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02章

作者:云中岳

花三五两银子,卖一个凶手捅仇家一刀,在京都只要肯花钱,一定可以找到这种下三滥的凶手。

但要买向锦衣卫高手行刺客,在京都毫无希望,金银再多也是枉然。

天下各地要津大埠,有不少赚血腥钱的杀手集团,其中不乏超等的、顶尖的高手刺客,只要有门路,肯花重金,不难雇到所要的高手刺客办事。

飞云神龙的指示简单明了,已明白指出可以远至南京都请杀手,可从南京加拨价款,金银多少可以任意开支。

一万两银子,挑也得要七八个人,当然得携带银带或庄票,花红之高,可想而知,愿意为一万两银子拼命的人多的是。

当时,花一万两银子,就可以买两只五斤重的大公鸡杀来下酒。买一亩地,也不过七八两银子。

阴谋在进行,空气中可以嗅到血腥味。

十大,二十天……

这天一早,城门口贴出公告,宣示左都御史王耿忠贪脏枉法,由锦衣卫逮至押入天牢,抄家封宅待旨廷讯。

抄家的结果,王左都御史家无余财。

三天前,王左都御史上本密奏昭武伯曹钦,纵使家奴公然在城东智化寺,强占前工员外郎刘容的别墅,杀伤七名仆人,横行不法。

上本不到三天,王左都御史便进了天牢。

近午时分,城南宣武门外大街的燕京老店,一位风尘仆仆的年轻旅客,牵着坐骑枣骝落店。

燕京老店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客店,其实一点也不老。

十年前蒙古瓦刺大军,挟持了做俘虏的正统皇帝围困京城,北起上苑,南抵芦沟桥,双方近百万大军往复冲杀,城外的街道村落焚毁一空。

勤王兵马赶到之前,兵部尚书于谦下令封县,烧毁附近州县的仓库食草料,拆掉城外居民,坚壁清野,焦土抗鞑。

蒙古人骑兵,面对三丈六尺高的城墙和御河兴叹,无可奈何。

所以城外的大街,是这两三年重建的。

那时,南郊的天坛、先农坛、天桥,还没有一星影子呢!那是六七十年后,嘉靖年间修建的伟大建筑。

那时,南城当然不会建筑,只能算是城南郊,新建的街道反而比往昔整齐,街道也相当宽阔。

燕京老店不大不小,共有三四十间上房,二三十间大统铺。

年轻人其实已经不能算是年轻了,落店的流水名薄上记载的资料是:李平平,二十八岁,南京淮安府人氏。路引申请理由:查访至亲。旅程时地:南京至京师天府。期限四个月起,起年……迄……月日限期归籍销案,逾期法办。

二十八岁,当然不算年轻。

显得年轻的是没有风尘之色的脸容,剑眉虎目脸色红润健康,脸上经常流露出满意的世俗的笑容,手长脚长身材也修长,举动沉着稳健。

看外表,都会被人看成大户人家的子弟,换穿了青衫,还真有七八分读书的气质,何况行囊多金,挂在腰带间的巧绣荷包中,不但有碎金银,有快成为废纸的大明宝钞应付公人,有宝泉局两京通汇的官票(银票),有两京四大钱庄的汇票(庄票)。

总之,绝对没人想到他是一个会武功的江湖浪人,只有那些感觉锐敏的行家,能概略看出一些同类的气质,和内在蕴藏的骠悍本性。

江湖朋友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一个叫李平平的人物,同时,江湖朋友们对绰号比较重视,有些高手名宿的绰号几乎尽人皆知,真姓名反而知者不多。

要成为天下闻名的闯道英雄,谈何容易?能在某一处埠头成为一方之霸,已经不是易事了。因此李平平这位没有绰号的人,决不可能成为知名人物。

尤其是京都人士,谁知道李平平是老几?

说巧真巧,燕京老店就有人认识他李平平。

入暮时分,他洗漱毕换了一袭青衫,大袖飘飘一摇三摆踏入三进客院的饮堂。

饮堂宽广,两音相并,足有三十二副八仙桌座头,明灯高挂,正是进膳时光,进膳的旅客三三两两进入,堂中热流薰人,酒菜与汗臭齐散。

刚在近院子的窗角座头落坐,还没向跟来照料的店伙张罗酒菜,后面突然跟来一个健壮如牛的大块头大汉,居然也穿了长衫,举动却象一个粗俗的痞棍。

“喂!我认识你。”大块头咧着血盆大口笑着,拖着凳在对面坐下:“嘿嘿嘿!去年岁杪,山东海州云台山,记起来了吧?”

