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

第06节

作者:云中岳

从府城至清河县城,全程六十余里。水路略近些,因为漕河这一段几乎很少有曲折的河道。陆路有些弯曲。略远十余里,但水路船速缓慢,缓不济急。

他必须在凶魔们发动攻击之前赶到,而离开时,天已经入黑了。

一阵好赶,他浑身的汗已经把衣裤湿透了,想用轻功那是妄想。

轻功只能应急,必要时才能使用,那是一种极耗体力的技巧,一盛二衰三竭,能支持片刻已经不错了,哪能用来赶长途?

他必须赶,有点不自量力。

赶了二十里,他已经感到口干舌燥受不了啦!

能用轻功赶二十里,他已经超出人力所及的超人境界了。

不能再逞强啦!乖乖放弃用轻功的愚蠢念头,开始用长距奔跑职代,速度馒了三倍,但也脚下生风,仍然比平常人的奔跑快两三倍。

长程奔跑,他自信可以一个时辰狂奔四十里以上。

他是体质异常,所谓天生运动体型的人,狂奔时血液不会沸嚼,更可用内家呼吸技巧助力。这种体质的人,一万个中可能有一两个而已。

三十里,四十里……夜黑如墨,星月隐在浓厚的云层里,夜凉如水,正是赶路的好时光。

但他却有如处身在水深火热中,感觉不出夜色的可爱,浑身汗水蒸腾,筋骨正大量消耗体能。但他有十成信心,在半个时辰内赶到县城。

半个时辰赶六十里不是神话,人的体能甚至还没发挥于极限呢!

可是,沿途不能有意外发生。任何意外的耽搁,都会影响他的脚程。

大官道佼间很少有人行走,旅客通常乘船往来。

他放腿飞奔。即使看到三五个结伴而行的旅人,他也不愿放慢脚步,不顾一切飞赶;

前面是尚贤村,村在路右,村口建了歇脚亭,亭旁有一座水质甚佳的水井,水位高,不需用打水工具,并旁有供旅客舀水解渴的小桶小构。

他对沿途的地理熟悉,心中一宽,距县城已不足二十里,得找水解渴缓口气。人毕竟不是铁打的,如不及时补允水份,很可能浑身虚脱啦!最好能获得一些肉汤,一些盐,或者一些糖。

