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枭雄》

第07节

作者:云中岳

毒蛊金四娘要废了秋雷的腿,秋雷临危自救,用金针掌硬接来剑。岂知金四娘比他高明,错剑避掌中,已看出秋雷用的是金针掌,但高手相搏,毫厘之差便足以致命,想收势已来不及了。

正在危急中,梁上突然降下一个黑影,将金四娘拉迟两丈,危机已逝,黑影亦闪入内堂不见了。

金四娘正在盘问秋雷金针掌的来历,她通了名,才知道原是一家人。正在询问中,黑衣游神突然出现,是个女的,执礼甚恭,口气也逐着亲热。

金四娘一怔,不住打量只露出一双星目的黑衣游神,惑然的问:“你为何在我面前藏头隐脸的?未免有点大不敬。你姓什么?叫什么?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黑衣游神瞥了秋雷一眼,眼中泛起迷惑的神色。眼神又转回金四娘脸上,说;“恕小妹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之隐,不得不掩去本来面目,前来打扰姐姐大驾……”

“咦!你难道是绿凤?”金四娘问,目光转向秋雷。

“不!”黑衣游神断然地答。

金四娘又问:“你找我有事么?”

黑衣游神道:“正是,有事请求姐姐方便,可否借一步说话?”

金四娘不耐烦地摇头,说;“你走开,等会儿再说。”

“金姐姐……”

“走开!我看你这身神秘的装扮便不高兴,我的事还没办完,别来打扰我。”金四娘厉声尖叫。

黑衣游神只好避在一旁,目灼灼地注视着金四娘。

追入内堂的玉虚子去而复回,跨入堂上便叫:“这王八蛋好快,是个扎手人物。”

九华羽士不住向屋上打量,屋顶没有设承尘,一梁一柱皆清晰可辨,看不见人影。

他喃喃地说:“这人的逃走身法我似乎眼熟,很象是在天门峡抢走我五瓶葯的人。”

金四娘伸手向黑衣游神一指,向秋雷问:“秋雷弟,你认识她?”

秋雷已逐渐恢复元气,摇头道:“金姐姐,我与她素未谋面。”

玉虚子一听两人姐弟相称,大吃一惊,怪叫道:“咦!你们怎会是姐弟?老天爷!怎么回事呢?”

九华羽士更惊,他往下堂退。

“刚才那黑硬,可是你邀来的帮手?”金四娘再问。

秋雷摇摇头,向在远处角落仗剑戒备的小厮一指,故意愁眉苦脸弟说:“小弟只带了两名小厮,前来找巴山苍猿联手对付一剑三奇,岂料陶当家误会了,不信任小弟的诚意,诱小弟到分金厅百般侮辱,几乎丧身分金厅。”

玉虚子不知死活,冲上大叫道:“胡说八道!你这厮在忠义堂上凶悍如虎……”

“呸!闭上你的臭嘴,给姑娘滚下去!”金四娘泼野弟怒叫,柳眉倒竖,杏眼睁圆,雌老虎发威,她已届中年,但仍然带三分艳的花容不太可能了。

九华羽士姦似鬼,他一声不吭,悄然溜之大吉。他虽未听到金四娘和秋雷盘问金针掌的事,但素知秋雷对女人有一手,女人在秋雷面前很难发威,秋雷本身有一种令女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占尽上风。

看来,这小伙子又降服了金四娘,他再不走岂不危险?在金四娘面前,他九华羽士神气不起来,早走为妙。

玉虚子心中有点虚,但在这许多绿林悍贼和水寇之前,被一个女人叱狗般喝赶,脸上挂不住,委实受不了,顿忘利害,怒吼道:“泼妇!你好无礼。”

秋雷立刻抓住机会,抢出大吼道:“妖道!你敢语出不逊,在我金大姐面前谩骂?毙了你。”声落剑到,狂野地连攻三剑。

“铮铮铮!”金铁交鸣震耳,玉虚子也愤怒地挥剑硬接,两人同时飘出八尺外。

巴山苍猿大惊,心中暗暗叫苦,好不容易千里迢迢将最得力的高手金四娘请来,天知道却象请来魔星,更象是自掘坟墓。听秋雷叫金四娘叫得亲热透顶,显然他们是一家人,不但大援已绝了,反而有两个人联手转面对付他的可能,对玉虚子反脸,便是大祸临头的警兆。

果然不错,金四娘说话了:“秋雷弟,退,让我来收拾他。”

巴山苍猿不得不出面阻止,跃上堂来高叫:“金姑娘,请……”