“哦!记起来了,你叫……叫……”他欣然,但剑眉一攒,象在搜索枯肠想对方的姓名一般。

“铁拳快腿孙承宗。”

“对,没错,大牯牛似的好汉孙承宗,的确拳大腿快。喂!小二哥,来几味下酒菜,四壶高粱烧一锅头,我欠了这位好汉一顿酒食,正好还债,要快。”

店伙连声应喏,先送来茶水和净手巾。

“记的你好象姓李……”

“去你的!我本来就姓李,李平平。”他笑吟吟地说:“说真的,那天去游云台山,走了霉运……”

“碰上了海州一霸的恶奴,你不知死活反抗,打倒了一个,挨了一顿好揍。呵呵!幸好没有碎骨头需要整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说真的。”这句话象是他的口头禅:“那次要不是恰好碰上你搭救,我不断手断脚才是怪事。哦!我还没有问你呢!我是做海味生意的行商,跑海州理所当然,你象一个见过世面的好汉,跑到偏僻的海州有何贵干?”

“别提了,老弟。”铁拳快腿的脸孔沉了下来:“本来,是应朋友的邀请,到海洲周家大院,替朋友助拳防范仇家上门……”

“对,我记起来,那位海州的大善人周大老爷,唔!好象……好象……”

“死了,被人割破了咽喉,是格斗死的。”铁拳快腿苦笑:“屁的大善人,他与我一样是闯道的好汉,姓周,没错,名却是假的。他的绰号叫阴煞,十余年前,阴煞周全声威震江湖,黑道的风云人物,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大凶魔。”

“最后被杀死了,是不是报应呀?凶手是什么人?好象并没报官呢!”

“报官?他的家属敢报官?外行!”

“呵呵!本来我就外行了。”他大笑。

“你听说过黑豹?”

“黑豹?听说那是金钱豹的变种,很少见,可以列为异兽……”

“黑豹是一个人,一个最近七八年来,各门各道高手名宿最害怕的神秘的杀手。这个杀手来无影去无踪,到底是何来路人言人殊。有不少高手名宿,曾经组成庞大的猎豹队,搜遍天下各地要津大埠,结果毫无线索不了了之,迄今他仍在天下各地作案。”

“哦!黑豹与周大老爷有关。”

“他就是死在黑豹手中的,有七名警哨众口一同,声称先看到豹影,接着便被打昏了,我那天晚上在东院防守,发觉有异,周老哥已经死了。”

“你与黑豹有仇?”

“你怎么这样笨?”铁拳快腿嘲笑他:“黑豹是为钱杀人的杀手,与仇恨无关。必定是周老哥的仇家,买杀手要他的命。事先他可能听到一些风波,所以请朋友们助拳,没想到朋友派不上用场,依然被杀死了。想想你一招也没接,想想这个恶魔黑豹委实令人不寒而栗。”

“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去你的!你怕什么?”铁拳快腿嗤之以鼻:“你一个正正当当挣几文钱的行商,连江湖混混也不屑找你的麻烦。”

“真是!”

“人家威震江湖的黑豹,作的都是轰动天下的大案,你算哪棵葱呀?”

“说的也是。”他点头同意:“我是有几个钱,也会狠狠地和不三不四的人打一架,天下间的英雄好汉们,谁也不知道我算老几,黑豹当然小会看上我……”

邻座传来一声干咳,显然是有意引起他俩的注意。

是三个健壮的大汉,青短衫里面藏有匕首一类凶器,正在喝酒进食,发干咳的人,是坐在上首的留八字胡,健壮如牯牛的大汉。

刚好店伙将酒菜送上桌,李平平的注意放在酒菜上,并不理会大汉的干咳,却吸引了铁拳快腿的注意。

“咦?你老兄有点面善。”铁拳快腿翻着大牛眼:“好象是……”

“大天龙爪。”大汉举起右手,五指伸张,指的第一节半屈,真像是书中五爪金龙的脚爪,有力的线条,表现出潜在的劲道。

“哦!江北一条龙,龙爪翻江韩一龙韩当家。”铁拳快腿颇感惊讶:“你老兄那一伙喽罗,好象不曾散伙。”

“你老兄怎么却在天子脚下现踪,不会是打主意抢紫禁城吧?你行吗?”

