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23节

作者:云中岳

这间本来宏丽的大型内室,一塌糊涂七零八落,像是遭了兵劫,门毁窗坍家具破碎,再加上几具散裂的尸体,更是怵目惊心。

树木内铜管所散泄的烟雾,是令人神智昏乱的功效。

室内的可怖无情博杀,在各种邪门法器,各种声波光芒震憾神智,以及各种可怕内功兵刃的攻击下,即使是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也难逃劫。

彭刚在神智失控下,受到严酷的考验,真像受魔火炼的金刚在再三的重击下,凭本能进发自保的潜能、渡过了生死大动劫。

重击加上撞击,他蜷缩在残破的家具中、可能清醒了些,也可能神智更为不清了。

精力损耗至巨,是必然的现象。

潜意识也可以解释为元神,元神不昧可以支撑渡过劫后的难关,不由他的意志勉强继续行动,元神主动地要求肉体休息,让生理系统修补生理上所受的伤害。

这是说,他的精神与肉体。皆在默默地努力恢复生机,恢复精神与肉体的功能。

即使他想勉强挣扎走动,精神与肉体皆禁止他这样做。

就这样,他像其他尸体一样,在原地默默潜藏,慢慢地恢复生机元气。

他浑身浴血,衣裤碎裂零落,身上足有二十处法器锐具所留下的创口,幸而伤势都相当轻微。

宝刀仍紧紧地握在手中,呼吸不绝如缕。

如果现在有高手接近,很可能轻而易举送他下地狱。

老天爷庇佑,一直就没有人走近。

他需要时间,没有人打扰的时间,像受伤的兽类,找地方躲起来,等候伤害复元,由大自然安排生死。

渡不过难关,就静静地在躲藏处死亡。

如果有外力帮助、当然事半功倍。

可是,目下没有人能帮助他。

唯一可以帮助他的人,该是电剑飞虹。

可是,电剑飞虹的遭遇可能更糟。

宁园的南面,有十余个黑影飘忽不定,时进时退,也不时绕园左右移动。

这些黑影,吸引了宁园的人全部注意力,但并不敢远离出击或搜索,严防黑影袭击。

这就是没有人进入秘室查看的原因,主事人可能无法继续主持内部大局,超绝的高手也伤亡惨重,也认为彭刚进入秘室之前,神智并没完全崩溃,激斗之后撤走了,很可能已和外面的人会合,正在准备重入宁园。

周云凤知道彭刚另有同伴,至少知道电剑飞虹身边有极高明的同伴。

十余个黑影,始终不接近园墙外的树林警戒区。

宁园的十之七八人手。皆在园墙内外严阵以待,人人心中焦灼不安,没有把握挡住十余个高手的袭击。

如果有彭刚在这十余个神秘黑影中,谁会挡得住他重入宁园大开杀戒?双方相持不下,看谁先失去耐性。

口口口口口口

昏神葯物不是毒,性质虽名目繁多,但基本功能相差不远、有特殊功效的并不多。

鸡鸣五鼓返魂香,就是其中下五门朋友中,使用最普通的一种,每个使用配方大同小异。

除了各种物殊的奇毒或葯物外、一般的毒件和葯效,通常可保持两个时辰,便被体内的先天功能给排出体外。

鸡鸣五鼓返魂香,并非可保持在三更左右,每更是一个时辰,因此一到五更鸡鸣时分便会醒。

这是说,返魂香其实只有两个时辰的功效。

也并非白天使用无效。只是白天人的活动范围大,气血的流动也比夜间快,使用返魂香的时机并不多而已。

如果白天睡午觉,有人潜入泄放,同样可令睡觉的人,昏睡一两个时辰。

电剑飞虹的内功修为,比彭刚差了一段距离,体内也没具有抗拒迷神葯物的能力,因此嗅入烟雾便昏迷不醒,以后出现的异声与怪光,她已没有任何作用。

声光的引诱,对没有知觉的人。是不会发生任何反应的,她一直就不知道外界的一切动静,

东方发白,她终于悠然苏醒。

她身边没有彭刚,寒气袭人。

“咦!他呢?”她惊跳起来,突然发觉手脚发僵,不但跳不起来,反而转身滚了半匝。

她完全清醒了,有什么不对劲,狼狈爬起,第一个念头是彭刚在她身上弄了手脚、不要她冒险,自己进宁园去了。

“他骗我!”她跳脚叫。

她必须跟进去,立即整理衣裤兵刃,还没理妥剑和百宝囊,却发现东方天己鱼肚白。

她大吃一惊,怎么天快亮了?

