布,无法有效地监视南天君一众爪牙的行动。

等眼线发现快速撤走的人,已来不及将信息传到中枢所在地了。消息传到,人已登舟启航。

南天君的确有几霸才,撤离的计策配合得丝丝入扣,残余的二十余名男女,在眼线的目送下平安的登舟下放,三艘快船片刻便扬帆远去,一天一夜便可抵达扬州,返回自己的地盘。

眼线先后有三个人,只能在后面紧跟不舍,而且不敢跟得太近,根本不可能仔细计算,撤走的人是否沿途有加减,也不可能分辨那位南天君是真是假,更不知半途是否换了人。

中途的确换了人,而且换了五个之多。这是一次策划完善,毫无瑕疵的成功撤走。

这五个人隐没在南乡最东侧的一座树林内,林内早已放置有使用的器物。

更换为男装的周云凤,又变成风流潇洒的书生。

小侍女也改了装,改为书童。中年仆妇也成了健仆,携带行囊已看不出是女的。

另外两位是魔手无常,和夺魂魔君,仍然是老态龙钟的老村大、兵刃则用布卷住。

这次江淮的争霸火拼行动,两天君皆早有准备,如非情势急迫,各人马依计行事,出了难以控制的危急情势,才会改变计划。

周云凤这一批人,平时本来就不与南天君的人在一起活动,进入淮安地区。江湖朋友皆不知道她们是南天君的人,本来进行得非常顺利,平空杀出彭刚这位程咬金,情势失去控制。失败之后,又碰上高邮大火拼,周云凤被迫出面支撑,暴露出是南天君亲信的身分。

中天君这一面,江湖秀士与云裳仙子几个男女,也不以中天君爪牙的面目出现,最后仍然被迫露出原形。总之,双方都在情势失控之下应变,全力卯了,连被收买的人也一一暴露身分,最后是三败俱伤。

大局已定,三方都是失败者。该走的人都走了,本地的龙蛇也陆续返回。

本地的龙蛇,以笑阎罗与至尊刀为首。笑阎罗本身不干预江湖牛鬼蛇神的活动,真正称大爷的是至尊刀,高邮地区明暗好坏种种江湖行业,全控制在至尊刀手中。因此这位大爷对南天君的北进,深怀戒心不愿交出地盘,只好采用下策,与中天君格线挂钩自保,想用远水救近火。

至尊刀已经悄然从樊良镇潜返州城,向笑阎罗解释千里旋风的事故。动身时,便已派出信使,召回撤走避祸的爪牙,速返州城重整秩序以恢复原状,稳定局面高速部署,严防南天君卷土重来。

城东北部周化盐运河南岸,通向河口镇的大道旁,那座叫闸河小村的刘家大宅,主人是分水犀刘全福。

分水犀是到尊刀旗下三大将之一,负收取闸河(同化盐运河)的常例钱,兼管北门城外的赌坊娟馆,手下的蛇鼠相当的能于。

常例钱说好听一些就是收保护费,是至尊刀最重要的财源之一。

这位大将午间才从河口镇赶回,半天工夫赶了八十里,真够快的,随即在各处走动安抚返回的蛇鼠、整整累了一天,忙得人仰马翻。

闸河村距城仅六里地,按理他应该坐镇地藏庵的平时指挥中心大宅。但他怕南天君留下的高手找他,天黑便赶回闸河村大宅藏匿,反正五六里地往来方便.有事再返城北还来得及。城北的大宅在市街中心,防备力不足,禁不起高手的袭击,在闸河村安全多了。

他却没料到,南天君北进的计划,早已筹划多年,高邮是北进的最重要的第一站,至尊刀的底蕴,早已查得一清二楚,旗下三大将的底细,全在掌握中。他闸河村的大宅,哪有笑阎罗的雄风园防卫森严?

他知道南天君虽然撤走了,仍留有一些侦查监视人员,以及本地一些已被暗中收卖的姦细,仍在本地秘密活动,甚至建有活动的秘窟,因此他提高警觉,尽要能少在外面活动,避免在城内城郊日常活动的处所留宿。

初更将尽,他与三名得力爪牙,在客厢的堂屋里,商议恢复活动的步骤计划。

乡村的人早睡早起,夜间很可能气温急剧下降,已届霜降季节,晚间已是夹衣不胜寒,村民睡得更早了;村内村外已经不见有人走动。整座村只有二十余户人家,他的大宅最大,真有十余栋房舍。

除了刘家的子侄之外,另外还安置了十余名忠心爪牙除了警戒之外,也避免派人外出行走,天一黑全村就显得冷冷清清。偶或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