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22章

作者:云中岳

李平平小心地避免与星斗营起冲突,可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偏偏注定了要与星斗营冲突,实非他始料所及。

这天,夺魄魔女偕同四侍女,出现在南郊十余里外的八里庄,她们已经从西山朋友处,进入京城公然活动了。

当她们出了崇文门,便后面跟来了两个郊游书生。

夺魄魔女本来就美得象高贵的牡丹花,盛妆骑在小驴上,走到何处,都会引起一阵騒乱,甚至会引起暴动。

好在京都王亲国威太多,经常有侯门淑女在外走动,或许会发引起騒乱,见多了就不至于引起暴动。

五匹小驴,载了五位大美人,真够瞧的,在京都近郊,小驴是一般民家妇女所骑,最好也是普通的脚力。

大户人家当然用车、用马、用轿,城外,不但驴车行有小驴出租,乡间村落,也有人将家用的小驴出借,其分别是:驴车行出租的小驴,不需派驴夫牵引,小驴所走的路路段有一定的站头。

客人骑上驴,小驴要死不活地到达某一站头,客人必须下驴,想要小驴多走一步,或者绕路而行,别想,打死它它也不会听你的,所以,倔驴的名称由此而来。

农户出借赚外快的驴,倔驴主管制任驴夫,任凭所之,主客双方保证愉快。

驴主不会将驴交给客人,以免客人把小驴拐走,所以租驴需多付一份驴夫费,多付一点钱任凭客人使唤,往来方便自由。

北方的驴,比南方的牛更辛苦,不同的,南方人尊敬牛,不大愿意加以宰杀,北方人对驴肉感兴趣,视之为美味。

驴全身自皮骨至血肉,皆有用途,且驴的工作,几乎无所不包,包括驮人拉磨,但下场却非常悲惨。

两位书生也骑驴,远跟在后面里余。

前后七匹驴,都是从祟文门外的驴车行租来的,速度一样,路线一样,不怕将人跟丢八里庄是驴车行的一处站头,小驴非走这条路不可。

沿途行人甚多,车马驴各走各的。

“这鬼女人在弄什么玄虚?”

前一匹小驴上的假书生贺淑华,扭头向后面的追魂姹女问:

“这不是她的惯常作风,她喜欢轻车怒马,她骑驴的这副德性,简直……简直有意招摇……”

“有意招蜂引蝶,引诱良家子弟,”

追魂姹女说话,可就没有一点淑女风度了:“不要管她弄什么玄虚,我们只要盯住她,早晚会发现李平平在她附近出现的,你千万不要操之过急乱了章法。”

“费姐,都好几天了……”

“你总不会想找人敲锣寻人找李平平吧?”

“人家心里急……”

“急,有用吗?你的不平哥又不是神仙怎知道你……”

“费姐!”淑华大发骄嗔:“什么我的不平大哥?为何不说你的平平哥?”

追魂姹女哈哈笑:“我比他大,叫他一声喂,已经不错了。”

两匹健马小驰超越,骑士的遮阳帽戴得低低的,可以看到佩剑,一看边知是武林人。

“费姐,你在想什么广

淑华扭头发觉追魂姹女在沉思,黛眉锁得紧紧地。

“是铁血门的人,可能是夺魄魔女的狗腿子,没错。”

淑华自以为是地说。

她两并不知道夺魄魔女,来京师住进铁血门公署的原因和身分,反正魔女拿了铁血门的钱,在江湖追查黑豹的下落,有所勾结是情理中理,有人策应,策应的人当然是铁血门的狗腿子啦!

“你不要想当然。”追魂姹女是个老江湖,不同意她的想法。

“还会有什么人……”

“别吵别吵,让我好好想一想。”

淑华赌一气,不说了,也盯着远处骑士的背影沉思。

“想起来了!”

追魂姹女突然惊呼:“龙吟剑客马骥,他的剑鞘是一条龙的图案,这个心狠手辣的坏剑客,他在京师搞什么鬼?”

