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16章

作者:云中岳

夺魄魔女悔恨不已,妙手摘星被人打伤,显然早有预谋,是追魂姹女的党羽所为,她真该提高警觉,加强防范重布网罗,以便瓮中捉鳖的。

但她没有加强防范,反而一早就带了人倾巢而出,远走凤台山镇逼迫乾坤刀客,因而损失了妙手摘星,坐失良机。

她不甘心丢掉第三次机会,得到消息,立即带了人幕阜山飞赶。

从城南郊到城北郊,足有三四十里,赶得好辛苦,而且须贯穿周围一百八十里的南京城,不能用轻功赶路,焦灼的心情可想而知。

南京的外城,周围真有一百八十里,内城也有六十一里,穿城自南至北,进了聚宝门便是秦淮河繁华区,绕过紫禁城,几个女人怎能洒开大步奔跑?

好不容易出了钟卓门,已经是申牌正末之间,即将暮色四起了。

而这期间,妙手摘星被刺死的消息,已经传遍南京城,江湖朋友为追魂姹女大喝其采。

妙手摘星一亡,南京锦衣卫即切断了这根线,拒绝京都铁血门的人求助,甚至把派出场助的人全部撤回,拒绝任何没有真正校尉身分的人求见。

有些心怀激念的江湖朋友,由神鹰门的人做向导,结队到幕阜山看热闹,帮助追魂姹女的意图显而易见,九灵宫已激起众怒。

上元门外,九灵宫的人聚集在一座农舍中进食,准备大举搜山,后续的人正陆续赶来会合。

凤台山,是外城最南的一座城门,上元门,是最北的一座,其实,外乡并没修建城墙,仅有些地段建了土堤形的墙。

十六座城门,有些只是象征性的巨大牌坊而已,但也有例外,挹江门就具有完整的城门楼形态,极为壮观。

一出上元门,就是幕阜山山区。

李平平比九灵宫的人后到片刻,他也在另一处农舍进食。

他心中明白,想凭他一个人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找得到追魂姹女,只能跟在暗处相机策应。

幕阜山是临江的数座名山之一,是南京的名胜区,到处都有古迹,处处都有园林别墅,也就是说,找一个人,真有在大海里捞针的感觉。

大法师无极真仙神通广大,协迫了许多南京的混混地棍。

以及一些人不敢反抗的牛鬼蛇神,分配他们建立重要的封锁线,以及虚张声势的搜山组。

真正入山寻觅的打击组,则由九灵官与心腹朋友组成,夜间深入搜山,逼追魂姹女不敢妄动,明早天一亮,再大举搜山。

准备得相当充分,但却忽视了外人介入的危险性。

他们根本没将黑豹出现的可能性计算在内,根本没把追魂姹女与黑豹牵扯在一起。

夺魄魔女声称要从阴雷使者身上,追出黑豹的下落,连她也知道是胡扯,只是想追出李平平的下落而已,藉口本来就显得勉强。

她做梦也没料到,追魂姹女与黑豹有密切的关系。

她更没料到,所要追寻的情人李平平是黑豹。

晚霞满天,四组打击人员分头出发。

李平平怀中藏有豹头罩,和体积甚小的薄绸豹衣,百宝囊中盛了不少制钱、雨花台的小石,应用的杂物,悄然跟在后面入山。

在所有的猎食猛兽中,夜间猎食之王是黑豹,夜间豹入丛莽,就是他的天下。

无极真仙这一组,无疑是实力最强大的。

这位天下十大妖仙排第四的大法师,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勇敢。不但带了两名弟子太风太雨,还带了两个情妇流星、飞月,以及四名武功超凡的朋友,九个人声势浩大,实力其足以抗拒一队官兵。

可是,追魂诧女不是打硬仗的官兵,而是精明机警的女杀手,成功出类拔草的武林女英雄。

幕阜山石头多大大的有名,所以也叫石灰山,山上有窟户烧石灰贩卖,南面衔接芦龙山与石头山,山石到处都可以藏匿。

山有五峰,南峰叫北固峡,无极真仙一群人,就是从北固峡入山的,目的地是东南角的武帐岗,准备封锁出山的路,西和北瞰江,别无出路。

沿山上的小径走,怎能搜得到人?一看便知是虚张声势,恐吓的作用居多。

半个更次后,到达峡口的一座园林别墅。

无极真仙一打手式,大弟子太风向园口接近。

园中草木葱笼,园门倒有守门人的小居。

“开门!开门!”

