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26节

作者:云中岳

人多好办事。

在异地能获得有权有势朋友热心帮助,是最为愉快的快事。

白羽箭张若虚是当地的龙头大爷。

他也是中天君北疆的屏障,旗下的弟兄,都是一时之选个个精明于练,办事的能力口碑极佳。

准备的工作,皆在级度守秘下进行,所需的器材、兵刃、工具、葯物,任何禁品皆可顺利取得。

江湖秀士的主要工作,则在调遣谍探眼线。

他与云裳仙子曾经多次潜赴顺德侦查,对北天君顺德的部署,有深入的了解,对情势也相当了然。

彰德至顺德仅有两百六十里左右,说近不近,马程是两天,来回需四天以上。

派一些眼线留意顺的动静,需每天轮流派出,保持每天都有人往来传讯,必要的急报则用快马飞传,一天就可以赶到。

北天君扼守南疆的人,是号称第一把手的旋风虎罗天雄。

他坐镇顺千府城,兼领广平府的地盘,把重要的人手,布置在广平府的邯郸城,虎视眈眈,监视着南面的磁州,严防磁州的龙蛇捞过界。

白羽箭坐镇彰德府城,也把重要的人手布置在磁州。

北天君的人往来现下北上互不干预,但留下来潜谋发展一概驱逐出境。

双方的关系相当微妙,表面上见面大家哈哈一笑,保持江湖礼数,其实骨子里各怀鬼胎,是敌人也是朋友,彼此心照不宣。

双方最关心的事,是不许双方的弟兄捞过界,以及防止对方的人渗入暗中发展组织,互相留意三不管的江湖朋友,在这条衣食财路顺手牵羊作案。

因此派眼线往来并无困难,双方的人南北往来极平常。只要不在对方的地盘内图谋不轨,连双方的重要人物也可以公然往来套交情。

眼线的任务并非图谋不轨,只单纯地留意顺德的情势动静。主要的任务,是留意周云凤一群人是否抵达,希望在准备期间,她们不会突然赶到。

准备期间,并非一天到晚都在忙碌,稍不重要的制造器具工作,皆并由专门的人才代劳。

其他余暇,四人一起练习克制巫术的心法,与练功同时进行。

之外就是联手功防技巧,如何将四人的搏击力量增加十倍。

包括如霜姑娘在内,皆对彭刚了解巫术的技巧如此深入,感到十分诧异,甚至怀疑彭刚也精谙巫术,至少也曾经与巫门人士有所往来。

对彭刚准备的洋洋大观器物,以及这些器物的攻击威力、汀湖秀士与白羽箭这些以武功自豪的人物、也惊得心中发毛。

江湖秀士曾经惊骇地概叹:这些玩意可以把紫禁城攻下来。

天下四天君的山门堂口,哪禁得起这些玩意的致命雷霆攻击?

