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04节

作者:云中岳

破晓时分。西大街张家大宅的院门楼上,门子拾到一封匿名信。

霸剑天罡张怀思张大爷的大宅,门禁严自卫力极强,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在警卫把守的六楼上,投入匿名信而毫无所知。

匿名信不但指出凶魔们的名号人数,而且明白指示藏匿处,包括在板闸镇的广陵老店,和曹二霸的宅院,所藏匿的是何人物。

城内城外立即暗潮激荡,霸剑天罡甚至带了几位子弟,快速奔往板闸镇,亲自前住查证。

结果,去晚了一步,人都匆匆离境了,去向不明。

曹二霸指天誓日否认一切,却也不否认曾经接纳过几位小有名气的江湖朋友。

曹二霸只是淮安地区的土霸,哪能与霸剑天罡这种天下级的老英雄比?

见面便矮了一大截,当然必须硬着头皮否认一切。

除非霸剑天罡能抓获活口,而且活口招出藏匿在曹家的实情,不然就奈何不了一个土霸。

白道英雄讲理,要求证据确鉴,不能乱来,曹二霸根本不怕霸剑天罡找麻烦,不论公私了断,曹二霸都有把握应付裕如。

霸剑天罡心中有数,这件事并没结束,危机仍在,必须尽全力小心提防。

有人在清江浦镇,打听一个叫彭方的年轻人。

霸剑天罡也在找这个人,想到必定白费工夫。

口口口口口口

阴谋不会得逞的人,是不会甘心的,行动还没展开就走漏了消息,也因之而没有任何损失,实力仍在,放弃又怎能甘心?

淮安是往来交通要津,藏身的地方多得很,暗中又获得地头蛇相助,潜伏更为容易。

不再公然落店,寻踪觅迹的人,就不易找出这些阴谋家的下落夜间活动便成了正常的手段。

投匿名示警函的人是彭刚,他这步棋真走出对了,至少可把迫于眉睫的危机解除,他知道这件事不能凭个人的力量孤军奋斗,霸剑天罡有庞大的人手可用。

他仍在板闸镇钞关挂名,另找了一个人代为应卯,以混混的身份在各地活动,比霸剑天罡的人更活跃,门路也多,居然被他掌握了一些凶魔门的动静。

口口口口口口

府城共有两座城;旧城和新城。

百余年后的嘉靖三十九年,又加筑了一座联城,把新旧两城联在一起,可知淮定府的地位日渐重要,成为黄河与漕河的交通中枢,贯通南北的重镇大埠。

旧城在南,是漕河的重要码头,改筑了的南湖区,是城外最繁荣的大街市,楼埠林立,昼夜灯火通明。

城内是政治中心,城外是经济中心。

天下任何一座商业鼎盛的大城镇,都是江湖龙蛇的猎食场,是玩命的危险区,也是易于混迹的安全庇护所。

城外地属山阳县,清河县的治安人员,不会来这一带走动查案,越区办案会引起大纠纷。

霸剑天罡敢公然前往板闸镇,找阴司秀才曹二霸查证凶犯。神手周杰就不便前往,以免引起误会。

彭刚对霸剑天罡,神手周的毫无成效,一无所获颇感失望,知道正正当当依法办事的人靠不住,对付不了飘忽不定神出鬼没的老江湖,他必须用非常手段,才能彻底消除严重的威胁。

凶魔远离疆界,潜伏在南湖待机而动,霸剑天罡、神手周已无能为力,不可能远走邻县执法,何况凶犯还没暴露犯行,怎能当案来办?

凶犯们还没落案,想会同一府两县的公人,联手办案也势不可能。

他得靠自己了,必须早日消弭这场大灾祸。

口口口口口口

这天已牌时分,两男一妇出现在西羲桥西端的杨家农庄。

西羲桥也叫西钱桥。在新城的西门外,是大官道的要津,旅客走陆路至清河必经的跨漕河大桥,平时行施辏集,车马行人络绎于途。

桥下游的码头,比旧城的望云门码头规模略小些,这时各种船只皆已发航,码头停留的船只不多。

这一段漕河水势湍急,北行的船只应该速度甚快,往下游北放,应该早晨发航,入暮可抵黄河北岸。

但船家都知道,根本不能快航。

十五里至板闸镇,需停泊受检。再十五里至清江浦,又得停泊办理出境渡河事宜。

次日清晨在清江浦发航,三十里在清口候机渡黄河,等修启闸越坝,天知道要等多少时日?

