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27节

作者:云中岳

冀南别庄不但外表是砦堡式的建筑,内部也是几座可以互相支援的堡垒式房舍。

石基、厚砖墙、门小窗窄,二楼里面的窗户都是封闭式的,利于防守者逐屋战斗,设计得坚固实用。

除了用官兵长期进攻外,百十名好汉袭击有若蜻蜓撼铁柱。

外围,由轮回绝域担任阻绝,绝域内的机关削器奇阵,一环扣一环阵内有阵,一阵比一阵凶险,即使是白天,不发动阵势,外人也休想越雷池一步,更休想奢言攻庄。

进去不易,出来同样困难。

许大老爷说周云凤如不是南天君的人,恐怕离不开冀南别庄。并非恫吓夸口、而且的确具有令她离不开的实力。

贵宾馆是一座独院,贵宾只能在宾馆活动,除非庄主派人引领,必须遵守作客之道不可乱闯。

一连两天,主人话大老爷皆亲自前来与贵宾会晤,带来庄中准备外出执行袭击大计的首要人物,商讨进行袭击行动的计划步骤。

这些人有男有女,身份特殊。

许大老爷不替贵宾引见,这些人也尽量避免与贵宾接触。

真正的庄主是谁,许大老爷讳莫如深。

周云凤也没称他为庄主,保持客气以前辈相称。

两天两夜中,周云凤会见窈窕淑女的希望落空,若有所失、心中难免不快。

午后不久,窈窕淑女竟然出现在客馆。

“许大老爷说,你一定要见我。”窈窕淑女冷冷地说,脸色比在淮安差,呈现苍白而且清瘦了些外表一看便知不怎么健康。

冀南别庄不论男女,脸色都不怎么健康,身材也普遍瘦削,便于装神弄鬼。

一个大腹便便脑满肥肠的人、是很难成为一个出色的巫门弟子。

“是的,我希望能说服你,再次联手走一趟淮安,你是唯一能和我圆熟联手的人。”

周云凤喜悦地说:“许前辈已答应合作,他们的底细我一知半解,我宁可和熟悉的人联手,胜算要大得多。”

“那是不可能的。”

窈窕淑女脸上毫无表情,说话像木然的手工拙劣神像:“家父与双怪有交情,要我必要时照顾他们。他们却多行不义,诱使我做不义的事。目下他们又把我送给许大老爷,交换几件可以在江湖任所慾为的法器。”

“这……你肯?”周云凤颇感吃惊。

“不肯行吗?进了冀南别庄的人,没获得主人应允,谁也休想活着离去。”

“你不反抗?”

“反抗?那是找死。我很希望随你离去……”

“我向许前辈请求。”

“不可能。”

窈窕淑女摇头,神情依然冷森,“我已经陆续服用改变性情的葯物,在太阴别宫与其他四位师姐,闭宫修炼道法,两年之内,不可能离开别庄外出。许大老爷让我向你说出我的处境,以打消你的意愿.他已看出你是个不达目的不肯放手的人,了解我的处境,你才会打消邀我前往淮安的念头。”

“你……”

“改变性情的葯物,服葯期不能间断,而且须配合修炼,两年之内,连太阴别宫也不能离开。飞狐是昨天送入太阴别宫的,你坑了她了。”窈窕淑女声落离座,冷森森地不道别便向外走。

“飞狐是你的仇敌。”

周云凤跟出:“你似乎有点同情她。”

“她并不是我仇敌,我也不会同情她。我在太阴别宫将近两个月,知道所修炼的道法是怎么一回事,要做一个出色的女巫师,如不改变性情,是不可能成功的。虽则人与生俱来的性情并非善良,还得恶上加恶。我已无法摆脱,是双怪坑害我的。飞狐与你无冤无仇,你把她送来就坑了她。”

“你……你的性情并……并没改变呢!”

