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22节

作者:云中岳

“胡说,你的鬼心眼……”

“认了吧!大哥。我要你答应,不管任何行动,有你就有我,你答应?”

“这……”

“我的心目中,你是一个我极为尊敬的大丈夫,答应了的事,一定一言九鼎。而且我决不相信你会像江湖秀士一样,云裳仙子遇险,他就只顾自己的安全,一走了之。你会吗?”

“你这丫头一张嘴实在厉害,也工于心计。好吧,我答应你!”

彭刚摇头苦笑:“但你也得答应我,避免和妖女交手。在她的巢穴里,她们人多势众、你决难抓住向她逼攻的机会,她会制造机会对付你的。”

“我本来就怕她呀!而且你说过,她是你的。”

她重新回到彭刚身侧坐下进食:“她已经知道你是为李知县找她,见面将全力对付你。你说说大罗散仙。”

“这位妖仙的武功与道术,比妖女深厚一倍当无疑问。所以我得小心提防。”

“他已一二十年毫无音讯,也许不在人间,真的成仙去了。”

“他如果不在人间,绝对成不了仙、而是下地狱去了,一生作恶多端的人只能下地狱。按常情,他应该年过古稀,修道人活一百岁并不成问题,所以他一定还在人间,调教出妖女这种野心勃勃的女强人。”

“你没感到奇怪吗?”

“奇怪什么?”

“大晚散仙玄真炼气士俗家姓周,妖仙周元浩。南天君也姓周,乾坤一剑同日升。妖女也姓周,周云凤。想想,其中有否牵连?”

“唔!可能是一家人。”

彭刚脸色一变:“这是说,妖仙可能出面替小辈的人撑腰。好,老不以筋骨为能。他竟不保晚节助子女为恶,我就让他下地狱。”

“你应付得了老妖仙?”

“有八成把握。”

“咦!你怎知道老妖仙的底细?”

“三十年前,他勉强与家父斗成平手,他那肚子里有什么牛黄马宝,从周云凤的表现中,已一一暴露无遗。他仍然不长进只有那么一点能耐。所以,我有八成胜算。好好歇息半个时辰,再准备扫庭犁穴。”

“你是说……”

“什么都不要说。”

彭刚将残余的食物丢掉,拉她并肩躺下,盖上棉被外加蓑衣:“必要时,我会用绝学将他打入地狱。你不要和这老妖仙照面,他是我的。”

她本来想问彭刚的父亲是谁,被彭刚拉下躺倒,喜悦地侵入彭刚肩下躺得安安逸逸,把想问的话丢九霄云外去了。

两人这几天一直露宿,相拥而眠心无杂念,已经成了习惯,两人克制情绪波动的心念相同,渐由习惯成为自然。

而且在安眠时。也轮流保持清醒,留意四周的动静,提防宁园的巡哨接近,警戒的心情崩得紧紧地,压下了慾升的儿女情怀。

“今晚你先睡。”她在彭刚的耳畔低声说。

“你才需要养力,乖,听话。”

“你……”

“你不睡是不是?好,点睡穴。”彭刚伸出手指。

“啐!”

口口口口口口

扬州是铁掌追魂的地盘,当然由他出面撑大旗发施号令。

所有的人手都派出侦查活报应的足迹,但真正认识报应的人并不多,只知有一男一女,碰上可疑的男女便紧迫蹑踪。

有人用极高明的技巧传播谣言,传播活报应出现在某地的消息,眼线们疲于奔命,始终没发现可疑的一双男女出现。

更严重的是,活报应即袭击某处山门的消息,真假难辨说得活龙活现,负责快速打击的人员。在数处山门奔忙,累得人仰马翻,最后所有的山门码头,皆不曾受到袭击。

虽然,敌踪一直毫无形影,但一天之内,都会失踪五六个四出追查的眼线。

这表示入侵的人已经到达扬州,潜伏在某处地方,已展开踩盘摸底的行动,暴风雨将临,爪牙们人心惶惶,铁掌追魂开始忧心忡忡了。

真正的龙头大爷南天君,这几天一直就没露面,行踪诡谜、神秘得令人莫测高深。

各方瞩目的大龙头南天君,居然在强敌压境时不出面,委实令闻风起来看热闹的江湖朋友感到诧异,扬州地区的大爷铁掌追魂配独撑大旗吗?

