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21节

作者:云中岳

笑阎罗与尊刀相较,至尊刀的实力雄厚多多。笑间罗只有一些子侄可派用场,至尊刀却统率着高邮的无数城狐社鼠。

但在江湖威望上,至尊刀却望尘莫及。

没有人手,是笑间罗的弱点,只凭江湖声望,维持他的地位。

清河的霸剑天罡张怀恩,也属于笑阎罗这一类人。幸而得到清河的公门人支持,在保护李知县的行动中,获得公门人的充分拥戴和合作。

但他自己也只有一些子侄可用,难以应付大批高手入侵,几乎送掉老命。如无彭刚及时介入,那天晚上决无侥幸可言。

笑阎罗的雄风园如果没有彭刚及时介入,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一些地方拥有实力,爪牙众多的豪霸,并不怎么介意地盘那些过了气,没有人手的高手名宿。

这些高手名宿只是庙中的神佛塑像,除了接受凡夫裕子的膜拜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在高邮翻云覆雨称大爷的人,是至尊刀而非笑阎罗。出了大问题,才请笑阎出面调解。

笑阎罗身边可用的人不多,但强敌仍在境内潜伏,外出走动危险性仍浓,他只好带了四名子侄作保镖,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踏上返回雄风园的绕城小径,沿途可看到三三两两的附近村民走动。

强敌仍在境内潜伏,仍有强大的实力,他人手少,应该从城里走的。但他认为有五个人同行,对方不敢贸然发动袭击。

他完全料错了。对方敢向他的雄风园大举袭击,为何不敢在雄风园以外向他袭击?

地声长啸传自路左的树丛内,似乎相距并不远。

“是示警的啸声。”他脸色一变,骇然止步。

五人两面一分,列阵戒备。

小径两端半里内不见踪影,两侧散布着树丛修竹;草木正在逐渐凋零,但视界仍无法及远。

“大爷,有点不对。”一名子侄拔剑出鞘:“可能此地有埋伏。”

“对,有埋伏。”他悚然地说:“我已经感觉出浓浓的杀气。埋伏在路两侧先用暗器袭击,很可能一举可摆平我们五个人。”

“怎办?”

“退回南码头,从城里走。”

“后面很可能有截退路的人。”

“可能的,但必须冒险。刚才发啸声示警的人,是好意向我们示警的,文光贤侄与文青贤侄先退,逐段掩护千万不可忽略征候。”

刚开始退走,前面传出一阵阴笑,先后从两侧的草木丛中,钻出八个人。

埋伏失败,只好来硬的了。

“哈哈哈哈”领先的人,是老凶魔夺魂魔君陶一元,笑声如果啼十分刺耳难听:“你不会逃走吧?逃得了一时,你逃不了一世,你必须为你的笑阎罗名头,和我们决死。你知道我夺魂魔君的名头声威,彼此似乎相差不远,辈份也相当,所以我向你单挑。”

五人即使不顾一切转身的向码头狂奔逃走,也必定被半途追及,最后仍然免不了生死相拼,逃走已耗掉一半精力,拼起来武功决难发挥精奥的拼搏神髓。

“原来是你这凶魔,呵呵呵呵……”笑间罗怪笑:“你一个位高辈尊,名震江湖的老恶魔,居然无耻地打起埋伏来了,真卑鄙。用你的夺魂锥偷袭,真可以反老夫一下子送入枉死城。哈哈!你单挑我,我深感荣幸,就陪你玩玩,玩命。”

“老夫先给你几枚夺魂锥把玩。”夺魂魔君阴笑,左手一扬露出指尖前的夺魂锥锋利的锥尖。

“有多少牛黄马宝,你就都搬出来好了。”

左方的树丛枝叶摇摇,一声轻咳,三个像貌威猛的中年人,分枝拨叶向前接近。

“罗老兄,他们不会真的和你单挑。”为首那个人声如洪钟正是替彭刚送刀的人:“他们八个你比你早到片刻,算定你们会从这条道上返家.埋伏时便商量好了,要用暗器送你们下地狱,避免拼搏有所损失。人一上去和他单姚,八个人的暗器齐发,你有多少活的机会?散开吧!咱们三个和你并肩站,正好一比一,公平交易。”

“你是什么人?胆敢管我夺魂魔君的闲事?亮名号。”

夺魂魔君怒叫:“你是跟在老夫后面来的?刚才的啸声一定是你所发。”

“对,正是我所发,确是跟在你们后面来的。当你们的眼线离开客店时,我们便反盯在眼线身后,所以你们的一举一动,皆在我们的掌握中。”

“你是谁?不像是笑阎罗的人。”

“不错,不是笑阎罗的人。”

“那你……”

“笑阎罗罗老兄,向彭小友提供南天君的底细,你们扮店伙的眼线一清二楚,因此你们誓将罗老兄置于死地。我们三个管闲事的人,必须插手管这档子闲事。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也无意争名夺利,所以,无意扬名立万,你就叫我无名人好了。喂!你是挑笑间罗呢,抑或是挑我无名人?快挑啦!”

