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枭雄》

第03节

作者:云中岳

活僵尸的奇异呼叫声如同鬼哭,那是奇异的内劲和气流激动所发的怪啸,吱吱然刺耳难听,令人毛骨悚然,罡风内劲汇合处,沙石跳跃,海碗大的石块飞滚旋舞,然后倏然飞走,激射出两丈外。

矮方朔果然被制住了,只好笔直往后退。活僵尸桀桀怪笑,紧迫进击。看去情势是一面倒,象一个人张开两手,将一个小老鼠往墙角赶,赶的方向是山崖下。

矮方朔额上见汗,不住向左右闪躲,但不管他闪向任何一方,前面都有怪异无比力侵内腑的暗劲的堵住。

他以之字形退向往后撤,眼角瞥见旁边倚树而立的秋岚在一旁发呆。他叹口气扭头跺脚叫:“愚才!你还不逃命……哎……”

他招呼秋岚逃命分了心,活僵尸抓住机会双袖左右一挥,两股潜劲合流,“噗”一声闷响,合流的凶猛潜劲,在八尺外击中矮方朔的左肩。

矮方朔“哎”了一声,象皮球般的弹出八尺外,“噗”一声撞在一株巨树上,摇摇晃晃挫倒在树下,昏厥了。

“矮子,你该怨命。”活僵尸得意的叫,向矮方朔走去。

秋岚幌身截出,迎面拦住拱手朗声说:“老前辈,请手下下留情。”

活僵尸呆住了,凸出的鬼眼连翻,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一个年纪青青的小伙子,竟然敢出面和他打交道。他活僵尸的名号、长像、功艺、行事,早年的武林朋友无不闻名丧胆望影心惊的,老一辈的四大凶人中,他活僵尸是最凶残恶毒的一个,在江湖为祸一甲子,二十年前潜世隐修的,知道他还活在人间的人少之又少,二十年来只有上月首次被独角天魔发现他的隐世居所。

但他的名号,依然在江湖上有吓阻震撼的力量。

四大凶人先后调零,在人间消失了,但震撼人心的力量仍在,因为世间没有人亲见四人凶人尸骨。

“怪,这小子怎么这般大胆?”活僵尸向自己发问。

人在遇上出乎意料之外的突然变化,或者异乎常情的事,是会有反常的举动出现的,活僵尸也不例外。

四大凶人早年在江湖行走,江湖朋友见影远避如避瘟疫,万一骤然遇上,也狼狈地变色而逃避,敢和他面对面说话的人,少之又少,敢拦路叫阵的人,屈指可救,突然来了一个小伙子阻路的,大概是活僵尸成名以后,破天荒第一次遇上的怪事情,难怪他呆住了。

秋岚不知活僵尸在想什么,见对方沉吟自语,还以为活僵尸是大慈大悲哩!转身向矮方朔走去了。

“站住!”活僵尸厉叫,声如打雷。

秋岚吃了一惊,乖乖站住,躬身道:“前辈……”

“呸!刚才是你拦路,叫我手下留情?”活储尸语无伦次地问,还有点不信事实哩!

秋岚莫名其妙,说:“是啊!小可刚才……”

“呸!小王八蛋,你凭什么如此大胆?”

“小可不是大胆,而是斗胆请老前辈高抬贵手,皆因这位方朔老前辈及是江湖……”

“呸!矮方朔小辈早年在我活僵尸面前,只配斗斗嘴,再就是挟着尾逃命滚蛋,他是什么东西?”

“小可的意思,是指方前辈的为人……”

“他的为人我知道,玩世不恭,游戏风尘,而且手软心慈。这种人,哼!如果在三十年前遇上我,我要剥他的皮喝他的血。他很走运,二十余年前在我快隐归之前,才和他照面,免他一死。”

秋岚笑了,说:“多谢老前辈慈悲。”

“什么?你这小王八蛋还笑?”

“老前辈说免了方前辈一死,小可喜之不尽,因此向老前辈致谢。”

“呸!谁说免他一死了?”

“老前辈,一诺千金……”

“混蛋!我是指二十年前的他,却不是现在。”

“老前辈……”

“呸!连你也得死。”

“老前辈,此身难得,上天也有好生之德。怎可无故动辄杀人?罪过!”秋岚正色答。

活僵尸用一声怪叫作为答复,突然飞扑而上,伸手便抓,急抓秋岚的咽喉。

秋岚向左一闪,后退三步,奇快绝伦。

活僵尸一爪落空,似乎一怔,斜迫三步再次伸手。

秋岚向右一闪,到了一棵巨树后,又轻灵地避过一抓,急急地说:“老前辈,方前辈:并末冒犯你老人家,小可也……”

活僵尸两爪落空,有点惊讶,不管秋岚的话,住手问:“咦!你的闪避身法很奇特,很高明的,比矮子的身法诡异得多,他是你的师父?”

