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14章

作者:云中岳

岁月如流,春风又绿江南岸。

镇江京回驿运河码头区,有一家小规模的栈号平安栈。

码头区有两百余家栈号,平安栈在本地毫无地位,这种小资本经营的栈号竞争力有限,赚的只是蝇头小利。

平安栈的东主,就是李平平。

李平平在镇江毫无地位,镇江有数百家与他同一级的小商栈,平常得很,站出来谁也不知道他是老几。

平安栈自己拥有两艘两百石的货船,所领的船籍行驶范围,上可走京师,下可至苏杭,湖江而上限行驶至武昌荆州,可驶入鄱阳洞庭,航运地区十分广远。

李平平是东主,小行商东主通常亲自押船往返,很少花栈号等银子从天上掉下来,只有一名管事看钱。

因此,京口驿附近三百余家水陆栈号的人,很少看他在街上走,每年在栈号露面的日子少得可怜。

难怪他在镇江毫无地位,认识他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镇江地当运河北口,商业事事上比南京兴旺,也是漕舟必经与下泊的码头,因此龙蛇混杂,是江湖船友的猎食场,牛鬼蛇神充斥其间。

所以,丹徒县捕房最头疼的地区,就是京口驿码头地带,因为是城西外地段,夜间没有宵禁,治安人员最烦恼这种地方,那一天如果没有麻烦,真得谢天谢地。

京口驿是水驿,有设备完善的码头,一次可泊上百艘漕船,驿本身也拥有十艘船和十余艘小舟,规模甚大。

那些驿卒驿夫几乎都是包打听,消息的供应者。

平安栈右邻是庞平栈,再往右便是京口驿颇有名气的酒楼,酒菜远近驰名江南春酒楼。

而有身份的酒客,对江南春酒楼的格调普遍存有反应,认为该酒楼的食客太过复杂,那些过境的旅客,真没有几个称得上高尚的名人仕绅。

李平平如果在家,却喜欢约三两位朋友,或生意上往来的客户,上江南春酒楼小酌一番。

这天华灯初上,他偕同两位客户,在楼上设筵讨论一笔南货行情,席间少不了讨价还价的各用心机。

左一桌,是几个江北汉子,大壶酒大块肉大快朵颐,语震全楼。右一桌,是六个中年以上,穿着不同的人,一面吃喝一面倾谈,不时可听到含有江湖味的语气。

上首那人生得的豹头环眼,骠悍之气慑人,双手粗长,一看便知是一个臂力惊人,对爪功有独到功夫的高手,每一个指头都力量膨胀。

“他娘的混蛋加三级。”这人冒火地咒骂:“我飞天豹在天下各地遨游,行踪一清二楚,去年一年中,我在四川混了好长一段时日,众所周知,无极真仙那狗娘养的妖道,硬指我可能是黑豹,真他娘的岂有此理!我如果是黑豹,不到赵州幽园杀他个血流成河才怪。”

“豹子,谁叫你的绰号带有豹字呢?难怪要走霉运。”下首一个竹杆身材的中年人说:“江湖道上,提起黑豹莫不大喝其彩,而心中有鬼的人,又怕得要命。

无极真仙得了京都某些人的好处,保证全力搜捕黑豹,先找绰号沾了豹的人,也是追查线索的手段之一,你老兄绰号叫飞天豹,他不找你又找谁呀?”

“算我倒霉,我怕他,避他,成了吧?”飞天豹泄气的说:“他在东,我在西,老实说,要我和这种妖术通玄的混蛋拼命或讲理,委实缺乏这份豪气。”

“你老兄还算幸运的,总算能平安脱险摆脱他们。另一位留了八字胡须的仁兄说:“南京神鹰门可就不这么幸运了,出门被挑,死了几个人,人都躲起来了,神鹰门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杀手集团,正找不出敢向长道行刺的人才,只好认啦!”

“据兄弟所知,神鹰门暗中由南京锦衣卫支持了妖道竟然敢向神鹰门叫阵,是不是太大胆了?”一位长了酒糟鼻的人提出疑问。

“请妖道出面的人,你知道是何来路吗?”八字胡仁兄反问。

“不知道。”

“京都铁血门。”八字胡仁兄冷笑:“铁血门的主子,是京都锦衣卫,比南京锦衣卫地位权势高十倍,那能比?知道了吧?”

