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24章

作者:云中岳

踏入厅堂,魔女心中一宽,但也心中暗凛。

三位不速之客,她认识两个:笑容可掬,象个富绅的笑客席元坤,天龙会新任的会主,原来是故会主飞云神龙的副手,一个笑里藏刀的邪道煞星。

另一人是乾坤一掌寥盛,以大乾坤掌威震江湖的超等高手,第三个人面目阴沉,紧抿着嘴冷眼旁观象局外人,穿得同样华丽,身分地位不明。

“原来是席会主大驾光临,委实令人感到光彩而惊讶。”

她沉着地应付,心中懔懔:“贵会耳目之灵通,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但不知会主来意慾何?希望不要象星斗营那么恶劣。”

“星斗营狗仗人势,到现在你才知道他们恶劣吗?笑客名不虚传,说起话来笑吟吟和蔼可亲:“听说欧门主已经不再理会你,此话大概不假,宫主失意返回九灵宫,似乎还没成定局,因此在下顺便前来致候,也许咱们可以套份交情,宫主不会拒绝吧?”

“得看情势才能决定,谢谢席会主抬爱。”

她心中有数,这位笑里藏刀在打利用她的主意,当然不想过早表明态度:“其实,欧门主也未免胆小怕事,我承认接了他不少银子,替他追查黑豹的下落,虽则并无所获,但我自问确也尽了全力,死了好些朋友。”

“燕宫主,在下不是来评论谁是谁非的。”

笑客含笑阻止她发牢騒吐苦水:“在下开广见山,是来请宫主合作的。”

“席会主不怕夺魄双面鬼?”

她也不再唠叨,天龙地虎仍然是人才最多,实力最雄厚的组合,宫主四周已有了妥善的布置,只要宫主点头,在下有把握照料你们。”

“好,我求之不得。”

她断然应允,毫不做作:“我不想象个丧家犬似的遁返九灵宫,我不甘心。”

“遁返九灵宫,双面鬼难道就不跟去?”

笑客说:“咱们合作,这才是最聪明的选择,这样吧!咱们一言为定,宫主请立即动身。”

“立即动身!”

“对,这就替宫主安排隐秘的地方安顿。”

“情势不由人。”

她失声长叹:“好吧!请稍候,我这就收拾动身。”’席不暇暖,主蝉五人,不久便急急逃离农舍。

笑客三个人,在小路口发出讯号,路旁树叶中跳出两名村夭,一打手式,向西走。

“官主请随他们走,回头见。”

笑客向她们说,笑吟吟地道别。

“回头见。”

她行礼道别,同四侍女随两大汉走了。

她心中雪亮,这附近最少也埋伏了二十名高手,彻底封锁了夺魄双面鬼的活动空间,排斥她撤离农舍,阻止双面鬼继续追踪。

“这家伙还真有点魄力。”

她一面走一面对笑客颇为感激:“居然出动大批人手,亲自出马促请我合作,给足了面子,也显露了才华,不过,他冒了很大的风险,应该是值得的,天骄欧良就不成气候。”

她的想法确有根据,天骄欧良就缺乏雄图。

她在西山远留了几天,获得不少有关瞎仙的活动线索,本想挟这些有利线索,与天骄欧良谈价码的,岂知天骄欧良根本不想和她见面,令她心中大感不满。

她在毒剑孤星威迫利诱作弄下,仅招出一部分消息,重要的关鲢消息并没供出,所以她仍有于任何一方面的人,谈够价码的交易。

笑容终于亲自出马找她,给足了面子,难怪她对笑客心存感激。

在关瞎仙童先的消息,在京都最热门的买卖,任何一个小混混得到一丝风声,都可以向任何一家卖得好价钱,尤其是路家,舍得花钱而且出手大方。

据说,瞎仙的确拥有石享家价值千万的金珠,仅金砖金锭也有数十万两,谁不会眼红呢?