她原在神鹰门任杀手,神鹰门的暗中主子是门班,所以神鹰门是门家布在外地的眼线组织,与门家设在京师的星斗营,外表不相关连,事实上暗通声气,是同一个主子的组织。

神鹰门既然以杀手集团做掩护,当然对杀手集团的作业方式和系统,有周详的准备和计划,对一些江湖风云人物,建立相当完整的档案。

这位心狠毒辣的坏剑客,正是当代有名气的风云人物之一,神鹰门的档案里,就有这号人物。

所以她想起了这个人的特微,虽则她不曾与这个坏剑客打过交道,仅凭特微而想起这点而已。

这位龙吟剑客,为人令人不敢领教,心狠手辣,喜怒无常,邪比正多,毁多于誉。

但严格说来,为人不算太坏,当然不配称好人,所以有人说他侮辱了剑客二字,他只是一个武断是非的江湖豪强。

一个江湖豪强,在京都如果没有人引介,投入京都四家为非作歹,很难如意地混下去的,早晚会被京都的人歼除或轰走。

要混得如意,非找人引介找主子投靠不可,不然便会成为众矢之的,绝无例外。

“这个剑客一定投靠铁血门了。”

淑华听清了她的话:“我们要提防他吗?”

“铁血门的人,都要提防。”

追魂姹文信口答道:

“如果他是铁血门的人,你的荡魔剑术应该可以克制他,问题是如果他的内功修为比你深厚,剑法再神奥也奈何不了他,咱们在心理上先有所准备,就不至于知已不知彼,措手不及吃亏上当啦!”

※※※※※※※

八里庄有百十户人家,是至通州的间道旁小村庄,旅客不算多,有两条小街,街道就是驴车行的站头。

小驴儿一进站头的木拦旁,不等骑驴人招呼就停下了,四蹄象是钉在地面上,除了照料的驴夫,谁也牵不动这畜牲。

五女整了整衣裙,系妥剑,信步轻移往街上走,还真有点大家闺秀的韵味。

街中段的裕民布在,店面小,买的可是江南来的好布料,当然并不是什么真的上好绫罗绸缎。

五个女人堵住了店门,店堂中的一位掌柜与一个小厮,被五个艳光四射的女人,表现出的怪异行动怔住了,看气氛,绝不是好顾客上门。

春桃夏荷首先入店,一点也不象个大户人家的俏侍女,却象母夜叉,首先便堵住了穿堂的进出口通道口,这时又象把门的门神。

“你们干什么?”

掌柜的惶恐地大叫。

“我们来找你要人。”

秋菊到了柜前:“你是周掌柜吧!”

“是的,我是,小姑娘,你要找……”

“你有个甥女,叫吴小梅。”

“是的你……”

“你甥女的男人,叫韩一龙。”

“咦……”周掌柜脸色大变。

说男人而不说丈夫或夫婿,这表示双方是饼头,没有夫妻名分,说出来脸上当然不光彩。

周掌柜本来就心中害怕,害怕五个女人所佩的剑。

上次,白衣修罗姜玉洁在八里庄藏匿,被铁血门的眼线发现,立即先后来了两批人,封锁八里庄穷搜女刺客,第一批赶来的人是神剑天绝,八里庄鸡飞狗走。

结果,庄民饱受虚惊,白衣修罗已先走~步逃掉了,从此,八里在的好庄民,看了佩刀挂剑的人就心中怕怕,这种人最好不要到八里在来。

“他睡在后进内院,对不对?”

秋菊咄咄逼人,象在盘问犯人引犯人吐实。

“昨晚他忙了一夜,破晓时分才精疲力尽交班回家,这时一定睡熟得象头猪,或者象一条死老龙!”

“你……你们……”

周掌柜吓得直发抖,怎么一个女人居然知道得如此清楚?

“去叫他出来。”

秋菊隔柜一把揪住周掌柜的衣领拉近:

“叫他乖乖地出来,休想打从后门逃走的主意,后门早就有人堵住了,妄想逃走,一定先打断他号称翻江的龙爪,记住了没有?”

