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18章

作者:云中岳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佩剑而来,就是强而有力的防范意外措施。

武器,可以增加信心和勇气,没有锐爪利牙,绝不可能成为猛兽。

“狄老兄知道客店中有多少人,能杀得出去吗?”九天神雷窃笑着问。

“你们知道外面有多少狄府子弟吗?”

绝世狂狮么冷笑:

“狄府于弟对妖术多少怀了一些戒心,所以每个人都带了猎弓和箭矢,黑狗血的喷简内装以石灰,大地天仙也休想飞天遁地,阁下,你们所要担心的,并不是能否对付得了我绝世狂狮,因为我是一个光明正大讲道理的人。

你们需要极度关切的事,是狄家子弟和朋友,他们对你们感到害怕和愤怒,所以会不顾一切手段是否合乎情理,为了保命,他们的暴烈反应,你们黑道邪魔应该可以想象得到的,好好想吧!不要想威胁我。”

“也许你绝世狂狮真的很了不起。”

九天神雷悚然而惊,弓箭与混合石灰的喷筒,谁受得了?但口气仍硬:

翟某却是不信,要领教阁下的真才实学,才知道阁下是否真是一代之豪。”

“也好,你说该如何赐教?”

绝世狂狮逐渐按奈不住,虎目中神光暴射:

“十四五年前,狄某曾经领教过天老星官夫人的流星外球,那玩意的性质和威力,必定比你老兄九天神雷胆差了十万八千里,狄某能克制得了天外流星球,也许逃不过阁下的九天神雷胆,既然生死有命,狄某就陪阁下玩玩,你准备就在这间厅堂里,使用九天神雷胆吗?”

既名之为雷,可知必定是爆炸物。

天外流星的流星球,就是爆炸物的一种,威力固然石破天惊,但使用的人同样要冒甚大的风险,稍一大意便会同归于尽。

其实,这玩意危险性大,但绝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即使一些手脚快的三流人物,只要知道这玩意的优劣点,随时可以避免伤害。

黑豹把宫夫人整治得灰头上脸,就是已经看透了这种爆炸物只能吓人。

绝世狂狮已明白表示,能克制宫夫人的天外流星球,等于告诉九天神雷,这玩意算不了什么。

熟悉暗器技巧与威力的人,都知道宫夫人的天外流星球,事实上比九天神雷胆的技巧高得多,威力也不比神雷胆差,杀伤的威力一从向下笼罩,一从下方向上爆炸,向下的杀伤范围威力图,比向上爆的范围高出三倍以上。

两相比较,宫夫人事实上才算是超等的火器名家。

九天神雷脸色一变,信心直线沉落。

“厅堂广阔。”

寒剑孤刀及时替九天神雷解窘:“狄老兄既然来了,在下如不愿教阁下武功的不传之秘,岂不白来了?狄老兄可否让在下开开眼界?”

绝世狂狮的惊电狂剑,的确是剑术中最神奥的不传之秘,完全以惊电奔雷的声势取胜内功不纯攻击意志不旺的人,不会获得此中神髓。

剑术一发,攻势有如雷霆万钧,因此,当初狄姑娘姐妹一出手,便被行家毒手冰心看出底细。

魔女的侍女,修行可已跃身一流高手之林,两人几乎都是一剑出彩。

“你配与家父叫阵?”狄纤纤一跳便到了堂下,黛目一挑:

“你只配和我这种只练了几年剑的后生晚辈,用寒剑孤刀练练胆气筋骨。”

寒剑孤刀是江湖道上,几个以阴毒出名的名剑之一,一般高手还常亮出门户摆出架势,正经八百封招破招比高下,他用神奥身法八方探索,抽冷子给一记杀着,所以称寒剑。

孤刀,是藏在抽底的一把尺二尖刀,他的剑固然很毒,刀更是出没神乎其神,刀一出,通常只需一击便可致命。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刀何时出现,反正出现必在生死一发的紧要关头。

小姑娘这几句话,有如迫命符,任何一个稍有声望的人,也忍受不了这几句轻蔑的话刺激侮辱,势将为自尊而生死相拼,而且不死不休。

寒剑孤刀果然激怒得怒火冲天,拔剑下堂。

“好,我就陪你这后生晚辈玩玩。”

寒剑孤刀阴森森地说,剑垂身体徐徐轻拂,缓缓移位争取进手的空门,毫无愤怒的人挥剑拼命的气概。

狄纤纤早知对方的底细,出奇地冷静,徐徐撤剑立下门户,凤目凝注剑尖,缓缓地转移马步,保持面向对手的身法,也一反往昔,没流露出狂猛的气概,与惊电狂姹的本来面目完全不同。

游走三匝,寒剑孤刀依然找不到进手的好机会。

一个高手前辈,怎能一直游走于耗?

