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30节

作者:云中岳

百灵大法师不但巫术通神,可以飞腾变化。

而且有深厚的武功相辅,不施展神通也可以飞檐走壁,所以在阴阳使者的十大弟子中,算是杰出的一个。

十大弟子有成就有人没有几个,目下仍在人间作恶的不到一半,仍留在阴阳使者身边的只有三个人。

九幽恶客主持冀南别庄,百灵大法师管理各处秘窟。

还有一个是女巫,见过她公然露面的爪牙没有几个。

老妖巫自己收了十位门人,每位门人也收了十位弟子。

目下已传四代,到底有多少徒子徒孙,恐怕连宗师阴阳使者也不知其详。

也可能有些人收了二三十名门徒.再加几个寄名弟子,天知道四代门人中,到底有多少弟子?

已自立门户的弟子又有多少?

把这些有形与无形的力量加起来,而且能把人集中在一起,久而久之,肯定会成为一个谁都不敢忽视的罪恶集团,至少也是暴力的组合。

彭刚则四个人胆大包天,一举直攻要害,惨烈的火攻毁灭中枢冀南别庄,把那些门人弟子与网罗的爪牙,杀得七零八落,一个个胆裂魂飞,斗志全消只知逃命。

任何人出面,出收拾不了这已涣散的残局。

人手无法及时集中,以至秘窟一一被挑,完全陷入被打的困境,不得不由首脑人物出面,夜间出动作最后的争挣扎。

百灵大法师是首脑之一,师兄九幽恶客丢下他溜了,不境落在彭刚手中,知道大事休矣!

不知昏迷了多久,终于被冻醒神智一清。

眼前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不知身在何处,可听到一阵阵风涛声,附近却没有风,寒气袭人而已。

凭经验,便知身在室内。

想爬起却力不从心,原来双手被反绑,双脚也被捆住双胫。

好在是分开捆绑的,稍一调整姿势便可坐起来,留心所处的环境。

好冷,手脚快要冻僵了。

“天杀的狗东西!他们要冻死我。”

他喃喃自语:“我被他们打昏了,把我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哼!居然想冻死我,少做春秋大梦。”

手脚一阵收缩蠕动,束缚尽解。

即使不施展巫术,这种绳索与这种捆人技术,也奈何不了他。

耳门被踢处仍有昏眩感,肿痛仍在,因此也就忽略了身上其他的小征候,只是被踢得仍有不适而已。

他开始摸索,发现这里是一间客店的堆放杂物的小房,门由外加扣,一拉便扣断门开。

罡风迎面刮到,他打一冷颤,清醒了些,留心察看外面的动静。

不错,是客栈后面的房舍,通常是仆役住宿的地方,外面不像房中那么黑暗,看得一清二楚。

他是夜间活动的族类,装神弄鬼深入豪门大宅不会迷失,知道该往何处进出。

摸出走廊、悄然跃登瓦面,略一分辨方向,向东越屋而走。

凭经验,他知道已是五更初正之间了。

到了绕向城东的小径,城中谯楼传来了隐隐的五更三点更鼓声。

他心中大急,拔腿飞奔。

已无暇多想,心中焦急思路不够清明,正所谓急必坏事,失去冷静。

他却没想想,对方已经知道他会变幻化形,那些普通的绳索,以及分捆手脚的捆绑术,能奈何得了他?

如果想冻死他,为何不将他的衣裤剥掉?

再给他一脚,踢死他岂不省事?