强敌活报应彭方也没露面,扬州的蛇鼠,以及南天君从各地召来的高手爪牙,却忙得人仰马翻,多次出动袭击可疑的藏匿处落空,逐渐失去耐性,情绪不安惊疑不定,惊恐紧张的气氛也日渐加深。

一些重要的爪牙,都知道南天君不是不出面,而是不敢出面。怕被查出正确的落脚处,来一次致命的袭击所以行动保持极端的秘密,连铁掌追魂也不知道他的正确活动情形。

草木皆兵的日子难过,再拖下去必定人人自危,朝不保夕,士气崩溃,下一不可能是兵败如山倒啦!

等强敌搏斗杀人放火,这种完全失去主动的形势,会让那些气傲苍天的豪霸,气得发疯暴跳如雷,会做出反常的事,犯下最大的错误。

第三天,驱逐三不管江湖人离境的指示下达,因为已经查出,有不明来历的人广布谣言,行动故意引人起疑。

有几次快速袭击错误的目标,都是几可乱真的谣言所促成的,有恶意的人愚弄他们疲于奔命,至少是有意坐山观虎斗看笑话。

章法一乱,必须由首脑们筹谋统合。

这天入黑后不久,重要的首脑先后抵达宁园。

扬州地区的城内城外,几处公开的与秘密的山门、堂口、码头,全都戒备森严,昼夜提防如临大敌,摆出慑人的气势,足以吓阻想前往闹事端山门捣堂的人。

宁园正好相反,与平时并无不同,宁静安详一切活动如恒,看出不任何异状。

夜间,情形有了不同的变化。

远程的巡逻人员,通常在白昼活动,在四周两里半径的范围内,扮成村夫村妇监视与巡走。

夜间,扮成一些真正的高手巡逻,敢远出两里,其他的一般警哨,皆撤至宁园外围警戒。

这天晚间,警卫加强了一倍。

其实光临宁园的重要首脑并不多,铁掌追魂这处真正的秘窟,也只有他的少数几个心腹知道,因此今晚前来聚会的人,十之八九都是外地区的,全是地位甚高的南天君重要心腹。

三更天,大厅中灯火辉煌,将最后抵达的一批人迎入,立即当堂举行会议。

最后一批人。是手脚特长的铁掌追魂,偕同南天君、道装的北游神玄武真君、周云凤。

升座进,南天君是会议的主持人。

群雄毕集,宏大的厅堂,三排桌凳形成的会议桌,足有男男女女四十余名高手名宿,济济一堂显与盛哉,可算是扬州最盛大的一次聚会。

“这三四天以来,咱们白忙了一场。”

铁掌追魂先将当前扑朔迷离情势得出报告,最后详加分析:“可知咱们把注意力放在活报应和电剑飞虹身上,显然失策。可能真的不出凤姑娘所料,他们另有党羽,派党羽在扬州牵制我们,他两人下南京直趋九江,到大爷的府第行凶生事。如果咱们在这里捕风捉影,继续上当,后果将极为严重。因此奉大爷指示,召集诸位商量对策。”

“陈兄弟必须在扬州主持大局,不能离开。”

南天君开始下达指示,其实不算是会议:“其他的人,除了必须留下听从陈兄弟的调遣,尽力稳定本地情势的人以外,明早必须动身兼程赶往南京。这两个狗男女,是咱们的心腹大患,如不及早除去,咱们不但北进扩展无望,恐怕根基也将动摇。迄今为止你们居然没有人查出他们的根底,委实令人失望。”

听他的口气,可知他北进的念头仍然强烈,难怪周云凤在高邮失败之后,仍然进行收服分水枭的工作,为日后重新北进布局,一时的挫折打消不了他的雄心壮志。

堂右站起一个豹头环眼大汉,用一声轻咳吸引众人的注意。

“大爷派专使至各地,十万火急把兄弟们召来,布下天罗地网,结果彭小狗并没前来,白忙了一场。”

大汉声震四座,大嗓门中气充沛:“可知彭小狗只是虚张声势而已,江湖上这种大言夸夸嘴硬心虚的人多得很,实在用不着当真计较。现在大爷又改变计划,撤走防险自保,徒遗笑柄,兄弟不以为然。”

“你又有何妙策?”铁掌追魂大声问。

“我们的人已经陆续赶到,决不可示弱撤走。彭小狗就算有三头六臂,也禁不起咱们全力一击,显然他不敢前扬州送死,咱们正好乘机去找他,重返高邮,同时直驱淮安,干脆向江湖朋友宣布,正式把咱们的地盘扩展至大河。

