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枭雄》

第13节

作者:云中岳

雷鸣远似乎大出意外,老家伙不但不通名,怎么不加理睬脸色突变?这种喜怒无常的态度,委实令人不痛快。但他似乎知书达礼,知道敬老尊贤,脸上毫无不快的神色流露,再次拱手朗声道:“老丈,小生冒昧了,相见也是有缘,好不容易在洞庭……”

他的话说了一半,君山渔父的船已经乘风破浪冲出三丈外去了,同时清晰地传来老人家一声重哼。

他困惑的站在那儿,目送君山渔父的船冉冉去远,也看到船头的慧姑娘转身向后注视。

他脸上泛起得意的微笑,心说:“完全满意,第一步深合守节,尽在意中。”

但他脸上泛着困惑迷悯的神色,向走近来的船夫问:“船家这位老人家是怎么一回事?”

船夫摇头笑道:“公子爷,欧阳老儿难得有今天这么高兴过,和你有说有笑,连我也感到奇怪呢!平时他是不和人打招呼的,对任何人都爱理不理,他竟和公子爷合唱哩,简直是奇闻。”

“他姓欧阳?住在何处?”

船夫竖起一个大拇指,笑道:“了不起的君山渔父,大大的有名,洞庭湖附近论打鱼的手艺任何人也得甘拜下风,谁不知欧阳嘉隆是鱼的克星?他家住君山湘山村旁,但脾气古怪,不许外人入他的茅屋,连君山的荀爷也不例外。”

“哦!原来是个孤僻古怪的老人,扯起风篷到君山。”

船夫们扯上风帆,船远远地跟着君山渔父的船破浪飞驶。

闻名前来游君山湘山祠的人并不多见,平时难得有阔客光临,这天恰有不少游客抵步。在巳牌左右,从岳阳先后开来了七八艘大小船只,到了不少游客,替湘山村的人带来了许多财神爷。

河滨,百十艘渔舟泊在岸旁,人潮汹涌。君山一带的渔产,用不着带到岳阳出售,往来有六十里水程,如果到府城贩卖,必须耽误一天,所以所有的渔产,留由府城来的大船统一收购。由于君山秀士坐镇君山,所以收购渔产的价格倒还公道。

君山渔父的船,距岸十来丈便降下风帆。慧姑娘头上包了青帕,一双玉手晶莹洁白,控住双浆徐徐划动,船缓缓靠上湖岸。

岸上,一名掌秤的鱼牙子,带着几名伙计,笑嘻嘻奔近,一面叫:“慧姑娘,辛苦,咦!老爷子为何闷冰不乐?”

几个人七手八脚将船拖近,系上缆。慧姑娘一面收桨,一面笑道:“谭爷,别过问我爷爷的事。请上船看看鱼鲜。”

鱼牙子谭爷刚跳上舱面,人从中突然抢出两个少年,还有四名高大狰狞的中年恶汉。

四个大汉长相确是凶猛,每个人都有八尺以上的身材,十分吓人。先头那人豹头环眼。第二名留了猪鬃般的络腮胡。第三名有一张嘴下弯而又厚又大的鲶鱼嘴。第四人火眼金睛。全穿了紫绸薄劲装,一身结壮的肌肉绷得似要破衣而出,只消看第一眼,便知不是本地人。

两个少年长相清秀,但眼珠子太灵活,显然乖巧过人,诡计名端。两人抢近,一个高兴地叫道:“也是最后一艘船了,可能有哩!”

“快上,先捡一步。”一个叫,抢上了跳板。

鱼牙子谭爷已上了船,见有人抢上,轮身叫:“慢来!小伙子,上来干什么?”

为首的少年已一脚上船,另一脚仍在跳板上,笑道:“咦!你怎么啦?小爷要买鱼,你管什么闲事?”

鱼牙子刚想发作,却看到四个凶猛巨人双手抱胸,在船首排开,用他们那令人心惊胆跳的怪眼,不怀好意的盯着他,虎视眈眈.神色极不友好。

几个帮着拖船的家伙,在船侧站在水中,手扶船舷,也向四个巨人怒目而视,气氛极为的紧张。

四个巨人并末带着兵刃,窄衣袖掳起卷至肘间,露出满身黑汗毛的粗小臂,令人看了心中发毛。

鱼牙子知道有麻烦,但毫不害伯,只是怒火不得不先行压下,板着脸说:“小老弟,要买鱼可以到村里去买,这儿的鱼是不卖的。”

小伙子另一支脚已上了船,双手叉腰,仍在笑,歪着脑袋撇撇嘴,问:“老兄,你是这条船的主人?”

“不!我是湘山村的鱼牙子。”

“鱼牙子?管什么的?”