八个人一字分开,摆明了要一比一,不可能出其不意以八攻一,八个人的暗器,也不能同时向;个人发射。一比一面对面搏斗,暗器击中目标的机会不大。

“老弟台,这凶魔已经桃了我,呵呵!请不要争好不好?”笑间罗向无名人抱拳行礼,徐徐拔剑向夺瑰魔君接近:“你不会害怕吧?”

“你是什么东西?”夺魂魔君厉叫,挥剑直上。

剑动身动的同一刹那,三枚夺魂锥已悄然向无名人破空疾射,有光芒进散,劲道非常猛烈,见光不见影,难怪号称夺魂锥。

铮一声狂震,笑阎罗挥剑硬接,火星飞溅中,两人同向侧方震出丈外。

同一瞬间,无名人哼了一声,身形略闪,左手一抄,接住了最外侧的一枚夺魂锥,扭向用扔手劲信手一挥,夺魂锥以更快的速度斜飞而出。

夺魂魔君刚稳下马步,夺魂锥一闪即至从左肋贯入,六寸锥入体五寸半,击破护身神功毫不费劲,如击败革直贯入腑。

夺魂锥本来就有专破内家气功的功能,以内功御锥更是无坚不摧。

“呃……”夺魂魔君身形一晃,马步再乱。

“谢谢。”笑阎罗不再扑上,遥向无名人抱剑行礼致谢.他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用不着加上一剑了。

“除恶务尽。”另一位中年人沉喝.向一个年约花甲的老女人扑上:“毒蝎五娘,你是我的。”

“去你的!你想抢我的猎物?”另一位中年人大叫,斜掠出的身法快如电光石火,一剑砍断了毒蝎五娘的右腿,再扑向另一名爪牙。

无名人三个人交叉攻击,速度之快之狠,无以伦比,存心下毒手志在必得,三两次交叉冲错,共击毙了四人。

笑间罗干脆退在一旁,不住摇头苦笑。

这三位仁兄似在争功,看谁杀得最多最快,加上夺魂君和毒蝎五娘,三位仁兄共宰了六个之多。

另两个被他的四位子侄截住。手忙脚乱机先尽失。

“诸位请留步……”他大叫。

无名人三位仁兄,已经越野飞掠而走,三两起落便失去踪迹,让他收拾残局。

姦一场狂风弄雨似的强悍搏杀,一接触对方便士崩瓦解。

“这三位仁兄是……是何来路?”他盯着三人消失的树丛自语:“难道是彭小哥的人?不像呀!”

所有的人,注意力皆放在彭刚身上,确知彭刚除了身边有一位漂亮的电剑飞虹之外,没有第三位同伴,从彭刚辛辛苦苦,亲自向各方蛇鼠打听消息的举动,可以看出不可能有第三个同伴的分忧,所以,每件事都得亲自跑腿。

现在,竟然有三位身手超绝的人出没,因此笑阎罗疑心是彭刚的同伴,却又凭事实不敢认定。

口口口口口口

彭刚知道客店中有眼线,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而且知道这些眼线,并非全是南天君的忠心爪牙。

就算他知道谁是眼线,也不能在店中动手擒捉,在大庭广众间闹事,正道人士认为是耻辱,一量受到官府的干预。落了案就颜面无光,只有黑道的混混们,才会在大庭广众间撒野。

他一点也不在乎眼线的监视盯稍,反正他不动则已,动则有如狡兔,眼线休想跟踪他的下落。

在市街活动则大街小巷乱钻,眼线传出消息的速度比他慢。

电剑飞虹并没整天呆在客房内,她也不时外出在附近走动。

那年头,在码头区住在客店,女眷们根本无处可去,除了看看浩瀚无垠、风高浪急的高邮湖之外,没有任何风景区可供女眷游览。

但是她是女猎人,江湖的女英雄,不是一般可怜虫妇女,她敢与任何牛鬼蛇神打交道。

白天,彭刚并不反对她外出打听消息,但再三要求她不可远离码头区的市街,至郊区必须两人同行,以免碰上妖女吃亏上当。

这期间,电剑飞虹表现得并不出色,她像是彭刚的女跟班、乖顺的女伴,所以眼线忽略了她,仅周云凤对她深怀戒心、认为她并不如表面形象那么简单,是个必须提防的、具有潜在威胁的劲敌。