因此这段河面北航的船只,谁也不想急驶,听天由命按站航行,急不来的。

码头的一艘快船中,出来了一男一女,跟在两男一女身后过桥,等两男一女进了杨家农庄,这才绕路而走,向杨家农庄后面接近。

似乎两拔人不是一路的,事实却是同伙,为何要分开走,又为何一走前门一走后庄,显然加有图谋。

大白天,他们的行动却显得鬼鬼崇祟。

隐身在码头对面长街的彭刚,却大摇大摆跟在后面,泰然通过杨家农庄,这才向路旁一钻形影俱杳。

他已摸清情势,该制造行动的机会了,以免夜长梦多,避免情势不利难以收拾。

从这里至清河县城,水程六十里,陆路五十里左右,不论是起早或乘船,正常的脚程也仅需半天。

午后出发,入暮便可抵达县城,出其不意发起快速猛烈的雷霆攻击,杀掉知县宰了霸剑天是再远走高飞.以这些凶魔的身手来估计,应该轻而易举。

这些人潜伏在这里,比潜伏在县城附近更具危险性,防不胜防,事先决难获得他们行动的征兆。

口口口口口口

凶魔们的确有快速突袭的打算。

派一些小人物在县城潜伏,留意知县的动向,侦查霸剑天罡的布置,时机一到,接应快速到的人,猛烈发起攻击,不论成功或失败,一击即走避免落案。

可是,统一的行动不能如期完成。

消息已经走漏,霸剑天是与神手周,皆已展开行动,戒备加强理所当然,如果两方的人不能统一行动,失败的机会很可能有八成,甚至更高些。

所有的人,都经过了化装易容,扮成村夫村妇,用布卷了刀剑。

村击村妇出入农庄、不会引入注意。

这一带的农村,与北地的农庄相同,建有防水淹兼防贼的厚实墙,又有效防止外人乱闯。

两男一女是硬闯的,三两下便摆平了把守庄门的那位中年村汉,昂然直入庄主的门前外院子,指名要风庄主杨家豪。

淮安三霸的老大,大霸翻天神杨家豪的农庄,被三个村夫村妇硬闯,引起的騒动是可想而知的。

二霸阴司秀才曹超凡住在板闸镇,暗中支持百毒天尊一群凶魔。

大霸翻天神手杨家豪,支持阴阳双怪一群凶集。

淮安三霸是一方之霸,在淮安拥有雄厚的实力,具有一切地方龙蛇的必具条件,三霸之间难免明里狼狈为姦,暗暗勾心斗角,为本身利益而明暗中较劲。

但比起霸剑天罡那种天下之雄来,地方之霸就算不了什么啦!

因此三霸希望除掉霸剑天罡,拔掉眼中钉的心念,比任何人都殷切积极,不需凶魔们用剑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迫,他们也会兴奋欢欣地合作协助。

他们之间的勾结,早在半年前就顺利搭上线了。

但搭的线不同,人也有异。

村中的子弟围住了来人,不住鼓噪叫喊,但当来人亮出兵刃,片刻便四周人声寂静如死。

涌出一群打手,拥簇着壮实魁梧的主人翻天神手,一双手又粗又长、双掌似乎比常人粗大一半,可能手上功夫了得,所以绰号叫翻天神手杨家豪。

“什么人好人的胆子,青天白日打上门来。”翻天神手嗓门像打雷,怒火炽盛要发威了。

“你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清河县消息,三天前便传遍府城。”为首的中年村夫,将当作手杖的五尺棍棒倒转,以粗的一端当杖尾,在地面上点三下。

翻天神手脸色大变,怒火全消。

将杖调转,以粗的一端向下作杖尾,杖的名称改变了,变成孝子持用的哭丧杖。

翻天神手是行家,难怪脸色大变。

“凌……凌前辈。”翻天神手嗓音也走了样:“在……在下没……没冲犯前辈吧?”

