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29节

作者:云中岳

狡兔三窟,阴阳使者有五窟六窟。

冀南别庄是秘窟之一,名义是上他的得意门人、九幽恶客许元冲,化名为许五行任庄主,负责交涉,其实由他在暗中主持。

只有一些亲信心腹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其他的人只知道庄中另一栋独院禁区,住着一位平时极少露面的老太爷。

连老太爷姓啥名谁也一无所知,庄外的人,更是毫无印象。

一些大富大贵,老年悟道的名人绅仕,觉往日之非,另行辟室隐修来世今生,扮弃尘缘不与外界往来,是十分平常的事。

因此这位深居简出的老太爷,亲信以外的人也懒得理会,反正住处是禁区,谁敢前往探秘?

任何一种秘密组合,探索内部秘密列为大忌,有被当作卧底姦细处置的危险,装聋作哑是全身保命的金科玉律。

天下没有绝对秘密的秘密,除非这秘密不牵涉到第二个人。

老妖巫的底细,哪能完全守秘?

彭刚开始用心计,研始利用俘虏,由主要的人物着手,抓住主要的线索循线追查。

铁金刚是他弄到手的颇为重要人物,他抓住了主线。

兵贵神速,他必须加紧追蹑。

一连串的失败,激起了他内心深处,与生俱来的野性,这种野性可以称之为潜在的杀机。

在生物世界中,人类的掠夺性嗜杀性最强烈。

人会用种种理由发挥掠夺性和嗜杀性,一杀就是千千万万,血流成河,比其他的生物为了生命延续而猎杀不同。

因为人的掠杀理由多得数不胜数,不像生物那么单纯。

潜在的野性要被激发了,外表流露的杀气,连江湖秀士也感觉出来了,心中懔懔。

火攻冀南别庄,绝大多数江湖之雄不敢尝试的。

表面上看,吓退北天君的人,火攻冀南别庄、占领下庄、凌迫李家大宅活捉铁金刚,击伤老妖巫阴阳使者,都是成功的袭击,声威如日中天。

但骨子里却是彻底的失败,毫无成功的喜悦。

他的目标工不在于击溃这些受波及的高手名宿,增加自己的声威,跃登江湖风云人物之林.而是铲除行刺李知县的凶手,掘根锄苗永除后患。

其次是抢救飞孤余潇潇。

他这次就是得到飞狐被擒的消息,昼夜兼程赶来营救的,他与飞狐有一份颇不平凡的感情。

可是,他完全失败了。

阴阳双怪逃掉了,窈窕淑女无影无踪,周云凤下落不明,飞狐不知被囚在哪一座秘窟里。

一事无成,却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只杀了一些不相关的人,难怪他心中冒烟,杀机怒涌。

时不我留,他没有时间,妖人们往天涯海角一走,凶手们也将远遁莽莽江湖,他如何去找?