金四娘用一声冷叱打断他的话,声色俱厉地说:“好啊!原来你这厮没安好心,将我请来对付我师弟,那还得了?太岂有此理!你给我滚下堂去等候发落,死活得看你的运气如何,快滚!少惹本姑娘生气。”

她的话斩钉截铁般坚决,毫无转寰的余地,媚目中杀气腾腾。巴山苍猿感到心向下沉,冷气从闾尾直升上泥丸宫,毛骨悚然向后退。

秋雷和玉虚子已换了十余招,彼此互有进退,但在短期间胜负难分,两人的内力修为和剑术相伯仲,谁也抢不到优势。

金四娘伸手入大革囊中调出一只小竹笼,一声怪啸,笼中突然飞出两条指儿粗的金色小蛇,长仅五六寸,有一双火红的小翅膀。

“嘘!”她嘬口尖啸,左手扣指疾弹,两颗金色的豆儿大小丸,向玉虚子飞去,接着娇叱:“秋雷弟,快倒,后掠。”

秋雷闻声知警,火速撤剑滚倒。

金色小丸从侧方飞过,射向玉虚子。

两条金色小飞蛇随金丸疾飞,快极。

玉虚子修真大半辈子,对各种奇门道涉猎甚广博,目光瞥了金色小飞蛇一眼,便知要糟,脸色大变,大事不妙。

他发出一声异啸,火红色的道袍无风自舞,手中的剑突然脱手飞掷,化一道银芒迎向金色的小蛇。接着,黑雾乍起,呛人的黑雾从他的体内发出,眨眼间便在他身前布成一道雾墙,人影倏隐。

小金丸被飞剑击落,但两条小飞蛇却不受剑气所挡,更快更急地飞入黑雾中不见。

玉虚子的身后是一扇长窗,他泄出黑雾,身形利用黑雾掩身,向后倒飞,“砰”一声大震,长窗崩塌,他滚落窗外如飞而遁。

巴山苍猿知道祸迫眉睫,他从金四娘的目光中看出危机,更知道这鬼女人有数不清的杀人小虫豸,每一只小虫豸都足以置人于死地。

动起手来,如果鬼女人不高兴动剑,谁也别想近身,杀死一二十丈外并非奇事,可怕极了。他的手下悍贼为数不少,但谁敢和这可杀人于一二十丈外的女凶魔动手?

秋雷说得对: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当他退下堂去的刹那间,他便动了贪生之念,不等金四娘的金色小飞蛇出笼,他已准备用手势示意众贼赶快逃命了。

后寨的火无法控制,山寨的水并不多,但火头却多至三五十处。一剑三奇的人,从峭壁顶端将松枝野草团拼命往下抛,每个人抛出五团,八个人也有四十团之多,山寨全是木造房屋,怎么经得起大火的考验?加以四面八方有人攻寨,东寨也放起了无情的火,谁有不顾性命去救火的心情?不消多久便势成燎原,不可收拾。

这时,大火已烧至忠义堂后面的房屋了,木料爆烈声和房屋的倒塌声,震耳慾聋,甚至忠义堂已渗入了火烟,已感到热流满面了。

这瞬间,玉虚子将剑投出,堂下有一名贼人大叫:“启禀当家,大寨起火。”

“先救火。”巴山苍猿乘机大叫,逃走扯活的手势同时打出。

他自己飞掠出厅,众贼也一哄而散。

而一瞬间,秋雷还未站起。

同一瞬间,把守在窗例的两名小贼,做了玉虚子的替死鬼,砰然倒地,凄厉的狂叫、哀号、翻滚。

金色小蛇穿过黑雾,闪电似的往回飞。

秋雷刚站起,突然大叫道:“金大姐,陶贼溜了。斩草除根,快追!”

金四娘收蛇入囊,冷笑道:“他走得了?追!”

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黑衣游神急闪而出,拦住去路叫:“金姐姐,请留步……”

“呸!滚你的。”秋雷怒吼。

黑衣游神不让步,说:“秋爷!你也请留步……”

秋雷大为冒火,他要追人,岂可耽误?毫不客气地飞起一脚,踢向黑衣游神的小腹,同时大吼:“你找死成全你。”

他这种出招手法太卑鄙、下流、太狂、太无礼,犯了江湖大忌。即使对方是世仇大敌,见面第一招岂能向女流之辈的腹部进击?

