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01章

作者:云中岳

七月的京都,热得象一个大火炉。

东长安街景最东端,迤北一带,全是王公贵族的府第,建有各式花木扶疏的大小花园,因此不受热浪的威力。

每当入暮时分,东长安街与西长安街的人声嘈杂,行人摩肩接踵,而迄北这一带园林庞区,却行人稀少。

假使没紧要的事,非经过曦春园不可,也得像小偷似的,畏畏缩缩傍着对街边的高大院墙匆匆忙忙溜走,愈快愈好,以免惹祸招灾。

园门外白昼有四名大汉把门,夜间有六个。

每一个大汉都健壮如门神,锐利的目光留意每一个人的举动,对看不顺眼的人揍两耳光喝声滚,那是最轻的惩罚。

园主人姓汤,汤什么,谁也不敢多管闲事查底细。附近的街坊包括坊长在内,都不知道汤园主的大名,反正称汤老爷准没错。

总之,那曦春园真正的主人来头大,而且大得包括当今的天顺皇帝在内,也钦命大小臣下必须尊敬这个人,决不在这个人的面前充人样,虽然这个汤园主不是大官。

这个真正的主人,是天下闻名的两大姦恶之一,掌理司礼监,指挥京营的太监曹吉祥。

当今的天顺皇帝,被蒙古人俘虏,救回之后成为太上皇,安置在南宫。四年前,由曹吉祥和忠国公石亨,从南宫午夜接出,从京泰皇帝手中夺回皇位,这就是有名的南宫复辟事件。

曦春园,本来是永安伯罗世礼的府第。

永安伯与少保兵部尚书,一代巨臣擎天一柱于兵部于谦,同是复辟后第一批被杀孤功臣,曦春园被抄没充公,最后落在曹家的人手中。

曹吉祥有四个从子(收养的侄儿),老大曹钦封昭武伯,其他三个封都督。京里的人,都知道这四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混蛋,自称为京都四大天王。

曦春园,正是昭武伯风天王曹钦的别业。

这里,也是风天王的特务指挥中心,这些特务全是可怕的杀手,权势凌驾东厂和锦衣卫。北面东华门收的东厂特务,决不敢地下撒野。

因此,曹家、东厂、锦衣卫三方面的特务,隐伏着微妙的权力差斗争冲突祸媒,三方面的主事人面和心不和,特务们之间更是明争暗斗无休无止,有时则狼狈为姦互相谋利。

七月初三,三更正月亮早就沉下西山,都城、皇城、紫禁城,每条街的棚门皆封闭上锁,除了巡逻的禁卫军之处,家家闭户,每一条街巷皆寂静无声,真象一座死城。

内内外外,所有的城门都关闭了,交通断绝。

在黑暗中活动的夜间族类,不外非借道街巷行走。京都除了皇家的建筑外,全都是平房,夜行人活动极为方便,越屋飞檐毫无阻碍。

共有三个黑影,悄然分从三方接近曦春园。

曦春园内部,是五进大院,外表当然比不起紫禁城的任何一所殿堂,但内部却复杂多多,连一间耳房也别有洞天,重门叠户进出不易。

第三进正屋的几间密室,每一间都设有格局怪异的小厅堂,贯穿的走道四通八达,进入后有如侧身迷宫,陌生人无法分清进出的门户。

重要的走道,都要有警觉心特别锐敏的人把守,连自己人出入也曾受到盘查,陌生人难越雷池一步。

夜已深,机要密室中依然灯火通明。

上座的长案摆放了不少卷宗,共分三色:红、绿、白。红色卷宗,右上角盖了一个黑色五爪幡龙图案,下端加上三个字:极机密。

据案高座的三个人,都是穿了华丽月白色绸衫的中年人。中间那位爷鹰目炯炯,留了鼠须,高颧凸腭,脸色泛青。正是京都人士,恨之刺骨的曹家走狗,绰号叫地府鬼判的夏长江。对内,他是曦春园报事大爷之一。

曦春园有好几个报事大爷,报的到底是什么事,外人不可能知道,所以外界人士干脆称他们为大爷。

有权势的人,都被称作大爷。

两侧也各有一排长案,各坐了两名地位稍低的人。

地府鬼判翻动着红色卷案,一面阅览一面品茶,脸色不时变幻。

“这是说,最后失去线索的地方,是罗喉岭狮子崖。”他向右首的虬髯人问:“那一带没有人烟,你们居然查不出一个瞎子的去向踪迹?”