“小可与方前辈素昧平生。”

“那……我看他也不配做你的师父,你的师父是谁?”

“家师佛号上虚下云。”

“什么?虚云?”活路尸跳起来叫。

“正是。”

“那一个虚云?天下间叫虚云的和尚多如牛毛,说他俗家姓名。”

“对不起,家师从未将俗家的事告诉过小可,无可奉告。”

“令师何时出家的?”

“小时追随家师十五年,家师象没口子的葫芦,从不说早年的事。”

“今师的年纪多大?”

“家师没说,但小可曾听他偶然道及本朝开国前的事。他老人家曾经劝过刘福通,不可将大兵分得太散,该先稳扎稳打,召回进入高丽的关元帅和陕甘的李、崔二将军,先平定中原再向外发展。”

但刘福通一意孤行,家师便不再与人合作浪迹江湖。因此,小可认为家师应该有两甲子以上的高寿了。”

“可能是他!”活僵尸没头没脑地怪叫。

“老前辈说谁?”秋岚问。

活僵尸咧嘴怪笑,突然双袖急挥,以捷逾电闪,凶猛无比的声势进击,爪袖并施,如同狂风暴雨的进袭,但见大袖飞舞。只听罡风如雷,只刹那间便攻了近二十招,迫进了三丈左右。

在凶猛绝伦的疯狂进攻下,秋岚大吃一依,有点手忙脚乱难以应付,只有招架之功,还手乏力。但他居然应付下来了,一双肉掌左挥右拍,近身攻来的长袖,力道万斤,内劲可裂石开碑直迫内腑,但在他的肉掌拂拍下,居然毫发未伤,封得密守得紧,仅一步步的后退而已。

二十余招后,袖爪的攻势愈来愈凶猛,形势发发可危,生死在呼吸之间,袖爪几乎将秋岚罩住了。

秋岚额上鬓角大汗如雨,呼吸渐紧.双手不住封招,相当吃力。激斗中,突然响起他的沉喝声:“老前辈,还不住手?”

喝声中夹有愤怒的情愫,语气中甚至有斥喝的成份在内,不象是已身临绝地的人。

“拍噗!嗤嗤!”掌荡长袖的奇异啸风声不绝于耳。

活僵尸攻得更急、更凶、更狂、更猛,抽、振、抖、缠、卷、拍……一袖比一袖沉重凶猛的,连攻十三袖。递了十四爪,一面迫攻,一面怪叫:“掏出你的真才保命绝学来,不然你死定了,打打打打打……”

一连串的叱喝中,秋岚的脸色开始在变,手掌的颜色也在变变得晶晶如玉,阵阵若有若无的白雾突然从身上散出,蓦地,他一咬牙,哼了一声,双掌一分,猛地一抖袖,右袖已连续抽出。

怪,竟被他抓住了抽到肩胸的一个长袖。

活僵尸左袖被抓,猛地一抖袖,右袖已连续抽出。

果然怪事,他竟能将秋岚的手抖掉,秋岚反而收肘,不退反进,左手上托,身躯向活僵尸的怀中撞去。

“叭叭叭!”活僵尸的右袖连抽三记,皆被秋岚的左掌挡住,神奇的如山潜劲持着即散。

快!近身了,秋岚象座石像,姿态很怪,突然走中宫切入。

活僵尸似乎早有防备,突然双手向下猛振。

“嗤!”左长袖滑出了秋岚的右手。

这瞬间,秋岚飞撞而至,左掌下拍,扭身、上步、右肘吐出。

“嘭!”活僵尸的右手,顶着秋岚拍来的左掌。

“晚辈初入江湖,被老前辈迫急了,不得已才用来保命,这次还是第一遭用上。”他恭敬地答。

活僵尸点头微笑,笑容令人毛骨悚然,伸手轻拉横在前面的树枝,树应手而折,略一审视折断的部位,说:“璞玉归真上乘气功,你已可发于体外了,但火候仍差,遇上象我这种高手,自保不易。

唉!大概你师父伯你在外惹事生非,所以未将神髓传给你。”

“晚辈不想在江湖流浪,所以不想学。而非家师不传。”

