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魅影》

第26章

作者:云中岳

贺淑华的造诣,在搏杀华山五彪时,已表露无遗,她所差的是江湖经验不够,一而再身陷绝境,每一次都不是因武功差劲而被擒。

剑动风生,她进招了,蓦地电光破空,激光并射剑气爆发,声势有如山崩地裂,无畏地走中宫强攻,身剑合一长驱直人。

“铮铮……”剑鸣象连珠花炮爆炸,一连几剑,把那人逼得马步大乱,封住了她五剑,另四剑仅来得及躲闪,被逼至院左的花坛,利用花坛摆脱她的追击。

毫无还手之力,一剑也不曾回敬。

“说大话的人,就会有这种结果。”

副门主丧门恶煞冒火地说:“混蛋!你真会替我丢人现眼啊?”

这位仁兄羞愤交加,无地自容,猛地一咬钢牙,铁青着脸怒吼一声,狂野地挥剑猛扑而上,展开了主攻存心拼命了,卯足了全劲,剑出风起雷随。

淑华哼了一声,迎着汹涌而来的激光剑气一剑点出,不是封招,而是以攻接攻。

一声轻响,锋尖闪电似的轻触。

“小心……”有人急叫。

淑华的剑锋尖斜升,身形微挫斜切而入。

电光一闪,她的剑一错一旋,锋尖划破了对方的右外肋,衣破肉裂,可能骨也受了损。

那人惊叫一声,斜冲出丈外。

假使淑华的剑尖,能再外张两寸,这位仁见的背肋,必定被剖开。

荡魔一剑,真的只有一剑。

“交给我。”

手中有一根铁笛的人叫,身形电射而出,挡在受伤同伴面前,阻挡淑华追击。

其实无此必要,淑华已沉静地徐徐后退,不是生死对头,她不能在对方受伤之后追击。

“不要逼我们,好吗?”

淑华冷静地退至老丑婆身前:“我们要对付的人是夺魄魔女,与你们无冤无仇,请不要逼我们拼命,魔女已经不是你的人。”

“小女人,少废话!”拂动着铁笛的人一步步逼近,鹰目中冷电森森:“小妹,退!”追魂姹女一闪即至,挡在淑华面前:“断魂萧,咱俩来一钉换一箭,看谁生死,断魂钉与追魂箭容是管,半斤八两,谁也不怨谁,看你的了。”

意思是说,死不死主宰权在对方,她并不想一钉换一箭,对方发钉她才回敬。

钉藏在铁萧中,铁萧就是强力的弩筒.比袖箭更灵活,威力更强大。

通常,一个成名的高手,除非面对不共戴天的死仇大敌,不会与对手拼同归于尽,无此必要,活得好好地,为何不相干的人一起死?

断魂萧当然知道追魂姹女的袖箭厉害,双方相距仅丈余,绝对没有闪避的机会,钉出箭飞就决定了两方同死的定局,绝难饶幸。

“我断魂萧不能杀死你。”

断魂萧一面说一面向后退,脸上有泰然的笑意:“门主如果知道是我杀了你,找可就灾情惨重。”

“对,你不能杀她。留她有大用。”

出来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女人,取代了断魂荒的位置:

“所以必须要活的,你用断魂钉经难胜负,看我的。”

中年女入象在舞蹈,不时在举手投足间,飞出一朵朵旋舞的花形寸大物体,向外方飘旋,片刻力尽方自飘落,真象花朵在风中飘舞。

共向外飞出七朵花,每朵花飞行的路线皆成弧形,以院子为中心,七朵花已完全涵盖了四周外围,甚至有两朵交叉飞过殿门_假使七朵花飞行的路线,是蜘蛛所牵的纲,他们两方的人所立处,正是网的中心。

说来话长,其实七朵花先后只差刹那连续飞,旋飞的速度也十分迅疾,想击落在外面绕飞的花形,并非易实,也无此必要,因为,这七朵花皆远离中心,没对任何人构成威协。

淑华嗯了一声,首先摇摇晃晃丢剑躺下了。

“唉呀!这是……”迫魂姹女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可惜想晚了,也扭曲着倒下了。

老丑婆仅多支撑了片刻,无法运用双手,掏取怀中的一些辟香壁毒物,最后仍然躺下了。

她们的神智仍是清醒的,浑身却失去意志力控制,四肢软绵绵象死了的组织,最后连牵动咽喉声带的力量也消失了。

所以眼能看,耳能听,口却无法发声说话,成了任人宰割的废物。

中年女人的七朵花,居然能飘飞至左近,倏然而落丝毫不损,由中年女人—一抬回。

“把她们带回去。”