大风上前叩门高叫。

“谁呀?”随着传来的脚步声,有人在园内问:“晚上行走不便,怎么晚上来呀?”

“无极真仙光临,请见园主于大师。”

太风高声回答,原来与园主是旧识。

“哎呀!原来是大法师光临,请进,请进。”

守园门人拉开园门,欣然恭敬地迎客。

“于大师在家吧?”

“在,在,有几位朋友,正在里面小聚。”

守园门人关上门:

“请随小的来,小的领路。”

“有劳了。”

花径长约半里,沿途可看到一些亭台楼阁,守门人将贵宾交给一道关卡里的园警,恭敬地告退。

每一道门,都有明或暗的警卫,园警领了九位贵宾,经过数处关卡,最后登堂入室,到了别墅后进的秘厅,由两位殿卫请入华丽宏大的厅堂。

好宏大的秘厅,中间有两行大街,堂上,是华丽的神龛,供了一位赤身巨眼的狰狞怪神,神案摆满了各式法器,鼎炉中香烟缭绕。

再前面,是一排可怕的绞人柱架,共有十座之多,足以让知道用途的行家吓破胆。

堂下,丹墀两侧各有一排矮长案,使用华丽的围做坐具。

长案侧倒,则成为拜座。

是一处神坛,难怪称为秘厅。

左右坐了一排男女,七个男,七个女,另有四个站成一排的妖娆美女郎。

所有的女人,都是年轻貌美,打扮得美艳绝伦,所穿的近乎半透明、半露酥胸的玉色薄绸衫裙,足以令道学先生大骂妖孽。

主人于大师在厅口相迎,年约半百,梳道客穿玉色博袍,鹰目高顾,颊上无肉,倒真有点神仙气概。

一阵哈哈大笑,一阵客套,主人将贵宾向堂下引,肃客在右面一排矮长案就座,自己则返回左面的主位坐下,四个美女则在他身后排列象保镖。

“贫道先替四位朋友引见。”

无权真仙向四位随行的同伴说:“诸位都是道上名号响亮的高手名宿,也许诸位不曾见过这位于大师,但一提名号,诸位便知道了,他就是名列天上十大妖仙中,排名第五的炼魂仙客于道全。”

四位朋友并不觉得惊讶,客气一番自报名号。

“道兄似乎忽略了什么?”无极真仙又说:

“该先介绍你的朋友,是吗?”

七个男的大概都不是好东西,一个个明阳怪气,一副债主面孔,似乎不愿与贵宾套交情。

“他们都是贫道的施主,大半与江湖同道沾不上边。”

炼魂仙客支吾以对:“依次是赵施主、钱施主、孙施……主,李……”

双方又客套一番,无极真仙当然知道这些人的姓名都是假的,所有各门各路神秘教派,多少都各具有不可告人的规律,隐瞒身分就是规律戒行之一。

“于道兄好象有意等贫道来。”

无极真仙不便多说,另有话题。

“对,午前就得到有关消息,知道道兄必定前来,因此事先安排妥当,恭候道兄光临枉顾。”

“呵呵!道兄是准备拥肉屏网,开无遮大会吗?”无极真仙邪笑,目光在那些美女的半躶酥胸转:“道兄真有眼光,每一个鼎炉都是国色天香,艳丽如花,人间绝色,你真有办法。”

十一个美女,其实并不比他的两位情妇流星、飞月美,而且欠缺刚健婀娜的气概,流露在外的妖娼神态反而显得做作,只是穿得大胆肉感而已。

“哈哈!道兄不要不知足。”

炼魂仙客也邪客:“你的流星飞月两位玉女,才是人间超凡的尤物,你如果肯,我用二十个鼎炉和你交换,随你到后坛选,如何?”

不象话,无极真仙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又不开教坊,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呀?”

无极真仙说得也不象话:“说真的,多蒙道兄相助,十分感激,怎样,可有消息?”