至尊刀笑阎罗一群杂碎,这几年来一直就划邵伯镇为界,阻止咱们北进,现在又勾结中天君公然与咱们为敌,一鼓作气把他们解决掉,实在用不着用怀柔手段对待他。大爷,只能进不能退,兄弟负责率领上江的弟兄,一举拿下高邮进淮安。”

大汉口沫横飞,慷慨激昂,还真像一位誓师渡江的大将,气势磅礴豪情勃发。

上江,指九江上游至湖广一带。而湖广一带的人口中的上江,则指三峡以上大江的上游一段江水。

可知这位大汉,是九江以上一带江面的好汉,而以上湖广的详情,也没了解沼报应的底细,认为区区两个初出道的江湖男女新秀,算得了什么?

说话的口气中,有明显的不满,认为扬州方面方导北进的人,胆小畏事没采取激进的行动。

“你以为我们这些人,都是些畏首畏尾的饭桶?”

铁掌追魂有点不悦,大汉说要负责上江的弟兄,取高邮进淮安,瞧不起所有从高邮铩羽归来的人:“你知道大爷这次被迫撤出高邮、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等你真碰上活报应,再说这种大话才算数。”

“好了好了。”

南天君烦躁地阻止两人你讽我刺:“北进的事,不得不釜底抽薪暂且搁下。这次没能一举合并高淮两重要大埠,没能造成事实,江湖朋友已经有所怨言、如果再进而又无法速战速决、咱们将受到各方的责难,对咱们不利。如果彭小狗真要到九江去大闹,咱们当务之急、是必须在半途截住彭小狗,在半途埋葬了他,不然后果严重。我的打算,是如何分配沿途侦查彭小狗的踪迹。如何布置拦截网,以及分配行致命一击的人手、以便明早动身时,各路人马的行止细节如何配合。”

“我认识彭小狗和那个女人。”

玄武真君自告奋勇:“负责带领第一批人先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南京,发讯通知该地区的人火速出动。彻底清查上航的船只,一有消息,立即合围,一定可以先缠住他们。”

“打击主力由我率领。我的三艘快船先半个时辰启航。”

周云凤也主张抢先出动:“沿途我希望各组负责人,务必先将消息传给我,声响与旗号发送消息绝对不能发生错误,以免乱了阵脚。现在,请魏师爷把详细的计划提出、看诸位有何意见补充。”

坐在南天君右首,那位留了山羊胡的魏师爷,取出一大叠文牍、开始有条不紊地解说,自当前的情势分析,以及综合各所获的消息,直至人手的分配,船队的控制等等细节,一一加以分析利害,还真像无遗的好谋士,荣任师爷十分称职。

少不了有一场冗长的意见交换,最后完满沟通,已经是三更初正时刻,午夜将临,主持人南天君还没打算作结论。

一声震耳的长啸划空而至,厅中充塞着震耳的共鸣。

南天君倏然而起,打出手式。

周云凤身形斜飞而起,再一起落便消失在厅门外。

灯光倏熄,人影四散,极少发出声息,每个人的举动皆轻灵迅疾,灯火倏熄后的一刹那,全厅寂静如死。

他闪期待这啸声传入,果然如愿以偿。

久久,毫无动静,连犬吠声也沉寂了,啸声并没引发预期的可能变化。

久久,内厅又出现灯火。

偶或传来一两声犬吠、表示全园并没发生变故。

厅内两个人在品茗,南天君和铁掌追魂。

“大爷,发警啸的不是我的人。”铁掌追魂说。

“对,不是你的人。”

“没有任何动静呀!”

“我也不明白。”他的确发现有人接近,他对自己的天视地听术有坚定的信心,却……他也实在不明白,接近的人何以失踪的。

“应该是人的失误,因为犬是不会失误的。”

铁掌追魂悻悻地说:“我这些家犬绝对可靠,任何神偷也无法神不知鬼不觉接近、而不被发现。事实是家犬毫无动静,当然是大爷你的人耳目不灵光。”

“来人如果有辟犬葯,家犬便失去作用。”

“这……”

“不必说了,明天就会知道结果。”

“就算有人来,怎知道是彭小狗?”

“这几天白忙了一场,你这里所有的山门堂口码头,全都发生小騒乱,结果毫无发现。你这里是唯一毫无动静的地方,可知对方故意忽略了你这里。其实你这里的秘窟对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