副门主丧门恶煞满意地下令道:“封锁这里十天半月,以免日后麻烦。”

“长上,这个老太婆……”中年女人指指老丑婆:“化装术很不错,会道术,很可能是贺姑娘请来,专门对付夺魄魔女的,对本门没有用处,要不要毙了……”

“不可,必须彻底查清来历,再决定如何处置,不许乱出馊主意。”

副门主举手一挥,示意将三个俘虏带走。

庵门外,抢人夺魄魔女五主婢。

“看!真是铁血门的人。”

“哼!”春桃讶然惊呼.:“小姐,我们晚来了一步。”

副门主丧门恶煞似乎也觉得意外,但仅冷哼了一声。

夺魄魔女站在庵门口,进退维谷。

“你们是铁血门的人,为何派人半途拦阻本宫主,夺走本宫主的仇人?”

夺魄魔女极不甘心地质问,她并不认识副门主丧门恶煞:“你们既然不理睬本宫主了,为何反脸成仇计算本宫主?太过分了吧?”

“你不死心地跟来,就太不上道了。”丧门恶煞怒容满面:“你花了本门多少金银?你可曾查出丝毫有关黑豹的线索?追魂姹女与你在幕阜山打交道,黑豹出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并非是由你供给本门的消息。”

“因此,本门有权从追魂姹女身上追查黑豹的线索,派人将你引走,是怕占了你的魔气,我可不希望再与夺魄双面鬼打交道,离开你愈远愈好,该死的,你为何不死心跟来?”

“你们既然怕夺魄双面鬼怕得要死,可以赶快逃走呀!人一定要留给我,人是我的。”

“世间竟然有你这种不上道、死不要脸的女人。”丧门恶煞怒骂:“你一定忘了你吃几碗饭,忘了你是老几,可恶!要不是我对死缠住你的双面鬼,怀有强烈的戒心,凭你向本座说的这几句无礼的话,就足以让本座将你打人十八层地狱,哼!”

“你……你是……”夺魄魔女一惊,她不认识这些人,这次她回京,所接触的铁血门高阶人士一个也没有,只和次要的神剑天绝飞

天大圣打交道,弄不清楚这几个人;说话为何如此托儿"燕宫主。你赶快走吧!"断魂萧善意地说:“这位本门的副门主,你也该听说过丧门恶煞吧!那就是咱们的副门主。”

夺魄魔女吓了一跳,不敢再逞强。

当然她听说过丧门恶煞是何人物,就算以往不知道,现在知道是铁血门的新任不久的副门主,也该知趣地回避,普通高手名宿配升任铁血门的副门主吗?

她成了人人见而远避的瘟神,一个倒霉的引鬼灵媒,没有人敢接待她,她得不到旁人的帮助,却有人不时打她的主意.“我认了。”她恨声说,完全打消将人夺来的念头:“在京都,你们最好保持不倒的权势,永远没有树倒猢孙敬的一天到来,也就今生今世不会离京重返江湖,别让我在江湖和你们碰头”

她说的是一时气头上的话,没想到却引来丧门恶煞的强烈杀机。

京都四家,谁家也不可能永远保持不倒的权势,一旦倒了,那就树倒猢孙散,爪牙们唯一的生路是重回江湖,重新在江湖打天下。

比方说,神剑灭绝在铁血门,还不能算人物,但却神气地玩弄夺魄魔女于掌指之中。

但在江湖道上,神剑天绝在她面前还真抬不起头来。

丧门恶煞是铁血门的副门主,在京都当然可以呼风唤雨,但一旦失势重返江湖,也许辈份比夺晚魔女高,其他任何方面了无法与魔女相提并论。

所以,这些气头上的话,刺伤了心中有数的丧门恶煞,也等于是一项警告与威胁,日后很可能有这种逆转的情势发生。

“安姑娘。”

丧门恶煞向那位玩飞花的中年女人低声说:“把她们也弄走,交给门主处理。”

“这……”中年女人安姑娘一怔:“万一……万一那位……”

“你真怕鬼?哼!”

