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枭雄》

第04节

作者:云中岳

蒙面人又说话了:“道长,如果葯不对症……唔!在下真不想再打扰道长。哦!销魂香对在下无效,道长,何必呢?不要抖出来好不好?”

老道的袖已经抖出来了,但蒙面人比他快得多,一手挟住老道的脖子,飞掠三丈外,在另一座石顶上将老道放下,老道死狗般的躺在石上直喘气。

蒙面人在九华羽士的身上搜到六只玉瓶,全抓在手中,说声“得罪”,突然一闪不见。

九华羽士好半晌才喘过气来,不住揉动着脖子,挣扎着坐起,蒙面人已不知道何处去了。他跌脚大恨,如丧考批地大叫:“气死我也!这家伙我要剥他的皮。”

灰影突在不远处一座石顶上现身,刚作势前冲,闻声止步,洪钟似的嗓音震耳:“阿弥陀佛!九华道友,你要剥谁的皮?老衲愿闻其详。”

那是一个青僧袍已泛灰色的高大老和尚,顶上光光,剑眉虎目,不怒而威,脸色奇冷毫无笑容,手挟一把长大的镔铁大方铲,乌光闪亮,铲刃如霜,沉重得教人吃惊,但者和尚挟在胁下,毫不在乎。

九华羽士骇然变色,哼了一声说:“冷面如来,咱们河水不犯井水,少管贫道的事。”

冷面如来,正是三菩萨中的智聪大师,一百零八斤的镔铁方便铲天下无敌,年纪已上百出头了。别看他脸色难看,终年不见笑容,乍看去必定认为他是个凶狠阴险的恶魔。

其实大谬不然,他在行道江湖云游天下期间,—从未开过杀戒,只出手将为非作歹的人毁去气门便纵之逃生,而且如不是罪证凿凿人赃俱获的事,他是不会妄行出手的,所以江湖人称他为菩萨。

冷面如来寿眉轩动,大声说:“你要剥人家的皮,老衲岂能下管?慢走,说清楚……”

九华羽士一声怪叫,径自向下飞掠,一面叫:“狗咬老鼠,多管闲事。”

“道友,说清楚再走。”冷面如来大叫,跟踪便迫。

九华羽士窜走如飞,他的轻功值得骄傲。冷面如来起步晚,不易追上。

将近天门峡口,蓦地,不远处出现了矮方朔的身影,站在峡门右侧的登山小径上向下叫:“和尚,往上走.我带你找一个人。”

冷面如来站住了,抬头向上瞧,讶然道:“咦!你是方施主?”

“当然是我矮鬼,还用问?”

“施主要带我找谁?”

“活僵尸。”

“什么?活僵尸?”冷面如来吃惊地问。

“不错,那凶魔重出江湖了,我被他几袖打昏,可怕极了。也许我两人联手可以斗一斗他。快上来,他向上面的小径下山去了。”

“好,老衲愿冒险一试。”冷面如来答,分枝拨草取道向上攀,会合了矮方朔,隐入上面山峰的崖壁间不见。

天门峡不再有人出没。九华羽士狼狈地逃出了天门峡,没有人再追他了。

蒙面人夺了九华羽士的六只玉瓶。闪在一处石缝中,直待冷面如来和九华羽士去远,方现身往山崖下的一座树林中定去。

到了林缘,他排草而进。树林不高,野草及腰,由外面往里看,丈外便看不清林内的景物了呢。

刚跨进两步,他愕然站住了,轻声叫:“咦!”

丈外,银凤姑娘正用清澈的秋水明眸盯着他,神情似笑非笑,低声问:“如果我没看见你在下面和九华恶道打交道,你我之间误会大了。壮士,是你救了我。”

蒙面人不承认也不否认,说:“姑娘,能请教姑娘贵姓么?”他顺手将六个玉瓶丢在脚下。

银凤一怔,说:“咦!壮士似乎不是江湖人哩!”

“小可根本不是江湖人。”

“那……那……你的身手高明得令人吃惊,毫不费劲便将大名鼎鼎的九华恶道制住;又参予这次石淙大会,怎说不是江湖人?”

“小可适逢其会而已,无意欺瞒姑娘。”

姑娘灿然一笑,说:“是了,果然不错,如果壮士真是江湖,怎么可以让九华恶道打你的耳光?小女子姓许,名淑真。壮士高姓大名?能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么?”