“妖道带了一大群狗男女,到底凭什么去找神鹰门?不合理呀。神鹰门与黑豹虽是杀手同道,但黑豹是独行杀手,找神鹰门岂不找错了对象?”另一人提出质问。

“妖道找神鹰门,并不是找神鹰门提供黑豹的消息。”八字路仁见用权威的口吻说:“而是要求神鹰门,提供追魂姹女费玉芬的下落,追魂姹女早已离开神鹰门,妖道的要求确也太过份了。

“妖道如果增加压力,神鹰门会不会屈服?”

“很难说。”八字胡仁兄苦笑:“妖道带了幽园的一群騒狐狸,从去年秋天开始追捕追魂姹女,一直得不到任何线索,因此横定了心找神鹰门,势在必得,神鹰门很可能受到京都铁血门的压力,很可能不得不出卖追魂姹女。”

“追魂姹女与黑豹有关?”

“这倒无法揣测,大概有些牵连。”

邻座的李平平,听了个字字人耳。

幽国九灵宫的主人,是夺魂魔女燕如霜。

妖道无极真仙亲自出马,带了一群騒狐狸,那么,必定是夺魄魔女也一同光临南京,向神鹰门讨取追魂姹女的下落了。

追魂姹女,他的异性朋友。

夺魄魔女燕如霜,这个冒称姓桂的魔女,曾经与他度过几夜春宵的妖娼女人,早已从他的记忆里消失。

现在,魔女又现在他的记忆里。

他在想:不是冤家不聚头。酒酬耳热,他买了两位客户的一船南货。

三天后,他随船将货北运。南货北运,除非出了意外,天灾人祸降临,不然稳嫌不赔。

如果夺魄魔女捉住了追魂姹女,就会有大麻烦,追魂姹女禁受不起魔女移神大法的拨弄,他这家平安栈是垮定了,很可能累及栈号的几个伙计丧命。

一头猛兽,对自己的生存空间,是十分警觉的,对一切身边的威胁同类与异类,会毫不迟疑地加以致命的攻击,以保护自己的安全,维护生存空间的完整。

黑豹当然也具有这种特性,虽则他是人类,而非真的猛兽,人与兽们实则分别不大。

魔女是为他而来的,把他的姨父也邀来了。

地极真仙,这位江湖朋友闻名丧胆、妖术通玄的大法师,将是他最具威胁的劲敌。

南京,也称南都。

这里,有京都的同样的衙门,同样的三卿六部官吏,只是没有皇帝而已,但这些官吏只能算是闲官,权势比京都的官差了十万八千里。

万一蒙古人攻陷京都,皇帝才会南下南京收拾残局。

这里,是江南第一大埠,人口比京都多了一倍,百余万人的大城,什么事都可以发生。什么人都有。

天下六大杀手集团,在南部建山门的,就有四个之多,所以是雇请杀手的活动中心。

神鹰门,只是排名在中下的一个杀手集团。

不要以为神鹰门排名低,但背景却挺硬。

南都也有锦衣卫,势力并不小,指挥使与京都的锦衣卫指挥使门逵,只有业务上的往来连系,却不相隶属,面和心不和。

神鹰门,也就是京都门指挥使,安放在南都的眼线组织,与南部的锦衣卫无关,直接指挥神鹰门的主人,是门逵的第二个儿子班。

但门班极少出京南来,在京都遥控,因此神鹰门,组织颇为松散,发生严重事故,消息传到京都,远水救不了近火。

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经费来源也就不够充裕,因此神鹰门除了因公侦伺之外,私底下以杀手名目接受外界的花红,作为生财的手段。

而幽园九灵宫的人,却是铁血门请来搜捕黑豹的贵宾,路大人就敢要求南京锦衣卫的人合作,明暗间支持九灵宫的人。

因此无极真仙有恃无恐,公然向神鹰门硬索追魂姹女的资料线索。

神鹰门的神秘山门,在龙江关南面的挹江门附近,那是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大宅,消息灵通的江湖朋友,都知道这处地方。

