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枭雄》

第05节

作者:云中岳

姑娘浑身发冷,她知道完了,她父亲的手下,定然有不少人已被秋雷所收买,所以一举一动全逃不出七柳湾恶贼们的耳目,这是经过精密周详的计划,无比阴险的毒计,看来,还未开始正面冲突,葛村李家的命运早决定了。

讲理已不可能了,命运早定,她已不再寄予任何希望,绝望地说:“秋爷,小女子不打算和你理论。”

“那么,你如何打算?”

“秋爷所示的条件,小女子无条件履行。”

秋雷狂笑,笑完说:“小女人,你作得了主?”

“小女子当然作得了主。”

“你大言了,小姐儿。你是愉愉的离开南北骡车店的,令尊却在打算破釜沉舟一拼。令尊的好友魏方,却不顾一切甘冒大不韪。以白道英雄的身份,到斗鸡台请九华羽士助拳。

哈哈!你怎么作得了主?贵店的一举一动,我姓秋的了若指掌,我的人比你先到家,因此我才对你客气,假使你妄想单刀赴会到七柳湾逞英雄,你早就尸横三叉口了,还让你活着和我谈条件?”

“我将说服我爹爹履行条件。”

秋雷摇摇头,说:“不可能,令尊的为人,我姓秋的明若观火,他无法忍下这口气,更不愿要你她头露面贻笑江湖。见了你之后,我倒有点心动,条件有所改变,不知你肯是不肯。”

“请说,如何改变?”

“令尊既然决心一拼,秋某当然依条件行事。条件的改变,对你对令尊都不利,但可保全葛村的人。其一,叫令尊自杀,其二,明日戊牌后,你收拾细软到这儿来,伺候秋某的起居,我答应好好待你。”

姑娘气得全身发抖,尖叫道:“秋雷,你未免欺人太甚。”

秋雷冷哼一声,一吐一字地说:“秋某已网开一面,只要令尊—命,自问已情至义尽了;如不是你亲来,秋某才不会如此宽大哩!你该走了,秋某不送了。”

姑娘双膝一软,伏下泣道:“秋爷,求求你,小女子认命。听任驱使,但请留家父一命,没齿不忘……”

秋雷大袖一挥,不耐地叫:“秋某言出如山,决不更改,令尊非死不可;东方发白,令尊必须离开人间,不然,葛村将玉石俱焚。你可以走了,走之前,你先看看桌上的木盒,里面盛着神拳陈校的脑袋,他已死了两天了。”

“秋爷,求求……”姑娘哭泣着狂叫,膝行面前,去抱秋雷的脚。

秋雷毫不容情地踹她一脚,把她端得爬伏地上。

“秋爷!”她力竭声嘶地叫,心血一涌,“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神智渐昏。

昏眩中,她听到秋雷冷冰冰的语音:“架她出去,送到三岔路口叫她滚!”

两厢出来两个绿惨惨的鬼影,一左一右将她挟住往外拖,不由她不走。

大厅中绿灯隐去,接着灯火通明。绿凤从内堂转出,向得意扬扬的秋雷冷冷地说:“秋郎,你的意思是说,即将新人换旧人。我绿凤生得贱,已不值得留恋、不值得爱、不值得厮守了,是么?”

秋雷剑眉轩动,随即淡淡一笑道:“咦!凤姐,你的话我不懂?”

绿凤也淡淡一笑,说:“不是你不懂,而是我不懂。半月前你在八才子楼见了她一面,便有点神不守舍,所以在她身上打主意,从她身上找发动的借口,我便知道你对我貌合神离。我不明白?我绿凤除了不是处子之身外,那一点不如她?”

秋雷虎目一翻,大声说:“怪事!你胡说些什么?”

“我在说李丫头。”

“你少管我的事好不好,我并没过问你的事情哪!”秋雷不悦地叫。

绿凤冷冷一笑,叹口气说:“好吧!算我自找没趣,自取其辱。当然,我也有自知之明;我一个在风尘里打滚的女人,怎么配管你的事,你已名利双全,天下好女人多如牛毛,在梦中你不住呼唤着令你魂牵梦萦的银凤许淑真,那还有我这贱女人的地位?算了吧!”