五妖魔之一,排名第三的魔手无常凌厉,使用的无常棒极为霸道,手上功夫更是神奥诡奇。

不知道这妖魔底细的人,如果全力注意他的无常棒,必定注定了要丢命,死在他的魔手下。

“老夫并无意找你,和你这种小人物计较,有损我魔手无常的声威,毙了你反而影响老夫的威望。”

“前辈打上门来……”

“找你窝藏的客人,叫他们出来打交道。”

院门内涌出一群人,领先出来的是阴阳双怪,后面跟随着窈窕淑女。

“来了来了。”阳怪气冲冲地大声说:“纠缠不休,你们算什么?”

“那就算是你我双方,是拴在一条线上的两只蚂蚁吧!你跳我蹦谁也扔不了谁。”魔手无常狞笑:“反正双方的事,要办就一起办,死洗都得联在一起,风险分组,你休想擅自行动,误了咱们的事,你躲不住的,我要肯定的答复。”

“双方的协议并没谈妥,他们并没履行所许的条件,因此已经没有协议的存在,你们死缠不休就不上道了。”阳怪仍想据理力争:“你去叫百毒天尊来交涉,要他把飞狐带来再谈,最好是活的飞狐,死的难以分辩真假。”

“去你娘的!飞狐被龙老兄在你的住处用毒制住,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在你应诺时,协议便已完成了。”

“你不要不讲理……”

“老夫不是来和你讲理的,只要求你遵守协议。”魔手无常语声转厉。“何况这是双方都有利的事,你休想单独行动而导致双方都不利。今天你如果不肯定复遵守协议,我保证你将后悔无及。”

“你……你威胁我吗?”

“对,这是第一步的威胁。”

“第一步?”

“没错,第一步。你不答应,在下回去据实返报,就会有第二步行动。”

“龙老哥的人,已经在这些房舍,布置洒放了某些小巧玩意。时辰一到,这农庄能站起来的人,恐怕就没有几个了。好吧,你一定坚决拒绝履行协议了,我只好承认此行失败啦!告辞。”

三人扭头举步便步,并无动武的意思,携有刃只是防范意外而已,三个人哪有用武力胁迫的力量?

所有的人皆脸色大变,连窈窕淑女也不知所措。

百毒天尊已经派人在农舍下毒,这位用毒的宗师级凶魔,毒死百十个人小事一件,根本不在乎残害无辜有伤天理,农庄的老少妇需将一同遭殃。

阳怪心中发慌,向窈窕淑女投过询问的目光。

“我到后面看看。”窈窕淑女低声说:“稳住他,这恶魔并非真的要走。”

不管阳怪是否同意,她急急退入屋内。

“姓凌的,不要欺人太甚,有话好说,双方何不平心静气谈谈解决之道。”

阳怪只好向已远出二十步外,得意洋洋的魔手无常大叫。

“能谈出什么结果吗?”魔手无常止步回身狞笑着问:“你有多少诚意?”已经控制了优势,魔手无常当然无意真的退走。

“我当然有十分诚意,”阳怪咬牙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阳怪不是桃不起放不下的人。”

“好,姑且相信你的诚意,咱们谈,坐下来谈。老兄,其实谈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合作是对方皆有利的事。你们人少,行动也许快速方便些,出其不意赶往县城杀狗官,理论上并不难,实际上成功却不容易,一厢情意的计划是靠不住的。任何小意外皆可令计划落空。有咱们协同行动,成功机会是不是要大得多?”

“我认了。”阳怪沮丧地说:“在绝大多数江湖朋友前,阴阳双怪是强者;在你们三残四毒五妖怪面前,阴阳双怪不敢不承认你们是强者了。强者是主宰,不承认也得承认。好,谈,坐下来谈,谈出结果来,请进屋里谈,我会识趣地给你满意的肯定答复,做你们的马前卒。”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老兄。”魔手无常领同伴柱回走。得意洋洋:“这毕竟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各自为政必定同遭失败厄运。双方各有目标,不可能利用你们打前锋做马前卒。我们唯一的要求,是同心合力统一行动,你何必介意谁是司令人?”

任何协同两方行劝的计划,必须指挥统一,才能运用自如按计划进退,怎能没有司令人?

有司令人就形成主从关系,名份一定,阴阳双怪今后就永远体想出头了,所以不愿与对方合作。

飞狐并没交给双怪,双怪有权拒绝合作。

飞狐不明不白失踪,协议当然无效。

百毒天尊这些人继续胁迫,根本在理字上站不住脚,因此不想讲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