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20章

作者:云中岳

老槐庄西有一道土坡,从西向东延伸,长约四五里,坡上遍长满及腰茅草,东端生长着榆槐等等杂林。

骑士隐身在林中,高坐雕鞍从杂枝的空隙中,沉静地注视前面坡上的八位骑士,正在忙碌地踏平茅草,八方竖起八面招魂幡。

里外,老槐庄的庄墙历历在目,墙头不见人踪,西庄门是大开的,门内门外也不见人踪犬影,静得可怕,象是一空庄。

不久,庄南两里外的官道中,尘头大起,十二匹健马扬起滚滚尘埃,离开官道越野飞驰,沿河旁的野地奔向坡上的八骑士忙碌处。

老槐庄如果有人,一定可以看清这八面迎风招展的招魂幡。

轰然一声爆震,一道烟火从庄中的顶楼升天而起,在半空中砰然爆炸,火红的星火四溅。

旗花信号,是各村落使用的指示工具,如果鸣锣,就表示向邻村示警:旗花,仅指挥本庄的壮勇。

庄墙的城头,长刀长枪徐徐上升,红缨夺目,金铁亮光反射烈日光芒刺目。

八匹健马冲出庄门,八骑士无所畏惧地驰上土坡。

一马当先的贺永泰,穿着劲装剑系在背上,威风凛凛脸色沉重,但面对二十名列阵相候的骑士毫无俱容。

八匹马由一名大汉管住,牵至一旁用草系马。

八比二十,人数相去悬殊。

穿青道袍戴九梁道冠,佩了宝剑的老道,冷森森地首先出列。

贺永泰迈步而出,相距两丈面面相对。

“贫道卷土重来,这次摆阵与责庄正式公平相决。”老道咬牙切齿说:“不铲平老愧庄替小徒报仇,绝不罢手,贺老二,令堂兄荡魔一剑为何不出来?”

“家兄必须防守庄院,以免被那些无耻的狗贼重施故计偷袭。”

贺永泰沉声说:“玄灵门主,你不是一个输得起的人,如果输得起,你就不会召集党羽卷土重来了,贺某赞成公平相决,毕竟咱们都是有身分地位的人,如何相决,贺某洗耳恭听道长的安排。”

“很好很好,咱们在招魂幡的阵内围,一比一公平生死一决,不限场数,死尽方休,你们死光了,贫道率领剩下的人攻庄,我们死光了,你们就用不着害怕了。

“很公平,贺某感激不尽。”

“贫道这次邀来的朋友中,有几位声誉辈分,都十分崇高,他们也许不屑与身分地位不配的人相搏,可能允许你们两人或三人并肩上,在他们来说,这才算公平,你们大可不必在一比一方面感到不安,只要我方的人允许,我们不会认为不公平。”

贺永春并不认为对方夸大,他发觉对方的人中,有几张不算陌生的面孔,这几个人,连他的堂兄荡魔一剑,也感到不安。

“这些恶魔,真的决心铲平老槐庄了。”他心中暗叫,寒气涌自心底。”

“道长的活,确是实情。”他强定心神保持镇定:“好象贵方的来了枣阳三煞,江湖上的老一辈风云人物,声威与辈分都比你我高,对付我贺家的子侄,一比八也绰绰有余;看来,我老槐庄今天日子难过……”

一声长啸,发自坡东的里外树林,接着骑影出现,以狂野的快步冲来,蹄声急骤,碎草纷飞。

“咦?什么人?”玄灵丹士扭头向同伴问:“咱们的人不是到齐了吗?来也不会从东边来。”

“不是咱们的人。”

一位同伙目光锐利:“青巾蒙头,好象没带兵刃。”

健马片刻便到了,马向侧冲,骑士则向前飞跃,直上四五寻,手脚伸张有如狂鹰展翼,升至顶点突然缩成小小的一团,象弹丸般飞抛,着地的前一刹那,身躯悠然伸展还原,轻灵地飘落点尘不惊。

“好身法!”有人大声喝彩。

青影一幻一没,再次幻现,人已到了场中两人的侧方,形成三角面面相对。

所有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什么人?”玄灵丹士脸有惊容:“既然来了,为何不以真面目相示?今天这里将有无数场公平决斗,见不得人的货色不配参与。”

“在下并不打算掩藏本来面目。”蒙面骑士拉掉蒙面巾,揣入怀中,笑容可掬:“而必须以堂堂正正的身分,与各位了断一些恩恩怨怨。”

贺永泰心头一块大石落地,脸上有了笑容。

是李平平,贺永泰已从侄女淑华口中,知道他可能是李平平,大闹京都的李平平。

这些人,那比得上京都的天龙地虎?