“那是一年后才有显著成效的葯.目下我人性没泯。日后,你给我小心了。”窈窕淑女脚下一紧,匆匆走了。

周云凤站在院口发呆,也有毛骨依然的感觉。

许大老爷要训练太阴女煞,窈窕淑女和飞狐都被看上了。

许大老爷向她所说的一些话。弦外之音也间接表示已看上了她。

要她去做女巫师,她宁可拼了。

她有赶快离开龙潭虎穴的念头,这鬼地方阴森莫测,有身在牢笼的感觉,越早离开越安全。

她老爹南天君是辽湖的龙头大爷,江湖朋友称雄道霸极重义气,一百九鼎信义为先,下三滥才信口开河。承诺的事,极少食言。

而巫门人士很少公然活动,恐吓诈骗愚夫愚妇是正常的手段,必要时可允诺任何条件,那都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不能当真。

许大老爷如果食言翻脸,她的处境未免太凶险了。

协商已有了眉目,有了初步结果,用不着洽商细节,她得设法尽快离开。

她立即召集自己的人,说明前的处境,身在虎穴;此非善地早走为妙。

许老大爷诡谲莫测,如果觉得某下方的利益,超过另一方面的利益,就有改变态度的可能,必须严加提防。

如果许大老爷有可以快速改变性情的葯,短期间可以有效控制他们六个人,就有效地控制南天君,利益绝对比每年五万两银子常例钱大,而且不必冒去推安,与霸剑天罡生死相拼的凶险。

而且她已经看出,许大老爷并没有必胜霸剑天罡的把握,不然何必表示亲率十大弟子出动?

阴阳使者程非在世时,亲传的十大弟子中,真正出色的聊聊无几,后继无人,所以销声匿迹。

这位许大老爷,很可能是阴阳使者的,得意门人之一,所收的下一代十大弟子,恐怕也没有几个出色的,所以要培植太阴七女煞取而代之。

正在商议,许大老爷带了四个男女匆匆进入客院。

正中下怀辞行的机会来了。

她看到许大老爷可怕的脸色,心另一懔。

踏入客厅,气氛一紧。

“你们对头跟来了。”许大老爷不等她启口,气冲冲地将一封拜贴往桌上一丢。

她心中一跳,拾贴观看。

拜贴正面口气狂傲,字写得走龙蛇奋然飞舞。

烦呈:许大富绅五行。

落款是:淮安彭方中州杨世权。

打开拜贴内容更是狂傲,难怪许大老爷脸都气黑了,谁也受不了。

内容简单明了:“速将杀官凶犯阴阳双怪、周云凤赴出贵庄,不然将玉石俱焚。名正具。”

“前辈,他……他们来呈拜贴?”

她放下拜贴,心中不安:“前辈没留下他们?”

“不久前有人将拜贴至封山下庄递送的。”

许大老爷几乎咬牙切齿:“这是不可饶恕的警告贴,他们吃了老虎胆豹子心。这两个狗东西是什么人?”

显然,许大老爷并不知道,高邮与扬州所发生酌变故,不知道淮安彭方,中州杨世权是何人物。

“彭方绰号活报应,很可能是霸剑天罡的爪牙。杨世权绰号江湖秀士,中天君的贵宾。”

她硬着头皮说:“我们乘船从山东来,沿途不曾露面,双怪在贵庄托庇,这消息在江湖几乎人尽皆知。”

“胡说!本庄封锁消息十分成功。”

“晚辈就是得到确实消息,才专程前来的。事实是双怪离开淮安后,进入贵庄消息便迅速传至江南了,哦!前辈的意思,不会是怪罪晚辈把仇家引来吧?”

“老夫不会怪你。冀南别庄轮回绝域,可接待天下第一的任何高手名宿,老夫等他们来送死。”

许大老爷失去平时的冷静:“我九幽恶容许元冲,随家师阴阳使者行道期间,就不逢上敌手,他们是什么东西?我找你,要彻底摸清他们的底细。这个江湖秀士,老夫曾有所耳闻。但并没加以注意,你清楚吧?”

“这个人很年轻,出道四五年,武功非常了得,暗器双锋针百发百中,勾销了不少响亮的高手名宿,所以能成为中天君的贵宾。”

有意撇开彭方,把江湖秀士摔高以激怒许大老爷:“中天君敢和我们争夺江淮地盘,得力于这个江湖秀士。他竟然跟来撒野向前辈挑战,前辈千万不可大意轻敌。我看,我还是走的好。”

许大老爷愤怒中透露了真名号,的确令她心中暗懔。

阴阳使者程非,排名南北五神巫之首,早年率领十大弟子横行江湖,屠杀干预巫门是非的高手名宿。

十大弟子中,这位九幽恶客许元冲,是表现最出色的一个排名第六,上有三位师兄两位师姐。

在阴阳使者遁世的后十年中,十大弟子一一被杀或失踪。

九幽恶客也名列失踪之列,名号逐渐被江湖朋友所淡忘。

当然,有心人并没真的淡忘。

原来这位巫门恶煞,在这里隐身暗中作恶,成位顺德的富豪,当地人皆尊敬他为许大老爷五行。

她和她老爹皆是有心人之一。

身为江湖大豪大霸,必须知道一些江湖秘莘,留意高手名宿与妖魔鬼怪的动静,心理上和行动上,皆有应付这些人的准备。

他们知道有巫门的名宿在封山建有山门,但并没查出冀南别庄的主人,到底是何来路,猜想该是阴阳使者这一门的人而已。

天下南北五神巫,南三北二。

北二以阴阳使者居首,阴阳使者建在山东沂山的轮回绝域是天险,江湖朋友耳熟能详,但并不知道究竟座落在何处?

