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23章

作者:云中岳

儿臂粗的铁栅,十斤重的大将军锁,地下有一张草席,角落里有一个便桶,这就是牢房的囚室。

男男女女虽然分隔,但一览无遗,与兽栏相差无几。

一灯如豆,片刻才能使视线调整适当。

夺魄魔女挺得住,慢慢进坐起,绝望地打量自己的处境,观察团牢的布置。

地牢并不大,共有十余间囚室,犯人并不多,她和四待女就占了五间。

其他几间都有犯人,有些已奄奄一息。

转首瞥向邻室,她心中一震。

一个人,一双阴森怒毒的眼睛,正凶狠地凝视着她,好熟悉而又有点陌生。

“是你……”她尖叫,想跳起来,却又脚一软,重新跌倒。

“还以为是你九灵宫的人与妖作怪呢!”仍是男装打扮的追魂姹女调侃她:

“原来你也是和我一样的落网之鱼,星斗营与铁血门,本来关起门是一家,似乎事实并非如此,他们的内哄显而易见,你真走运哪!看了你这鬼样子,似乎我这个外人反而比你运气好多了呢!”

“泼妇!我与你不共戴天!”她倾余力猛摇铁栅尖叫:“要不是为了你,我那会落得如此悲惨?”

“不要脸!你还有脸说这颠倒黑白的话?可知你这魔女的确是失去人性了,我可怜你。”

“告诉你,你把李平平藏匿到何处去了?”

“你不要再颠倒黑白好吗?我跟踪你来京都,就是要向你讨李平平的消息,你的武功和妖术。也许真的很了不起,但我是一个名气不小的杀手,我会有耐心地等待机会来杀掉你的。”。

“抢不回我的男人,我会无休无止地缠死你,你必须要日夜提防,你我之间只许有一个人活。”

“你该死……”她尖叫:“你不配和我抢男人,你更配不上李平平!”

一声干咳,看守的过来了。

“都给我闭嘴!不然太爷要抽你们三百皮鞭。”

看守凶狠地一鞭抽在铁栅上:“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在江湖上你追我赶抢男人,拿肉麻当有趣,犯贱!”

“呸!”夺魄魔女不屑地作怪声。

“你想向我放泼?恼得太爷火起,把你拖出去,给二三十个男人快活……”看守的邪笑的说。

来了三个人,领先的龙吟剑客。

“不许胡来!退!”龙吟剑客叱退看守,往两栅的中间一站,不住阴笑:“你两人一叫魔女、一叫姹女,为了抢男人,闹得的确不象话。你们都不要抢,据在下所知,李平平这个人,的确是在望都失了踪的。反正,必定是你们中的一个,有意或无意中杀了他,你们放心,不久之后,我们会给你们找男人,要多少就有多少。”

话说得刻薄,毫无一代剑客的风度。

“至于你。”龙吟剑客走到了贺淑华的棚前,淑华蜡缩在一角无精打采:

“贺姑娘,你很幸运。”

“怎么说?”邻栅的追魂姹女问。

“她是一代侠义剑客的女儿,身价甚高,毒剑孤星很喜欢她,今晚就和她同床共枕一双两好,改天再派人到老槐在,向她老爹荡魔一剑报喜。顺便邀她老爹来京,在星斗营弄份象样的差事……”

“你们这些天杀的畜生……”淑华掩面衰叫:“你们会……会受到报应的,会受到报……报应……的……”

“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经说过这种话,哈哈……”龙吟剑客狂笑:

“贺姑娘,以后你就会明白,世间绝无鬼神报应的事。那是说给弱小愚民听的,这就是人生。其实,你应该心满意足了,我们已经早就调查过,你所要找的元坤法师,确是在地虎盟当差,他去年就平白无故失了踪。虽然是被仇家杀死了,你已用不着找他报仇,也等于是免去落在虎手中的厄运,落在地虎手中,你那会有今天的幸运?哈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走了,连看守也不再理会她们争吵不休。

追魂姹女与淑华,确是比夺魄魔女幸运,他两被擒,并没隐瞒身分,

追魂姹女真有女光棍的气概,坦率地说出去年入京,追杀妙手摘心替师姐报仇的经过。

坦白承认这次追踪夺魄魔女入京,主要目的是抢回爱侣李平平。

这些事无需隐瞒,外界也有人知道一些风声,所以她没受到虐待。

淑华总算愈来愈精明,一口咬定在途中与追魂姹女结伴,来京找元坤法师报仇,她的身分更没有隐瞒的必要,所以也没受到虐待。

可是,她的身分却引起毒剑孤星的兴趣,今晚,她将面临残酷的考验。

地牢中不知昼夜。但她们知道,夜来了!