白羽箭是大师级的暗器专家,看了彭刚所督制的投掷及发射器具,曾经半真半假地说:彭兄,你该到兵仗局做总管,或者,去做领兵的将军。

南北大官道贯通顺德府城,夏秋间旅客过多,长途货车不许通过府城、须绕城东郊而过。

凡是以车马代步的旅客,北面以鸯水门外的北关,或关外至板桥(通济桥一后改称鸯水桥)一带城外市街作宿站,避免进城自找麻烦。

南面,则以南关为住宿中心,车行的站头,邢台驿,栈仓、或各式旅舍,皆在南关一带市街集中,午后不久便有旅客到达。

双烈祠的南首,是南关颇有名气的邢都老店,规模坐二望一,停车场说广约四亩左右,两百余名店伙。

但隆冬季节,旅客不多。

双烈祠北端,是邢台县(顺德府的附廊县)所经管的卑田院,收容有四五十名孤寡残疾的贫民。

团头是一个年近古稀,断了一条右腿的老丐邢老乞。

县里派来照料的院主叫古风,本身也有花甲年纪。

征调来的四名役夫,忙得要死经常缺一两个。

所供应的衣料食物不足,得由院民自己行乞解决。

经费不足,无可奈何。

辅助照料的人,由城内东北隅的开元寺主导,西南隅的通真观赞助。

开元寺派了一位老僧,以及请来一男一女,照料这些无依无靠的孤残男女。

通真观为善也不落人后,派了一位老道照料。

卑田院原称悲田院,是官府的建制救济机构,源远流长。

汉代佛院东传,按佛典普渡众生的宗旨,接管了民间的乞食管,用佛教三福田的悲田名义,正式名取悲田院,收容贫苦无依的孤寡残疾。

佛典中的三福田,指供父母的思田、供佛僧的敬田、供贫穷的悲田。

悲田的意思是:当悲悯苦贫穷之境界,向此境界惠施,得无量之福,故名悲田。

信众们向寺庙捐赠田地,称之为福田。

因此众寺庙的庙产,足以称为大地主。

但和尚们是不能亲自耕种的,变相租给家主耕种。

佛门比丘为资自己的色身而乞食求布施,称为清净的正命,自作种种生业而生活,称为邪命。

所以僧尼们乞齐化缘求布施,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们自己绝不会亲自去耕种这些福田的,以免沦为邪命。

到了唐代,官府又将悲田院收回,拨公费办理收容救济,正式收容乞丐。

久而久之,悲讹成卑,不是慈悲的悲,变成现在的救济院。卑田院成了历史名词。

卑田院的丐头俗称院主,也称团头,后来的花子帮帮头,就是由此而来的,在地方上颇具权势。

南关卑田院这位古院主,就是地方蛇鼠的众头头之一,绰号称赛铁拐,骨子里是大爷旋风虎罗天雄的眼线地头神。

可是,赛铁拐这位精明的眼线,对府城的蛇鼠活动了如指掌,却忽略了身边的事务。

开元寺是本城的第一大寺,派来照顾的老僧法本和尚,带来的一男一女雇佣,负责照料那些行动不便的人。

女贫丐有七位。雇来的小村姑十分巧勤快,里里外外整理得井然有序,治理衣食缝缝补补任劳任怨。

小村姑叫余小燕,十六七岁眉目如画,可惜皮肤不健康,穿的大棉袄大棉裤,青布包头,显得单薄瘦弱。

她来了两个月,谁也没留意这位脸上有病容的贫家小姑娘。

小村姑是开元寺僧人雇用的,开元寺经营的卑田院的救济金,乞丐们不敢过问,也就不管派来照顾的人是何来路,反正有吃有穿,照料得当就心满意足。

赛铁拐每天一跳一跳在外面鬼混,完全忽略院中这位不起眼的小村姑。

阴阳双怪躲在封山托庇的消息,不断向南北悄悄传出,令北天君的人大感不安,派了不少人追查谣传的来源,毫无头绪。

阴阳双怪是秘密逃来的托庇兼养伤的,避免霸剑天罡追踪抓住他们上法场,消息是怎么可能外泄?

连大爷旋风虎也不知其详,其他的爪牙也没有知道的必要,也当然不可能是封山的人传出的。

封山固然有可怕的人包庇罪犯,辽湖豪杰武林英雄不敢在老虎嘴上拔毛。

但霸剑天罡如果动用官府的力量,由淮安府行文顺德,会同两府办案公人。出动丁勇捕拿杀官凶犯,封山即使是城池,也会被攻破的。

所以,消息决不可能从封山传出。

任何人到封山寻仇,北天君的内也无权干涉,但毕竟牵涉到地方龙蛇的威信,主人脸上挂不住。

而且,北天君与封山的主人有交情。

封山的主人,本城的人都知道是冀南别庄的庄主.许大老爷许五行,他是当地的大财主。

要拜会许大老爷的贵宾,须先到封山村许大爷的下庄投贴,如何才能获得接见,辞别后的贵宾从不透露内情。

没有人知道许大爷的来历,江湖朋友也不知道他是老几,所以前往拜会的人甚少.只有知道底细人的不时往来。

小径通向二十五里外的封山村,地势平坦。

太行山的地下水充沛,形成不少泉水和溪流,所以小桥甚多,人马通行无阻,车轮不便行驶,陌生人走上这条路,难逃有心人的耳目。

封山村至冀南别庄远有十余里,而且是山区,冈陵起伏,林深草茂,前往拜会的人,通常当天不会返回府城。

双怪托庇的消息,可能是他们前往封山时传出的。

为何传出?