先后又挑了两处秘窟,地点皆在孤山至风门这段山麓地带。

铁金刚所知其实有限,所以九幽恶客并未要求铁金刚撤走。

这两处秘窟虽说并不重要,但多少也挖掘出一些线索,也弄到三个地位不低的人。

总算集合他们两双爱侣的智慧,从俘虏的错综复杂口供中,理出一些头绪,分析出脉络,估料出概略的情势。

老妖巫不但能带了重要的爪牙,成功在脱逃,甚至更大胆地向他袭击,把双怪那些人平安地带走。

但人数甚多,想完全守秘是不可能。

何况撤出冀南别庄是在大白天,治途难免留下线索。

劫后余生逃散的人,多少也可目击或猜测出主事人的去向。

有一部分向府城逃的人,半途失了踪。

挑了风门山最后一处秘窟时,已经是申牌初,天色不早。冬季昼夜长.申牌末已是夜幕降临,炊烟四起了。

在俘虏获得一些线索,略加参详,叶如霜姑娘断然作主,立即飞骑赶回府城。

因为俘虏的供中,已经隐约指出城郊外还有老妖巫的秘窟,远躲在距城二三十里的山区。

府城如果没有重要的人员驻留,怎能灵活地了解江湖动静?城市中隐藏也容易。

在高邮扬州,如霜姑娘的消息,出奇的灵通准确。

抵达彰德之后,有江湖秀士与中天君的人,提供了消息与供应人手,姑娘这才退居幕后。

她本来就是一个谦虚柔婉的姑娘,从来不流露出女强人的神态。

她断然下决定,彭刚真愿意听她的。

风门山距府城四十里左右,时限急迫,满天风沙,真有得赶的。

不再顾虑坐骑的负荷、以小驰赶处府城。

府城的东、北、南三外关,是商旅往来频繁地区,关外都有小街市,夜间可从偏门出入,但无法进城。

四座城门天一黑就关闭,断绝城内外交通,皇帝老爷的车驾光临,也休想叫开城门。

西关外也有两条小街,但天一黑就很少有人走动,仅有零星几家店铺,罕见有旅客往来。

店馆的主顾,以西乡近郊的乡民为主。

赶至西关外小街,是黑沉沉酉牌正末之间。

一个半时辰多一点,就赶到了四十里,不算快也不算慢,坐骑已经口喷白沫快要挺不住了。

姑娘领先小驰,小街黑沉沉罡风呼啸,寒气袭人,没有任何灯光,鬼影俱无。

身后,突然传出一声锐啸。

四人警觉地扭头回顾,一无所见。

火光一闪,再闪,分两段连闪五次,一段两闪.次段三闪。

“有人在打信号。”江湖秀士警觉地说。

“在后面百步外。”

如霜的口气平静,嘴角有笑意:“可能是旋风虎的眼线,不足为害。”

“但必须小心。”

江湖秀士说:“那混蛋是否肯阻止北天君赶来,我们并不知道。”

“北天君不敢来了。”

如霜的语气肯定:“他犯不着和我们玩命,以免撼动他北天君的宝座。赶两里,我们到南关外进膳打听消息。”

“咦在这里不好吗?跳城也省事。”

彭刚说:“西门城头没有巡城的丁勇,南门有。”

“在这里不但无法打听消息,也找不到食店呀!保证到南关有一顿好酒菜,而且我负责进关求证消息的准确性。听我的,没错。”

“打听消息是我的事。”

江湖秀士自告奋勇:“走,我也赞成到南关。”

“别忘了我的最精明的猎人。”

如霜策马驰入绕城的小径:“我打听消息绝对比你精明。中天君在这一带没有眼线,你的目标太明显。不要和我争,杨兄。”

他们远驰出里外,城头上又有人打灯号。

南关外的小市街仍有灯火,这里的几家小旅舍与食店,夜间营业至午夜,以便接等待从南面来的赶路商旅,不时可看到掀起重帘出入的人,所以可以看到闪动的灯光,食店的人出入稍频繁些。

看到猎猎飘动有声的酒旗子,姑娘放松了缰绳。

店门外屋角钻出两个人,浑身裹在大皮袄内,拉起掩耳先发出一阵呵呵笑,上前接坐骑。

“诸位客官来晚了,总算赶上了宿头,天寒地冻,辛苦辛苦啦。”

拉住姑娘坐骑络头的人声如洪钟,咬字清晰压下风声:“隔邻是钜鹿客栈,备有上房。客官请先至食店进膳,喝两杯高梁烧挡寒。小的照顾坐骑,替客官先至客栈办理安顿。”

姑娘不假思索地跳下马,将缰绳递交入对方手中。

“谢啦!要三间上房。”她毫无戒心,走向店门掀起沉重的挡风帘。

“哦!不是骗坐骑的吧?”江湖秀士下马。但警觉地打量接坐骑的人。

“请放一百个心,钜鹿客栈是鲁年老字号。”

接坐骑的人说:“京师北迁之前,小店已经相当兴旺了,在南来北往的旅客心目中,有口皆碑。”

江湖秀士眼中有疑云,便仍然的把缰绳交给对方。

进入店堂,二十余副座头,仅有三分之一有食客,气温上升,酒肉香扑鼻,皮袄的羊皮騒味也浓。

迎出两名店伙,客气地请他们就座,先送上每人一条热气蒸腾的净面巾,再奉上滚烫的茶。

即将面临生死搏杀,两位男士不喝酒,八式佳肴一盆大馍馍,再加上一碗双浓双香的羊肉泡膜扎扎实实,他们真也饿了。

饥寒交迫,是最痛苦的事。

进入钜鹿客栈,客栈已经静悄悄,天气奇寒,一切活动皆已停顿了。

今晚,已经无法进南关活动了,不可能再找得到地方蛇鼠打听消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