不久,她重入西山。

后面,除了化装断后护送的人以外,没发现任何陌生的人影。

“这该死的、来路不明的恶鬼,应该不会循线追来了。”

她宽心地想。

她却不知,她一到京都,第一处落脚的地方便是西山,西山有她的朋友供她落脚,在这里与铁血门重取连系,获得铁血门的承诺,才进都城与神剑灭绝保持接触,才公然活动找李平平的线索。

所有的活动情形早在李平平的有效监视下了。

她所获的消息,是经过有心人精密设计后供给的。

口口口口口口西山的名胜不多,王公巨绅的园林中别墅很多而已,真正的名胜区,在北面的香山山区,也就是最后找出的所谓西山八大处,其实应该指香山而非西山。

西山其实是整个山区的一部分,当时总称翠微山,把香山和西山混在一起了,峰峦很多,并非仅有两座山。

总之,西山仅是概况的总称,不必斤斤计较到底那一座山峰代表西山。

香山南麓的平坡寺(香界寺),同南伸出一条山径至西西山的云秋阁,不足五里的等处小平谷,建了不少园林别墅,其中的秋海园

是夺魄魔女的朋友,京都土财主卓成彪的产业。

这次一到京都,便落脚在秋海园,才正式与铁血门联络,住了好几天,摸清了京师的情势;才开始人城公开活动,刚出马便碰了大钉子。

平坡寺是名胜区,是西山八大处的最后一站,寺本身算一处,寺上里余的宝珠洞也算一处。

宝珠洞是最高的地方,东南可看到京城,南面可以看到宛平芦沟桥。

上次住在秋海园,她不但悄悄往京城摸清情势,也经常到香山找线索打听消息,游遍了八大处,收获甚丰。

这期间,她始终发现有人留意她的一举一动,更没料到这些人中,有她苦苦追寻的李平平。

其实,李平平比她早到好几天,她到达秋海园,李平平把要准备的事情,早已准备妥当了。

这次,她被安顿在香山东北的寿安山途中,一座隐藏在山腰浓林深处的小楼中,似乎与世隔绝了。

陆续跟来一大群人,笑客却不见跟来。

负责人是乾坤一掌廖盛,那位面目明沉的人仍象一个冷眼旁观者;乾坤一拿对这个人执礼甚恭,但彼此很少交谈。

其他的人,则对这个人保持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

她有身人牢笼的感觉,已经感觉出天龙地虎并不比星斗营好多少,虽则表面上稍微客气些。

末牌时分,别墅出现紧张的气氛,不时有人匆匆出八,戒备的人个个神色凝重。

小楼上有好几间卧室,有花厅和小堂,除了她们五女分住两间卧室之外,另住有五六个身分不明的中年女人。

大家见面点头微笑而已,从不交谈保持客气而生疏的态度,她也不便主动向对方攀交,以免自讨没趣。

她知道外面已经有事发生了,却又不便询问。

不久,乾坤一掌派人请她至楼下相见。

厅中有八个人,两个是穿道抱的中年人。

“燕宫主请坐。”

乾坤一掌客气地打招呼,却没向她引见七位同伴:“请宫主前来小聚,在下奉会主手谕,要将咱们清宫主合作的事先作交代,再请教官主一些问题,以便对今后所进行的事,作周详的准备。”

“这里由廖前辈作主吗?”

她问。

乾坤一掌年已花甲,论江湖声望地位,都与她姨父无极真仙相等,理该称之为前辈。

“目前是的。”

乾坤一掌说:“尔后,会主与会中正执事都会来,首先在下转达会主的指示。”

“请说“宫主如果诚意合作,以五千两银子为酬,三天之内全部拔交。”

“廖前辈,我还不知道要合作什么事呢!”她这次入京,并非专为金银而来,只想利用铁血门的权势,从起点追查李平平的线索。

五千两银子虽是一笔惊人数目,但她九灵宫的财力富甲一方,五千两银子还不足以让她眼红。

“两件事需宫主全力相助,第一件就是瞎仙童先的石家金珠。”

“哦!似乎这件事,京都的人都人人志在必得呢!铁血门也在积极准备。”

“京都四家,都积极淮备了一年,可是一直没有获得正确详细的线索,这并不是秘密。”

“第二件事呢?”