“我的确有点担心。”

宋姑娘不以怕鬼为耻:“万一我们在擒抓魔女时,夺魄双面鬼真在此地出现,老天爷!我们这几个人……”

这时,三个同伴将失去抵抗力的老丑婆、以及两位姑娘拖至一旁背捆了双手,准备扛上肩带走。

“快动手!”丧门恶煞向安姑娘下令,语气冷厉。

夺魄魔女五主婢闻声一惊,看出了危机。

而且,看到悄然飞舞而至的花朵。

夺魄针漫天飞射,七朵花皆远在两文外被击中崩散。

“你是满天飞瑞安瑞玉?”夺魄魔女退在庵门外厉声向里面叫:“你要用弛筋散气的毒葯对付我,好,你给我牢牢地记住,日后休让我碰上你算总帐。”

丧门恶煞哼了一声,疾掠而出。

八个人却出来了六个,仅留下两个看守三个背捆了双手,失去活动能力的俘虏。

夺魄魔女心中有数,丧门恶煞动了杀机,再不见机走不了啦!

领了四侍女向都城急撤。

“魔女,你走不了的!”从侧方绕到,堵到退路的断魂萧明笑铁萧向前一引:“断魂钉对夺魄针,你我才是相匹配的一对。”

“可别弄死了她!”后面追蹑而至的丧门恶煞阴笑:“门主还打算从她口中,多了解有关瞎子的事呢!至于她的四个侍女,毙了拉倒。”

六个人围住了五个,不可能主宰全局,目下已经离开西来庵百十步了,另两个不会赶来。

夺魄魔女不打算做漏网之鱼,恨上心头,银牙一咬,向侍女打手式,迅疾地列出五行阵,拼的意图显而易见。

如果你们认识可以任意摆布九灵宫的人,本宫主立即纠正你

们的错误。”在魄魔女怒火地厉声说:“生有时死有地,看你们是否劫数难逃。”

夺魄魔女这次来京,可说吃足了苦头,真成了龙游浅水虎落平阳,一直霉运不断。

铁血门的人,也因此而轻视她。

副门主丧门恶煞八个人,就没把她当成威震江湖的高手,只把她当作走投无路的混混,可以任意胁迫凌辱的落水狗。

丧门恶煞仍在说大话,仍没看出凶兆。

“这个魔女太不识相。”丧门恶煞傲然地说:“她竟然说要纠正我们的错误……”

一声娇叱,慕地针影八方飞射,五支剑风吼雷鸣,两面急旋并合,在右侧方汇聚,立即血雨纷飞,一冲错便决定了生命存亡。

夺魄针有效地阻止对方六个人会合出手,两支剑向右侧方的两个人主攻,三支剑则乘隙超越、突入、分割,让主攻强行切入,手下绝情。

断魂萧是从丧门恶煞身侧扑出的,发射箭中断魂针以魔女为目标,岂知五行阵势发动,变化太快,断魂钉仅有一枚,一发郎无法改变了。

魔女上超越分割的三支剑之一,分张时给了满天飞瑞安瑞玉一把夺魄针,再切入补上一剑。

这一刹那,侍女冬梅补位,挨了断魂萧一枚断魂钉,从右肋人体几乎透左肋而出。

秋菊恰好旋到,先用一枚夺魄针贯人断魂箭的背心,贴地旋到,再一剑砍断了断魂萧的两条小腿,一命换一命两不相亏。

刹那间的疯狂搏杀,一比三。

冬梅死了,内脏被断魂钉弄得一团糟。

丧门恶煞这一面,却死了三个人,其中包括高手中的高手断魂萧,女人满天飞瑞安瑞玉。

这个女人的暗器花心藏有驰筋散气粉,但葯效不易保持,片刻使葯力消失,所以擒住人之后,需赶快加绑防备葯力消失。

一比一拼搏,四侍女的内功与武技或许稍差一分半分,但五人发挥统合力量,五比六依然威力惊人,以一人的代价,换了三个高手名宿的命。

刹那间的交锋,开始比结束更快。

丧门恶煞大骇,直冒冷汗。

说大话的人,就会有这种结果。

“你……你竟敢杀了本门的人。”丧门恶煞厉叫:“魔女,你九灵宫休想有人活命。”

“你先死!”夺魄魔女咬着银牙,挥剑猛扑。

四比三,丧门恶煞多数反而变成了少数,反而更为小心,人多却大意,大意失荆州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京华魅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