“长上明鉴。”虬髯人的态度并不怎么驯顺,说的话充满挑战意味:“平常的瞎子当然可以任杀任剐,死鬼忠国公石将军的谋臣瞎仙童先,就不是咱们的这些武林高手所能对付得了的。已经半年了,咱们能循线索查出他最近的行踪,已经很不错了,长上如果寄望咱们能擒住他,未免妙想天开。”

“你给我听清了。”地府鬼判冒火地猛拍案面:“妙想天开也好,要想地狱启门也罢,总之,你们必须尽一切所能追查。”

“派兵去查?查罗喉岭需要十卫兵马。”

“胡说!当初抄石将军的家,只抄出一千八百件珍宝,其中数百件异珍根本不在内,藏匿在何处,唯一知道的人是瞎子童先,抓不到他,这批价值连成的珍宝咱们毫无希望,你们……”

紧闭的密室门,突然自行开启,首先刮入一阵风,然后是一声鬼啸,涌入一阵灰雾。

灯火摇晃,鬼气冲天。

地府鬼判左手一抬,三道冷电破空而飞。

虬髯人大喝一声,跳上案长剑出鞘。

又一声刺耳的鬼啸入耳,黑影飘入,大袖一挥,三道冷电投入袖影中,人影幻现。

门外,突又掠人另一个黑影。

“哈哈!”这个黑影用狂笑压下鬼啸:“居然还有早行人,而且走在太爷的面前,佩服佩服。”

第三个黑影随即闪入,发出一声冷哼。

“这叫做有志一同。”第三个黑影接口:“能深入中枢来去自如的人,当然各具神通,先不要争好不好?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免伤和气大家欢喜,两位意下如何?”

三个不速之客,堵住了前面两座门,面对室内地府鬼判七个人象是三头猛虎面对七只羊,摆强者姿态委实令人受不了。

地府鬼判不住冷笑,毫不介意这三位猛虎似的暴客,甚至伸手阻止髯人挥剑下扑。

“你们装神弄鬼吓人胆气不差。”地府鬼判不怒反笑,语气阴森:“各取所需,意思是说,诸位不是一路的,各自有所求而来的了。”

接了三道冷电的第一个黑影,扮成高顶大袖的黑无常。第二个黑影干瘦矮小画了花脸,扮成一只猴子。第三个戴了虎头面具,换了一根虎尾短霸王鞭。

“对,完全对。”扮黑脸无常的人说:“你地府鬼判是聪明的人,不用猜也知道闯来的人必定非常了不起……”

“是吗?阁下一定真的了不起?”地府鬼判抢着接口,阴阴一笑:“说出你们的所求,看夏某是否能满足你们的需要,好吗?”

“本鬼王要找飞云神龙谈谈,谈一笔买卖。听说,他荣任什么天龙会会主,在曹家拥有强大的生杀大权,希望他有权作得了主,你地府鬼判的地位必定不低,希望你能带本鬼王去见他,他是不是躲在某一座密室里?”

“哦!原来是来谈买的。不错,咱们因为人数太多,统率不易,因此分为两组人行动,分称天龙会与地虎盟。汤会主领导三百余名弟兄,你要见他,夏某作不了主,但可以替你安排。”地府鬼判向扮猴子的人抬手:“你呢?阁下的来意……”

“我的要求不多。”扮猴子的人指指案后的大柜:“我要从柜子里,找一些我要找的机密公文,这要求不算过份吧?”

“不过份不过份。”地府鬼判狞笑,向戴了虎头面具的人抬手:“你,你的要求也不过份吧?请说。”

“我要旋风狂虎的命,很简单吧?戴虎头面具的人说:“这家伙太阴毒,京都人士都知道,忠国公石将军被曹逼造反,是中了这位冯先生的圈套。定还怕石总兵的贴身两保镖,也是这个冯先生派人行刺,断了定远伯两条臂膀,他们本来是口盟弟兄,做出这种天理不容。真不好,这家伙好象今晚不在曦春园,告诉我他在何处,好吗?太爷先谢啦!"