远在三十步外,便看到亭内亭外都有影移动。

他不管有些什么人,飞奔而至,旅客与他无关,歇脚亭有旅客歇脚平常得很。

可是,他忽略了自己的行动可疑。半夜三更在路上狂奔,举动就不寻常,对某些心有所疑的人来说,不寻常的举动必须留意。

他的速度甚快,距亭十余步脚下稍慢。

但亭内外的人,在他远在三十步外,便发现他的举动不寻常了,早巳提高警觉。

他真不该向亭房的水井冲,等于是有意绕过亭外戒备的三个人,像是避免拦截,绕侧冲入亭内。

亭内有好几个人,有男有女,有人堵在亭口,还布有亭外警戒。亭内的人,必是这些人的首脑。

他这一绕,立即引发激烈的反应。

“大胆!”三个在亭外戒备的人、同发怒吼齐向他的冲来处移动,声出掌发,六个巨掌连环迫出,要将他逼退出冲进的路线,截出的身法捷逾电闪。

他毫无戒心,精力也耗损得差不多了。反应难免迟钝了些。骤不及防也应变力不从心。

而且,攻击的三个人武功十分了得,急于拦阻便用上了狠招,三个人同时攻击威力万钧,速度也的确惊人。

首先是双掌及体,他感到如受雷殛,左臂左背肋掌力击实,力道极为凶猛沉重。

内家对内家,功深者胜;功迟发的一方,铁定要遭殃。

双方已经把他看成有所图谋的劲敌,事先已有所准备,可想而知必定已功行劲发,有备攻无备。

总算他根基深厚,不运功也禁受得起意外的打击,这两掌所造成的伤害不算重,立即激起他自保的念头。

自保有两种途径:反应和逃避。

他本能地采用反击,本来就是一个性情火暴的人,受不了刺激,立生激烈的反应。

身形被震飞的侧移刹那间,上体一歪,便飞腿便扫,仍可用上三成真力。

人影乍分,掌劲破似风雷,连环拍发的掌劲,由于他的身形倒斜飞而失去准头。

一声惊叫,被他一脚扫中右肋的人,也飞抛而起,有骨折声传来。

他摔落在丈外、奋余力忍痛急滚,一蹦而起窜出两丈,落荒飞掠而走,忘了痛楚不管方向,逃走第一。

对方人多势众,挨了两掌受伤不轻,再挨两下必定骨折肉伤,不逃才是一等一大笨蛋。

有五个人飞抢出亭,但已追不上他了。

口口口口口口

老规矩,他并没远走高飞。

夜黑如墨,四野有茂林修竹,路右二十步外是起伏的村舍,任何地方皆可藏匿。

他不能远走,必须及早用内功自疗术,治疗两掌所造成的内伤,左肋和左背肋受击,猛烈的劲道震伤了内腑,必须及早运功冶疗,再激烈走动,很可能引起可怕的内出血,那就麻烦大了。

他埋伏在三十步外路左的草丛中,先吞下一颗救伤丹,坐在草中四肢放松,强忍痛楚催劝气机。还好,气机幸运地不曾受损。

亭中的声息,他听得一清二楚。

天太黑暗,看不清亭附近的活动情形。

受伤算不了什么,练武人受伤有如家常便饭,问题在于是否禁受得起,是否损伤了某一部份机能。

他禁受得起,但忧心如焚。

偏偏在途中出了意外,怎能如期赶到县城?

“老天爷保佑!”他心中狂叫,尽管他不信天,情急却向天要求保佑:“我如果不能及时赶去,李大人出了意外,爹会活剥了我,怎么我偏偏碰上一些倒霉事?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行船偏遇顶头风。晦气哪!”

他为自己的失算后悔,后悔已来不及了。

废了阴阳双怪,他以为双怪行刺李大人的毒计,必定已经取消,急迫的危机已经解除了。

百毒天尊那些人,是向霸剑天罡寻仇的,与李大人无关,霸剑天罡的是非与他无关。

可是,窈窕淑女却随着百毒天尊走了,这代表了什么意义?

窈窕淑女是双怪的人,是行刺李大人的主将。

这鬼女人不理会双怪被废的事,随百毒天尊那些人一同前往县城,那就表示仍不放弃行刺李大人的计划,少了双怪仍要进行。而且更进一步与百毒天尊那些人合作,李大人的凶险平空增加十倍。

“我一定要及时赶到,这点伤算不了什么。”他向自己要求:“行功三个周天,我必须走。”

真气运行三周天,并无自疗的作用,仅表示气机与行气经脉已经恢复正常,完成初步吸引融合的阶段,下一步的催压运行与排出的功能,还得下诱导催动的功夫。

他心中焦急,准备气机一顺就动身。

歇脚亭的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不知道那些男女的来历,更弄不清他们为何突然向他出手突袭。

如果被打死了,岂不做了枉死鬼,死得不明布白。

想起了就肚子冒烟,这些混蛋简直岂有此理,难道是百毒天尊留在此地的党羽,或者也往县城赶的一批爪牙?

如果是不相关的人,不会向他突下杀手。

隐约中,他知道这批男女,又拦住几个走夜路的人,而且剑拔弩张正准备动手相搏。

他定下心神,一面默默行动,一面留意动静,相距不远听觉无碍。

“混蛋!你们拦路气势汹汹,不是截路贼又是什么好货色?”是一个洪钟似的嗓音,黑夜中真可以声传两里。这人似乎性情火爆,说的话充满火葯味。

“你们不是刚才那人的党羽?”是歇脚亭的人在打交道,似乎相当讲理:“如果不是,也未免太巧了。”

他心中称快,歇脚亭的人碰上气大声粗的人了。

他知道歇脚亭的人并没有紧迫追赶他,他逃走的速度奇快、那些人知难而退,知道黑夜中追赶相当危险。

“胡说八道!老夫六个人,为了贪图夜间赶路方便,所以脚下快了些,人却始终走在一起,哪有什么另一个党羽?太巧?巧你娘的蛋!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声如洪钟的人,可能是一个强者,说的话霸气十足,而且粗话信口而出百无禁忌。

“咱们在这里歇息,受到一个身手极高明的人突袭。”歇脚亭的人说明拦路的经过:“打伤了咱们一个人,刚逃走你们就来了,咱们不能无疑,认为那人是你们的党羽,所以要知道,你们为何向咱们突袭的原因。”

“你是见了鬼了,老夫赶夜路,自己的事忙得很,哪有闲工夫向你们突袭:你们是什么庙的神佛,值得老夫突袭?少往你们脸上贴金,我入云龙王威横行天下,三十年来罕逢敌手,会向一群截路混蛋突袭?呸!混蛋!”