活僵尸不住向他打量,久久方摇头苦笑。

秋岚猜不出活僵尸的心事,问:“老前辈,据家师说,江湖中知道璞玉归真奇学与崩云三式的人,为数极少极少,而老前辈却了如指掌,请教……”

“且慢请教,我会告诉你。唉!说来话长,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不将两种奇学练好,将有大麻烦,令师也休想安逸。你将矮干撵走,我在左侧山崖下等你,告诉你其中原故。我先走。”

说定便走,向左面山崖冉冉而去。秋岚放了心,因为看活僵尸的神情,显然无恶意,而且弟弟秋雷逃走的方向是右面的山崖,不怕再遇上了啦!他向右侧山崖看去,在树木的空隙中,他看到二十余丈外有一个青影正在躲躲藏藏。借木石隐身,从远处向山崖接近。

“唔!是那可恶的恶道。”他心中暗骂,一面向昏迷不醒的矮方朔走去,一面自语:“他又来引诱我弟弟为非作歹,这不安份的牛鼻子恶道。”

矮方朔修为浑厚,活僵尸可摧山碎碑的奇功仅将他击昏而已,肩伤不重,在秋岚推拿片刻之后,倏然苏醒,抽着冷气坐起,喃喃地说:“这凶魔重行出世,江湖不幸,江湖不幸。咦!你还没……”

秋岚在一旁搓手而立,接口道:“前辈还能走动么?”

矮方朔一蹦而起,讶然问:“你还没走?活僵尸呢?我这人除了砍下脑袋,不然死不了。”

“活僵尸走了,要小可请前辈早早离开这儿。”

“他没找你?”

“不!他轻易放过了小可。”

矮方朔拍掉衣裤的灰土,摇头好笑道:“异数,异数。看来,这家伙说二十年的被虚云和尚所度化是真的了,可惜我不知道虚云和尚是谁,他有何能耐度化这个已无人性的凶魔?真是不可思议。小友,你贵姓大名?”

“小可姓秋名岚……”

“咦!刚才在下面扬名称雄的飞龙秋雷。相貌与你相同……”

“那是小心的弟弟。”

“令弟的身法,与终南狂客的鱼龙变化术有点相似,莫非两位……”

“舍弟的恩师正是终南崔老爷子门人。至于小可,好教前辈见笑,只略通拳脚而已。”

矮方朔笑眯眯地盯着他,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目朗鬓丰,神情气朗。满脸祥和的,与令弟大为个同,相貌神似而气质迥异,我敢武断地说,你比令弟修为要深厚精纯得很多呢!”

“前辈走眼了,小可只是一个在江畔救援落水客的平凡人。”

“如果我矮子走了眼,你可以挖出我的眼珠子来。也好,深藏不露,不求闻达的人,大多是些不由热衷名利的山野隐逸,你是对的,谦虚是一种美德,我反而庸俗得盘根究底起来了,呵呵呵!我想,我们会有再见之期,珍重。”说完,向下走了。

“前辈珍重。”秋岚躬身相送,由衷的向这位风尘奇人祝福。

他向右面山崖用目光搜九华羽士的踪迹,但一无所见,恶道不知躲到那儿去了。空山寂寂,更没有弟弟秋雷踪迹。

秋岚想:“弟弟不是傻子,可能已经走掉了。”

他向左面山崖树影中走去,经过一处崖根,突听树根近山壁的暗影中,传来活僵尸的声音:“小伙子,进来说话。”

他分开矮树从往里钻,在一座深约丈余的石窟中,活僵尸坐在里面等着他。

如果他事先不知道活僵尸在里面,乍一发现不吓得跳起来才怪,而且活僵尸的相貌确实是可怕极了。

他钻入石窟,活僵尸用手一指身侧,说:“坐下,你姓什么?叫什么?”

他听得出活僵尸的语气中有善意,毫不思索地告罪坐下,恭敬地说:“晚辈姓秋,名岚。”

活僵尸龇牙咧嘴笑,说:“你胆子不小,竟敢和我这世人畏如洪水猛兽的凶人在一起坐地相处,不愧是玉狡猊的衣钵门人。”

“玉狡猊?老前辈……”秋岚讶然问。

“你听我说,那是令师俗家的绰号,大概三十岁以前成名的名宿,对这绰号不会陌生,这绰号在三十年前方在江湖消失,我的绰呈晚消失二年,本来我该请你带我去见令师,这世间除了令师之外,没有我活僵尸认为值得心悦诚服的人,但我不想走,我必须去找独角天魔那王八蛋该死的猪狗,只好请你替我带口信给令师了。”

“老前辈但请吩咐。晚辈将面禀家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