“许姑娘,小可不是江湖人,十分抱歉,怨难从命,姑娘就叫我蒙面人好了。”

银凤笑笑,笑得极甜,盈盈走近问:“这儿距石洞已有里余,壮士是在石洞中救了我么?那位秋壮士是否已被九华恶道所擒?尚请明告。”

蒙面人一怔,问:“唉!许姑娘,谁用*葯将你迷倒你还不知道?”

“当然知道。我和秋壮士在石洞处置一块毒物,九华恶道突然出现,用迷香下毒手。以后的事,我便不知道了。”

蒙面人吁出一口长气,说:“哦:原来如此。小可偶然经过上面的崖壁下,见到那恶道和一个穿绿衣绣深绿凤凰的女人狠拼。姑娘却躺在草中,小可一时手痒,便将姑娘救来了。”

“哦!壮士又怎知找恶道要解葯?”她一面问,一面走近,伸手去拾地上的玉瓶。

蒙面人往后退,让在一旁,说:“我听恶道说要用什么销魂香擒那穿绿衣的姑娘,猜想姑娘可能也是被恶道的*葯所算,经用冷水替姑娘洗头盥面而无效,小可只好拦住恶道讨解葯。幸好姑娘自己醒来了,不然小可还不知那一瓶是解葯哩。”

银凤顺手丢掉三只玉瓶,一脚踏入土中,笑道:“恶道弄鬼时、我一发觉不对便屏住呼吸倒地。葯散称为香,自然比气轻,不向下沉而向上浮,所以倒地之后,虽失去知觉,中毒不深。

恶道这种香帕水,水入鼻便葯力自消,你用溪水冲洗我的头面,我便缓缓苏醒了,并不足怪。”

“哦!原来如此。”

姑娘将一只玉瓶放入百囊中,将另两瓶递过,她的手晶莹如玉,红润纤巧,五只柔夷般的手指令人心动,直伸至蒙面人的胸口,说:“恶道的解葯闻名江湖,可解任何乱神*葯,壮士何不留用防身?”

蒙面人双手虚摇,摇头道:“不!不!在下不和江湖人打交道,用不着这些东西。”

姑娘不依,噘起红艳艳弧形极美的小嘴,象是在生气,但笑涡儿醉人,分明在笑,说:“我也说不!你得留下以防万一。”

“不!不!我……”蒙面人仍在推辞。

话末完,姑娘纤手一抖,比电还快,出其不意便将蒙面人的蒙面汗巾拉下了,讶然叫:“咦!你不是飞龙秋雷么?”

汗巾被拉掉,赫然是秋岚,他僵在那儿,伸手取过姑娘手上的汗巾塞入腰带中,摇头道:“许姑娘,你错了,我不叫飞龙秋雷。”

姑娘退后两步,左看看右看看,迷惑地说:“唔!有点不象,你雄壮些,高些,当下两撇自以为老成的胡子,穿直裰而非劲装,用寒酸的衣着,掩盖你光风霁月的俊容。我猜,你是秋雷的哥哥。”

秋岚扭头便走,一面说:“姑娘,请珍重,不必乱猜了。”

“壮士,请留步……”姑娘急叫。

秋岚去势如电,头也不回走了。

“壮士……”姑娘尖叫,急起便追。

可是,秋岚去势太快了,在怪石林影中飘忽如鬼魅,追了里余便形影俱杳。天宇中,他的语音震耳:“姑娘,不可信任任何人。”

他扔脱了银凤,颓丧地躲在草丛中,双手抱着混乱的大脑袋,痛苦地低唤:“弟弟,你已被名利冲昏了头,眼看又沾上了色字,你已经走到深渊的边缘。天哪!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久久,他倏然站起,深深吸入一口气。断然地自语:“不!我不能任他沉沦,我必须及时劝阻他回头。”

他守在一处可以看到整个峡谷的崖壁下,等候着秋雷。岂知等了半个时辰,眼看看日落西下了,他仍不见秋雷出现,等得他心焦万分。

秋雷不走峡谷,由秋岚先前入谷的半山小径走了。

秋雷等不着弟弟,使向石淙村赶,向村人打听消息。方知所有江湖人,全向登封走了。至于飞龙秋雷,村中人是不会知道的,他只好也向登封赶,双方愈离愈远,真是天意。

且回头看看飞龙秋雷。

金神教了他一种聚力伤人,以先天真气专破内家气功的霸道掌法,叫做金针掌,共有三招十五掌。也就是说,共有十五式,每一式皆有一种化招进击的方位,而不是每一招中攻出五掌。有十五种化招进击的方位,足矣够矣!万变不离其宗,—套掌法来上九九八十一招,毫无用处,用得上的少之又少,类同的招术也多,愈简单实用愈好。