另一位巫门宗师是百变神巫曹盛,据说师承佛母唐赛儿,可呼风唤雨,巫术通神,也在山东建坛。

这人听说三十年前,比阴阳使者先失踪十年,从此便音讯全无。

据说有人曾经发现他羽化的遗蜕,位置在泰山的泰山神女庙,且没有人能证实,也没有人再花时间追摄。

她终于无意中证实许大老爷,是令江湖朋友丧胆的九幽恶客许元冲。

她并不真的害怕九幽恶客,心中暗懔于身在虎穴而已。

如果冀南别庄是轮加绝域的一部分,她或许可以闯出生路。但她的五位心腹想平安闯出去就难了。

她这番饱含刺激性的话,不啻火上添油。

九幽恶客外表阴沉,骨子里残忍狠毒,横行江湖三十余载、自以为没逢敌手,哪将一个出道几年的后生晚辈放在眼下?

何况这些后生晚辈敢上门投贴挑衅,再被她的话一激、气得肚子里冒烟。

“你不要管,老夫等他来,剥他们的皮示众江湖。”

九幽恶客咬牙节齿:“老夫不叫你走,你就不能走,天掉下来,有老夫双手撑着。不管有何动静,你们不要擅自离开贵宾院,知道吗?”

弄巧反拙,她想走也走不了啦!

冀南别庄封锁了到达封山的入庄小径,封山村附近也成为禁地。

顺德府城也风声鹤唳,旋风虎这位大爷成了大忙人,动员了所有的爪牙,搜寻活报应和江湖秀士,亲自带了八名高手亲信,在城郊寻踪觅迹。

至封山村下庄投贴的人,庄丁只知道是一个中年村夫。

由于天气奇寒罡风凛冽,村夫的三片瓦羊皮风帽放下掩耳,仅露出双目看不清面貌,投了贴就走了,谁也没看到村夫的去向,猜想应该就藏匿在封山的山林野地里。

这就是说,活报应已经潜伏在附近了。

大搜封山附近,却忽略了封山与孤山之间,那带旷野冈陵,即使派人搜也无能为力,派百十个人有如在大海里捞针,哪能遍搜这广大的地区的一草一木?

庄中派出的不少人手,彻底整修北南别庄外围的轮回绝域中,各种机关法器,务必主各种奇阵能发生作用。

可是,功效有限。

天寒地冻,林凋草枯,罡风劲烈草木摇曳,有些地方的设备,已经原形毕露。

再晚些时日,大雪纷飞滴水成冰,大半器具将叁雪所深埋,完全失去作用。

这就是冀南别庄,以砦堡式建造的主要原因,设计人知道外围的轮回绝域靠不住,阻绝不了真正的高手内行名家。

冬春两季,绝域更是失去大半“绝”的功能。

没有飞越不了的天堑,也没有攻不破的砦堡。

九幽恶客对霸剑天罡怀有戒心,并非霸剑天罡的武功和声威有所顾忌,而是怕霸剑天罡动用官府的力量,怕官府出动民壮或宫民,抄灭冀南别庄。

这条大官道的大埠,沿途皆有官兵驻扎。

顺德、真定、保定,皆有重兵保护这条要道。

真定甚至有两卫官兵,而且有京都校阅军伍的练兵场。

保定则是五军都督府重要衙门的所在地,京卫的军令中心。

如果出动官兵,连城池也可以攻破。

强敌出其不意光临.冀南别庄还真的慌了手脚。

九幽恶客出现反常的激怒神色,便是最好的说明。

庄内的防卫系统,也作了有效的调整,所有的人都在忙,看守贵宾馆的人手也减半,能用的人全用上了,庄内庄外不断传出敲敲打打声。

庄内男女人数其实有限,连庄丁仆妇全算上,也不过百余名。

保持百中爪牙的开销,可说是沉重的负担,如不在外地为非作歹筹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