如果昨天彭刚进去了,天亮还没出来、那……

一阵寒颤通过全身,不详的感觉震撼着她。

彭刚如果成功,一定会来找她,不会把她丢在这里。

如果失败,那……

她心中一凉,钻出树丛。

果然林外可看到朦胧晓色,远处村落传来隐约的鸡啼犬吠。

一咬银牙,她向黑暗的宁园围墙飞掠,里面寂静无声,她毫不考虑便飞越而进。

公然硬闯,她豁出去了。

警号声打破夜的沉寂,有身法迅捷的人出面追逐。

她连越三座建筑,疾趟房舍深处,对现身追逐的几个人影不加理睬,这些人一看便知不是主要的人物。

既名之为秘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铁掌追魂的心腹,留在宁园的人并不多,今晚主要的人物。是龙头大爷南天君乾坤一剑一群首脑。

在秘室与彭刚搏斗的人,到底死了多少,天没亮还无法清点,所剩余的人其实也并不多,约有一半以上的人手,需布置在大宅的南面,准备对付在园南飘忽出没,意在入侵的神秘活动黑影。

跳落一座中型的花木扶疏的院子,前面黑影涌现,七名男女左右一分,劈面拦住了。

似乎没有她想见的人在内,她转向右侧的月洞门闯。

后面跟来的纷纷跳落,也有五个人,侧掠截出,与她几乎同时到达月洞斗。

她要找的人是南天君,或者周云凤,不想与这些不关紧要纳入浪费精力,因此不想与这些人交手。

可是,由不得她。

月洞门的那一边,三个黑影急冲而出,暗器电射而至。

“小泼妇纳命!”从侧方截近的五个黑影同时沉喝,已认出她的身份了。

她向右仆倒,左手乘仆势挥出。

对面电射而来的几枚暗器,间不容发地掠过她的背部上空不足三寸。

冲出月洞门的三个人暗器落空、却没料到她竟然能反击,黑夜中也看不到她发射的一把飞虹针。

在针雨中想躲闪也力不从心,直像暴雨打残荷,直冲出二四丈,扭曲着叫着摔倒。

同一瞬间,她侧跃而起,剑出鞘招发电闪雷鸣狠招,在猛地冲涌来的五个黑影中,迸发出满天雷电,人体在雷电下崩溃。

瞬间的迟延,她走不了啦!

五黑影的崩溃,对面的七男女倒了,三方合围。

“你……你你……”

发话的人是铁掌追魂,宁园的主人.嗓音全变了。

七男女骇然停步,似乎被她在瞬息间,击倒八个人的情景吓坏,了,双方似乎根本不曾正式交手,怎么一照面便结束,人全倒下?

“我电剑飞虹叶如霜。”

她不走了,晓色朦胧,她已认出这人是铁掌追魂:“叫南天君来,我找他。”

“江湖道上,没有你电剑飞虹这个人。”

铁掌追魂厉声说:“不要冒充什么人了,亮你的真名号。”

黑影飞掠而至,南天带了四个人到了。

“你退,捉住她不怕她不招。”

南天君挥手示意要铁掌追魂退后,拔剑上前:“小女人,你居然敢天亮了再来,午夜没和姓彭的一起来送死,天亮了,你想死也休想如愿,必须招出你与姓彭的一切根底。”

她心中狂跳,也恨上心头。

彭刚昨晚果然独自闯园,似乎已遭到不幸了。

“本来应该是我找你们了断的、彭大哥只是管闲事的人。”

她强忍心头的酸楚,镇定地亮剑向前逼进:“现在我来了,还不算迟。南天君,你也算是一代枭雄,该有勇气和我单挑,剑上作一了断。”

“你找我了断什么?”

“你行刺清河李知县的案发了,我是猎赏人。”

“胡说八道!清河的案子,并没指出犯案的姓什名谁,也没悬货缉拿犯案人,你猎什么赏?”

“没料到你南天君浪得虚名,原来是个敢做不敢当的下三滥泼贼,我把你看成一代枭雄,居然走了眼。我想、你会否认你的一切所为;你没到清河策划行刺李知县和霸剑天罡;你没谋杀入云龙王威灭口;甚至没在高邮州偷袭笑无常;根本不曾策定北进争夺地盘阴谋……”

“住口!”