淑华更是心焦如焚,哭肿了双眼。

夜来了,危机也来了,她该怎么办?

死!死解决得了问题吗?

她心中发出绝望的呼叫:“但愿……来世再……再见……”

用衣袖抹干泪痕,走近追魂姹女的栅旁。

“费姐。”

她凛然地说:“请转告不平哥,来生,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小妹,我……我不便劝你。”追魂姹女伸手过栅紧紧地抓住了她,辛酸地说:“因为,因为我也想走同一条路,我一生,也许杀人有伤天和,对生死没有多少恐惧,我不会屈辱他活在别人的脚底下。”

“死,是很容易的,任何时候都可以死,我所希望的是,你要坚强,千万不要死前崩溃,崩溃别人就可以任意主宰你了。”

“我知道,费姐。”’她沉静地说。

“是否仍有点放下不?”

“是的。”她幽幽一叹。

“不平哥?”

“费姐,我是不是很可笑?——

“是痴,小妹。”追魂姹女也深深叹息:

“我死了,他也许会为我掉眼泪,而你,他根本不知道你恋着他。”

“我,他也会为我掉眼泪。”淑华含泪而笑:

“因为,我相信他心中有我,我强烈地感觉出,那天他跨上马的那一瞬间,他已心中有了我,哦!不平哥,为……为什……么?为……”

她真的不明白,李平平为何为她做了那许多事,却不愿与她见面。

“小妹,我有个怪怪的感觉。”

追魂姹女突然说。

“什么感觉?”

“他正在找我们。”

“什么?。”

“你没感觉出来吗?”

淑华闭上双眸,深长地呼吸。

“召唤他,小妹。”

追魂姹女抓得她死紧:“你相信他心目中有你,你就可以用心灵来感应他……”

“不平!不平……”

淑华痴迷地喃喃低唤。

※※※※※※※

李平平离开燕京酒肆,在另一家食店买了一包食物,奔向西直门,绕城而走一面进食。

从龙爪翻江口中,得到魔女被掳的正确消息,心中难免有点不安。

事先虽已听到风声,仍然心中存疑,星斗营怎会对魔女有兴趣的?

证实之后,他决定了行动。

他对星斗营深怀戒心,当然也对星斗营作过深入的了解,几乎把主事的二十八位星宿的底细,摸清了七八成,以作为戒备的资本。

魔女固然可恶,但落在星斗营的特务手中,结局会相当悲惨的,他岂能袖手不管?

西直门的大道直通海淀,海淀是京都近郊的大镇,行人络绎于途,大户人家的车马往来不绝。

他扮成村夫,挟了包裹,谁也不知道他是老几,毫不引人注目。

距西风园约三里左右,他往路右的树林一钻,消失在树林深处,再绕出南端林缘,藏身草木中向大道窥伺,象一头伺鼠的猫,极有耐心地等候猎物。

日影西斜,未牌将逝。

北面蹄声得得,两匹健马小驰而来。

林缘潜伏处,地势十分理想,大道在这里形成大弯,潜伏处展望良好,他可以看到两端大道两里内的景物,而大道上往来的人,只能看到一端的动静。

真妙,大道两端,里外才有人影。

两骑士穿了青箭衣,佩剑跨刀,那是星斗营特务的便服,也算是制服的一种。

他们不配穿锦衣卫的正式制服,这种青箭衣更令京师人士害怕侧目。

最可靠的消息,就是俘虏的口供。

手中挟了一块小石,他悄悄向路旁潜行。

猫或豹看到鼠或猎物出现在视界内,就用这种姿态潜行接近。

骑士并辔小驰,一面谈笑一面留心路上的行人。

但前后里外有人行走,骑士不再分心,有说有笑神情相当愉快,怎知会有死神在旁窥伺?

