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03节

作者:云中岳

胜利永远属于勇敢果决的人;胜利的机会,也永远操于主动攻击的人手中。

他不能等待,必须主宰情势,制造情势,敌未动我先动,以免受制于人。

他有了攻击阴阳双怪的藉口,毅然展开报复行动。

意外地被对方用诡计擒住,用酷刑迫供,仅这一点理由,就有充分的报复藉口了。

口口口口口口

仇敌变成同盟战友,阴阳双怪对这次意外的收获,感到十会兴奋满意,简直是上天掉下来的好机会。

可是,对飞孤的寻仇,却又心中惴惴不安,这件意外事故。抵销了他们不少兴奋情绪。

送走了同盟,几位首脑仍在大厅品茗商讨。

窈窕淑女主牌住在隔邻的农舍,这时也逗留,商量日后的行动大计。

行动大计还没提出,飞狐的问题先放上后面。

“这鬼泼妇不会死心的。”阴怪恨得直咬牙,大概想起被抓掉外裳出乖露丑的事:“她仍会死缠不休,会误了咱们的大事。”

“姑娘,你说怎办才好?迁地为良避开她也许是好办法,问题是可能逃不过她的追踪。”阳怪的用意,是向窈窕淑女求救,用的是激将法,最有效的老办法:“乔姑娘,我们全靠你了。只有你才能对付得了这泼妇、我俩不是她的动手。”

“她最好不要再来生事。”窈窕淑女恨恨地说:“下次我一定可以用绝学毙了她永除后患,她的武功并不如传闻中的那么高明。”

窈窕淑女并非受激而夸海口。她的确具有信心十足的真才实学,而且也不怎么骄傲、从她对飞狐怀有强烈戒心的表现,可以看出她并没有轻视对手的傲态。

她那一记神奇的指力,在丈外洞穿飞狐而具上的狐耳,可知她的武功修为。已经臻于化境,成就远超出她这种年龄的人,可能达到的境界数倍以上。

“我们仍在这里等她?”阳怪没获得肯定的答复,忍不住追问:“对,在这里等她。”窈窕淑女肯定地说:“她最好知趣远走高飞。有件事请你注意。”

“什么事?”

“我不与百毒天尊那些人打交道,我不喜欢这些人,尤其那个会妖术的假书生。”

“现在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每个人都具有惊世的绝技,更可怕的是,一个个雄心万丈,气傲天苍,动不动就绝技秘学一起上。看来,这种老江湖,过去的名头吓不了人,没有什么好混的了。”

阳怪这话,充满了自嘲自怜的意味、也似乎有意借题发挥、发满泄心中的感慨。

双怪是老一辈的高手名宿,是名震江湖的枭霸,而在这期间,一直就倚赖窈窕女应付强敌。

而所谓强敌,却又是年轻的飞狐。

在武林人士的心目中,所谓绝学秘技,是不可以随意使用的,而且必须挟技术自珍,避免让人发现,直至到了生死关头,才在最后用来却敌保命。

但这种珍视过高的看法想法,事实上受到许多人士的反对。认为有绝技秘学珍藏而不使用,等于是玩自己的命,不足为法。

有些人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就被人出其不意杀死了。

必须让别人知道你身怀绝学,别人才会怕你,不敢打你的主意,等于是保全了自己,也建立了威望,争名夺得也容易得多。

不管这两种想法谁对错,谁有违练武的宗旨,反正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任何一种看法想法,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准则,正反的认定皆各有理由.所谓放诸四海而皆谁的法则,在某一时某一地是不存在的。

今日三方面的人,都曾经施展绝技秘学。如果大家全用普通的武功拼搏,天知道会有何种结果?

可能死缠整夜,也可能死伤枕藉没完没了。

“前辈不必借题发挥。”

窈窕女有点不悦:“想当年,前辈出道闯江湖扬名立万,不管为的是什么,名也好,利也罢,如果不全力以赴,能有今天吗?今日如果我不使用绝学,如果如何?”

“这……”阳怪老脸发赤。

“不错,练武志在练身、这是众所周知,人人都亮出大嗓门来唱高调,神圣得很。真的吗?”

窈窕淑女坦率得可爱:“那么,天下间众多靠武功糊口活命的人,是干什么的?两位前辈邀我助拳,又为了什么呀?”