他必须无畏地攻击,以攻击制造致命的机会,胜利永远属主动进攻的一方。

一声冷叱,他斜身切入,信手点出试探性的一剑。

攻克精神不够旺盛,仅志在试探。

糟了!狄纤纤却发起迅雷疾风似的攻击,迎着来刻疾进剑化迅雷扑上了,铮一声轻震,剑虹乘隙长驱直入,狂野地吐出一道道剑电。

一阵剑鸣,封住了七剑,第八剑点破了寒剑孤刀的右胁衣,有血沁出。

寒剑孤刀被动绕走了一匝,狂乱地闪避,不但没抓住用刀的机会,而且封架得十分吃力,险象环生,这才知道惊电狄剑果然名不虚传。

第八剑劲道不足,仅伤了些小皮肉。

寒剑孤刀在千钧一发中,总算侥幸地用袖底刀虚晃一刀,及时将狄纤纤逼退收招,拉开安全距离。

“承教承教。”狄纤纤冷笑着说,收招退走。

寒剑孤刀差愤交加,左手微动,要发射孤刀了,他的孤刀以近身出其不意发刀为主,但也常常在危险关头远攻,飞刀乘隙行致命一击,发则必中,所以叫孤刀。

“你可以发刀了。”狄纤纤却在丈外沉声叫,剑已护住中宫候敌。

这位不可一世的黑道大豪心虚了,其他的人也大感震惊。

很难相信不足二十岁的美丽少女,挥剑攻击的声势如此猛烈。

两个侍女领教过狄姑娘的剑术,因此,震惊度反而小得多,似乎早已预科到寒剑孤刀难以招架,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寒剑孤刀,竟然连反击一剑的机会都没抓住,仅感到意外而已。

“强龙不压主。”九天神雷农时替寒剑孤刀解围:“柯兄,等正式拼搏时,再用杀着尚未为晚,算了。”

绝世狂狮淡淡一笑,领了两女两子侄出厅走了。

“先让他小看我们。”夺魄魔女甚感满意地说:“咱们已成功了一半。”

众人点头会意,并不以绝世狂狮受辱而愤怒。

隐藏实力,绝世狂狮却先暴露了弱点,以上驷封下驷,并没摸清魔女到底请来了些什么人物。

后堂出来了三个相貌狰狞的人,一个比一个骠悍。

“这家伙暴躁的性格,已经不复当年。”其中一人阴森森地说:“即使进境可能更上一层楼,但也有限得很,诸位放心啦!他不足为害。”

“那就一切仰仗诸位啦!”魔女宽心地说。

人分为三批,从龙门镇撤回香山狄家。

前两批是狄家的子弟和朋友,他们曾经在洛阳南老店外,随时准备策应入店交涉的主人。

目下撤回,也由他们先走,应变的计划相当周详。

绝世狂狮五俱断后,预计很可能有人不死心,跟来或者先在路旁埋伏,防人之心不可无。

五个人到达八节滩渡头,第二批十三名子弟开始登上渡舟。

“按情势,不会有人追来或埋伏了。”狄纤纤心情一松,开始埋怨:“这个魔女到底有何用意?”

简直岂有此理!我和小妹次日结账离店,那个叫什么李平平的无聊男人,分明仍在她房里,她为何要用这种拙劣而又令人恶心的理由,前来兴风作浪?”

“这叫做树大招风,她是为了我们狄家而来的,籍口虽然拙劣,但总比凭空捏造籍日来得恰当些。”

绝世狂狮苦笑:“女儿,为了打倒成名的高手名宿,以便一鸣惊人出人头地,有些人根本不想浪费时间制造籍口,干脆打睦光战岂不直裁了当?