“小……小的记……记住了……”

“去”

秋菊松手放人。

周掌柜险无人色,向屋里面踉跄狂奔。

龙爪翻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他本来就是一个下三滥的水贼,目下又在地虎盟有一份差事。

虽则地位并不高,毕竟仍是在京都吃得开的红人。

但当他怒气冲冲行出店堂,看清了五女,不但怒火全消,而且脸色大变。

“老天爷!你……你们……”

他叫起天来,心中却叫苦不迭。

“龙爪翻江,你认识我,是吗?”夺魄魔女粉脸一沉,高贵的淑女形象走了样。

“当然不认识,但听说过。”

他面对凶险,居然胆气一壮,逃避不了就得要勇敢面对事实:

“你是九灵宫的宫主,铁血门的贵宾。”

“不错,你们的消息十分灵通。”

“宫主找区区在下,不知有何贯干?我龙爪翻江在地虎盟……”

“你只是一个跑腿的眼线,我知道。”

夺魄魔女抢着说:

“就因为你是一个精明的眼线,所以我才找你讨你所知道的消息。”

“抱歉,在下所获的消息,必须向盟堂管事禀报,绝不可向外人泄露,宫主,你这样做是犯忌的事,传出去,彼此都会受到伤害,何.——必呢?”

“与贵盟的消息无关,不算犯忌。”

“哦?这……”

“我已经获得正确的消息,知道你去年曾经与一个叫李平平的人打过交道。”

“我明白了,牵涉到李平平和追魂姹女的事。”

他恍然大悟:

“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那追魂姹女在燕京老店,勾搭上李平平,恰好……”

“拣重要的说。”

“我说过,没有什么好说的,经过是……”他将两次与李平平交谈的经过说了。

最后说道:

“李平平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商人,无端卷入这件事,本盟根本不需向这种人调查,所以不曾深入盘他的底,至于追魂姹女,天龙地虎也和铁血门一样,派人在各地搜查她,在下如果查出线索,也绝不能告诉你,该怎办,你说吧!”

店门外,传来一声轻咳。

夺魄魔女倏然转身,随即怒容飞逝,换上了惊容,本能地手搭上了剑鞘。

店门口,站着两个相貌威猛的中年人。

“这个魔女狂妄尊大,妖术通玄,撑腰的后台硬,她不会向你们这种小跑腿说。”

留大八字的人一面说,一面踱入店堂,堵住了出路:

“她不说,追魂姹女的饼头就是李平平,她的目的,就是要向任何知道一些风声的人,追查这对饼头的下落。”

“名义上,这位魔女是铁血门所请,追查黑豹的人,这次她进京,似乎追查黑豹的事失败了。”

另一位留了小八字胡的佩剑人说:

“所以,铁血门请她再接手另一件事,当然查辑黑豹的事仍然受到委托支持。”

“这另一件事,瞎仙童光,石家的余孽,叛逆的首脑之一。”

留八字胡的人说:

“这魔女神通广大,可利用移神大法,获取她所要的消息,她已经得到一些颇为有用的线索,她早几天在西山活动,咱们就一清二楚了。”

“本宫主的事,冲犯了两位吗?”

夺魄魔女提出质问,色厉内茬。

“各为其主,各显神通。”

留大八字胡的人笑笑:

“你可以向龙爪翻江讨消息,不在乎犯忌,我龙吟剑客才疏学浅,向你学呀!”

“阁下,不要欺人大甚……”

“你能欺人,我为何不能欺你?”

龙吟剑客狞笑。

“你想……”

“不是想,是做,燕宫主,你愿意衷诚合作吗?”

龙吟剑客咄咄逼人。

“魔女,你最好识相点。”

留小八子胡的人冷冷地说:

“拔刺对你毫无好处,街前街后,都有我们的人,你派在屋后的两个人已被押走了。

“我夺魄魔女不信邪……”

“不要逼我动剑。”

留小八字胡的人厉声说:

“我毒剑孤星魏太鸿,剑不出鞘则已,出鞘不见血不会归鞘,咱们对你客气,请你合作,不要给脸不要脸。”

毒剑孤星魏太鸿,星斗营的奎木狼,二十八位高手名宿之一,星斗营千手功曹吕功的得力臂膀。

这头狼,正是母夜叉施永清的仇家,上次母夜叉上京找他,失败之后黯然离京走了。

“你要本宫主合作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