“不要说了。”阳怪想避免难堪。

“说也说不清的。”

窈窕淑女叹了一口气:“我承认家父不是什么好人,他老人家就是靠武功名震天下。好人命不长,我也不想做好人,一旦成为好人,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你的人。我得歇息了,那狐狸来了我会对付她。晚安。”

她不再逗留,夜已深了。

阴阳双怪怔怔地目送她出厅,脸上神色百变。

但不论怎么变,决不会变出惭愧的神情。

“我们真能倚靠她吗?”阳怪像在自问。

“我们能不靠她吗?”在旁的阴怪反问:“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与百毒天尊那些人走在一起。”

“你愿意吗?”

“还有一条路可走。”阴怪不作正面答复。

“哪一条路可走?”

“小贱人追踪我们一年之久,根本奈何不了我们。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不需积极图谋李狗官,情势不利,暂时放弃一走了之,以后再说。小贱人一定在附近伺候.等她发现枉劳心力、等了个空,我们已经远出千里外了、让她忙吧!李狗官的事,急不在一时。”

女人心细些,思路缜密不易激忿冲动。

阴怪所说的是事实,不必操之过急,李知县是一县之主,什么时候来找都不会落空。

飞狐不可能长期在此地等侯他们前来寻仇,暂时撤走确是上策。

“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淑女不可能再和我们走在一起。我们一走,她一定认为帮助的责任已了。她有她的打算和前程。哪肯长期和我们走在一起,影响她的闯荡江湖大计?”

阳怪提出不能一走了之的忧虑:“她连我们住在一起的小事,也斤斤计较不肯屈就。可知她一切都为自己打算,我们根本不可能控制她。没有她相助,我们对付不了神手周杰和八灵官。你我联手,也禁不起神手周全力一击。”

清河的捅头神手周杰,通常被人叫他神手周,真正的白道高手名宿,名动江淮。

他手下有八名干探,称为八灵官,每一个都是内家高手,精明干练声威显赫。过往的江湖牛鬼蛇神,以及大豪巨擎,最好不要在清河耀武杨威,谁要是不上道,便会被弄进死囚牢。

对方如果识趣,他们也就不想多事保持尊敬。好来好去,皆大欢喜。

公门人对付牛鬼蛇神,可不讲什么英雄气概好汉肝胆,完成任务第一,一动就刀枪并举,弓弩齐施,务求一下子就把罪犯摆平,人到手先整掉半条命。

更严重的是,一旦若在官府落案,不但至原籍捕拿,而且行文天下榜示各州县缉捕归案。

民心似铁,官法如炉;尽管那些妖魔鬼怪牛鬼蛇神们,在江湖为非作歹横行霸道,但也会小心地避免官府落案,名气愈大愈小心,尤其得避免涉入重大罪案。

人怕出名猪怕肥,被攀咬入重大罪案,日子难过。

阴阳双怪意图绑架知县,这可是极为重大的罪案,如果走漏风声,不管成功或失败,日后将受到天下的公门人群起而攻。

因此,他们必须干得干净俐落,不留痕迹,而且必须绝对避免落在神手周那些公人手中,届中现场不能留下活口。

阴阳双怪有自知之明,两人对付一个神手周已是不易,还得面对八灵官,以及数量不少的步快、马快、舟快、民壮……”

现在,更可能要面对威震江湖的霸剑天罡。

有窈窕淑女相助,应该对付得了神手周、八灵官,如果窈窕淑女撒手不管,失败已成定局了。

百毒天尊那些人,能否对付得了霸剑天罡难以逆实,论名头声威,百毒天尊仍差了那么一点份量。

而在双怪的预定计划中,根本不会把霸剑天罡计入。

霸剑天罡是否干预,至少在情理上很可能出面干涉,这对双怪极为不利困难可想而知。

总之,双怪心中雪亮,他们不能没有窈窕淑女相助,而如果因有飞狐的干扰而撤走,淑女便不可能跟随他们同进退,而后必定撒手不管啦!