曹姦手下有两名公然露面活动的爪牙,平时由风天王府武伯钦大将军指挥。第一位是飞云神龙汤音,平时很少在外走动,也是曦春园名义上的主人。

第二位是旋风狂虎冯益,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京都人士因为曹姦在公开场,称他为冯先生,因此也跟着叫冯先生而不名,谁也不知道他的绰号叫旋风狂虎。

他,也就是地虎盟的盟主。

死士杀手为数众多,但并不由昭武伯直接指挥。

天龙会在明,会主飞云神龙人人恨之入骨陷害反对曹家的臣民,勒索京都大户,肆无忌惮,出面执行的人都是天龙教徒。

暴乱乍起,三比七,密室宽广便于施展,立即展开可怖的生死搏斗。

一声惨号,戴虎形面具的人,虎尾霸王鞭打断了一名中年人的脊骨,猛虎回头再扑向虬髯人。

地府鬼判的武功十分扎实,判官笔挣一声震偏了猴子的短铁棍,临危不乱,身形不挫,右脚光临猴子的下阴,判官笔接腰力气的勾魂链。

一比二,攻守极为灵活迅捷,他一个就牵制住两名对手,让其他六位同伴,合力对付戴虎头面具的人。

可惜,六位同伴不争气,一照面便死了一个,戴虎头面具的人武功出奇地高强。

勾魂链缠住了判官笔,判官笔随时皆可能滑出,链不是克制判官的兵刀,链头劲道着笔即消,轻搭腰力无法造成伤害。

心无二用,地府鬼判真不该贪心,也可能是大意轻敌,不该两面分取两名对手。

黑无常冷哼一声,左手乘隙拂出,接来的三道冷电,物归原主奉还。

这瞬间,猴子嗯了一声,小腹挨了一脚,短铁棍脱手斜飞,贯入侧方一名中年人的胸口。

两人全倒了,猴子蜷缩成团挣扎难起。

地府鬼判也同时嗯了一声,扭身倒地急滚。

三道回敬的光芒,有两道没入他的腰胯。

室密门外灯光明亮,远近走道共悬了四盏照明灯笼,有人接近,一目了然。

白影耀目,香风人鼻。

“快走!"黑无常急叫:“妖女白衣修罗!"

白衣白裙的女性身影,象流光般疾射入室。

江湖上可怕的女妖暴君,白衣修罗姜玉洁,是亦黑亦邪,专与侠义道人物为敌的神秘女煞星,在江湖浪迹了四年余,到底有多少侠义道高手名宿断送在她手中,谁也无法估计。

重要的是,见过这位女煞星的人少之又少,还没听说有人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

通常,她在夜间出没,脸上藏了怪异的白色鬼面具,在对手前亮名号。白天,没有人见过她的形影。

京都群魔乱舞,目下最具有实力的共有四家人,每一家人除了官方的编制人员之外,私底下各自拥有庞大的私人武力。

不论是编制内的人,或者私自培养的人手,全都是人人恨之刺骨,官民人等日夜咀咒的残民组合。

因此,也是侠义道英雄们群而攻的对象。

当然,这些侠义道英雄,决不敢明里群起而攻,只能隐身耐心地潜伏,等候机会宰一个算一个。

这四家,当然也把侠义道英雄看成死仇大敌,广罗邪魔外道人士,对付那些胆敢多管闲事,断他们争名谋利之路的侠义英雄。

第一家,以京营、禁军三大营为主的太监曹吉祥为首,主事人是从子昭武伯曹钦,私人培养的爪牙有上千之众,实力最为庞大。

原来京都共有五家,另一家是忠国公石亨,以京御军与边军(大同、宣武)为主。原与曹吉祥合称曹石,后来因利害冲突而分家。

今年初,石亨被曹吉祥所逼,中了圈套,谋反不成,主事人石彪被诛,石家由皇所赏赐的城内城外三百余座府第别野全部充公,余党星散,有一部分人被曹家所接收,石家也正式除名。

第二家,锦衣卫指挥佥事路皋。

石亨被逼造反,外表是被曹家所出卖,骨子里却是路皋在暗中操纵牵线,曹家虽然得了最大的好处,其实背了黑锅受人利用,有苦说不出,因此把路皋恨之入骨,但又无可奈何。

当然,路皋也在积极准备,把曹家视作眼中钉,各必拔之而后快。

第三家,锦衣卫指挥使门逵。

门逵是路皋的长官,量大权旁落,只能暗中积极防范意外,实力也最强。

当时,门逵是最获好评的一家,王公大臣们对他颇能周全忠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