所谓金针掌,发时真力聚于掌心,击中时力聚一点,象针一股贯入对方的肌骨。所中处看不见掌印,因为除中心一点之外,其他地方不受力,只看到小指大的一个血孔,直透内腑,武林中著名的红砂掌等,一击之下,所中处整个掌印清晰入目红黑分明。受力面大,百斤力道分布全掌,破不了内家气功,面大力分。

金针掌不同,只有一点而已,但聚于一点,情形改观。绣针份量轻。但加上一指之力,可入木三分;大手握棍,以百斤之力牙木,可能木面难损。因此,便可看出金针是如何霸道了。

送走了金神,秋雷走向沉睡不醒的绿凤。

本来,他打算将绿凤放入洞中,让她自生自灭。但这时心中万分高兴,目光落在绿凤凹凸分明的服体上,只感到血气一阵翻腾。

绿凤人生得美,更生有一具会喷火的胴体,躺在那儿酥胸高挺、粉脸上的笑意拨人。他一个血气方刚任性而为的青年人,怎受得了撩拨?

他在绿凤身旁坐下了,自语说,“留她呢,抑或是永除后患呢?”

他还未拿定主意。信手轻抚绿凤的粉颊,着手温润腻滑,一阵神秘的快感立即从手掌传遍了全身。

接着手向下滑,逐渐加力。

他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浑身在发热。

他的手发抖了,一阵神秘的电流通过了全身,呼吸一阵紧,充满诱惑的幽香,往他鼻孔里钻了、往他心里面钻。

他感到一阵神秘的热流,从丹田向上升,然后分为两段,一向上行一向下行。

汗,从他的毛孔中往外冒,燥热难当,受不了。

食色性也,女人确是怪物,年青的小伙子近不得,近了就想抓,抓了就想吞,不近便罢,近了就扔不开了。

他的手颤抖着,突然一把握住绿凤的右rǔ房。似乎,他抓紧的不是女人的胴体,而是令他昏眩的怪物。从手中,从感觉里,神奇的电流传遍全身,令他兴奋,令他快意,令他冲动,令他忘了世间的一切,只除了躺在他眼前的动人娇娃。

对女人,他所知有限,但现在他似乎懂得很多了。

他抓住绿凤的襟领,正想往下拉。蓦地,他停下了,喃喃狂乱地自语:“这是一个有名的女婬娃,我值得如此么?”

他内心深处,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向他呼喊:“愚蠢的东西!世间有甚么值得不值得?这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又不想和她做夫妻,何必问是否值得?”

其实,这种念头并不是使他缩手的主要原因,更不潜伏于内心的道德观念阻止他下手,终南狂客从未教过他该如何尊重道德和秩序,而是他自命不见的骄傲心理在作怪,绿凤还不值得他降尊纤贵一顾哩!

他松了手,但不到片刻,他又开始在绿凤身上蠢动了,要抗拒象绿凤一般充满诱惑力的女人是不容易的事,在暗室之中,或者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种女人在任何地方,都会引起男人的冲动犯罪念头。

他感到令他震颤的感觉重新淹没了他,比刚才更凶猛地冲激着他。一阵难以抑止的冲动,不由自主,猛地在绿凤的脸上投下一串暴吻。

一知半解的小伙子最危险,也最容易对付。危险时狂暴、冲动、慾升、不顾一切;容易对付的是害怕、畏怯、爱面子、想吃怕烫嘴、畏首畏尾。

秋雷属于前一种人,是个无所顾忌的人,*火一发不可遏止。他要探索生命的奥秘,要撕开女人神秘的外衣。

一撮辟香散吹入绿凤的鼻孔中,绿风倏然苏醒。

首先,她看到坐在身畔的秋雷,正用迷乱冲动的火热眼神死盯着她。她缓缓挺身坐起,发觉自己的腰带和衣纽大部分被解开了。

她噗嗤一笑,媚眼儿流波四转,伸一个玉笋般的指头点在秋雷的额角,用迷死人的甜嗓子,娇滴滴甜腻腻,略带些儿鼻音,说:“你呀!你也不是好东西。”

秋雷一把扣住她的双肩,往怀里一带,说:“是好东西,还用得着和你在这里穷泡?”

绿凤象一条蛇,缠住了他,媚笑着问;“小弟弟,你嫩得很,却想装老手,想怎么样?说呀你……”

最后那一个你字,尾音拉得长长地,媚极了,嗲极了,也俏极了。

在这种风月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