送走了笑阎罗,她便藉口外出打听消息,独自出店在市街逛了一圈,找了两个码头混混,花几吊钱查询至扬州的船只几时来的消息,似乎目的在于平安船行的客船事务。

她仍是小家碧玉打扮,显得特别灵秀,与一些混混级蛇鼠打交道十分方便,小蛇鼠们乐意供她所要的消息。

南码头末端,是小船的泊舟区,以自用船只为多,风浪甚大,小船皆半搁在湖岸上。

在小舟区绕了半圈,她抱着用布卷妥的剑,脚下轻快地往回走,有许多船夫用颇感兴趣,或者相当暖昧的目光,追随着好袅娜的身影转。

前面一排巨柳的歇的脚凳栏附近,出现周云凤的假书生身影,身边带了个妇和侍女,似乎等待她往回走,等个正着。

湖堤与码头附近有不少人走动,船夫也多,这里正是所谓大庭广众的地方,出了事有目共睹,不是闹事的地方,只有下三滥的鼠辈才会闹事。

“坐,我们谈谈。”周云凤极有风度地向她搭讪,自己也在石条凳上落坐。

“我觉得你我我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好谈的。”她笑吟吟地坐下,风度更佳:“你扮书生十分出色,在众目睽睽下,和我这小家碧玉打招呼,别人怎么说?首先我在气势上就落在下风,别人会咬定我想高攀你这位丰神绝世的公子爷。”

“不要胡扯题外话好不好?”周云凤瞪了她一眼,眼神转厉:“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相信你不会健忘,而且我并没化装易容。”电荐飞虹的语气是平和的、愉快的:“知道我电剑飞虹叶如霜的人并不少,毕竟我是颇有名气的女猎人。如果按江湖朋友分类的标准,我该名列侠义道人士而无愧色,名列白道也不算高攀;白道与侠道其实界限并不明确。哦!你问这有何用意?”

“你知道,我们的主力在扬州。”

“不错,为了北进攻扩张地盘,南天君已准备三四年,苦于没有吞并弱邻的藉口。这次中天君也来抢夺江淮地盘,几乎可以说用计谋促成的,中天君上了当,冒险地妄动.给予你们北进争夺的藉口,所以才会有这次高邮风波发生。阴错阳差碰上彭兄卷入这场是非,你们两败俱伤都众所周知了。嘻嘻!我的女猎人消息正确吧?”

“的确正确,所以我生疑。我们的人从扬州赶来,一夜便可抵达。”

“如果我赶路,半夜便可赶到,甚至两个更次便可抵达一百二十里算不上什么。”“我那些高手专家,已经赶到了。”

“我相信。”

“我那些表明的调查专家,与见闻最广博的挖掘秘老扛湖人精,也不知道你电剑飞虹叶如霜是何来路,你只是一个双十年华相当美丽的姑娘。”

“唷!你也和我差不多呀:你打扮起来,比我更美更具有高贵的风华,同样是过了黛绿年华,没有人要的、也不想嫁的大闰女。”

“你不要有意避重就轻,逃避主题。江湖上早些年,的确在猎人行业中,出了几位有名气的女猎人。好像有一位叫电剑飞卫而不叫飞虹,姓张,张玉洁而非如霜。如果她仍然在世,该已是年近花甲的老太婆的。青春是留不住的,长青不老只是人的梦想;化装易容术再精,也不可能把老太婆在光天化日下,变幻成青春少女。你到底是谁?与彭刚并肩站目的何在?”

“嘻嘻!你不是有许多调查专家,和江湖掘密挖秘的人精吗?赶快着手查呀!”

“我想,我有点明白。”

“明白什么?”

“你知道南天君实力庞大,早晚会雄霸江湖领袖群伦。”

“也许吧!但他仍得努力。”

“你有勇气和我们抗衡,决非为了名利,那只有一个可能。”

“你是说……”

“为情。”周云凤语气肯定:“嫁不出去的大姑娘,找一个心爱的伴侣是理所当然的事。彭方的确是姑娘心目中的好伴侣,人才武功冠绝群伦。”

“好吧!我承认。”她不笑了,神色突然变得庄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