进退两难,难怪阳怪忧心仲仲。

“那就只有寄望在阳淑女能除掉飞狐了,不然我们真束手无策呢!”阴怪当然了解,没有淑女相助成不了事,这一撤走,机会不再了。

“老伴,你认为淑女一定对付得了飞狐吗?”阳怪似乎对窈窕淑女信心不足。

阳怪的语气也稍有怀疑不敢肯定,应该两字便是明证:“她的天玄指极为神奥,几乎一击得手。真要面面对决,胜算应该可以占七八成。”

“但愿如此……”

一声轻咳,打断了阳怪的话。

人都打发走了,已经夜深,都需早早歇息,厅内只剩下阴阳双怪公婆俩。

右面厅角的暗影中,踱出戴了狐头面具的飞狐,轻咳便是飞狐发出,故意引起他俩的注意,也表示已控制了主导情势,有把握光明正大地收拾他俩。

这时发讯警告内间歇息的同伴,已来不及了。窈窕淑女住在领舍,更不及赶到声援。

如果他们发警号,很可能立即死在天狐刀下。

如果刚才偷袭,他俩哪有命在?

他俩没料到,飞狐仍敢逗留候机报复。通常行动失败暴露的一方,是不会逗留准备再次发动的。

年轻人鲁莽任性,办事是不理会规矩禁忌的。如果飞狐一照面便用天狐刀攻击,应该不算是意外。

“欺人太甚。”阳怪怒叫,拔出沉重的剑逼进:“拼死你这小狐狸精。”

阳怪也拔剑冲出,两面一抄,奋勇矗,以飞狐抢先用暗器天狐刀下毒手。

阴怪先前被抓掉上衣当堂出彩,可知双方的武功修为差了一大截距离,哪敢真的冲上贴身拼命?

冲上用的是虚招,意慾制造让阳怪切入的机会,剑相当沉重,也认为飞狐不敢用轻的剑硬封硬架,因此出招缺乏一鼓作气锐不可挡的攻击力。

料错了飞狐的行动,铮一声清鸣,飞狐无畏地一剑硬封,剑气乍起乍敬,余劲四逸,阳怪连人连剑被斜震出丈外,再踉跄退了三步才隐下身形。

几乎在同一瞬间,飞狐的剑光斜掠,锋尖间不容发地掠过也怪的右胁后侧。

阳怪搏斗的经验丰富,在千钧一发中闪出丈外,惊出一身冷汗,双剑合壁的阵势一触即散。

“你们必须好好还债……嗯……”一面说话一面向阳怪逼进的飞狐,突然疾退丈余,退到后堂的走道口,身形乱晃,马步虚浮。

一颗小小淡灰色珠影,在她说话时悄然从右向左飞越,从散发出无色无味的气体,入鼻也难以发觉异味。

阴阳双怪一怔,飞狐的剑失手堕地。

“你……你们……”飞狐高叫,但声音却一声比一声低,身形再一晃,扭身摔倒在地,手脚一阵搐动,随即浑身一松像个死人正在断气,但双目仍睁得大大的、想发声咒骂已力不从心。

“她的气机出了意外,好好摆布她。”阴怪狂喜地欢叫,向前急冲。

人影幻现,恰好挡在进路上。

“不许过来。”幻现的人沉叱,叱声震耳慾聋。

阴怪大吃一惊,向侧急闪,几乎撞上了,幸好能有效地控制冲势。

是百毒天尊,侧方另有一名中年人袖手旁观。

“咦!你……”阳怪脸色一变:“龙老兄,你这是干什么?”

“帮助你们对付仇敌,够朋友吧?”

百毒天尊龙威阴笑:“算定你们的糜麻烦未了。仇家必定会再来找你们讨债,果然被老夫料中了,来得正是时候,是吗?”

“是的,在下感激不尽。”阳怪心中极感不安,对方的神色,已表示并非善意而来。

“你们阴阳双怪与飞狐结仇,江湖朋友多少有些耳闻。”百毒天尊毫无让对方接近飞狐的表示:“你们应付不了她,也众所周知。”

“咱们确也奈何不了她,她也无奈我们何。”

“是吗?”

“这……龙老兄,你到底有何用意?”

“构要不要这头狐狸?”百毒天尊笑问。

“当然要,龙老兄如果慷慨……”

“我百毒天尊可不是慷慨大方的人。”

“那你……”阳怪心中一跳,麻烦来了。

“有交换条件。”

“在下感激不尽。”

“在清河的行动,贵方的人得听从我方的人指挥掌握。”

“什么?你……”

阴阳双怪是江湖上凶名昭著,声威地位皆不低的高手名宿,拥有不少人手,有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