“黑豹。”

她一怔,但并没感到意外。

黑豹第二次大闹京都,天龙地虎被杀得落花流水,几乎一蹶不振,恨比天高,当然不肯干休。

“可是我……”

她感到浑身毛发森立,要她再和黑豹拼命,她的确没有这份胆量:“我对这个神秘杀手毫无所知,我九灵宫栽在他手上……”

“我们知道南京幕阜山所发生的事,燕宫主,不论为公为私,你我双方都是受害人,同仇敌情都有互相合作的必要,对不对?”

“我与黑豹不共戴天,但他在江南……”

“他会来的,而且可能已经来了。”

“咦!前辈的消息……”

“消息十分可靠。”

乾坤一掌不多加解释“:只有你,才能把黑豹引出来,至于如何引的细节,尔后咱们再从长对谈,目下咱们正积极布线,届时务清宫主合作。”

“现在先办第一件事,清宫主将天孤星尚明的口供,详细说出让咱们参详,本会这七位弟兄,都是研证消息的专家。”

“哦!贵会知道天孤星尚明的事,想必派有得力的人在铁血门卧底。”

她笑笑:“现在,这件事在京都恐怕无人不知了。”

“这得看谁能研判正确啦:有些消息并不可靠,能从各方获得种种线索加以判断,才是成功的保证……”

门外匆匆进来了一名中年人,直趋乾坤一掌身侧,附耳前咕了片刻,乾坤一掌的脸色不住变化c“可恶!”

乾坤一掌听完中年人禀告,拍桌怒吼。

“怎么啦?”魔女心中一跳,脸色一变:“夺魄双面鬼找来了?”

“咱们的人,在卧佛寺弄到一个可疑眼线,却被神剑天绝几个人,陡然出现强行抢走了。”

乾坤一掌咬牙说:“欺人太甚,我去找他们。”

人纷纷外出,问口供的事操下了。

口口口口口口八匹健马匆匆下山,一名骑士的鞍前多了一个背捆了双手的俘虏。

小径在山间蜿蜒盘旋,有些地方坡度甚陡。

游山客通常雇小驴上下,乘马反而不便,至少无法放蹄向山下冲,十余里小径,上山容易下山难,后面有人追赶,而又不宜策马狂奔,真会急死人。

押解俘虏的是一位年约半百,相貌狰狞扮成游山大爷的人,骑术第一流,一手挽住被捆双手的俘虏一手控僵,健马驮了两个人,依然指挥自如。

前面两骑士开道,急如星火。

串牌将逝,下山的游客甚火,这时下山,不可能回城啦。

押俘虏的人是第三骑,后面五骑负责断后,所有的注意力皆放在身后,留意是否有人追来,因此完全忽略了身旁自己人的变化。

俘虏是个扮成打手或随从的大汉,绕过一处山嘴,大汉突然用怪异的噪声喃喃地自言自语。

“王世魁,前面那匹马,注意他,注意他……”大汉的怪异嗓音,仅比蹄声稍低,但大汉必定听得一清二楚:“记住了吗?”

“记住了.注意前面那匹马,注意他,注意他……”

骑士学他的口吻也喃喃自语着。

“我数一至三,三字一落,就驱马前冲,把那匹马冲下坡。”

“三字一落,就策马前冲,把那匹马冲下山坡……”

骑土有如鹦鹉学舌。

“你在等我叫数,准备……准备……”

“准备……准备……”

小径在弯、右折……形成一段峻陡的双向弯道,先向左绕出山嘴,再右弯沿坡伸展。

“准备……一……一……二!冲!”

骑士的双足后踉猛踢马肋,一抖僵,健马发疯似的向下疾驰。

一声马嘶,砰然大展,把前一匹刚驰至山嘴的健马,撞得向前倾,栽出路外,向山坡下滚堕,草木纷飞,声势惊人。

第一匹马已转过山嘴,看不到后面发生变故的景况。

后面五骑士留意身后来路,也忽略了前面的动静,直至有人马惊叫嘶鸣。才发现事情不测。

俘虏安坐鞍前,骑士也神色不变,健马止蹄,驰过山嘴不曾受伤。

时间、距离、所撞的角度、部位,无不恰到好处,计算精确,无与伦比之。

“有人落马,快救人……”

俘虏继续说:“除了救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