她权头便走,到了后厅门边,突又转身道:“秋郎,你我虽是露水情人,都是自由身,合则同衾共枕,不合则离两不相关。但我承认,我爱你决无虚假,尽管你已对我生厌,我仍然对你关心。

请记住,那丫头决不可留在身边,杀人父夺人之女纳为玩物,生者不甘,死者难以暝目九泉的。她会找机会要你的命,养虎遗患,不是智者所应为。”

说完,径自走了。

秋雷抓起一根马鞭,向挂在屋角的一只小金钟连抽三记,清越的钟声悠扬。

钟声刚落,各处灯光隐隐。

不久一群人马出了七柳湾。人带上黑面罩,马摘了鸾铃,驰入夜色茫茫中。

七柳湾到葛村只有五六里,用不着多少时刻。人马距离葛村还有两里地,先前在那儿埋伏的人已现身相候。

三十余匹健马勒住缰,先头一骑正是秋雷,安坐雕鞍向迎出的黑衣人问:“人送到了么?”

黑衣人躬身道:“禀主人,送到了。妞儿的轻功倒是了得,我和坤池兄几乎赶不上她哩!”

“于二庆主可有消息传出?”

“于爷差来的人刚走,果然不出主人所料,妞儿回村之后,李老狗果然害怕.正在收拾细软准备连夜逃走。于爷传来的口信说,请主人立刻前往拦截,迟恐不及,于爷恐伯接不下李老狗的哩!”

“好!这就走。”

人马向前急驰。葛村在望。

葛村位于一望无涯的田亩中,四周全是光秃秃的田野,村四周种了些桃梅李杏枣柿,离村便无处隐身。

这一群人马根本不想隐身,距村一箭之地便勒住了坐骑,然后分散了五六人一小队,向两侧分散。

秋雷会合了金鞭于庄,于庄先带了三四十骑,由于庄把守西面小径,秋雷单人独骑,向村东口徐徐驰去。

月余来,金鞭于庄顶着飞龙秋雷的名号,在各地招纳亡命,收获甚大,招来了不少江湖好汉了,但其中真正的高手并不多。虽则石淙大会后,飞龙秋雷的名号向四面八方轰传,但他到底年岁太轻,真正的高手心中不无疑问,何况他这些日子以来为了鸿图谋鹰爪李豪,和拓展基业,并未往外巡游,因此罗致不到得力的好汉。他必须亲自出马,金鞭于庄对付不了鹰爪李豪。

鹰爪李豪已经赶回葛村,准备放手一拼,还未发现爱女已经失踪,入黑之后方觉不对,还以为爱女还留在店里,赶忙派入飞马进城。

城门已经关了,马儿不能进入,去的人必须爬城偷渡,因此需要充裕的时间。他在等待回报着,等得心中如荧。

派去的人未转回,姑娘却脸无人色狼狈归来,带来了象是晴天霹雷的消息,也象是被五雷轰顶。

他知道死神已毫不容情地找到他了,唯一可寄塑的神拳陈校,脑袋已搁在七柳湾,玉清姑横尸车厢,一切后援已绝,只有束手待毙了。

查总管说过,要将葛村翻身,这是鸡犬不留的洗劫代名词,太可怕了,面对实力雄厚的强敌他心乱如麻。

葛村的村名,据说早年附近生长了无数的野葛,所以叫葛村,但村民并不姓葛,姓李的还有些从各地招请来的佃农,也有些是太平之后迁来落脚的外地人,李姓的人只占了三分之一,共有六十余户近三百口人丁。

如果对方一怒洗村,虽说要付出代价,但不难办到。即使向知州大人投诉,远水救不了近火了。再说,就算立即派官兵前来禁制,但防得了今天,防不了明天,官府抓不着证据,不可能远驻扎在村中防范。

他不愿束手就死,立即准备举家逃离葛村。

糟了,车马还未准备停当,村外已发现了大群人马,将葛村包围。

大厅中,请来的十七位朋友中少了魏方,加上他自己、女儿美贞、十四岁的次子玉衡,车店的八位高手,共计有二十七个以一拼的人。

但家小女扫老幼共有三十余人之多,这些人怎么办,既不能自卫,也无法逃走,一个保护一个已嫌不够分配;怎么突围?

他心乱如麻,向磨攀擦掌准备拼命的众人说:“诸位,请听我一言。”

一名短小精悍的中年人倏然而起,怒吼道:“李大哥,没有多说的必要了,那狗东西存心做绝,咱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和他们拼命。

说多了愈说愈乱,反而畏首畏尾。我铁手姜环走了半辈子的江湖,还未看过这种可耻的恶贼的,我倒得领教他飞龙有何了不起的能耐,我不信他有三头六臂。”

“咱们趁早突围,李兄,不可犹豫。”另一名大汉叫。

“向西冲,愚兄愿为前驱,和那畜生拼命。”一名瘦长大汉愤怒地叫。

鹰爪李豪惨然一笑,凄然道:“诸位兄长请稍安毋躁,还得冷静思量。想想看,三十余名老小怎办?那恶贼人多,穷凶极恶,杀人分尸搁在村口示众的事他做得出,屠一两个村他不会嫌麻烦的,即使我们走得了,葛村的人岂不是大祸临头?”