南天君怒叱:“我南天君是世所公认的一代豪霸,不会否认我的所作所为。没错,我南天北进的雄图,准备了不少时日,将地盆扩展至淮安,势在必行。凡是阻碍周某北进的障碍、必须彻底清除。高邮州本来已是我囊中物,至淮安的障碍只剩下李知县和霸剑天是,下次北上,他们一定死!

他们妨碍我的发展,断我的财路。他们不死、我统合江河两岸群雄的愿望无法达成,逐鹿天下第一豪霸的壮志难加以如愿。你是不是霸剑天镖派来的走狗?”

“你在狂吠,你在做天下第一豪霸的白日梦,你在……”

一声怒叫,两个中年人以狂野的冲势扑上了,阻止她继续讽刺挖苦南天君,两支剑风雷乍起,出其不意急袭一闪即至,双剑聚合势如雷霆,事先如无准备的人,决难同时招架聚合的两支剑。

她冷哼一声,马步略为移动,迸射出连续的两道激光,神乎其神地从两支剑的几微空隙中锲入、逸出。

再一声冷哼,她的身影已在南天君身前幻现,激光横天,剑气猛迸发。

“铮铮”两声金鸣,激光再次排空。

又一声狂震,人影骤分。

南天君斜出丈外,她也震退丈余。

很不妙,背部暴露在一位中年女人面前,机会大好,中年女人不假思索地悄然扑上,剑出寒梅吐蕊,锋尖疾射她的背心。

这一招是压倒性的边续强攻、一招可连续五剑强行压迫,一剑中的当然省事,一剑不中,余四剑一剑比一剑猛烈,对方很难快速地封架。

中年女人只有发一剑的机会,因为相距太近。

她像是背后长了眼,也可能先一刹那感觉出剑气的压力,身形略扭,反手就是一剑后拂,剑出见光不见影,真快,如电光一闪。

中年女人斜冲而过,剑仍然伸出,向对面的南天君冲去,胸腹之间血如泉涌,有刺目的内脏迸出,被剑划开一条尺长的大缝,几乎断腰。

那两位急袭的中年人,先一步哀叫着冲出、摔倒,一个右肋中剑,一个小腹出现洞孔。

“呃……”中年女人冲出两丈外栽倒,倒在南天君身后丈余处。

这瞬间的变化,一连串急剧冲突,看清的人真没有几个,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南天君带来了六个人,一刹那间死掉一半。

主人铁掌追魂没抓住出手的机会,被她电光石火似的快速杀人手法吓坏了。

“你绰号夸称乾坤—剑,的确吓人。”

她向南天君逼进,剑上龙吟慑人心魂:“只不过内力修为比我浑厚,格斗的经验比我略为老到而已。今天,你我只许有一个人活。不是你就是我,看是你的美梦成真呢!抑或是我勾销你的雄霸江河两岸白日梦。”

南天君大感骇,怎么三个得力的保镖,一照面便报销了?

没看到交手的经过,反正上去一个死一个,任何高手名宿也会感到吃惊。

加上先前拦截的八个人,地上零落地散布了十一个男女。

被飞针击中的人,仍在挣扎求救。

被剑击中的,都是一剑致命,已经停止挣扎,下手之狠令人骇然,一剑一个干净俐落。

“你吹起牛来了。”

南天君咬牙切齿扬剑,气势极为凌厉:“我承认你出手好狠好毒,剑术可圈可点,如果不杀掉你,你将是老夫最大的威胁,你得死!”

人剑俱进,狠招指天誓日攻上盘,光华疾沉,招变乾坤倒悬,表面上看是先攻上盘,再乘势下击,其实是先虚后实,上下齐全,迸发的剑气,汹涌有如千倾午夜寒涛,光华吞吐有如满天金蛇乱舞。

姜是老的辣;南天君闯过刀山剑海的人,雄浑的内力御剑加上老到经验与格斗技巧,主动抢攻,真有雷霆霹雳的威力与气势,强攻猛压无可克当。

她知道自己内力修为火候不足,必须避免硬接硬拼,避免剑刃正面接触,充分发挥电剑的神髓,以快速如电的技巧钻隙攻弱,在对方的猛烈狂攻猛压下飞旋钻隙再三给予对方凶险的反击,居然掌握了六成攻势,把南天君逼得再三用技巧摆脱她的后续攻击,让她抓不住致命一击的机会。

好一场势均力敌的凶狠猛烈恶斗,双方的剑术优劣互见半斤八两。

在气势上,南天君略占上风。

在速度和灵巧上,她略占机先。

情势对她不利,她身入虎穴,单人独剑,任何分秒的拖延皆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