安顿毕,梳洗停当,如霜姑娘丢下云裳仙子,在店内各处转了一圈。

三间上房,两位姑娘共住,夹在两位男士上房中间。

女人的落店问题比较繁琐,有许多麻烦事需私自料理。

因此如霜姑娘的外出,云裳仙子并没留意,也不便询问,更不知道如霜悄然溜入相邻客院中,另一间有人相候的客房。

江湖秀士睡得相当警觉,检查门窗十分细心,甚至用飞刀重加钉牢,严防意外。

据说妖巫可以魂入地府,作鬼界与人界的灵媒,不但元神精魄可以进入住宅,穿墙透壁毫无阻碍,甚至可把肉体变化成沙尘般大小,穿缝钻隙深入密室秘窟中,出入自如不露痕迹。

他不信邪,钉牢门窗,杜绝出入孔道,除非打破门窗,不然休想入室行凶。

劳累过度,钻入被窝就沉沉入梦。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拂面的冷流所惊醒。

很糟,头脑是清醒的,眼睛也是可以见物,耳中也可以听到空气在耳涡所形成的共鸣声。

这种共鸣声,白天是不可能听到的,必须在深夜绝对寂静中,才能听得的。

而且那种寂静的情景,会令人平空产生悚然的念头,仿佛人已经远离尘世,处身在陌生的不测空间里。

有些人把这种奇异的现象称之为离魂。

敏感的人,常会在午夜梦回中,发生这种现象,通常为期甚暂,便突然间空寂消逝,一切回复原状。

本来已经存在的世俗声浪,突然全部出现,像是重回阳世,虫声狗吠重新出现耳畔,悚然的感觉也徐徐消失。

他想动,手脚已不听指挥。

想喊叫,声音动卡在喉咙里。

愈急愈难以动弹,神智却是清明的。

桌上那盏菜油灯,发出微弱的朦胧幽光,所有的房内的景物,他看得一清二楚,室内毫无异状。

就是无法动弹,手脚好沉重,急得冒冷汗,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狂跳心脉声。

听觉也没失去,屋外隐隐传入的风声听得真切。

这又是另一种生理现象,与前一种不同。

这是一部分脑部清醒了,而另一部分仍在昏睡中,就会发生这种现象。

迷信的人,认为是遇上了妖。

或者,是一种形如白兔或白狸一类妖物,爬上了胸口把人压住,吸取人的精力,要满足了才幻形逸走。

自始至终,不会产生空灵现象,视觉听觉完全正常,就是控制活动神经的脑细胞不发生作用;脑部也会沉睡或罢工的。

心中一急,他突然想到受伤逃走了的阴阳使者程非。

很不妙,说曹操曹操便到。

菜油灯的火焰突然伸高、伸高,拉得长长地,暗红色的火焰,渐渐变成暗绿色。

桌旁,出现一点黑烟,逐渐扩大,徐徐涌发成为一团浓雾,涌动渐剧,最后凝成人形。

先是一个两三寸高的小人,然后继续膨胀。

片刻间,长成真人大小,绿光倏发,实体出现。

九幽恶客许元冲,没错,就是这位化名为许五行,本地人称之为许大爷的许庄主,老妖巫阴阳使者的承受衣钵得意门人,妖巫的十大弟子之一。

九幽恶客全身闪烁着绿光,鬼眼中似乎也有绿焰射出,相貌因绿光的闪烁流动而显得特别狰狞,近乎传说中的魔鬼形象。

在下庄投宿反客为主,阴阳使者夜袭,那时,彭刚已算定妖巫会派高手报复。

巫门人士的巫术,大白天效果有限,因此活动以夜间为主。

驱使妖魅与五鬼搬运等等法术,皆在夜间进行,利用人对黑暗的恐惧心理施威力倍增无往而不利。

彭刚不希望他和两位姑娘冒险,除了在彰德期间,指导他们对巫术技巧略加了解之外,更在心防与攻击秘诀上揭示对策,所以他们对巫术多少有些认识。

但碰上巫门高手,仍然难堪大任,所以当夜仅要他们潜伏在东厢内,如非来的妖人太多,不许他们参与出手,来三五个巫师,彭刚有把握应付。

结果,他和两位姑娘被所看到的异象吓坏了,在极度惊骇下,竟然不假思索,要使用可克制邪术的九龙简,幸好在发射前一刹那吓昏了,逃脱同归于尽的危机。

现在,他又看到了异象。

妖巫会变化,他心理上早有准备,心中虽然惊骇莫名,但不比阴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