为父估计,很可能是这妖女,希望打倒我这狂狮,以威吓压迫她的神秘黑豹。”

“南京所发生的事故,我们这里只听到一些位闻,而不知详情,十分可惜,爹,那次在望都。

魔女确是搜搏追魂姹女,魔女追到南京,黑豹恰好及时出现。

假使传闻是实,追魂姹女真的可能知道黑豹之秘,而又与李平平有关,魔女没有理由放弃搜追魂姹女的举动。”

“她怕黑豹,所以不敢再逞能追搜追魂姹女,改从李平平着手,所以来这里兴师问罪,也许,魔女真被李平平丢掉了,跑来这里找你姐妹碰运气。哼!她在冒险,没计算所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渡头两边都是山坡,乱者散布,草木丛生,不是游山季节,乘渡船往来,都是本乡本上的人,游客不多。

这时,码头的候渡事中,只有他们五个人,没有其他的候渡客。

亭右的乱岩草木中,突然传来一阵阴森慑人的笑声。

“真被老大料中了。”绝世狂狮随即改变嗓喜,声如沉雷:“老夫知道凭魔女几个不成气候的小辈,怎敢狂妄得向老夫的威望挑衅,必定有更高明的人物撑腰,不然岂敢公然打上门来?

出来吧!老夫的人虽然过了河,留在这里人数有限。但自信还应付得了诸位的绝学神功。”

五人立即出事,在宽阔的渡口严阵以待。

又是一阵阴笑,草木丛中陆续踱出七个穿青衫的男女,可知这些人已久候多时,也算定他们必定留在后面最后渡河。

“哦!三残四毒!”绝世狂狮脸上的极端自信表情,突然减少了七分。

“呵呵呵!”最先现身,年约半百出头,脸色青中泛灰,有一双冷电四射鹰目的人怪笑:

“狄老兄记性不差,一眼便认出咱们三残四毒,很好很好,老朋友见面,难免有些老帐旧事重提,对不对?”

“咱们三残四毒,是打旗儿先上的人。”另一个同样年龄,但发髻已呈灰色的老妇,嗓音尖锐怪怪地:

“另几位同道,希望你能摆平咱们三残四责,以便让他们有斗一斗狂狮的机会,似乎认定咱们必栽,委实令人感到不是滋味。”

“呵呵!"绝世狂狮勉强摆出笑容:“三残四毒,已经足以让超等的高手名宿丧胆了,还有谁敢认定你们必栽?谁有那么大的斗胆敢轻视你们呀?”

“红尘三邪和伏牛五霸。”那位右颊疤痕吓人的青袍客接口,是三残中的残脸虎宇文秀成,一个江湖朋友畏如蛇蝎的邪魔。

“他们要在需要他们出面时,用雷霆万钧的手段屠你这头狂狮,与咱们三残四毒的打滥仗宗旨不同,所以让咱们先上,喂!七比五,你有何高见?”

“呵呵!这不是我狂狮的作风。”绝世狂狮独自上前:“武林朋友讲究气概,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功臻化境高人一些。

凭一身所学扬名立户上刀山蹈剑海生死等闲,恩怨情仇一肩挑。

找绝世狂狮不才,同样具有这种英雄气概,来吧!咱们名头地位相当,一比一逐个单挑生死相决,不要情多为胜群欧逞英雄。”

“很抱歉。”最先发话的四毒之首,五毒阴风客高行健一口回绝:“咱们三残四毒事先已洽商好了,就是你狄家所有三十名子弟在,咱们也是七个人,你一个人,咱们也七人一起上。

有两个女儿两个子侄在,绝世狂狮怎敢冒险混战?

“高行使,你说话毫无半点英雄气概。”绝世狂狮厉声说:“难怪这些年来,江湖人士对你们轻视和唾骂,原因是你们三残四毒。

二三十年来一直三个四个始终走在一起,不敢分开。”

“走在一起才有力量,才能埋葬那些所谓英雄人物,这也就是三残四毒,能威慑江湖的原因所在。”五毒阴风客毫不脸红说,不住阴笑,七人列阵:

“七个人联手,可以发挥七十个高手的威力,你们有五个人,只少两个而已,不要害怕,你绝世狂狮一个可以挡得住咱们四毒,只有三残对付价你四个子女;你占了天大便宜,哈哈哈哈……千万不公胆怯……哈哈哈……”

“呵呵呵……”先前三残四毒隐伏处,传出更刺耳的怪笑,哈哈呵呵声相应和,成了狂笑大合奏,天宇下笑声直撼脑门,令人气血翻腾。

绝世狂狮的两名子侄,内功修为与定力都不够火候,大骇下掩耳急退,脸上有痛苦的表情流露,禁受不起声浪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