“只好另谋发展啦!这里没有人介意我龙爪翻江的过去,活得十分写意。”

“在皇城有份差事?”铁拳快腿更感惊讶了。

“是的,在昭武伯府第。”龙爪翻江一语带过:“你这个黑道二流人物,跑来天子脚下有何贵干?在这里,一流人物还不配露脸呢!”

“在下没有扬名示威的打算,京师不是在下的猎食场,我会聪明地收敛自己,我当然知道一流人物不配叫字号。”

“哪象你老兄高手中的高手那么神气呀?”铁拳快腿话中带刺,显然被对方的话伤了自尊:“我来找朋友,替朋友带口信。找到人之后,立即知趣地南下走人。”

“原来如此,哦!我听你们提到轰动江湖的恶魔神秘杀手黑豹。”

“你韩当家在江北做强盗,也该知道有关黑豹的惊世事迹呀!”

“我是指他最近所作的案。”

“去年岁尾在海州,阴煞周老哥被杀,我就在周家,幸好没碰上黑豹。今年……”

“今年他所作的两件大案,你老兄也该有所耳闻呀!”

“我又不是包打听,事不关己不劳心,哪有闲工夫去听与己无关的事!来,我敬你一杯,庆祝你攀上了高枝,找到了衣食父母,干!”

铁拳快腿几乎每句话都带刺,直肠直肚的人就是这副德性,一言不投机,就在嘴皮子上报复。

“你既然不知道,那就用不着找你了。”龙爪翻江不介意他嘴上损人:“在下领情,干杯。”

“干!”

“不过,我们会有人来找你。”龙爪翻江放下酒杯阴阴一笑。

“找我?为什么?”铁拳快腿脸色一变。

“我们要知道有关一些风云人物的消息,黑豹正是风云了七八年,迄今依然具有惊世声威的杀手,是杀手行业中的。”

“咦!你们为何要调查黑豹?”

“为了防险呀!”

“这……”

“孙兄,你就不必多问了。”

“对,不必多问,这是江湖朋友避免惹是非的金科玉律。”铁拳快腿苦笑,转头回到桌面吃了一口菜:“他娘的!我恐怕霉运还没消。”

“是啊!霉运没走到尽头,是很难消的。”李平平低声说,脸上有怪怪的笑意,右手无意识地转动酒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所以通常霉运一背十年。”

“哦!十年,十年……”铁拳快腿喃喃地自言自语,目光真愣愣地紧盯着李平平手中转的酒杯,眼中有飘忽的光芒明灭不定。

邻桌三个人,正与刚来的两名大汉,鬼鬼祟祟交头接耳谈话,因而忽略了他们两人的举动。

“你一个黑道颇有名气的一流豪客,迄今仍然混不出什么好局面来,反而没有一个水贼小头头神气,真是呜乎哀哉!”李平平的嗓音,陡然升高了一倍:“孙好汉,请间阁下仙乡何处?到底从事哪一种行业呀?”

邻桌的两名大汉匆匆走了,龙爪翻江三个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他两人的身上。

“可恶!”铁拳快腿突然翻脸,一掌拍在杯盘乱跳,怒容满面象在咆哮:“白吃你一顿算得了什么?竟然追根究底问这问那,他娘的!小心我揍死你这兔崽子,岂有此理?”

一脚踢开凳,脚下隆然,推开挡在走道的两个食客,愤愤地走了。

“这……这位仁兄怎么啦?”李平平吃惊地叫,还真的打一冷颤,脸色发白。

“小子,你走运。”龙爪翻江好意地说:“幸好他仅打白吃你一顿的主意,如果他对你的荷包有兴趣,伸一个指头轻一点,你就会乖乖把荷包奉送给他破财消灾。做你的本份百姓,不要沾惹这种人,知道吗?”

“这……承教了。”他心中一宽,脸上回复了笑意:“我也没存心沾惹谁,但真要打架,我的拳脚也不赖!谁怕谁呀?毕竟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

“混蛋!你说这种话会招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