黑衣游神凤目乍闪,似是怒极,但却又忍住了,向侧一闪,在间不容发中避开致命下流的一击,叫道:“秋爷,小女子有口信……”

“你真该死,耽误了大爷的大事。”秋雷怒叫如雷。

大火冲霄,爆炸声震耳,他根本没听清姑娘的话,愤怒地扑上,右手“鬼王拔扇”抽耳光,左手五指如钩,急扣姑娘的右肩须,下手不留情。

黑衣游神倏退丈外,急叫道:“秋雷,且息怒听我……”

秋雷却再次扑上,大吼道:“你这贱货不想活,大爷……”

吼声中,已扑近身边,“上下交征”奋身搏击,上取五官下击腰腹,又是下流歹毒的狠着。

他已全力出招,下杀手不愿往下拖,来势奇疾,已不容许姑娘再迟。如果姑娘向左右闪,“上下交征”可立即变“左右冲拳”或“左右扫云腿”。

黑衣游神确是忍无可忍,不退反进,纤手疾挥,“双盘手”封中带拨又暗含拂字诀。这是说她还没打算进中宫搏击,只是封架而已。

快!快逾电光石火。

近身相博,当然快,招一出已无变招的可能,除非撤招后退避招。

旁观者清,金四娘己看出了危机,冲上叫:“雷弟小心……”

叫声末落,胜负已分。

“哎呀!”秋雷惊叫,急退丈余。他的双手脉门,半分不差被黑衣游神的指尖拂过,一双手无力地下垂。一击便中。

假使黑衣游神多用上两分劲,他的双手恐有残废的可能。

黑衣游神也退了八尺,叫:“金姐姐,请……”

金四娘已看出对方了得,不愿往下拖,免得耽误追人的机会,人向前冲,红袖中接二连三飞出七故指环般大小的金环,罩向一丈方圆的空间,将黑衣游神罩在威圈内了,七道金芒一闪即至了。

相距太近,黑衣游神也未料到金四娘不冲上用手进击,却在将近身时用暗器伤人,想躲已没机会了。

“呔!”她绝望地叱喝,手抓住披风尾抉猛地扫出,人向下挫,另一手也拍出一记劈空拳。

“嗤嗤嗤……”厉啸刺耳,七枚金环有三枚被披风扫飞,两枝被劈空掌力击落,一枚擦黑衣游神的右肩而过,衣破血丝现。

最后一枚擦左跨骨而过,也裤破血丝沁出。

黑衣游神向后飞退,退出丈外突然脚下一软,踉跄止步,刚伫稳,却又突然“哎”一声尖叫挫倒在地。

金四娘扭头关心地问:“雷弟,伤重不……”

秋雷揉动着脉门,苦笑道:“这贱人手脚好快,指力骇人,可怕,杀了她。”

金四娘摇摇头,笑道:“用不着了,杀了她反而便宜了她,让她饱受痛苦而死岂不更好?她中了我的蛊蚋环,不片刻便奇痛奇痒难当,创后红肿坟起,有她受了。

而且毒蛊见血即走,三天后化虫,七天后溃烂,死状极惨,痛苦非人所能忍受得了的。走,帮我拾盘蚋环。小心,只许用指甲挑。”

两人在拾盘蚋环,内堂已冒出阵阵浓烟。一个天蓝色的身影,悄然在窗脚下出现。

拾回盘蚋环,金四娘喝声“走!”

窗下的黑影飞射而至,手中有一指铁钩,大概是想用来钩取金四娘胁下的大革囊。来势太快象是黑虹乍闪,从后面掠来,无声无息。

秋雷走在右首,昏迷了的黑衣游神就在他脚边,他哼了一声,一脚向黑衣游神的手腕跺下。如果让他跺中,黑衣游神的手腕必定碎折无疑。同时,他伸手去揭姑娘的蒙面巾。

这瞬间,他眼角已看到身后射向金四娘的黑影,“咦”了一声,倏然扭头,但他的脚仍向下跺。

快接近金四娘身后的黑影大吃一惊,铁钩疾飞,射向秋雷将跺下的脚,一面大喝:“不可!你……”

金四娘闻声转身。

秋雷的脚不敢向下跺了,百忙中提脚侧撇,铁钩险之又随地掠过了他的靴底。

“又是你!”金四娘厉叫,伸手拔剑。

不等他俩有任何的举动,黑影已抓起黑衣游神,掠出两丈外,奇快绝伦。

金四娘“咦”一声惊叫,被黑影的奇快身法吓了一跳,她不再用剑,七枚蛊蚋环破空飞射。接着,她又伸手入大革囊掏法宝。

黑影本想回扑,但知道机会已逝,不敢再留,突然从另一扇大窗口一闪而逝。七枚蛊蚋环全部落空,竟然没有黑影快捷。

金四娘不得不拾回蛊蚋环,骇然叫:“这是什么人?两次现身,却又似无恶意,怎么回事?”

秋雷怔在那儿,喃喃地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但极象他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