现在,这座大宅成了无极真仙的行舍,鸠占鹊巢,在这里等候神鹰门派人谈条件。

一众男女已经来了将近二十天,先后与神鹰门杀手拼了数次。

神鹰门死了几个人,丢了山门当然不甘心,正在召回派在外地的弟兄,早晚要和无极真仙算总帐。

涉入双方纷争的人,机警的溜之大吉,避免涉入太深,以兑日后冤缠祸结。

李平平在这风云日紧中,秘密抵达南京。

他对江湖的所有杀手集团,都有深入的了解,以免某一集团贪图重利,以黑豹为目标。

他不但对杀手集团有深入的了解,对那些功臻化境的风云人物,也有相当透澈的认识。

尤其对那些自以为武功超凡,为人却贪鄙恶毒的高手名宿,有详尽的调查资料,怀有相当强烈的戒心,列为假想的劲敌。

因为,他可能为了花红而找上他们。

当然,平时他不会管这些人的事。

象无极真仙,在天下十大妖仙中排名第四,就是他的假想劲敌之一。

无极真仙找上他,他必须面对面解决,因为牵涉到两个女人:追魂姹女夺魄魔女。天下间,有许多人在明暗间,找黑豹复仇或发掘黑豹的底蕴秘密,他都懒得理会,这次,他不能不理会了。

无极真仙成了下宅的主人,带了一群男女,全是九灵宫的精锐,男女共有十六名之多。

闻风应召跟来助拳的江湖牛鬼蛇神,数目更是超过一倍,难怪神鹰门乖乖转入地下活动,不敢大举兴师夺回山门。

这天,午后的不久。

龙江关工部税署不远处的览江亭,两名中年佩剑大汉坐在亭栏上,盯着远处行人络绎的仪凤门城门口,似有所待。

终于,看到两个青衣佩刀客。

两人跳下栏亭相迎,移至门,脸上有世故的笑容,阴冷的目光似乎不好好意。

“洪兄、康兄,久违了。”那位三角眼佩剑在汉行礼近客:“两位老兄风采依旧、可喜可贺,一向得意吧?”

“还过得去,也好不了。”刀客洪兄回礼冷冷一笑:“那象你罗老兄攀上了高校,财源滚滚声威远播,咱仍这些仍在混世的人,羡慕死啦!两位久等了吧?”

“来了片刻。”佩剑大汉罗老兄,不介意对方话中带刺,三角眼中冷芒炽盛了些而已:“通常有求于人的人,当然得早来些啦!”

“罗老兄约在这里见面,也未免太小气了些。”刀客洪兄口中仍不饶人:“这样吧!到赏江楼,兄弟作东,坐下来喝两杯,说话也方便些。”

“呵呵!三杯酒下肚,保证说不出什么中听的话来,所以兄弟约在这里见面,你知道兄弟作得起东。”罗老兄的话也带刺了:“反正事情很简单,三言两话交代妥当,再把酒言欢尚未为晚,洪兄意下如何?”

“也好,兄弟也真希望能三言两语交代妥当,罗老兄,在了洗耳恭听。

“大法师的意思,希望贵方早些出面解决,以免夜长梦多拖久了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大法师的要求不算苛,追魂姹女已经不是神鹰门的人,实在没有为她而伤了和气,所以……”

“罗兄,问题就出在费姑娘已经不是神鹰门的人,”洪兄打断对方的话:“我是替神鹰门助拳的朋友,多少知道神鹰门的底细,费姑娘去年还走京都,神鹰门就毫无所知,天下大得很呢!神鹰门怎么可能知道,一个已经不属于门下的人,到底躲在何方隐身?

桂大法师的要求虽然不算苛,但神鹰门力所不及也是实情,所以要兄弟请罗兄转告桂大法师,请勿煎迫,就此离境,神鹰门不再计较,死了的人,就算白死了。”

“这……田门主真如此坚持吗?”

“这不是坚持,而是不得已。”洪兄正色说:“罗兄,易地而处,罗兄肯如此忍辱吗?”

“话不是这样说,洪兄,身在江湖,应该明时势,目下神鹰门势穷力拙,不忍不行吗?”

“罗兄也心中有数,真要全力相搏,两败俱伤,神鹰门至少也伤得有价值,人争一口气,佛争一往香,神鹰门仍可一争,这是事实。”

“洪兄……”

“任何秘密组织的实力,九灵宫的人不可能不落单,更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不走,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神鹰门有能力星夜北撤,到赵州河幽园放上一把火。”

洪兄态度转为强硬:“京都的星斗营,至少可以出动上百位功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