委实令人百思莫解。

北天君的人穷紧张,怕双怪仇家闻风前来闹事。

封山的人却毫不介意,从不派人向旋风虎询问情势,却派有人在府衙活动,留意来自南京的柱来公文。

只要霸剑天罡不用官府的力量,来十个八个霸剑天罡小事一件。

淮安属南京,顺德属京师。

双方往来的文牍,皆需由两京的布政使行文,不可能直接用府或县的公文往来。

只要打通府衙的三班六房吏役,就可以知道往来的公文内容有充裕的时间应变。

天气恶劣,奇寒彻骨,卑田院的乞丐,天没黑,早就返院歇息,以免冻死在街头。

小村姑却悄然从后门溜出。风帽掩住口鼻,只露出双目,浑身裹在老棉袄里,看不出是男是女,身材高低又改不了,外表一看便知是年纪小的。

她在南关的各客店走动.用怪怪的嗓门与一些旅客打交道,意她所期望的人是否出现,通常在三更以后.才溜回卑田院住处。

东南西北四关,皆没有夜禁,但天寒地冻,三更不到就罕见有人走动了。

活动了两个月,谁也没留意这么一个小人儿的活动。

这天傍晚,她又出现在京都车行的站房。

京都车行每天,各有两部货车靠站,南来北往各一辆。

客车是三套长辕骡车,可乘坐三十名旅客,长辕大轮宽轴,行驶时其声隆然。

这种长程客车,仅乘长程旅客。

府与县之间的客货运,则由当的车行经营。

总站设在真定府。

南行的终站在开封,但车站在河北岸,车不过河,大河没有桥,大型渡船载不了这种型客车;

南来的客车铡抵站,三十名旅客纷纷下车,涌入站房所设的客舍,客舍的厅堂忙成一团。

小村姑一双晶亮的明眸,躲在角落里仔细观察每一位旅客,希望发现她所要等的人,尤其注意身材魁梧的年轻人五官相貌。

她失望了,准备离去。

城门还没关,天色尚早。

对面街角踱出一个人,然后是五个。

她吃了一惊,向城门方向沉着地举步。

所有的人,皆裹在皮袄内,风帽掩住面孔,无法看出相貌。

但认识那人手中的问路杖,粗的一端是下方,金属柱地的声响,与竹木制是不同的。

无常捧或哭丧杖,魔手无常的霸道兵刃。

其实这老魔的无常棒不怎么样,要人命的是他的手,一触及人体,连骨带肉抓离身躯,对方的手脚一抓便断。

有魔手无常在,夺魂魔君也必定现身。

她惹不起这魔头,走避为妙。

她急于离去,立即引起那六个人的注意。

其实,正是落店的忙碌时光,谁也懒得留意身旁的人的事,她根本不必心虚匆匆走避、不可能有人认出她的身份。

不远处的城门主向,三位穿狐裘的骑士,正牵着有马包鞘袋的坐骑,向街南徐徐缓行。

城内不许骑马聘弛,所以得牵着走。

一声忽哨,那位疑似魔手无常的人,向三骑士发出信号,伸手向街左的大梁老店广场一指,一看便知是示意落店的地方。

原来这些人是打前站的,在街上走动,为了接应后到的人。

小村姑又是一惊,勿匆向街旁走避。

糟了,又引起魔手无常的注意。

“拦住那个人。”

魔手无常急叫,向她一指发步急进:“这小子形迹可疑。”

走在最后身材最矮的骑士,熟练地挂上缰,身形一闪即至。劈面拦住了。

真糟,一面是房舍,三方有人堵截,怎走得了?

对方人多势众,拼必寂倒循,不能在街寂被缠住,心一急,只想到脱向忘了反击。

唯一的脱身去向是跃登屋顶,从屋上逃之夭夭,猛冲几步,一鹤冲霄扶摇直上。

更糟,第一位骑士比她更快,早已到她身后,无声无息像个幽灵,戴了皮手套的手一伸一拂,一声轻笑,无俦的暗劲山涌。

“下来!”骑士骄叫。

她志在脱身,也没料到骑士的速度比她快,全力上纵,毫无防卫或反击的念头。

刚上升八尺,一阵可怕的彻骨劲道及体,气机一进.沉重的打击心在在右边琵琶骨,像挨了一记千斤重锤,浑身一震,砰然摔落挣扎难起。

小骑士到了,一把揪起她给了她两劈掌,劈在她的双肩近颈处,先卸除她的反击功能,扭转双手擒住了。

“呃……”她绝望地叫。

她看清了骑士的相貌,心中一凉。

骑士穿的是男装玄狐大袄,皮风帽掀起掩耳,露出漂亮的脸蛋,女扮男装并没有男人的神韵。

周云凤,上次在板闸镇扮书生,山与山不会碰头。人与人早晚会碰面,周云凤会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