“抱歉,没有姹女的踪迹,贫道可以保证,如果她一到贫道秘坛的势力范围,她一定会束手就擒,可知她逃到别处去了,道兄可至他处搜寻,如果她来了,贫道保证完完整整交给你。”

“贫道先行谢过。”

“道兄,天骄欧良给了道兄多少好处?”

“不多,先交一万两银子,指定要活的黑豹,事成后冉给一万两。”

“哇!好高的赏额,道兄真有办法,只是追魂姹女会知道黑豹的下落吗?令姨侄女是否搞错了对象?”

“我那姨侄女的确另有私心,我不想点破,因为我觉得也一些可能。”

“怎么说?”

“我已经仔细调查过了。”太极真仙颇有信心地说:“三绝秀才被刺,当时有一个李平平出现,天龙地虎首领被杀,出现的人叫李不平,帮助泰山三妖神,宰了天骄欧良你最得力臂膀阴雷使者。李平平、李不平,道兄,换了你,怎么想?”

“晤!有追究的必要。”炼魂仙客点头同赞对方的见解:“只是,天骄欧良没有活捉黑豹的必要,这会增加道兄诸多不必要的凶险。”

“也难怪他,他肯出若大的赏金,主要是希望从黑豹口中,证实灭杀手行刺三绝秀才的主谋来,他怀疑是天龙地虎是主谋,也有各种迹象旁证,但无凭无据,岂能与天龙地虎算总帐?唯一希望在黑豹身上求证,所以不惜花重金要活的,死的黑豹有何用处?”

“原来如此,贫道也有点畏惧黑豹,所以愿意协助道兄成事,但先说好,死活概不保证。”

“但天骄指定要活的……”

“道兄最好先找到他。”

炼魂仙客明白表示不愿意捉活的黑豹:“为了自身安全贫道不会知道这种可怕的杀手玩命,见面就用炼魂大法要他的命,假如你提到追魂姹女,最好早一步要她带你去找黑豹,可别让我抢得先机。”

“我会尽快先找他。”无极真仙阴笑:“天骄欧良不会为死的黑豹付尾款,道兄如果能抓活的,一万两银子尾款,咱们一人一半五五对分,如何?

“这……”

“值得的,道兄。”无极真仙阴笑更浓:“除非道兄认为道行有限……”

“好,我答应你。”炼魂仙客也冷笑,似乎并非中了激将法,“论道行,贫道一直不了解,近年来进境怎样了,希望知道深厚到何种境界。”

“道友想必精进不少……”

“所以,贫道对排名一直在道兄之下,深感不是滋味。”

炼魂仙客抢着接口。

“道兄的意思……”

“午后,贫道抓了五个小辈,都是混入山区,意图将追魂姹女接走的人。”

“哦!什么人?”

“反正都是颇在名气的高手。”

“他们目下……”

“为了考验贫道的修为进境,贫道要利用这五个人,为祖师爷献牺牲,也藉此与道兄切磋道力修为。”

“咦……这……”

炼魂仙客鼓掌三下,坛侧的右厢门,出来了十名赤着上身,头盖腰缠了红巾的大汉,押了五个五花大绑的人,熟练地将人拥妥在绞人架上。

自古以来,一些神秘教派,膜拜一些稀奇古怪的神与魔鬼,一直沿袭那些原始野蛮的祭典,杀猪宰牛或各种物品献供,以讨好取悦那些邪神魔客,甚至用活人来做牺牲。

西门豹与河神的故事,就是这种原始宗教的典型,愈原始的人,愈会用大量的条口号为祭神,取悦神,也希望从神处获得所希求的事物,如幸福、财富,健康等等。

无极真仙不知炼魂仙客所供的祖师爷是何方魔神,但用活人牺牲,他并不感觉惊讶。

“你我从堂下所设的拜台行法,从最右首那人开始。炼魂仙客再鼓掌三下,十大汉立即在距绞往架三丈设立拜台炼座:“贫道行法祭牲,道兄行法相阻,以鼓鸣三十为准,两物无恙,道兄就胜一场,其次轮到第二人,由道兄行法祭牲,贫道行法相阻,五个牲,三胜两负是胜家。”

“这……”无极真仙一愣。

“贫道如果胜了,天下十大妖仙排行,道兄必须交换,道兄如果胜了,贫道倾全力助道兄活擒黑豹,道兄意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