刚绕过大弯道,路旁的草丛中小石破空斜飞,速度惊人,象是电光一闪,外侧的骑士左太阳穴位应石碎裂,石深入颅骨,扭身便滚落雕鞍。

内侧的骑士眼角刚瞥见褐影出现,褐影已经凌空飞扑而至,来不及有何反应,脑门便挨了一击,眼前一黑便被人挟住,立即昏厥。

昏了的人斜搁在鞍上,李平平快速地挟了死尸上马,牵了驮人的坐骑,快速地进入树林。

追魂姹女与淑华姑娘,就是在毫无戒心之下被擒的。

※※※※※※※

作恶多端的人,也会严防受到仇家暗算,因此不论是天龙地虎、铁血门、星斗营,对巢穴的戒备,皆极为森严,绝无例外。

西风园人手不足,但戒备同样森严,白天也许敢松懈些,但夜间的警卫增加一倍,不敢疏忽。

灰影如鬼魅般从后园飘入,形影依稀难辨。

正屋的堂后申室灯火通明,几名丫环仆妇,忙着布置新房。

这里,是本秘站首脑毒剑孤星的卧房,在城内,他另有华丽的一栋大宅。

前厅,更是灯光如昼,筵开六席,广阔的大厅依然显得宽敞,堂上红烛高烧,总算贴了双喜幢。

这些三山五岳的牛鬼蛇神,对一个男人弄一个女人上床,从来不计较什么世俗礼数,能设一处喜堂,已经难能可贵了。

上席空着上座,是预定的新郎新娘喜席。

大多数人都没就座,在等候新郎官把新娘拖出来。

男女宾客嘻嘻哈哈谈论著胁迫魔女,计擒策应的人,却无意中擒获淑华两女的经过,一个个喜上眉梢。

新娘要拖,表示新娘不肯就范,所以准新郎火冒三千丈,要亲自将新娘拖出来行礼。

正在高高兴兴谈笑的四十余名男女,突然不约而同咦了一声,愣住了。

新郎席位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个鬼怪,扁尖尖,两个小黑眼珠,没有鼻子,一张嘴角下挂。

面积占了一半面孔的血红怪嘴,双耳尖尖,惨白的面孔布满烂纹,状极恐怖。

令人一见便心头发呕,也魄散魂飞。

全身青灰,没有衣袖,是一袭宽大的罩袍,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似乎只能看到那张恐怖的面孔。

不易看清青灰色的身躯。

后面,也有一张相同的,只可看到一张大嘴的恐怖面孔。

不论从前或后面看,都可以看到同一面孔,委实令人望之心胆惧寒。

已摆好的满桌酒莱上,搁着一个人,是这些宾客之一。

所佩的刀已经出了鞘,斜搁在咽喉的尸体上。

刀柄向着鬼怪面孔。

“什么人?”

终于有人厉叫了,众人纷纷散开、向中合围。

这些人是不信世间有鬼怪的。

所以行家喝问什么人。

“桀桀桀……”鬼笑声刺耳,入耳令人毛发森立。

鬼怪面孔向上升,向上升……

一声怒吼,两个高手不信邪,同时扑上剑发风雷,奋神勇向鬼面孔猛劈。

青灰色的身躯动了,搁在死尸上的刀倏然上升,刀光突然闪烁了两下,鬼面孔从双剑的中间流泻而出,倏然隐没,却又同时幻现在另一方的三个高手面前。

刀光闪烁、闪烁……

“砰砰!乒乓……”

最先出手的两名剑客,一个头断,一个肚裂,将食桌撞翻,酒菜一塌糊涂。

“桀桀桀……”

鬼笑声忽东忽西,刀光一闪再闪,飘忽如流光逸电,穿梭在暴乱的人丛空隙中。

好惨,刀光闪烁所经过,惨号声与残肢碎体飞扬。旋了满厅肉雨。

“一定是……夺……魄双面……鬼……”

终于有消息灵通的人狂叫。

片刻间,也许还不到片刻,四十余名男女宾客,只有四个,是完整的。

这四个人之所以完整,是他们非常聪明机警,分别各躲在一根厅柱后,而且不曾持有刀剑,全神留意闪烁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