“你是谁?与谁了断恩恩怨怨?”

玄灵丹士一看是个年轻人,毫不介意。

“与你了断,所以我来了。”

“我?贫道不认识你。”

“你的二徒弟认识你。”

元坤法师。

“咦?你…”

“你来老槐庄找贺大侠,根本就找错了地方,找错了对象,你简直混蛋加三级!”

“狗东西你……”

“你的孽徒元坤法师,是我宰掉他的。”

“什么?你……”

“我在京都宰他的,他在地虎盟做跑腿,不要说你不知道。”

“你是……”

“我就是在京都,伙同泰山三妖神,大杀天龙地虎的李平平,杀掉铁血门第一高手阴雷使者的李平平,你知道了吧?还来得及认清我的相貌,在阎王爷面前,你可以指名平冤。”

所有的二十名凶魔,全都大吃一惊。

“喂!前辈,借剑一用。”

他转向贺永泰招呼,假装不认识:“他们说公平相决,我给他们公平的机会,除恶务尽,我要屠光这些混蛋,免得他们到处兴风作浪为非作歹,乱找人屠家灭庄。”

“哈哈……”贺永泰大笑,“别弄坏我的剑。”

“呵呵!”他接住剑也大笑:“那就难了,我的剑术拙劣得很,硬砍硬劈,前辈,你已经上了当,借剑给我这种人,注定了要花几天工夫磨剑,哈哈……”

剑一伸,剑发龙吟,光芒强烈,运人心魄。

“你们,三个三个上。”

他象个守南天门的神将,威风八方:“枣阳三煞,你们先出来,先出先死,除非你们比阴雷使者和天外流星官夫人,武功强十倍,暗器强一百倍,上!”

枣阳三煞往人群后一钻,拔腿狂奔。

立即有五个人追随,象是见了鬼。

任何一个能在京师扬名立万的人,在江湖上就有震慑群豪的声威。

枣阳三煞那能与阴雷使者宫夫人比?

声威武功差得太远了。

百灵丹士浑身发冷,如见鬼魅般后退。

“你敢走?”他沉叱,剑向老道一指。

“贫……贫道……认栽……”玄灵丹士快要崩演了,双腿在弹琵琶。

“你给我牢牢记住。”

“贫……贫道……”

“是你的门人找上我的,我有杀他的一千个理由。”

“这……”

“你替门下报仇,人之常情。”

“贫道……”

“你赶快回黄山,召集武道门三代门人徒众,大量聘请朋友,不论年月昼夜,必须严加提防,随时准备在下登门大开杀戒,彻底了断这场恩怨,今天我不杀你,以免贺大侠背黑锅。”

“贫道认了,不怪你。”玄灵丹士胆气一壮:“贫道只听说小徒远走京都,但并没证实,既然他是在地虎盟被你杀死的,那就各安天命。”

“你知道就好。”

“你……你不要去找我,你……

那能把所有的门人和朋友,召来在家里不论年月昼夜等死?

“那是我的事,滚!”滚字象焦雷,声震林野。

玄灵丹士打一冷颤,扭头狂奔。

片刻间,二十匹健马已奔上大道。

西面来的两人两骑,正向庄门飞驰。

※※※※※※※

北行的小径,沿一条小溪流东岸向北蜿蜒,穿过旷野,穿过丛林。

两匹健马藏在林中,两位姑娘躲在树下,不住向南跳望,似有所待。

追魂姹女显得有点焦急,坐立不安。

淑华姑娘却显得泰然自若,微笑着坐在树下编草蜢。

“会不会走另一条路去了?”追魂姹女不安地自语。

“放心啦!费姐,她一定会走这条路赶往郑州。”淑华抬起螓首笑吟吟地说:“这附近我熟得不能再熟,按他溜走的方向,非走这条路不可。这是唯一的小径,我可以给你打包票。”

“可是……”

“不要可是啦!坐下。”淑华强挽她坐下:“再说,我们仍然可以在郑州等,在魔女左近等,甚至到九灵宫去等,费姐,你怕吗?”