“管双方的买卖,鲶鱼鲜的成色,掌理过目论秤……”

“那不是更好么?”小伙子抢着叫。又道:“有尼在这儿更妙,小爷我银子成色足,有你在鱼便不会短斤两。劳驾,帮我买……”

他向里挤,老实不客气要将鱼牙子挤开。

“慢着!”鱼牙子伸手拦住叫,又道:“请你下船,这船上的鱼是不卖的。”

慧姑娘一直在冷眼旁观,这时发话道:“谭爷,问他看要买什么鱼。”

小伙子“喝”一声怪叫,眯着眼说:“妞儿,体这才象是一个生意人。喂!可有银鱼么?小爷我不远千里慕名而来,跑遍所有的渔船,都说没有这玩意,简直岂有此理!”

银鱼是洞庭湖的特产,象针般大小,极为鲜美,每年春汛时分,沿湖岸一带,可以看到无数银针般的鱼鲜结队而游,稍受惊扰,突然疾射而散,候然隐没,不片刻又从销远处集结,象是无数会动的小银星。春汛一过,这种鱼便愈来愈少。这时不是捞取银鱼的时节,怎会有银鱼?小伙子口气轻浮,姑娘没生气,鱼牙子谭爷却受不了,突然一掌搭上小伙子的右肩,沉声叫道:“下去,这条船也没将银鱼。”

小伙子嘿嘿一笑,扭头说:“老兄,尼似乎反客为主哩!多管闲事,放手!”

“你下不下去?”鱼牙子厉声问。

下面火眼金睛的臣人突然接口道:“如果他不下来,你的意思是叩头烧香消他走罗?”

“哈哈哈哈!”三名巨人和另外一个站在跳板上的小伙子同声狂笑。

码头上人群渐集,渔人相当地的村民闻声逐渐围拢。

小伙子在狂笑产中,乘鱼牙子谭爷转头向下看的刹那间,突起发难,左手猛地搭实对方搭在右肩上的手掌背,向后大旋身,有激猛带,撞向鱼牙子的右外肘。

鱼牙子也不弱,居然被他抽回搭出的右手,急速下沉,小伙子的一肘落空,同时,他立即反击,左手上盘,架住小伙子的手肘一刁,右掌急攻而出。

双方都快,贴身相搏奇快无比。

“怎么?打架?好啊,上!”站在跳板上的小伙子,急冲而上。

鱼牙子一拳攻出,却末料到小伙子也用盘手向上一拨,突飞起一脚,“噗”一声踢中他的膝益,“哎”一声惊叫,踉跄退了三步,立脚不牢。

小伙子一不做二不休,冲上叫:“下水洗澡,老兄。”

叫声中,他劈胸一掌登出。

青影一闪,姑娘到了,伸两指轻轻一敲,“得”一声敲中小伙子的小臂。快!快得令人肉眼难辨,没法躲避。

“哀哀!”小伙子惊叫,冲势立止,按住被敲处呼痛,手抬不起来了。

另一名小伙子恰好上了船,一闪即至。

“且慢动手!”姑娘不悦地叫。

码头上,所有的人都尖声大吼:“丢他下来,他们竟敢到君山来行凶,捆起他们来。”

四个人同时转身,虬髯巨人用打雷般的声音怒吼:“叫打叫捆的人给大爷出来,大爷量量他的脑袋是否九斤九两。”

“快!去请荀府的周师父来。”有人叫。

远远地,雷鸣远的船破浪而至。

慧姑娘正待撵两个小伙子下船,君山渔父已从容不迫走近,叫道:“慧丫头,退下。”

小伙子猛地抓起一根木棒,怒叫道:“今天卖鱼便罢,不然打你个落花流水。”

老人家淡淡一笑,问:“小客官,你不是要买银鱼么?”

“正是……”

“好,请你自己看看,小老儿的船上没有银鱼,好教客官失望。”

老人家一面说,一面伸手拉开舱板。

下面是活舱,百十条光闪闪的金鲤和鲵鲢乱蹦连跳,黑褐的大鳜张棘屈尾摆出凶恶的神色,全是三两斤的大家伙,哪有小如花针的银鱼。

豹头环眼巨人一跃上船,大叫道:“这些人可恶,不管,什么鱼都要。”

老人家脸一沉,不悦地说:“行有行规,尊驾岂可逞强,强买强卖。”

“大爷买定了,你想怎样?”豹头环眼的巨人火暴地叫。

码头上人群一分,进来了三名雄壮的大汉。为首那人暴眼凸腮,狮鼻海口,点手叫道:“老兄,你下来,不要欺负老年人。”

火眼金睛巨人大刺刺的迎上,冷笑道:“你又想怎样?不服气?”