“你的意思怎么样?”铁手姜环问。

鹰爪李豪一咬牙,站起说:“我要和他一决,要就死在他手中,我决不自杀。”

“好!那就走。”铁手姜环豪放地叫。。

“不!你们不能去。”鹰爪李蒙沉声阻止,又道:“诸位兄长请听兄弟郑重托付后事,也不枉与诸位称兄道弟一场过命之交情。我死后,美贞丫头……”

姑娘拭掉眼泪,冷厉地说:“女儿跟那畜生到七柳湾,那畜生不死在女儿手中,女儿一日不离开。”

“那怎么成?我反对。”铁手姜环大吼。

“侄女意已决,姜叔幸匆相阻。”姑娘冷静地说。

鹰爪李豪挂下两行清泪,颤声叫:“孩子,爹对不起你……”

“爹!”姑娘哭叫着跪在李蒙脚前,惨叫道:“女儿该死,女儿……”

“孩子与你无关,相反地,葛村之能获保全,却是你一手所赐。”鹰爪李豪痛苦地叫,用袖拭掉泪痕,向众人说:“我死之后,希望诸位忍辱负重,携带小犬远走他方,教养小犬成人,那畜生一日不死,不要回来,免得那畜生兴起斩草除根之念。”

他向铁手姜环屈身下拜,颤声道:“环弟,千斤重担,靠你一肩承担,请受愚兄一拜。”

姜环跳开,大叫道:“不!姜环与你生死与共,大嫂与衡侄可由戎大哥……”

瘦长大汉赶忙摇手,说:“我鬼眼皮猿戎政不长进,难负婶子和衡侄的万斤重责。环弟,别往我身上推。你留下,我陪李贤弟会一会那畜生。”

铁手姜环,是开封府有名的武师,性如烈火,肯为朋友卖命。鹰爪李豪找上他,用意是不许他妄动。

“环弟,你如不答应,愚兄含恨九泉。”鹰爪李豪惨然叫。

铁手姜环砰然跪倒,痛苦地叫:“豪哥,我……我心如割,我……此生此世,大嫂和衡侄的安全,我一力承当,任何耻辱我都可以忍受,必须替杨侄找到名师,誓雪此仇。”

鹰爪李豪向玉衡招手,轻喝道:“衡儿,还不拜谢姜叔?”

厅中生死离别,村外秋雷的马儿已驰村口。他在犬吠声中绕衬察看一匝,然后驰向西首会合了金鞭于庄,重新布置人马,叮咛道:“马儿撤离出两里外,人则伏地掩藏,李老匹夫的人发觉村外无人,必定乘机突围。目下已近三更,九华恶道可能赶到,你们不必出面,让我来收拾他这恶道。”

金鞭于庄问道:“秋兄弟,假使李老匹夫自戕,便让他的朋友和家小平安离开么?”

“哈哈!你真笨。”秋雷大笑,又道:“假使让他们平安离开,还用明撤人马暗中埋伏?刚才人马合围,是显示实力迫李老匹夫知难自杀;这时是诱老匹夫突围,一举而歼。”

杀其母必杀其子,永除后患,古有明训,咱们岂能留下祸肪自找麻烦?我算定老匹夫必定不甘自戕,必定向我叫阵,当然他有自知之明,神拳陈校与玉清仙姑比他高明,也先后被杀,他怎能不死?他必定要求和我一决,他料定我不会拒绝。

同时,他也不会放心我只要他死而不追杀家小的诺言,必定在和我决斗之后,叫小拗儿随我走路,其他的人,必在我走后不久结伙逃命。于兄,你们潜藏等候,我当然也回来,决不可让一人漏网。

“九华恶道如果来了,兄弟你得小心才是。”金鞭关心地说。

“当然,但他是否愿意采,大有疑问。那家伙不敢和我决斗,在等候机会暗中下手。再说,他才不愿意替李豪卖命哩,魏方也无法请得动他。我猜想,他也许会到咱们的七柳湾捣鬼捡便宜的,孟姑娘足以和他周旋,咱们大可放心。我到前面去,小心了。”

九华羽士不到七柳湾,这恶道另有打算,他从城西绕出,与魏方向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