赶快向主子传警,十万火急。

老妖巫阴阳使者受伤不轻,彭刚在他身上留下了五六处刀伤,最重的一刀在左肩后侧,虽然伤肉而没伤到筋骨。

但左臂已无法用劲活动,不能再亲自出动找彭刚报复,巫术失效,撼动不了彭刚的元神定力。

彭刚用神意就破解了他的出神入术。

拼武功,那就差得太远了。

他唯一可恃的是人多,但真能和彭刚周旋的人寥寥无几。

他必须争取时间,把能用的人赶快召来。

彭刚几个人没时间,不可能在此地久留,所以就必须争取时间速战速决,这点对他有利。

争取时间躲避对方的紧迫追蹑,人采用了引诱对方逐窟袭击的妙计,引对方疲于奔命,最后再将对方引至布妥的死亡陷阱一网打尽。

每一个能用的人都得用上,在顺德百里内的爪牙和朋友正陆续赶来。

城内城郊,共设置了八处秘窟,派有精明的人负责引诱。

一天引一两处秘窟,可以争取到四五天的时间,有充裕的时间加强死亡陷阱的强度。

程家大宅名符其实大得有气派,大院一进连一进。

大院子里有小院子,不论大院小院,都是四合的建筑,大概可以住得下二十房子孙,三五百老少住进去,仍然显得冷冷清清。

程家的子侄并不多,长工佃户也在内居住,充其量也不过一两百男女、因此在府城人士的心目中,一致的看法是大而无当。

京师各府州的民间信仰,与南方人一样迷信。

信神、信佛、信巫、信木石妖蛊……妖魔鬼怪决对不比南方少。

信狐仙的特别旺盛,从城市至僻乡,几乎十之七八信狐,必乎每一家屋内的偏僻角落,建了一处供狐他的小小简陋小舍,左邻右舍心照不宣,通常不提那座小舍的用途,心里有数,嘴里不说。

南方人前往作客,很可能认为是犬舍呢!

大宅小宅内闹狐,风怪不怪。

宁可得罪神佛,决不可得罪狐仙。

神佛庙大寺大,管的是大事,小罪小恶,哪用得着大神佛管?

狐仙却是占在内宅的妖邪,得罪了它保证全宅不得安宁。

程家大宅闹狐,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且不是一位狐仙,而是一家狐仙,有男有女有老有小。

小狐尤其捣蛋,飞砖掷瓦闹翻天,大白天也幻形捣蛋。

因此府城人土,提起程家大宅的狐仙,莫不人人心惊,相戒不要前往作客,而且敬鬼神而远之。千万别让那一家狐仙闹分家,分迁到其他的宅院、可就灾情惨重。

因此,程家大宅没有人敢一探究竟,达到保持机密的目的,外人守全不知道程宅动静,更不知道程家的人,背地里干些什么勾当。

一二十年来,府城的人从来就没想到,进一步了解程家的底细。

反正程家的主人是东乡的地主,田地并不多,如此而已,并不是真正有身分的人,不是府城的知名人物。

尽量不引人注意,程家做得非常成功。

封山的冀南别庄,却有意引人注意。

把别庄附近划为禁区,摆出豪强面孔,也肯有豪霸的实力。真正的作用,在于掩护程家大宅,一明一暗,暗的绝对安全。

两者相距四十余里,一在城东郊,一在城西山麓,任何人也不会想到,两者之间有何关连。

老妖巫把注意力全放在彭刚四人身上,也就忽略了第三方面的人。

顺德是北天君的地盘,坐镇的旋风虎精明干练,与冀南别庄通声气,不可能有人帮助彭刚而不被发觉。

这也就是老妖巫忽略了第三方的原因所在,别庄的眼线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向他们袭击。

顺德是商旅往来大埠,想把每一位南来北住的旅客底细摸清,不啻痴人说梦,事实上不可能。能发现一些有声望的高手名宿过往,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敢于掩护策应彭刚的人,该是高手名宿。

但这期间、眼线们没发现任何一位高手名宿在府城停留。

树大招风,高手名宿不适宜担任掩护策应。

偏偏一些以为精明的眼线,只知道留意高手名宿的动静。忽略了那些默默无闻的人,默默无闻的人不值得留意。

这期间,就有一群默默无闻的人在府城活动。

城内城外虚虚实实的秘窟,刚建立就被人发现了。

程家大宅也不例外,虽则进出的人,都是在夜间往来,妖巫进出的活动瞒不了有心人。

向程家大宅飞奔的百灵大法师,在接近高庄桥时,脚下已有点不便了,太冷天汗流浃背,气喘如牛,哪有闲工夫留意桥旁有人监视?

狂奔过桥,脚下踉跄折入至程家大宅的小径。

桥旁的矮凋林中,共有三个人潜伏。

当他们发现彭刚四人经过之后,立即向东面的田野撤走。程家大宅距高庄桥仅里余,传出隐隐的警声。

附近的村民都知道,如果程家大宅有这种怪钟传出,那就表示程家的狐仙对人不满,正在大发脾气飞砖掷瓦了,最好别管,那是程家的事。

程家的门神、灶君、祖宗都不敢插手干预劝解,外谁敢自找麻烦?