留意动静的彭刚心中一跳,难怪这个老夫如此气大声粗。

天下三龙四虎,都是人见人怕的江湖巨豪。这位入云龙王威正是三龙之一。

江湖朋友以龙虎做绰号的人很多,但大多数并不出色,出色的三条龙不但武功惊世,也拥有不少高手爪牙做党羽,横行天下称雄道霸,二三十年依然威震江湖,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在三条龙面前逞能,江湖朋友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权威。

人的名树的影,入云龙一亮名号,歇脚亭中有了动静,首脑终于出面打交道了。

“哈哈哈……”踱出亭走在前面的人大笑,声震夜空:“原来是你这条缺了爪的老龙,偌大年纪依然火气甚旺。你这位江湖一代老豪,平时行走汀湖前呼后拥风光得很,怎么可能带了几个小猫小狗赶夜路?一定有了控制不了的大麻烦,一定。”

“去你娘的!老夫不会有麻烦。你这混蛋口气不小,敢在老夫面前张牙舞爪,好,老夫就……”

“慢来慢来,咱们不能因为些小误会动手动脚。”

“你……”

“乾坤一剑周日升。”

“原来是你这狗屁江湖四天君之一的仁义大爷、难怪敢在老夫面前无礼。”入云龙口气一软,但说的话仍有讽刺味:“你这混蛋爪牙比老夫多一百倍。大江两岸是你乾坤一剑的地盘。偷偷跑到大河边上撒野,也在鬼鬼崇崇走夜路,一定也遭了祸事。一定。”

“去你的!”

“喂!怎么一回事、要不要老夫插上一脚?”

“哪用得着你这条老龙在浑水里吞死鱼?喂!亭里坐,不会急于赶路吧?”

两人算是相识,同是江湖的风云大豪。

乾坤一剑周日升,是当代江湖四天君之一。

江湖四天君,指四个地区的江湖领袖人物,是公认的仁义大爷,领导群伦的江湖领袖人物。

四地区一指大河以北、直至京师这一带广大地域;一大江两岸包括湖广江右;一指中州河南山西一带;一指川陕一带地区。

江湖四天君并不是该地区的江湖真正领袖,也无权号令该地区的江湖各类牛鬼蛇神,只是他们的威望和实力,让该地区的牛鬼蛇神尊重他们的权威和地位,谁敢有损他们的利益,必须准备接受他们严厉的制裁。

天下三龙四虎也是江湖大蒙,大豪与大豪之间,如果不牵涉戮利害冲突,通常不会冒两败惧伤的风险,形成对立或结仇的敌对情势自找麻烦。

入云龙与乾坤一剑两豪之间、多年来并无利害冲突,所以见面嗓门大说话百无禁忌,其实也是豪放四海的表现,不足为奇。

“的确急于赶路。”入云龙拒绝入亭歇息:“有几个混蛋向我的人挑衅,占不了便宜加快走人,我要加快赶上他们,和他们亲近亲近。”

“什么人敢招惹你们这条龙?”

“括翅虎的几个猪朋狗龙。”

“哦!那就难怪了。插翅虎近来加强招兵买马,好像准备建立什么门,或者什么帮或派,野心勃勃,不断派狗爪子向各方试探反应,明枪暗箭无所不用其极。老哥,小心他们玩阴的。”

“我也会玩明的呀!再见,老弟。”

“好走。”

入云龙走后不久,乾坤一剑的十二名男女,也动身北行,被彭刚踢断两根肋骨的人,是用粗制的担架抬走的,所有的人,皆对意图行凶突袭的人咒骂骂不休。

彭刚总算明白,所碰上的是些什么人。

乾坤一剑身边高手如云,随行的都是武功超拔的高手,以一比三,他挨了两掌挨得不冤。

当时他毫无戒心,居然留得命在,仅受了轻伤,可说十分幸运了。

由于入云龙的出现,他不敢妄动,无形中获得充分的时间行功自疗,获益匪栈。

也由于这约一刻时间的耽搁,他必须加快赶往县城。

口口口口口口

官舍大厅的沉寂保持不久,紧张的气氛终于升抵到临界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影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