大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问:“阁下高名上姓?”

“大爷姓李,名贤。你小子姓什么?叫什么?是君山的地头蛇?”

豹头环眼的巨人跃下船大叫:“我,叫做阴豹赵威,你记住了。”

“我,太爷人熊钱武,别忘了。”虬须巨人也接口。

“胡狼孙圣就是太爷,你听说过么?”鲶鱼嘴巨人轻蔑地接口。

船上的两个小伙计没走,恶狠狠的盯着君山渔父。

“你小子为何不通名?是你叫我下来的,怎样?你想把我太爷吃掉不成?”阴豹赵威迫问。

大汉脸色一变,退了一步说:“原来是关中四大金刚,听说诸位已离开关中,投奔……”

“放屁!太爷投奔什么?四金刚横行江湖,遨游天下,到你这鸟地方散散心,你胆大包天欺负太爷是外乡人,想把赵某埋在君山么?你小子凭什么?亮你的万,给太爷爬着离开。”

大汉怒火上升怒声道:“在下擒龙手周江。阁下居然敢到君山生事,必定怀有不可告人的阴煤,把敝主人君山秀士不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明豹狂笑,笑完说:“小子,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然有打虎的能耐才敢行罗。君山秀士是啥玩意?只能在湖广称雄,在水上称邪,太爷们没将他放在眼下。滚!爬回去叫君山秀士来。”

擒龙手怒不可遏挥手赶退闲人,点头叫:“好,周某知道你们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来则必有所恃。下场,周某要见识见识关中四金刚是否浪得盛名。”

李贤回身上船,一面向阴豹说:“老大,你一个人收拾他便够了,我弄些鱼来,等会儿到湘山馆一醉。”

阴豹一声低吼,飞扑而上,擒龙手迎出,果然不见,一照面间,连攻八掌七爪之多。两人在湖岸上展开狂攻,拳来脚往凶狠地接上了。

老人家站在舱面上,不理会跃上船来的李贤,向两个小伙子冷冷地说:“小客官,听老朽好言相劝,下船去吧!”

抓住木棍的小伙子一声怪叫:“老不死,躺……哎哟!”

老人家知道今天麻烦大丁,忍无可忍,伸左手一抄,闪电似的抓住了点来的木棍一带,右手便同时抓住了小伙子的膀子,脱手便扔。

小伙子不但被抓得痛入骨髓鬼叫连天,身躯飞起丈余,向水中急落,“噗通”两声水响,小鬼落水。

雷鸣远的客船恰好驶到,小伙子差点儿掉在船头上。

同一瞬间,码头上的擒龙子形势殆危,阴豹发出一声近乎兽性的低吼,粗胳膊一崩之下,蹦开了擒龙手抓来的双爪,揉身抢入,左拳出逾电闪,沉重如山,“噗”一声沉响,击中了擒龙手的右颊。擒龙手嗯了一声,向后一晃。

接着来的是一阵狂风暴雨似的沉重打击,阴豹的双拳比电还快,“噗砰噗拍”一连串的闷响暴起,擒龙手左摇右晃,前俯后仰,在四周人群的惊呼中,肚腹狠狠地接了三拳,口角血往外沁,屈身前倾。

阴豹一角狂笑,退回原地。

“哎……哎……”擒龙手抱腹含糊地叫唤,“砰”一声扑倒在地下呻吟,吃力地挣扎。

擒龙手的两名同伴大惊,向前奔出。

人熊钱武和胡狼孙圣左右齐出,伸出蒲扇大的巨掌劈面拦住,桀桀狂笑。人熊用巨拳在对方的眼前晃动,几乎压上了对方的鼻尖,怪笑道:“小子,你先秤秤钱太爷的拳头有多重,然后再救人也不迟。你小子给我乖乖地站在一旁袖手旁观,让这位姓周的英雄爬着离开。”

船头上,李贤不敢大意,拉开架子,双手箕张向前徐徐迫进,火眼中凶光外射,死盯住君山渔父的眼神。

君山渔父屹立如山,冷然注视着徐徐迫进的李贤,嘴部的肌肉呈现些少抽搐,显然他在强压心头怒火。他的双手,随李贤的迫进来势而缓缓上提,十个指头的肌肉逐渐坟起,绷紧。

慧姑娘抓住了一根三尺扁形木棍,木无表情的在她爷爷左后方冷然卓立。

剑拔弩张,眼看双方行将接触,距离逐渐拉近。

客船徐徐靠岸,船头出现了英俊雄伟的雷鸣远,他向邻近的渔舟扫了一眼,突然喝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