村落镇集如果发生灾难,比方说:火灾、闹强盗,通通鸣锣告警,不会敲钟向邻村求援。

寺庙经常鸣钟击鼓,俗称暮鼓晨钟,钟和鼓都不是告警的器具。

信息传到了,程家大宅进入最高警戒。

主人慌了手脚,死亡陷阱还没有着手加强布置呢!程宅中原有的机关大阵,哪挡得住火攻?

这是一座堂奥深处的厅堂,门窄窗小,白天即使点了灯火仍然显得暗阴森。

息了灯,大太阳当顶,里面也对面难辨对方的面貌。

盛夏季节外面炎热如焚,里面依然有寒气弥漫。

灯光明亮:堂上排列着八名穿了黑袍的男女,腰间有剑,手中有旗、幡、符……稀奇古怪的法器。

高坐堂上人,是气色甚差的阴阳使者程非。

两侧的厢门,陆续出来了不少人。

其中最抡眼的人,是一代女强人周云凤。

天没亮被人紧急叫起床集合,她依然穿得整齐体面,比起其他衣衫整的同伴、她的确在人中最为出色。

人分三方站立,壁垒分明。

堂下东首,是所谓自己人。

以九幽恶客为首。

阴阳双怪也赫然在列,表示他俩确是与阴阳使者沾亲带故,至少也大有渊源、甚至可能已正式投效成为爪牙。

西首,是十余名面无表情的男女.显得突出的是窈窕淑女和飞狐,穿了黑袄黑棉裤,脸色苍白,像两个凄美的女鬼。

下首,是十四个人,以周云凤为首,其他都是她带来的得力臂膀。

十四个男女,一个个怒形于色,身上没携有兵刃,连百宝囊也不在身上。

周云凤像快要爆发野性的母老虎,但强抑怒火的神情显而易见。

“周姑娘,情势不由人。”阴阳使者怪眼中,仍有慑人的光芒闪烁,向眉梢眼角流露煞气的周云凤说:“目下人手不足,生死关头又迫于眉睫,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得完全投入渡此难关。你们,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

“我明白。”

周云凤强抑怒火,说话的口气仍然强硬:“我不但明白我的处境,也很明白你的用意。老实说;自从你禁止我、限制我的活动范围,变相禁锢在贵宾院,我就已明白你的用意了。”

“情势演变得出乎意外,你能怪我吗?”

“你在食物中下毒,让我们手脚发软,不得不认栽任你摆布,能不怪你吗?你在已知不保的恶劣情势下,禁锢我以便留一条后路,必要时将我作为交换条件,与彭小狗交易,违反江湖道义,也不能怪你?”

周云凤火爆地大声指斥:“你怎么能混到一代神巫的地位的?我实在是感到相当怀疑。”

“小女人,你不必讽刺老夫。”

阴阳使者冷冷地说,居然不曾冒火:“人人有一套成名技巧,任何手段都是正当的。你带来的灾祸,你必须也尽一分力。我目下人手不足,准备不充分,就连太阴别富修炼根基未筑的人,也用上了,仍嫌不足。你们有十四个人,可以弥补五行炼魂阵的缺憾。”

“岂有此理!”

周云凤大叫:

“我们已用不上内力,你要我们送死?”

“当然会给你们解葯。”

阴阳使者冷笑:

“同仇敌忾,我希望你们十四个人,心甘情愿和彭小狗全力一搏。如果你们心中不愿,届时一哄而散,岂不同归于尽?所以我一定要知道,你是不是心甘情愿,投入这场生死存亡修烈搏斗的。”

“我有选择吗?”

“没有。”

“如果我不表示情愿。”

“你们就待在客院吧!老夫不管你们的死活了。”

“天杀的!如果起火,我们岂不是连逃生的能力都没有了?”周云凤跳脚大骂。

“大概是的。”

阴阳使者仍不生气,语气更冷森:

“彭小狗是你的死仇大敌,千里追杀你们,你们却无力反抗坐以待毙,确也是可悲的事。”

“如果,我心甘情愿,就驱使我做前锋?”

周云凤不得不压抑冲动,心中思量对策。

她并非不想和彭刚决战,而是不敢和彭刚生死一搏。

经过多次接触,她心中雪亮,真要呈勇生死一决,她的胜算不会超过两成。

以两成的机会一搏,未免不把自己当人看啦!

她有把握和九幽恶客周旋,九幽恶客的法术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