“如果他真是我所找的李平平,我就不怕。”

“可以肯定的是,他是李平平。”

“可惜我不认识李平平。”

“我希望他就是李平平。”

“希望不大,贺小妹。”追魂姹女叹了一口气:“据我所知,李平平一年做一趟买卖,我和他是去年七月未离开的,他没有理由年底再出现京都……”

“不要失去信心,费姐。”

追魂姹女突然沉默,片刻突然向淑华凝视。

“费姐,你……”淑华感觉出她的神色变化,感受到凝视的压力。

“贺小妹,能诚实回答我的话吗?”她郑重地问。

“费姐,你知道我把你看成最要好朋友,甚至希望你是我的亲姐姐,我没有姐妹……”

“假使,我们要找的是同一个人,不管他叫平平,不平,再平,你仍然将感情寄托在他身上吗?”

“费姐,我明白你的意思。”淑华低下头,满脸通红,出身与环境的熏陶,都无法与追魂姹女这种江湖女杀手,比胆气比说话的技巧。

“我要回答。”

“费姐,今生今世,我都会把感情寄托在他身上,但我不会缠住他,更不会嫁给他,因为他并不爱我。他只把我看成一个小女孩,我邀你来,是因为你曾经与他是—一是伴侣,是好朋友,找好羡慕你。但绝不嫉妒你,我真的希望你和他能成为一双风尘侠侣。”

追魂姹女把淑华拥入怀中,久久,久久。

“我知道我配不上他。”追魂姹女轻拍她的肩背,感到眼前朦胧:“在南京幕阜山事故之前,我从来就没有意思拥有他,否则在保定途中,我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安全,而让他与魔女这种荡妇周旋。”

“费姐,别想这么多……”

“你知道,女人早晚要找一个归宿,男人也是,不论男女,绝不可能一辈子都刀光剑影中度过,象我,已经不适宜在杀手行业中玩命了,我想,你也许能帮助他,脱离这种游戏风尘的生涯。”

“唉呀!你是好……”

“你有淑女的气质;我会帮助你。”追魂姹女放开拥抱:“但你必须记住,不要勉强他丢弃他所向往的冒险生涯,时辰一到,他就会自己丢弃的,你必须有耐心,和承受打击的勇气,成败全在你了。”

“费姐,等找到他之后,再说其他的事好吗?”

“我想,你没有我坚强,没有承受压力的耐性,只是,要来的事终须会来,不管你是否愿意承受,至少在心理上你得有所准备。”

“谢谢你的忠告和鼓励,费姐。”

左等右等,小径那一头,始终不见有人走动,不见人马出现。

※※※※※※※

轻车过河后北奔,追随的骑士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逐渐减少了。

老子姓李的人突如其来现身,五行真人太素被打成白痴,吓坏了不少人,把那些名头比不上妖仙的人,吓得末报到的人裹足打道回府,报到了的人也不辞而别,深怕被累及枉送性命。

夺魄魔女洛阳受到夺魄双面鬼袭击的传闻,也是这些人裹足或离开的原因之一,似乎,她成了不祥的化身,遭祸的灾主,远远地避开才大吉大利。

在九灵宫歇息三天,夺魄魔女不再以轻车怒马出游带了四位侍女,改乘坐轻车奔向京都。

没有明里追随的人,暗中跟来的人却不少。

南北大官道旅客络绎于途,谁知道那些人是敌是友?

※※※※※※※

五月底的京都,等于是江南的晚春时节,一过端阳,京都人士的御寒衣物,正式进箱人柜,这以后,大太阳就一天比一天热了。

这半年来,京都成为铁血门的天下。

天龙地虎死伤太过惨重,目下正在广罗羽翼,整顿内部组织养精蓄锐,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活动。

铁血门的老门主,三绝秀才在极端秘密,警戒也极端森严的秘窟,被黑豹神不知鬼不觉杀死。

新门主天骄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